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19
  • [FZ言切]何謂愉悅3


    前言:全世界都知道『犯人』是誰只有麻婆不知道www









      今夜,大空洞出入口周圍的結界出現了反應。
      不是遠坂家的人,也不像是來夜遊的民眾,如果是一般逃犯躲進空洞裡的話,那麼動靜應該會弄得更大一些。但是對方的動作非常俐落謹慎,絕非像是『誤闖』這般單純理由。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是衝著大空洞來的。
      (……對方的目的是什麼?)如此思考的言峰綺禮邁開腳步。
      明明身為監察者的任務只是負責『監視』、不做任何『干預』,然而他卻離開了教堂、跟著前者腳步朝大空洞內部突入。
      或許真的是平靜日子過得太長久,他一直期待著能有一點『狀況』發生。
      今晚的入侵者來得正是時候。
      以綺禮的步程,沒花多少時間就抵達空洞出入口。爲了以防萬一,在進入山洞那一刻,教會代行者已經雙手各靈體化出一把黑鍵、進入戒備態勢。
      綿延的穴道以不明顯的坡度深入地下,夜晚的洞中更加漆黑,靜到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只剩下從壁上不斷滴落的水聲。
      不過教會代行者知道的,大空洞內部除了他之外,至少還有一人以上的存在。绮禮沒有躊躇,筆直向前走,靠著執行任務鍛鍊出夜視能力不多久便適應了洞中環境。
      ──那麼,快點出現吧。
      正當如此暗忖時,踏出去的步伐似乎碰到一細長的阻撓。
      (糟…!)代行者想收回腳步,但已經來不及了!
      兩邊的山壁被炸開,雖然威力不到洞頂塌陷,但炸裂開來的砂石有如天女散花噴向綺禮。男人選擇彎低身軀向前衝刺,閃避過頭頂上如雷鳴般炸響的砂石,此時前方卻受到出其不意的槍械掃射襲擊。
      绮禮用雙手交叉護在頭前繼續衝刺,子彈射擊威力對於經過了全身防彈加工以及裱上了教會代行者特制的防護咒符處理的法衣面前夠不成實際傷害,所以綺禮只要保護好最脆弱的頭部便可。
      槍聲剛落,绮禮立刻朝槍聲的方向投擲出兩把黑鍵,但是和預料中相反,只聽到刀刃刺到石壁被彈開的清脆聲響。
      爆炸的威力是真的,不過前方槍枝子彈的攻擊卻有些虛實,難道說是幻覺?
      聖堂教會的代行者冷靜地推斷著當前狀況,從受到攻擊的那一刻起,正式將來者列人敵人存在。
      第二次槍擊展開,不過這回的一波攻擊是從前方,另一波則是從後方。
      「唔!」
      比之前的槍擊更加危險,綺禮在千鈞一發之際躲過子彈從後方貫穿後腦的命運。
      難道敵人不只一個人?
      在疑惑不解同時,指縫間又多生出兩把不祥的鋒利,原本一手一把黑鍵變成一手各兩把,一共拿著四把黑鍵的綺禮從原本的筆直衝刺改為閃電形衝刺。
      即使是身穿特製防真槍實彈的僧衣,被擊中的子彈依然如同彈珠般猛烈地敲擊進入綺禮的全身,這樣的痛處他當然忍受的住,不過他無法忍受的是,這虛實的攻擊。
      绮禮迅速揮出四把黑鍵,瞬間向前後方的氣息連續投擲。
      不出所料,無論哪一邊都沒有擊中的感覺。
      (又是幻覺…多方位攻擊只是障眼法,看不見的狙擊手果然還是單獨一人?)
      在遲遲看不到敵人的真面目,以及從剛剛就一直用幻術詐唬、毫無結果的進展,使得綺禮開始有點焦躁,但在這活動空間有限的穴道內,除了在找到破除幻術的方法之前,他只能隨著敵人的節奏周旋。
      代行者努力忍耐下,終於衝出穴道,地下空間瞬間遼闊起來。
      已經來到地下大空洞的中心了,他終於可以不必再受窄狹空間的局限。
      一手各三把,教會代行人揮舞著六支黑鍵,朝四面八方開始猛烈投擲。
      雖然這樣的做法最愚蠢也最耗體力,但因為幻術而無法確認敵人正確的位置,不如就學對方來個遠距離無差別攻擊作戰。
      直接就這樣把敵人逼出來!
      單投包括准備動作能在零點三秒以內完成,連投方面經過確認能在零點七秒內完成三投。對於未確認目標也能毫無障礙地攻擊。
      細薄的半靈體刀身在代行者的揮射下,在空中畫出刺眼的閃耀,其威力雖然砍不了岩石,不過削鐵如泥不是問題。
      命中率不是絕對,對現在的綺禮來說,擺脫方才在通道中只能任由幻術攻擊的不爽快感,才是最大目的。
      但是這一回,對手槍響劃破空氣的感覺跟之前有些不同。
      ──那是貨真價實的子彈。
      「在那裡嗎!」
      確認方向,绮禮無所畏懼衝向明確的方向。
      不過與其說是『無所畏懼地衝上前』,不如說是『心情終於開始有暢快感』。
      使用多重陷阱、利用幻術讓他迷惑的佯攻,感覺像事先就準備好的多重保險,又像是短短幾秒鐘內便衍伸出的多樣戰略。這位夜晚入侵的可疑人士,綺禮說什麼也要揪出他的真面目,好好廝殺一場!
      雙方沒變的攻勢,黑鍵對子彈。
      無情的子彈每發皆朝目標的要害射擊,無情的黑鍵彈開要命攻擊甚至直接劈開。
      黑鍵、子彈引起的塵埃,使得洞中可見度降低,所以即使有稍微看到一點對方的身影,但還是看不清對方的長相,不過綺禮不在乎這些。
      (……只要能抓住衣領,就能看清楚那傢伙的面貌了。)
      對方似乎因為教會代行者的逼近,離開原本藏匿之處。
      兩人的腳步迅速在這地下廣闊的地方移動起來。不過要說比速度,手夾黑鍵的綺禮比舉著厚重槍械的對手略勝一籌。
      還有三呎…剩下兩呎…一呎…!越疾速縮短的距離,男人的心情越是高漲。
      就快接近了,就快靠近了,就快能碰觸到了。
      「你(妳),究竟是誰?」
      不自覺,教會代行者脫口說出這句話。
      在爆炸聲中,言峰綺禮似乎看到對方微微動了動嘴唇,說了什麼?
      ──是的,再一次,比之前規模還要強大的爆炸從他的背後轟響整座地下龍穴。
      不過似乎是有精算過份量的炸藥,雖然在炸開時沒影響到洞中結構、也沒有造成倒塌,但依然震得洞頂不斷灑落下土塵。
      爆炸地點在大空洞的中央,地面突起、有如天然祭台,正是將近兩世紀來聖杯戰爭,用來召喚聖杯的術式的位置。
      (難道…這就是真正目的?)
      在爆炸衝擊的塵埃中,綺禮朦朧看到一遠去的人影。
      「──別想走!」
      用黑鍵邊揮開飛揚塵土,邊追趕上去。
      但是才追進穴道,一條被拉得緊繃的細線再次阻撓男人的腳邊,刺眼的閃光瞬間奪走代行者的視線。
      「什麼!」綺禮不得不閉上雙眼,舉起一手護在前方。
      當閃光終於淡下、他重新適應黑暗之後,煙霧已經散去、已經不見對方的身影,一點氣息都沒留下。

