• 2012.06.05
  • [FZ言切]何謂愉悅7


    ※麻婆...不忍說......(還不是自己寫的)











      動手術抽掉肋骨,是什麼樣的感受?
      體內少了一樣東西的空洞,衛宮切嗣是什麼樣的感受?
      被觸摸留下來的傷痕時,衛宮切嗣是受到如何的觸感?
      如果指頭滑過他的脊椎,衛宮切嗣會顫慄出多大的震度?
      雙手撫摸他的背脊時,衛宮切嗣是否已經感到不自在?
      雙手撫摸他的腰肢時,衛宮切嗣會扭動他的腰部到什麼程度?
      雙手撫摸他的胸前時,衛宮切嗣忍受得了這樣的觸碰?
      當雙手用力捏住他的乳頭時,衛宮切嗣是否覺得吃痛?
      當舌頭從他的脖子舔到耳垂,衛宮切嗣會搖頭企圖擺脫到什地步?
      當舌頭伸進他的嘴裡、跟他的舌頭互相纏繞拼鬥時,衛宮切嗣努力推開他的身體需要多大力氣?
      當他把他壓在身下時,衛宮切嗣會掙扎多久才知道都是徒勞?
      當他撕開他的衣物時,衛宮切嗣是否會露出一絲恐懼?
      當伸手握住彼此都擁有的男性象徵,衛宮切嗣會排斥到什麼境界?
      如果開始上下搓揉,衛宮切嗣會不會為了不發出聲音而緊咬嘴唇到流出血?
      當強迫他用嘴巴服務自己時,衛宮切嗣會露出如何屈辱的眼神?
      當他把精液射在他臉上時,衛宮切嗣會不會不小心吃下去?
      當他進入他體內時,衛宮切嗣會發出什麼樣的聲音?
      如果他是粗暴動作,衛宮切嗣是否會哭出來?
      如果他是溫柔動作,衛宮切嗣是否會忍不住發出呻吟?
      當他故意不進去全部時,衛宮切嗣是否會求他快點?
      如果這時俯身緊盯著他,衛宮切嗣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當他在體內射出時,衛宮切嗣是否也會舒服到跟著射了?
      如果他這麼做…,衛宮切嗣他會……
      如果他強行做…,衛宮切嗣他會……
      如果他改變做…,衛宮切嗣他會……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呃!」言峰綺禮再一次地,在早晨,從自己的夢中驚醒。
      ──這已經是第幾遍了?
      自上回在公共澡堂遇到衛宮切嗣,從那一天晚上開始就不停做著與衛宮切嗣有關的夢境。一開始只是撫摸,接著用舌頭舔遍全身,最後性侵了他──
      綺禮驚醒後,全身大量出汗,彷彿剛剛真歷經過一場『運動』。同時他感覺到跨下流出黏膩的觸感,以及飄散在空氣中的腥味。
      已經不是青春期的年紀了,竟然還會因為春夢而夢遺…而且對象還是男人!
      震驚的代行者不斷告訴自己:只是因為昨天去公共澡堂看到太多同性裸體了,才會不小心做這樣的夢……不要去想他,過幾天就沒事了。
      ──但是他想得太天真了。
      過了幾天以為無事的他,再度在夢中與衛宮切嗣交纏。
      有時候隔五天,有時候隔三天,甚至才隔天!言峰綺禮就會夢到那個男人。
      麻痺的他夢著各種不同進入衛宮切嗣的方式。有時正常體位、有時從背後、有時讓他坐在他的身上、有時用綑綁固定、有時他抬高他的大腿從側面。
      無論用何種方式,在夢中做著的當下,言峰綺禮心中只有一個感想:
      他正在性侵、他正在強暴衛宮切嗣。但是卻從來沒有過『衛宮切嗣是自願』的選項。大概是自己潛意識清楚,深愛妻兒的男人不會願意在另一男人身下張開雙腿。
      在夢中雖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是卻清楚了解心中的感受。
      在難醒的夢中沉淪,回到現實後再來混亂。
      他因為侵犯男人而興奮?他因為上了衛宮切嗣而快樂?
      不──!腦袋感到茫然然是因為睡醒緣故!身體飄然然是因為欲望紓解關係!
      絕對不是因為他的內心獲得了滿足!
      「上帝啊…懇請您降罪於這樣腦內充滿不純潔思想的我……並請大發慈悲告訴罪孽的我,我該如何才能擺脫這淫亂的夢境?即使知道人類存有生理欲望是正常現象…但是像我這樣的『欲望』實在太不健康了!這並非我的本意……上帝啊,懇請您原諒這樣罪孽深重的我……並指引我一條明路……」
      即使每天如此向神禱告,那掰開臀肉的手感、進入時的緊緻感依然越來越鮮明。
      最後,代行者決定向聖堂教會本部提出『回歸第八密會』的要求。
      在這片和平的極東之地,肉體無處發洩精力才會出現欲求不滿的情況。只要重新開始接任務,讓自己重回戰場,一定就能揮脫這黏膩的糟糕夢境。
      代行者自己是如此認為。沒多久,本部做了回覆。
      因為暫無適當人選接任,因此言峰綺禮目前的職務依然是冬木分部的負責人,無法派遣去執行第八密會的大型任務,不過最近缺人手,可以派予短期單人任務。
      這正是綺禮求之不得的。他不在乎任務的難易度,只要能讓他思考進攻、只要能讓他揮舞武器,他只想要累到不再去夢到那個男人。

