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29
  • [FZ言切]何謂愉悅6


    ※因為某人,所以本部成為R15








      「吶吶,神父先生,我啊~~隨時有一股衝動喔。」
      「好像是從小時候就開始的吧?夏天時小學生不是很喜歡抓甲蟲玩決鬥嗎?我也有抓過喔,只要選對樹木、在樹身塗上蜂蜜,沒過多久甲蟲就會飛過來。甲蟲有很多種類喔,小時候覺得牠們超Cool──的!如果只留下那黑亮背面應該會更完美吧?所以我把抓到的甲蟲的腳一根一根拔掉、又剪掉堅硬的前角,後來想說『都做到這地步了,乾脆把內在的東西也一併挖掉吧。』,或許那就是我第一次衝動的實踐化吧。」
      「你看過嗎?甲蟲的汁是綠色的喔,老實講一點都不漂亮,不知道其他生物的內在是什麼樣子的呢?所以我又解剖了蚯蚓、青蛙、蜥蜴、金魚、小雞、小兔子、小狗…不過只是光『觀察』也挺無聊的,所以試著改變牠們內在的世界。像是將○○變成左右兩瓣放、將●●和◎◎的位置互調、將※※■■■…之類的。你知道嗎?完成的當下感覺煥然一新,感覺自己做了很不得了的事情,感覺自己好像成為藝術家一般超興奮,這可是相當前衛的藝術啊!你說是吧?吶,你有在聽嗎神父先生?」
      「……我正在聽。」
      「然後啊…那些小動物終於滿足不了我時,我忽然想到:我不是還有一種生物沒有嘗試過嗎?就是『人類』啊!啊啊…為什麼我長這麼大才發覺到呢?人類的內臟可是非常鮮艷、股噪的脈動非常明顯、鮮血更是多麼的美麗啊…每次我去公共澡堂洗澡時最喜歡觀察別人的身體了,那被熱水浸濕後的肌膚下透出血液循環流暢的紅潤,在熱水浸泡下加速的心跳脈博,讓人整個壓抑不下衝動呢…你說是吧?神父先生?」
      「……我不知道。」
      「哈哈,雖然我是在『告解』,不過感覺我好像是在推廣什麼似的,哈哈哈~~」
      用木板建造出兩個間隔的狹窄告解室,僅藉著通話用的小窗戶傳來爽朗到發寒的笑聲,冬木教會的神父只想結束這無聊話題。
      「所以你想說的只有這些嗎?」
      「吶吶,神父先生有過明確的衝動嗎?」
      但是對方完全沒在聽他說話,自顧自轉移了話題。年輕的神父嘆口氣。
      「我是神職人員,將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上帝,不會有自私的慾望。」
      「咦…那不是多無趣嗎……難道在有性需求時,神父先生是邊手淫邊喊著『上帝啊』高潮的嗎?這樣很變態耶──!」
      沒資格說別人的心理變態的高呼聲大到不只在狹窄的空間中,就連室外偌大的教堂內都聽得到回音。
      「……我沒有義務告訴你我的隱私。」
      「神父先生真的冰清玉潔到什麼慾望、衝動都沒有嗎?這樣的生活很無趣喔…你甘心在有生之年什麼都沒享受到就去跟上帝作伴嗎?我覺得啊…人還是要及時享樂比較好,這樣人生才過得有意義嘛!」
      「……如果找不到呢。」
      「怎麼可能找不到?這個世界這──麼大,一定至少有一兩樣被吸引的事物吧!不然可能就是那個人的心太死板、太愛鑽牛角尖了才沒有注意到自己真心嚮往的,這時就轉換一下心情、換個角度想想吧!這樣總有一天可以遇到自己真正想追求的東西吧…啊!剛才那些…莫非是神父先生的煩惱?原來我也變成諮詢大師啦!」
      「…你也太會想像了吧,『施主』,如果告解完了就快離開那個房間。」
      「咦咦…可是我還想暫時躲在這裡耶…不行嗎?」
      「……明天之前離開那裡。」
      「哈哈哈,遵命!感謝啦~~」
      綺禮打開告解室的房門。從隔壁房間、從小窗口飄過來的血腥味,和室外清新的空氣成為強烈對比,若非長期執行代行者的工作,一般神父哪會這麼神態自若地聽異常者『告解』這麼久。其實這發生的經過也很簡單。就是言峰綺禮按照例行工作地進入告解室,等待平時稀少信徒會來的告解和懺悔,結果對方就剛好躲進隔壁間、聽到神父發問就順便『懺悔』一下而已。
      對這類型精神異常者,綺禮沒有特別興趣,在裏界比那傢伙異常的人多得是,也沒興趣去知道對方的名字或者長相,不想牽扯進一般生活的案件中。
      所以代行者就隨對方的意了,如果警方查到這邊就說『被威脅藏匿他』就好。
      『神父先生真的冰清玉潔到什麼慾望、衝動都沒有嗎?轉換一下心情、換個角度想想吧!這樣總有一天可以遇到自己所追求的東西吧。』
      ……轉換一下心情、換個角度想想……麼?
      綺禮馬上聯想到對方剛才有提到的『某個地點』。
      那個地方或許很適合轉換一下心情,上帝應該也會准許的吧。

