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06
  • [F/Z][Under the Shadow]二章


    前言:標題意指在陰影(聖杯戰爭)之下偶有的小小休憩...感謝綠太提供建議~原標題則成為副標。
       文中CP大概有言切、槍劍、金劍、Caster主從、Berserker主從、Rider主從等。






      一片慘狀。
      如果再用更一步的形容詞便是──橫屍遍野。
      第四次聖杯戰爭進行至今幾乎算是全滅狀況。
      現場少數還殘有意識之一人,韋伯‧維爾維特欲哭無淚跌坐在地,望向這片慘景。
      Lancer陣營的Master翻白眼、趴臥在地,他的Servant趴在他身上,即使最後一刻依然忠誠護主。
      Caster陣營的主從雙雙翻白眼、張大嘴巴,表情皆面目猙獰,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東西、對自己的信仰之物失望透頂的絕望一般。
      Berserker陣營的Master原本就因為印刻蟲的摧殘而風中殘燭、隨時歸天都不意外,現在的他嘴角殘有大量血跡,不過表情卻看起來相當安詳;Servant在方才的激戰中噴掉所有防具,不過因為他現在顏面朝下,韋伯只看到那一頭披散的紫色長髮。
      Archer陣營的Master被炸得衣服破爛、全身就像被碳烤過般、毛髮也變成了阿福羅頭,自身堅持的無時無刻都要保持優雅的信條早已盪漾無存;而金色的Servant則是嘴裡被塞滿不明物體,屁股上還插著一把黃金之劍,死狀最為淒慘。
      Rider陣營的Master‧韋伯身旁躺臥著龐大身軀正是他的Servant‧伊斯坎達爾大帝。
      「吶、吶!Rider…Rider!快點睜開眼睛啊!」
      他搖著那龐大身軀發出陣陣呼喚,只是大帝沒有一絲回應,有如僵硬的屍體、顏面五觀幾乎全擠在一起。一想到現在還佇立在大地上的敵人,韋伯的眼淚終於不爭氣地溢出眼角。
      「Rider…不要丟下我,快點起來啊!你叫我一個人…怎麼面對這一切啊!」
      可惡!可惡!可惡!明明只不過是個開店前準備而已啊!
      難道…這一切都是愛因茲貝倫的陰謀?故意把我們集中起來一口氣解決?
      可惡,現在想那麼多也來不及了啦!
      對方倒映在地上的黑影越逼近韋伯,魔術師學子的絕望也越來越大。
      難道──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嗎?可惡!可惡!可惡!事情──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可惡──!」

