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25
  • [FZ言切]何謂愉悅5



    前言:會寫這部的原因之一是想寫到T醬~~因為特典中她似乎不喜歡切嗣,但在F/SN中就沒有這感覺,所以就變成『這樣』啦...XD|||








      衛宮家房子的整修不用一個月便完成了。
      瞄過每天都來大陣仗的工人們,綺禮心想,看來那個男人認識挺多關係人士。
      一樓被破壞大部分的建築物經過整修後,重新變回美輪美奐的家。而且整修完畢的當週還開了一個新居落成PARTY。
      不過綺禮沒被邀請,他只是從屋外經過知曉而已。
      (……似乎很開心。)
      連在建築物外都能聽見屋內的歡鬧聲,冬木教會的神父如此感想。
      (……下次有見到衛宮切嗣再禮貌性說聲恭喜吧……)
      ──但是代行者卻沒有說出『恭喜』的機會。
      之後言峰綺禮遲遲沒有見到衛宮切嗣。無論在衛宮家門前、無論在圓藏山內、無論在冬木街上、無論在泰山中華餐館。
      一個月過去、兩個月過去、甚至三個月過去了。言峰綺禮一直沒見到衛宮切嗣,他彷彿整個人消失在冬木這片土地上。
      太奇怪了,以前最久至少一兩個月還可以在餐館碰到,他連那邊都沒去了嗎?
      不過最奇怪的大概是自己吧,只是一位和自己沒什麼關係的男人,他竟然為了久久沒見到他而感到焦躁。
      ──一切都太異常了!
      「啊,是神父先生!」
      「喔…是之前你家熱水器爆炸時也有在場的那個人啊。」
      「?」綺禮循著聲音來源,看到不遠處的衛宮士郎和算是第二次見面的馬尾少女。
      看到綺禮注意到他們了,衛宮士郎和馬尾少女拉近與神父的距離。
      「……一起放學回家嗎?今天柳洞家的少爺沒和你在一起?」
      「一成嗎?他今天當值日,叫我先回去。明明我都說可以等他一起走,他還是一直趕我……」
      「……這樣啊。」其實不管士郎回答什麼,綺禮都覺得無所謂。
      不過既然都碰到了,還是順便問一下:
      「……最近,好像都沒看到你的父親……」
      「喔,神父先生沒看到我爸爸是很正常的啊,因為我爸爸媽媽一起出差去了。」
      「出差?」綺禮的眉間微微一皺。
      「嗯,一起去歐洲出差,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好像要去很久的感覺……」男孩說到這邊露出寂寞的神情。
      「爸爸跟我說,這次我們家大整修花了很多錢,他還跑去銀行借貸才夠支付,所以他必須非常努力的工作把錢賺回來,所以當爸爸公司提人要去歐洲出差時,他就自我推薦要去,媽媽為了照顧爸爸也跟著去了,老實說這兩個人都是自理家事白癡這樣我反而更擔心啊!媽媽託付了家務、教育跟監護人這三份職責給莎拉…啊,就是我家的女僕。現在我們家的家計都是由莎拉在管的,而且莎拉對我很嚴格,上次自己嘗試煮馬鈴薯燉肉才被唸說『缺乏身為家中長子的自覺』……」
      看來父母不在家的長子,已經累積一定程度的壓力。
      一旁的馬尾少女趕緊安慰他。
      「士郎不要太難過!切嗣就算了,我相信師傅一定很快就會回來的,這段期間我也會時常過去陪伴你們兄妹喔!」
      「咦…藤姊明明就是為了來白吃…痛!」還沒講完男孩頭上馬上被賞一記拳頭。
      「啊哈哈哈哈~~你說什麼?我沒聽到!啊哈哈哈哈~~」
      「……原來…是跑到海外出差去了……」
      (原來衛宮切嗣現在真的不在冬木這片土地上……)
      在終於得知真相的同時,代行者也注意到,少女的發言似乎經常針對衛宮切嗣。
      「……妳好像不太喜歡衛宮先生,那為什麼還這麼勤快跑他們家?」
      被點出這一疑問的少女先是一愣,接著有點困窘地用食指搔搔臉頰。
      「唔嗯……沒有到『不喜歡』的地步啦……只是討厭每次跟切嗣打賭時他都很愛作弊……嗯?怎麼和他們認識的?這就要從某一次我跑到深山裡修行,結果不知不覺來到奇怪的地方遇難,而且滿頭霧水地被捲入戰爭中!正當危急之時,師傅登場用非常帥氣且華麗的招式救了我,從此我深深被師傅的美麗與強大吸引,所以就決定拜她為師、成為她的頭號弟子啦!」
      「藤姊…後半段沒人問妳這個……」
      「……妳說的『師傅』,是指衛宮先生的老婆?」
      「嗯!愛麗師傅非常厲害,我希望總有一天我有能成為這樣的大人!不過如果是像切嗣那樣就算了,師傅說她的老公也很厲害,所以我就也想向他提出比試…」
      「很厲害?衛宮切嗣很強嗎?」
      綺禮聽到他在意的關鍵詞,在急迫追問下連禮貌都忘了。
      「哪有!說到這個我就生氣!每次跟他競賽都耍一些小手段!有一次想偷襲,結果被他丟的香蕉皮弄滑倒!明明料理很差,卻很會烤地瓜!真是氣死人了!」
      「藤姊…虧妳這些事情也敢講出來啊,明明就是妳實力不足…好痛!」
      「嗯?你說什麼?都打不贏我了還說要當什麼正義英雄?士郎小鬼頭。」
      「唔!痛痛痛!鼻要捏偶的連啦!(不要捏我的臉啦)」
      馬尾少女雙手用力捏住男孩的臉頰肉,一大一小在大街上打鬧起來。
      ──真是再正常不過的日常。
      就連從少女口中得到的答案內容也溫馨到令人煩躁的日常。
      綺禮露出露出興趣缺缺的表情。
      「……如果沒其他事情的話,我就先行離開了,兩位再見。」
      「啊,神父先生,再見…?怎麼了?藤姊?」
      和神父道別時,男孩發現少女的雙手已經收起力道,不過依然還捏著他的臉頰,他再繼續抬頭看,發現她的表情平淡下來。
      「……我不太喜歡那位神父……」
      「咦?妳不也時常說討厭我爸爸嗎?」
      「那個意思不一樣啦!第一次見面時那感覺還很曖昧,這次感覺變得更強烈了,那位神父,我就不無法『喜歡』他,究竟是為什麼呢……」
      「……因為是動物的野性直覺嗎…啊痛痛痛!」
      「你說誰是老虎啦!」
      少女重新用力拉扯男孩的臉頰肉。
      「好痛!好痛!我沒有說藤姊是老虎啊!」
      「都說我是動物了還說沒有!」
      「人類本來也算是生物啊!別再拉啦藤姊──」

      最後的那一段對話,兩人都沒有放在心上。



      定時報告
      20XX年X月X日──
      本日也毫無異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