      ──夜晚的公共澡堂門口。
      「……啊。」
      「……啊。」
      言峰綺禮和衛宮切嗣,長達數個月後的久違重逢。
      「爸爸,你怎麼忽然停下來…啊,是神父先生!你也來洗澡的嗎?」
      「士郎少爺,來這裡的人不是來洗澡式來做什麼的呢?」
      「唔…莎拉別挑我的語病啦…」
      「…你們好。」
      衛宮切嗣、衛宮士郎、已經上幼稚園被父親抱在懷中的小女兒和站在最後面的兩位女僕,幾乎是全家都出動了。話說回來,他似乎還不知道小女兒的名字?
      「……小妹妹長這麼大啦,妳叫什麼名字呢?」
      「伊莉雅‧愛因茲貝~~」
      小女孩露出甜甜笑容,還沒識幾個字的她口齒不清唸出自己的名字。
      「……愛因茲貝?」
      「啊!啊…呦!真巧啊…站在門前聊天會擋到別人做生意的,我們先進去吧?」
      「……嗯,你們先進去吧。」
      綺禮退一步讓衛宮全家先行,自己走在最後。
      當在進門之前,他仰天蠕動著嘴唇、發出無聲的言語:

      「上帝啊,感謝您的指引…」

      夜晚的澡堂是人潮正多的時候。進入熱氣瀰漫的大浴室,將一天的疲勞洗去,把自己完全沉浸入大水池中,看著牆壁上的富士山,讓人可以完全放鬆身心。
      這裡的浴缸可是超過家中尺寸的十倍大,又沒有碎碎唸的女僕,才剛洗淨全身的男孩立刻迫不急待地跳進熱水中,甚至雙手雙腳開始在水中滑動、游起蛙式來。
      「喂,士郎,我知道你來大澡堂很興奮,但是不可以妨礙到別人享受泡澡喔。」
      「我知道了,爸爸!」
      一邊踏進浴缸中的切嗣一邊如此提醒兒子,這時綺禮也已經洗淨身體、跟著踏進浴缸,靠在浴缸邊緣和切嗣坐在一起,和其他客人一起享受這泡澡的舒適感。
      「啊啊……極樂~~極樂~~不過真是好巧喔,沒想到在澡堂也能遇到言峰先生。」
      「……衛宮先生,聽你兒子說,你現在都長時間在國外出差?」
      「是啊…整修完房子後沒剩多少儲蓄,為了家庭我必須更加努力工作才行。」
      「……你太太好像沒有來?」
      「愛麗啊…她今天跑去參加什麼同人誌販售,會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特地回國的原因竟然是為了這個……不過也因為如此,他才會提議大家一起去公共澡堂感受新體驗,順便等老婆回來讓她嫉妒一下。
      「剛剛…你女兒報出來的姓氏好像跟你的不太一樣…」
      「啊,那個…有各種各種原因啦…我和愛麗因為一些問題沒有辦正式登記,在我太太的家鄉生出伊莉雅時,登記在我太太名下,所以跟她的姓氏;而士郎是我們搬家來冬木時領養的,領養人是我,所以是跟我姓。」
      「……告訴我這些好嗎?小孩不會排斥別人知道他是領養的?」
      「我也曾經這樣擔心,不過士郎說他不會在意這些,『未來的英雄永遠會以爸爸為傲』。」說到這邊,笨爸爸模式開啟的切嗣露出幸福的傻笑,讓綺禮想別過頭無視。
      (……難怪姓氏差這麼多。不過竟然沒辦正式婚姻登記……)
      「你們…難不成是私奔?」
      「哈哈…也可以這麼說吧…」
      「……過得很辛苦吧。」
      「嗯…也還好,儘管如此,這是我和愛麗一起決定的事情,我們沒有後悔過。」
      「………」
      久違的相遇,言峰綺禮似乎又知道了一些,關於衛宮切嗣新的面貌。而且好不容易終於再次見到對方,竟然會是如此近距離接觸。