        ※

      時間回溯到慘案前兩個小時。

      「哇啊──大家穿起來都很適合喔~~」
      愛麗絲菲爾發出興奮地讚賞。
      白色襯衫、黑色燕尾服、擦得油亮的皮鞋、再戴上一雙白手套,現在七陣營所有成員皆試穿上開店時要穿著的執事服裝。唯一的例外是Berserker,因為一身漆黑盔甲讓人不知該從哪套下衣服,最後愛麗在他的頭頂鬃毛綁上一球紅色蝴蝶結當作定裝。
      「大家真的都很帥氣喔~~這就叫做『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尤其是我家Saber真的又帥又可愛呢!」
      「可、可愛?愛麗絲菲爾,這個形容詞應該適用在妳身上,我穿男裝怎麼會可愛呢。」
      總是女扮男裝、衝鋒陷陣的騎士少女露出困窘的表情,她自認為和『可愛』扯不上邊。
    因為執事服就跟她平時穿西裝差不多,所以少女很快變更衣、打理妥當,露出一絲不苟的認真表情。
      「沒關係~~Saber的可愛我懂就好~~那麼各位試穿衣服有覺得哪裡不合適的?啊,切嗣,你的服裝應該沒有問題吧?你的每一部位尺寸我都很清楚喔~~」
      「…是啊,愛麗,確實相當合身,但是…」
      「但是?」
      「這一件…會不會太華麗了點?」
      切嗣舉起自己的手,可以看到袖口的蕾絲和碎鑽搖晃在半空中,反射出點點光芒。
      「很適合你喔切嗣~~以前我就覺得你平常穿的黑色大衣太老氣了,所以趁這次機會挑一件我最滿意的衣裝給你,我這個做老婆的很體貼吧~~」
      (但是做老婆的都是用自己的眼光給老公挑衣服啊…)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這套已經比以前在德國老家時,愛麗挑了一件全身鑲滿亮片的衣服給他要好多了。所以切嗣也不再多說什麼(說多了老婆搞不好會拿其他更誇張的服飾過來)。
      「唔…總覺得有點寬鬆……」
      「是嗎?我倒覺得有點緊,可以撐破嗎?」
      「你想害我多賠一件服裝費嗎!這已經是最大SIZE了,小腹再縮進去一點!」
      因為自己的身材瘦小,再看看自家Servant的爆乳肌肉。韋伯遷怒地要大帝小心一點不要弄破衣服。
      (哼…這男人穿起西裝真是他媽的帥,幸好今天沒有帶索拉來,不然這小白臉又會趁機勾引…)
      (這就是這時代的正式服裝啊?吾主穿起來真好看…)
      肯尼斯和Lancer各懷著正負兩面的想法,瞄著彼此。
      「旦~~那~~第一次看你穿西裝耶!又高又瘦,超COOL──的!」
      「齁齁齁,謝謝你的讚美,龍之介,你穿起來也很適合喔。」
      「嗯…但可惜的是白色襯衫露出的地方不夠多,不然沾到血液時應該會更美麗吧~~」
      「我也是啊,沒有穿著大斗篷,我就不能隨身攜帶(嗶!)、(嗶!)、(嗶!)了呢~~」
      相對於Caster陣營愉快互相交換著毛骨悚然、甚至需要消音處理的更衣心得,Berserker陣營就顯得沉悶許多。
      一方面狂戰士的狂化屬性使得英靈根本無法言語,另一方面則是雁夜的心境層次,無論是服飾或者是裝扮,這些都無法放在雁夜心上,急躁劇增。
      (現在不是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吧?我的時間不多了…小櫻正在等著我回去…為什麼我現在還在這裡玩著扮家家酒?明明敵人就近在眼前、明明距離不到幾公尺…為什麼我必須遵守休戰規定?為什麼我不能現在立刻找他復仇…可惡,一切都是時臣的錯!)
      即使失明了一顆眼珠,仍然在身體主人的恨意之下迸出暴戾的殺氣。
      當然他的目標也不是省油的燈。
      因為平常就穿著西裝,時臣穿著執事服感覺跟平時沒有太大差別,方才從背後就不斷傳來扎人的視線,大概是少一根筋的傢伙才不會察覺到。
      不用回頭也知道視線主人是誰,不過他依然舉止優雅,等待對手按耐不住先對他發動攻擊,下手為強的粗魯本來就不符合他的優雅,他在要從容反擊下、以正當自衛行為,將間桐雁夜徹底殲滅。
      最後是Assassin陣營的Master‧言峰綺禮,同樣也對自己身上的服裝變更沒有太大興趣,只是換了套工作服、能無法防彈的差別罷了,他沉默地像一尊木頭人豎立在人群之中,思量著這一切的用意。
      (愛因茲貝倫的人造人為何會提出休戰協議、讓眾人轉入服務業?除非暫時合作關係,全體行動在聖杯戰爭中是極為不合理行為。辦理好賠償損害來威脅、做為延緩戰況、其實是暗中養精蓄銳、順便趁機看透敵人平日行性、重新擬定戰略?一個人造人可以一次衍伸出這一串連的作戰策略嗎?還是果然都是那個男人的策略?衛宮切嗣…你究竟可以將自身力量發揮到多大極限呢?不樣讓我失望啊……)
      明明穿著執事服不算清涼打扮,切嗣卻打從背脊發涼到頭皮。和時臣感受到的恨意不同,是熱情燃燒到凍結的情感波動。
      「好了~~好了~~」
