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17
  • [FZ言切]何謂愉悅2


    前言:麻婆豆腐可以拯救世界亂講的!!









      男人雖還未尋到自我明確的欲求,但平時受生理慾望煎熬的狀況依然不少。
      其中一項,就是食欲。
      對於吃,雖然能意識到那是一種生理慾望,但對那種慾望的認知,也不過是為了讓自己生存下去的必需行為罷了。
      身為教會代行者的他海外任務繁多,擁許多機會能嚐試各地區域、各個國家的各式料理,男人也曾經期待過品嘗到能做為替代、能夠填滿自己空虛的料理。
      然而,一切皆是徒勞。
      無論怎樣美味的料理,就算能夠填飽肚子,也無法帶來內心的滿足感。只是機械地將呈上來的料理送進口中填飽肚子,不帶任何情感地離開座位。
      逐漸地,他對『進食』不再存有任何期待。
      一直到他走進一家坐落於冬木市某處的餐廳──紅州宴歲館‧泰山。
      品嚐到名為『麻婆豆腐』的料理為止,才對食欲有了新的認知。
      初次品嚐麻婆豆腐時,單純以為那只是看似往上面一味堆加辣椒的雜亂料理,但在將豆腐送入口中的一瞬間,那種灼燒舌頭的刺激感,帶來難以言喻的味覺感受。
      這對男人來說是一項重大的發現與驚奇。
      『進食』不再單單只是填飽肚子、延續生命的程序,它還是可以透過刺激味蕾來獲得充實感,雖然生理上的暫時滿足無法完全替代心理上的滿足,卻也總比一無所有要好太多了。
      重重震撼他的心之後從此喜歡上麻婆豆腐,這是他唯一承認的『美味』。

