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14
  • [FZ言切]何謂愉悅1


    前言:

    上回慶祝動畫二期的『Fate/kaleid liner魔法少女☆伊莉雅世界線的言切』後續
    沒有聖杯戰爭、沒有英靈,只有言峰綺禮衛宮切嗣。腐女老婆、伊莉雅和士郎只是個搭配品?

    標題變更機率頗大,沒什麼自信能栓釋好理解愉悅的過程...我只是想虐綺禮而已。









      言峰綺禮上任冬木聖堂教會的神父一職,其表面是做為普通的神職人員、讚揚神的信仰;而裏面則是教會派遣、作為冬木這片土地的監督者。
      更詳盡一點來說,是監視圓藏山內部的地下大空洞。
      以地理環境來看,冬木市南面背山、北面臨海,是個自然環境豐富的地方都市。以裏界專家來看,是個優秀靈脈流經的地方。而位於冬木市西南的山‧圓藏山,其地下存在著一巨大的空洞,這個地方被取名為龍(靈脈的異名)所棲息的洞穴,意即『龍穴』,可說是此地流動的魔力之中樞。
      或許就土地來說確實優秀,但教會應該也不至於特地來到這東方國度,監視這片土地。
      交接時,言峰老神父說出最初的原因。

      ──聖杯戰爭。

      那是由聖杯選出的七名魔術師(Master)與七名英靈(Servant),在冬木展開殊死決鬥,互相殘殺到剩下最後一組的儀式。
      創始的御三家。
      負責土地提供的遠坂。自古便管理著冬木之地靈脈的魔術名家,自願獻上這片靈地。
      負責系統擔當的愛因茲貝倫。構築出冬木市聖杯戰爭的系統,以及提供大小聖杯的容器。
      負責令咒擔當的瑪奇里。規劃出『令咒束縛英靈』技法,搬到日本後把姓氏換讀成間桐。
      由這三家魔術師最早開始,為了企圖召喚出傳說中可實現持有者一切願望的寶物(聖杯),然而當知道聖杯只能實現一個人的願望時,合作關係演變爲血腥相互殘殺的鬥爭形式,演變至今。
      大聖杯從冬木市的地脈中汲取出魔力,假如急劇地奪取龐大份量的魔力,將會導致地脈枯竭,因此必須花費時間慢慢地進行。聚集一次聖杯戰爭所需要的魔力,大約要六十年的時間。所以聖杯戰爭以每六十年為一個周期在冬木展開。
      在裏界為三大勢力之一的教會更是和魔術協會互相協定後派遣人員到冬木市充當『中立』的監督者,至於背後的真正目的彼此心照不宣,負責下達中央的規則、監視戰爭的進行以及善後工作。
      最後一次是在六十年前,本應該在今年久違開戰的聖杯戰爭,卻以不完整的方式迎向終結,聖杯沒有成型,術式至今也以半毀壞的狀態沉睡在大空洞內。
      但是預防萬一,教會仍舊繼續觀測著大空洞,監視著沉睡術式的動靜。
      老父親的解說,綺禮沒有提問,只是靜靜聽著,對於『聖杯戰爭』這個名詞沒有特別的感覺,他只需要理解擔任這個職位的目的,僅此而已。