      愛麗絲菲爾拍了拍手,要眾人將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
      「如果大家對於試穿沒有問題,我們立即進行下一個節目吧~~」
      (節目?)大家對於這一般常見的『名詞』產生不太妙的預感。
      「因為現在咖啡廳還缺一位廚師…所以請大家各完成一道料理,來讓其他人來評審由誰負責擔當廚師一職~~欸嘿~~」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為什麼我每一話都會出現張大嘴巴的吃驚表情啊!」
      「沒辦法,很多從來都沒聽過的事情都跳出來了…」
      「料理什麼的,我根本沒下過廚…」
      「我甚至沒有走進廚房過。」
      「我只負責吃。」
      「那是下人的工作吧。」
      看來這群男人裡幾乎不是沒料裡過或服務過別人的,不過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
      「也是啦…光英靈裡就有三位是國王,怎麼可能自己煮過飯嘛…」韋伯嘆了一聲長氣。
      而身為主辦家的女婿也越來越無法理解老婆葫蘆裡在賣什麼膏藥。
      「愛麗,妳究竟在玩什麼花樣?」
      「嘛~~嘛~~切嗣,你就別在意這麼多了~~」
      「可是…」
      「從現在開始到之後的劇情將完全和本傳沒有任何關連,所以接下來的活動主持就交給你啦~~力醬~~」
      如此說的愛麗將一支麥克風塞到老公的手上。
      而當切嗣看清楚老婆交付到他手上的擴音設備後,身體猛地震住,沉下臉,肩膀微微顫動,似乎正在壓抑著什麼?最後,他還是緩緩將手中的麥克風移到自己的嘴邊。
      《──聖杯戰爭最高優先指令,老婆大人的話就是聖旨,大原小姐最高──大家好!我是小山力也上身的衛宮切嗣,還請多多指教啾米~~》
      咦?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切、切嗣…你怎麼……」
      不只是Saber,其他人也分別露出吃驚、訝異、發寒、有趣…等各式各樣表情。
      「愛因茲貝倫家的魔術師殺手的樣子好像有點不對勁…」
      「咦──咦──這樣玩沒有問題嗎?」
      《當然沒有問題,浪川前…訂正,韋伯先生,剛剛我家的老婆大人不是已經說過了嗎?『從現在開始到之後的劇情將完全和本傳沒有任何關連』,因為沒有關聯,所以想怎麼崩壞、砂糖、黑化、歡樂、羞恥PLAY…都歹舊補、萌大奶!因為從現在開始到完結一律和本傳無關,接下來就是同人衍生的天下了!大家聽清楚囉~~本書劇情衍生完全和阿虛的本傳無關,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講三遍!》
      比起衛宮切嗣的講解,大家比較無法反應過來的是魔術師殺手的性格落差。感覺……
      「好、好微妙啊……」
      「這也差太多了吧……」
      (原來衛宮切嗣也可以一口氣講這麼多話啊……)
      《唉呀~~不好意思,因為太興奮緊張了一不小心就講出一長串的台詞…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切嗣這個角色比起開口更喜歡在內心發言啊,然後腦子裡裝著一堆中二裡想,而且講話對象還幾乎都是女性!》
      「竟然開始婊自己角色的設定了!」
      「而且吐槽中還混雜著令人羨慕的發言啊!」
      「那個…我可以回家了嗎?」
      《那麼我們廢話就不多說了!刺激刺激,超突發、第零屆,聖料理盃,現在正式開始!重新一次自我介紹~~大家好!我是這一次的主持人,衛宮切嗣。為了執事店的生意生隆,除了有男士們帥氣的免費微笑服務,料理當然也不能差到哪裡去囉!所以才有這場料理比試,除了Saber組別以外的陣營必須都要參加,當然贏得勝利者可以得到豐富的獎品,雖然不可能是聖杯,不過這也是一項不錯的榮譽喔!》
      「異議あり!為什麼Saber陣營可以不用參加?」肯尼斯發難。
      《因為我要負責主持活動啊,而且這是紳士們的料理切磋,女士們只要當貴賓就可以了。所以如此,兩位公主請上貴賓席,妳們只要觀賞我們的精采對決、幫我們加油就可以了。》
      切嗣的發言讓Saber差一點熱淚盈眶。
      「嗚…愛麗絲菲爾…切嗣、切嗣終於肯和我說話了……」
      「Saber乖~~嚴格來說他並不算是真正的切嗣喔~~雖然這篇章節結束後他又會恢復成對妳視若無睹的那個切嗣…總之就保握現在好好享受吧。」
      《那麼請六陣營的成員就定位,主從想各自做或者是合作完成都沒有問題,料理的主題以黑箱抽籤決定,黑箱內有爽籤、有黑籤,一切憑自己的幸運值吧!評審就是在場全體,來吧!發揮自己全部的手藝,讓對手說出『真想要有這種老公&老婆』的台詞吧!》