      在之後,不再受拘束的重生心靈重新省思──
      或許這就是他最初、也是最早懂得的『享受』吧。

      這一天。
      為了讓乏味的日常添加一點刺激,言峰綺禮選擇拉開紅州宴歲館‧泰山的大門。
      「老闆,今天我也來…!」
      「老闆,你有沒有推薦的餐點…啊。」
      剛打開餐廳大門的男人,與室內獨自坐兩人桌、放下菜單抬頭詢問的男人,兩人的視線剛好對上了。
      衛宮切嗣。竟然又遇到了!
      雖然離上回已隔一段時間,不過與裏界無關的平民百姓『頻繁』碰在一起還是頭一遭。對於一般民眾,綺禮對他人談話的次數並不多,名字也不會特別記住,就算是來教會除了宣揚神的教義,就是聽別人的告解吧。
      但是『衛宮切嗣』這個名字卻牢牢烙印在他的腦海之中。
      對方究竟使用了什麼妖術?
      「啊…還是真巧合啊……」由對方先開口。
      「言峰先生也來這邊吃飯?」
      「……是的。」被開啟對話,綺禮心中判斷『就此結束對話,無論直接開飯或者離開都不是一位『親民的神父』該做的行為』,只好選擇與男人同坐一張餐桌。
      「自己一個人出來吃晚餐?」他反問。
      「哈哈,不是的,我工作剛結束,肚子有點餓了,但是我們家的晚餐都比較晚開飯,所以想說在回家路上先解解饞,然後剛好經過這家店、就好奇進來吃吃看。」
      「……這樣啊。」
      綺禮用簡潔回應結束這段話題。
      本來非必要時刻,他的話便不多,況且他對別人『普通』工作的性質沒有興趣。
    在團體中屬於標準不會延續話題、就此打住的類型,而他隱約覺得衛宮切嗣也是屬於這一區塊的人。
      果然衛宮切嗣也沒有繼續接話,但也沒冷場。
      「你似乎很常來這一家店?這裡的料理有什麼好推薦的?」
      「……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
      「是的。」
      紅州宴歲館‧泰山的麻婆豆腐可是當地出了名的辛辣,知情的人可能還以為神父是趁機戲弄不知這恐怖辣度的對方,但綺禮只是單純講出他的偏好,如此而已。
      不是惡作劇,也不是故意。不過心中或許還是有一點私心吧,接二連三碰到這個男人,無論是否為巧合,他想試探看看,衛宮切嗣的能耐。
      「這裡的麻婆豆腐,非常美味…老闆,來一份麻婆豆腐,照舊。」
      「真的嗎?那老闆我也要點單,來一份麻婆豆腐。」
      廚師的動作迅速俐落,沒一會兒工夫兩盤麻婆豆腐(附贈一碗白飯)便上桌了。
      白盤裡,無數細碎的純白豆腐,沉浸在冒著蒸氣的熾熱岩漿中,上頭還加上一些碎青蔥做裝飾。紅白綠的搭配讓人不禁如此感慨。
      「嗯…好鮮艷的紅色。」這是切嗣盯著熱騰騰的料理說出的第一感想。
      「是啊…很美麗吧。」
      綺禮舀起一大湯匙豆腐,沒等食物放溫就往嘴裡送。
      滾燙的滑嫩在口中化出辛辣,強烈刺激著口腔內壁,這團柔嫩在舌頭、齒間留下灼燒的餘溫、滑過食道最後入侵腸胃,彷彿連胃酸也因為這股辛辣更加翻滾,不只如此,血液也彷彿開始逆流,神經跟著緊繃,全身開始發熱。這對和平日常感到無趣的言峰綺禮來說,是比較能在這段乏味日子中感受到刺激的事物。
      一口接一口,看著幾乎快用狼吞虎嚥來進食的神父,衛宮切嗣看起來有些驚訝。
      「有這麼好吃嗎?那我也開動了…」
      綺禮進食的速度依舊,不過他利用眼角的餘光並沒有漏掉衛宮切嗣開始將麻婆豆腐送進口中的任何一動作。
      (在同一鍋中翻炒、加入同等份量的辛辣後才起鍋分成兩份,和我盤中同等份量的麻辣刺激,吃下去時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衛宮切嗣…)
      將呈滿料理的湯匙終於含入嘴裡,回應綺禮的反應是──
      「──唔!」
      男人的動作僵住了。緊接著猛然彎身摀住嘴,全身開始顫抖、不住冒出汗水。
      「好…好…好辣!怎麼會…辣成這樣…!」
      「………」綺禮停止進食,盯著男人狼狽的模樣。
      (果然一般人還是無法接受這種口感(刺激)嗎?看來是我多心了,這男人的能耐也頂多如此……)
      「但是好吃──!」
      「!」綺禮這時才驚覺到,雖然衛宮切嗣不斷說著『辣』,但是他從來沒有拿取桌上的杯水來解除這個五味之一帶來的刺激。
      「唔嗯(咀嚼),唔嗯(咀嚼)!雖然覺得辣…不,是非常辣!卻不會讓人退縮,想要繼續嚐試下去!滾燙的滑嫩在口中化出辛辣,在嘴中留下灼燒的餘溫、滑過食道最後入侵腸胃,彷彿連胃酸也隨著這股辛辣更加翻滾。每吃一口,血液的流速感覺越來越快,神經也跟著緊繃,全身開始發熱、流汗不止…可是卻讓人停也停不下來的快感!言峰先生想告訴我的美味就是這個吧?」
      「……啊…嗯。」
      聽完衛宮切嗣一嚐串有如美食達人節目的評論,綺禮愣愣回應。
      「……你真的覺得好吃?」
      「當然!我為什麼要說謊?啊,不過我等下還要吃晚餐,所以只能吃一盤。」
      接下來,兩人繼續著『一切盡在不言中』的美食享受當下,不過言峰綺禮的眼角餘光依然不時瞄向衛宮切嗣愉快用餐的樣子。
      (……沒想到竟然會是如此發展。)
      看衛宮切嗣的反應,這確實應該是他第一次品嘗麻婆豆腐。原本只是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不過最後似乎引發出這男人不為人知的一面…
      綺禮忽然覺得兩人的距離似乎拉近了一點,當然他不是指現在的座位。
      可以對他抱持一點期望嗎?和我同樣喜愛這份刺激的男人,是否能在未來的某一天完全透視連自我都不夠瞭解的『我』的本質?
      因為連自己都不了解自己,所已開始希冀由他人來了解自己。明明連父親、老婆、教會同仁都沒有成功,卻把這項『重任』丟到沒見幾次面的陌生男人身上,真是個可悲的傢伙,不過現在…
      (現在就先感謝上帝,讓我遇到一樣喜歡麻婆豆腐的同好吧,阿們。)

      或許是麻婆豆腐的催化?又或者是認識了麻婆豆腐同好?
      現在他的心情應該算是亢奮的吧?
      所以在今夜,平時只做『監視』行動的言峰綺禮,進入到圓藏山內部──

      地下大空洞。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