      ──繼續監視著『冬木』,監視術式的動靜,監視著所有出入大空洞的人。
      就是他‧言峰綺禮在極東之地的任務。

      所以當感應到圓藏山內的結界有被入侵時,言峰綺禮相當『盡職』地進入山中『關切』。
      現在是大白天,他也不打算躲藏,正正當當走在山中。
      「喔,士郎,我發現那顆樹上有松鼠囉~」
      「真的?爸爸望眼鏡快借我,我也想看松鼠啊!」
      「哈哈哈,別急,別急嘛~~」
      綺禮還未走近目標就聽到一個大人和小孩的聲音。
      留著些許鬍渣的黑髮男人,帶著一位紅髮男孩。
      仔細一看,他們不就是幾天前他遇到剛搬來冬木市的那戶人家?
      (……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
      「…嗯?爸爸,是上一次我們剛搬來時遇到的神父耶~」
      男孩率先發現綺禮的身影,拉了拉父親的衣角,一手指向對方。
      男人轉過身,這次他不是穿著西裝而是休閒的襯衫和長褲,穿著球鞋,脖子上還掛著一台望眼鏡。唯一沒變得是被盯著瞧時的莫名悸動。
      「啊,你好,那個…是言峰綺禮神父沒錯吧?」
      「是,很榮幸你記住我的名字,請問你們怎麼會來到這裡?」
      男人用平穩的口氣說出他的疑問,內心正思索著如何試探對方。
      (……衛宮切嗣,兒子記得叫衛宮士郎……)
      「啊,因為搬家搬得已經差不多了,所以想趁著最近比較空閒帶著兒子出來走走。」
      衛宮切嗣如此解釋。
      「喔?只帶著兒子出來?內人和女兒呢?」
      「內人因為長途搬家的奔波,現在身體還很虛弱,所以和女兒在家休息。」
      「這樣啊,那麼確實該好好休養。」
      綺禮說出一般人這時後應該『關切』的話語,只是言語內在不帶真心與含混。
      「冬木真是個不錯的地方,南面靠山、北面臨海,可以踏青又可以觀海,這座山也不難爬,下次全家可以一起來野餐,你說好嗎?士郎。」
      「嗯!這樣我還可以繞去剛剛經過的那間寺廟,和那裡的男孩玩,不知會不會在學校碰到呢?」
      「男孩?你是指柳洞寺的那位一成少爺?」
      「嗯!神父先生也知道一成。」
      「…在當地沒有人不知道吧。」綺禮清楚男孩說的是哪位。
      柳洞一成,柳洞家的長子,更是柳洞寺的繼承人,小小年紀就擁有尖銳的洞察力,曾經綺禮剛上任時有禮貌性地過去打招呼一下,和他有過一面之緣。
      (……那個小鬼,對我沒有好感的眼神真是毫不掩飾,所以才說是小鬼。相較起來,衛宮家的小鬼感覺就比較單純多了。)
      「話說回來,神父先生這時候來山裡做什麼呢?」
      有時候童言童語的問題可是一針見血。
      「……我在慢跑。」
      「慢…跑?」
      衛宮父子上下打量言峰綺禮一身黑的法衣、沒有冒出一滴汗珠的顏面,露出有些質疑的眼神。
      「嗯,我在慢跑。」
      綺禮用面無表情、沒有多餘起伏的聲線,再一次宣稱。
      或者多虧了這沒有多餘感情融入的發言,使得他的發言總是令人覺得認真、無法分辨語言中的真偽。
      「呃…好吧,不過你現在在這裡好嗎?這樣教會不就是無人狀態嗎?」
      「……沒有問題,現在這時間沒有訪客。」
      聖堂教會的客人不是晚上到訪,就是有事先預約。
      「既然這樣,神父先生要跟我和爸爸一起爬山嗎?反正你也沒事嘛!」
      「士郎,不可以沒禮貌。」
      男孩開心提出邀約,父親明顯很寵小孩卻不忘記機會教育。
      看著衛宮父子的互動,讓綺禮想起小時候父親總是在別人面前自豪誇讚著自己的兒子有多麼優秀,現在也是一樣──即使依然不瞭解真正的他。
      「……不,我只是剛好經過這裡,不打擾你們父子享受天倫之樂。我就在此告辭了,不過另外提醒你們,這附近有山洞,勸你們不要走進去,裡面很黑路線又錯縱複雜、容易迷路的。」
      對一般人的『警告』已經做過了,如果還是偷跑進大空洞內部,他也只會做出監視的行動。
      「…我們知道了,謝謝提醒。」
      衛宮切嗣向綺禮點點意識明白。
      綺禮也禮貌性向衛宮父子點個頭後離去。
      (……看來只是單純的來認識新環境,沒有其他意圖。除了那個男人給我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如此想著,神父的身影逐漸走遠。
      「喂。」背後傳來呼喚。
      喊出聲音的人是衛宮切嗣。

      「你不是在慢跑?」
      「……我已經累了。」



      定時報告
      20XX年X月X日──
      本日也毫無異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