      這個任務是去回收一件聖遺物。
      這件具有聖性的古物原本是展覽在歐洲某間博物館內,卻在幾天前被人給盜走。
      有點麻煩的地方是,它的前任主人是個魔術師,臨死前把自己最後的術式封印在這件聖遺物中。在聖堂教會和魔術師協會尋找到時,它已經成為國家所有物。
      由於只要沒有在特定條件下施展儀式的話,術式便不會發動。所以聖堂教會和魔術師協會決定暫時不去理會。但現在麻煩的是,這件聖遺物被人偷走了。
      用非科學方式追蹤遠比普通人的方式有效多了。
      盜走這件聖遺物的是一個竊盜集團,專挑古物下手,再轉手賣到黑市。
      雖然慶幸盜賊非裏界有心人士,但是聖遺物流入黑市就麻煩了。所以教會中負責管理和回收聖遺物的第八密會決定派出一名代行者去取回這件聖遺物。
      被派出的那名代行者,就是言峰綺禮。
      他追蹤這個竊盜集團來到一處郊外古堡廢墟,待到夜晚就動手。會成為阻礙的對象並非善類,直接以上帝的名義嚴懲誅之便可。
      ──但是他來晚了一步。
      「………」綺禮翻動著一具已經氣絕的屍體。
      死因是槍傷。有人比他早一刻殺進內部,人數目前尚未確認、列為不明。屍體上還殘有餘溫、未僵硬,動手的人應該還在這裡,未達成目的。
      想到這,教會代行者的指縫夾緊黑鍵、加快腳步。雖然對方的目的還不清楚,但如果跟他的目的相衝,那就免不了一場爭奪死鬥。
      ──這不正是他所希冀的嗎?
      神經依舊緊繃,然而心神卻舒暢許多。
      一路上都是倒地的盜賊,他沒有遇到太多阻礙(最多幫忙補刀),並且以此為指標輕鬆抵達頂樓放置贓物(聖遺物)的房間。裡頭堆滿被偷來的寶物,代行者沒有任何貪念、一心寄念他的目標…只是他並沒有找到。
      十之八九是被早他一步來到此的不知名人士給取走了。
      綺禮沒有覺得懊惱,反而覺得多了一個理由可以去會會今晚的『對手』。
      房間外傳來腳步微弱的回音。代行者奔到走廊盡頭的樓梯口,在螺旋的樓梯間看到一名男子一手提槍、另一隻胳膊下夾著一只木箱、朝下奔走。
      灰暗的空間內,綺禮看不清對方的樣貌,只看出對方有著一頭黑髮,穿著黑色風衣,飛揚起來的型態彷彿即將隱沒進黑暗一般。他不禁喊出:
      「──別想走!」
      正當綺禮舉起黑鍵,準備瞄準投擲時,一道出其不意的槍擊從他的身後響起。
      代行者一邊滾地翻身躲到樓梯口的牆後做掩護,一邊朝槍聲的方向投擲出兩把黑鍵,卻沒有射中的手感。
      這種違和的虛實感,綺禮曾經體驗過。他見過一次這種詐唬技倆。
      ──是『那個人』嗎?
      幾年前,在冬木的靈脈龍穴中,他沒有逮到的『那個人』?
      綺禮不在乎那虛實的攻擊,衝回樓梯邊將視線重新轉移回『那個男人』身上。那舉槍的動作、那個奔跑步伐,那個身形確實似曾相識,讓綺禮更加確信。
      ──會是『他』嗎?如果真是『他』……上帝啊,這是多麼奇蹟的再逢!
      ──終於,讓我再次遇到你,這一次,不會再讓你逃走的!
      接著,亢奮的代行者做出連對手都吃驚的舉動。
      他沒有做任何防護地從樓梯最高層一躍而下。在雙腳抵達最底層的地面時,彷彿可以聽到骨骼發出斷裂聲響。骨折是絕對的,以一般人來說。
      然而對練過八極拳的言峰綺禮來說,在著地前柔軟地彎低身體、下一秒接觸硬面瞬間將衝擊力道轉移到身體其他部位釋散出來,不是件困難的事情。
      好了,這樣他和對方的距離恢復到幾年前最一開始的距離。
      「聖遺物留下。」
      綺禮簡潔說出目的時,眼神依舊緊緊盯住對方沉默的背影(似乎正在思量什麼),手中的黑鍵蓄勢待發,不讓對方有逃走的空隙。
      沉默幾秒後,對方緩緩側過半邊臉龐,室外的月光照清了他的面貌。
      「───」
      那個男人的長相,言峰綺禮見過。
      可是,在他的印象中。擁有這個面貌的男人,是個愛老婆的好好先生、喜歡孩子們的傻爸爸、經由他的推薦開始吃起麻婆豆腐……
      生活在那樣和平日常、與世無爭的男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這又是幻術?但他確定自己沒有眼花。

      言峰綺禮所知道、那個面貌的男人名字是──衛宮切嗣。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