      言峰綺禮回到了教會。
      今晚的騷動,除了他以及那位不明人士,還沒有第三者知情。
      依對方的行動來看,其目的應該就是為了來破壞召喚聖杯的術式,不過聽父親提過那個術式本來就已經是半毀壞狀態,對方應該也清楚聖堂教會對冬木龍穴還有監視行為,卻還特地前來、在不被發現身分下潛入內部。
      目前只知道對方的武器是槍枝和爆破,不過真正的實力應該不只這些,因為一旦使用出來就會暴露出他的所屬單位和真面目,其他的連長相、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是對手真有兩把刷子?還是許久未接任務的他功力退步?
      (……對了,今天還沒有寫例行報告。)
      今晚大空洞內部出現不明入侵者,不知身分、也沒看到長相,沒有取走空洞內部任何一物,沒有對龍穴的地脈做出任何手腳,只是炸了召喚聖杯術式的部分結構。
      而這個術式本來就已經是半毀壞的狀態了,今晚也頂多讓它再壞得更徹底罷了。
      感覺今日從下午開始心情始終都是舒暢狀態。吃了最喜歡的麻婆豆腐,少了代行者任務的他久違地活動、活動筋骨。
      會不會再出現呢……那位不明人士。
      一旦向上頭報告,上頭想必會增派人手過來調查吧。

      「………」在內心做完今日總結的監察者,緩緩提起筆桿。



      定時報告
      20XX年X月X日──
      本日也毫無異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