      泡在熱水中感覺心跳急速加快,視線彷彿也跟著全身蒙上一層水氣。
      「言峰先生?你的臉變得好紅喔,是泡太久關係嗎?我們也該上去了,士郎…」
      現在的綺禮覺得視線有些朦朧…但是映在視網膜上,衛宮切嗣站起身的背影卻非常清楚。他的肌肉雖然沒有很大塊,卻也算在結實程度的身軀;繫在腰上的毛巾,在浸濕熱水後緊緊服貼在無贅肉的臀部上。
      他的腰看起來好纖細,肋骨兩邊各有一條淡淡的白色痕跡,讓人非常在意…
      「啊…!」
      帶有『嬌』成分的小小尖叫聲將綺禮的意識拉回現實。他發現他的手指剛剛似乎觸碰到男人腰際的白色痕跡上……所以剛剛那一聲驚叫是衛宮切嗣發出來的?
      「你、你做什麼?」
      無預警被人從後面摸一把的切嗣,全身一陣顫慄,像一隻貓般在浴池中迅速退離綺禮幾步,不明白對方這突然的行為。
      「………!」
      代行者依然還泡在熱水中,他觸摸對方的手依然還停頓在半空中,待對方出聲質疑時,他才發現到自己的失態,緊趕在腦內拼命思考可以搪塞過去的理由,就連以前在執行緊急任務時也不曾有過這種情況。
      「抱、抱歉…不好意思…我突然對你背後的痕跡很在意,不自覺就…」
      「背後的痕跡?啊…你是指腰上的這兩條白紋是嗎?」切嗣扭腰轉過身看看自己的身後,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是我年輕時爬樹不小心摔斷兩根肋骨,在手術時乾脆就直接抽掉留下來的疤痕啦。」
      「你少了兩根肋骨…」難怪腰圍有著一般男人沒有的纖細。
      稍微冷靜一點後,言峰綺禮重新省視衛宮切嗣全身。
      濕潤的髮絲緊貼著後頸,積在鎖骨凹陷處的水珠,少了兩根肋骨的纖細腰肢,繫在腰上的濕毛巾緊貼出臀部的曲線。再搭配剛剛的叫聲,這樣的衛宮切嗣……
      「……你們先上去吧,我還想再多泡一會兒。」
      「咦?可是…你的臉已經很紅了,再泡下去搞不好會昏倒的,沒問題嗎?」
      「……沒有問題,我只是再泡幾分鐘而已。」
      「這樣啊,那我們先上去了,士郎,我們該出去囉!」
      「好──!爸爸,等下我想要喝水果牛奶!可以嗎?」
      「當然沒問題,等下把拔就買給你和伊莉雅喝。」
      聽著逐漸遠去的親子交談,還浸泡在熱水中的男人緩緩放開手。雖然有用毛巾包著,但是依然掩蓋不了男性象徵的慾望挺立在熱水中。
      幸好這池水是有添加泡湯粉的區域,周遭的人才沒有發現到神父的生理變化。
      雖然沒有反應在顏面上,不過現在言峰綺禮的心中相當震驚。
      (竟然對男人的裸體勃起……神啊,懇請您原諒這樣罪孽深重的我……)
      明明幾小時前才在告解室中聲明是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上帝的男人,現在看起來完全是個笑話。感覺自己狠狠被自己甩了一巴掌,也沒資格說那位心理變態了。
      不過唯一可以反駁的一點:他感謝的對象一定是上帝,他祈求原諒的對象一定是上帝,只有當他在自我解決時不小心喊出來的名字,絕對不會是『上帝』……

      「……衛宮…切嗣……」



      定時報告
      20XX年X月X日──
      本日也毫無異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