      《那麼首先出來抽籤的是──Lancer陣營!》
      「哼,有個幸運E的英靈,還不如靠我自己。Lancer,等下我抽到什麼項目,你都必須給我完美做好。」
      「是的,吾主。」
      《那麼──肯尼斯‧阿其波盧德‧艾爾梅洛伊究竟會抽到什麼樣的料理呢──》

      【紅茶】

      《紅茶!恭喜Lancer陣營抽到爽籤,比試才剛開始其他組別就立刻喪失一支好籤機會啊!不過Lancer組也別因為抽到簡單項目而大意喔!》
      「吾主,真是太好了,您抽到一隻不錯的籤。」
      Lancer為主人開心,肯尼斯也因為抽到好籤心情大好。
      「呵,由我肯尼斯‧阿其波盧德‧艾爾梅洛伊親自出馬,怎麼可能有難得倒我的事情,Lancer,我已經付出不錯的運氣,如果你還可以搞砸,就是顯示出你的無能。」
      「是,吾主,賭上費奧納騎士團第一把交椅之名,我迪爾姆德‧奧‧德利暗必定會為您獻上勝利!」
      因為服裝關係只能做到彎腰鞠躬的薔薇騎士,發過忠誠誓言後立即俐落著手起來。
      首先是滾熱水,等待期間順便將茶壺與茶杯一起過熱。在過熱後的茶壺中放入約2-3匙的茶葉。接著加入滾好的熱水,浸泡3-5分鐘。最後算好時間,將茶葉取出並倒入杯中。
      ──這樣香醇且濃郁的大吉嶺紅茶便完成了。
      整個流程沒有一絲馬虎,迅速且優雅,再加上由穿著執事服的俊美男子服務,完全是味覺兼具視覺上的享受。
      因為容量有限,Lancer僅為現場唯二的女性和自己的主人端上成品。
      還未將瓷杯端到嘴前,香氣早已撲鼻而來,可以從緩緩上升的熱氣中品聞到濃郁的茶味。
      小小飲啜一口,沒有苦澀味,喝到的是發酵後完全的香甜、醇厚中帶著淡淡果香。
      「嗯,真是好喝。」Saber閉上眼,細細品聞過茶葉的香醇,喝下去後直接給予真誠的評價。
      「嗯~~真的耶~~」愛麗絲菲爾的讚賞直接反應在美麗的笑容上。
      雖然英靈不用進食,不過依然存在著身為人類時對於品嘗食物的口感,這讓Saber回憶起從前和圓桌騎士們一起飲酒敬天地、把話問蒼天的景象。
      「能得到兩位淑女的稱讚是我的榮幸。」
      薔薇騎士或許該稱為薔薇執事,向女士們投出迷人微笑,接受稱讚。
      「呵,這是當然的,身為名門艾爾梅洛伊家族,一杯紅茶可是一天的開始,對於茶葉當然講究。」在Servant為自己倒茶時,肯尼斯聽到女士們的讚美不由自豪起來。
      「大吉嶺紅茶可是故有『紅茶之皇者』的美喻,亦有『紅茶中香檳』的稱號,它出產於印度西孟加拉邦北部喜馬拉雅山麓的大吉嶺高原,味道帶有果香而濃郁,在英國享有盛名。更是我每日必喝的飲品,這樣每日負責泡茶的Lancer還會失敗的話,真是顏面掃地。」
      《原來你每天都叫英靈泡茶給你喝啊?》
      「…嗯,Lancer。」說完一大串介紹後似乎是口渴了,肯尼斯也開始享用紅茶,可是他只喝了一口便停止動作,叫住正要準備回沖一遍的Servant。
      「是,吾主,請問有何吩咐?」
      「你忘記加糖了!」
      《咦?你喝紅茶還要加糖喔?》
      「為什麼不行?紅茶本來就是可以依個人喜好添加糖分,濃郁香醇中添加一分甜蜜最棒了!所以我才受不了日本的無糖麥茶…Lancer,你還愣著那做什麼?快點拿糖來啊!」
      「是…萬分抱歉,吾主,因為我從剛剛就一直找不到砂糖,所以就…」
      「我不想聽你的藉口!立刻給我想辦法!」
      「是──」
      接到指令下一刻,愛爾蘭傳說的騎士英雄努力思考幾秒鐘,最後選擇將自己的雙手指浸入紅茶當中。
      「你、你這是在幹什麼啊!」
      「萬分抱歉,吾主。」抽回手指,薔薇執事趕緊解釋。
      「這已經是最快的方法了…不過請相信我,茶中的蜂蜜味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註:傳說中迪爾姆德的指尖有著蜂蜜的香味,被碰過的東西會有蜂蜜似的味道。)
      「呵、呵…在那之前──我最不滿意的就是那視覺上的不舒服啦!你竟敢讓你的主人喝沾過你手指的不衛生紅茶?好大的膽子嘛,Lan…」
      「既然你不要喝的話那給我吧!」
      肯尼斯還未發完火,一個女性嗓音忽然介入,奪走教授手中的瓷杯一飲而盡。
      「索、索拉!妳怎麼跑來了!」
      「唔──哇啊──!真是超好喝呢~~Lancer,再幫我泡一杯沾過你指尖的紅茶吧…啊,你手上還沾著紅茶,讓我幫你舔乾淨吧…」
      肯尼斯的未婚妻盯著Lancer的眼神就像看到獵物一般撲過去,抓起那還殘有紅茶蜂蜜香氣的手指。
      「索、索拉大人,請不要這樣!」
      「索拉妳這樣會吃壞肚子的!可惡的Lancer…你又趁機勾引我的未婚妻!」
      「吾、吾主,這並非我本意啊!真一定要相信我…啊!索、索拉大人,請不要吸──」

      ……………

      看著Lancer陣營的混亂,主持人很平常心地轉移話題。
      《……嗯,就先別理他們了~~接著請Rider組上來抽籤!》
      「喂,小子,讓我試試手氣吧,看起來似乎挺好玩的。」
      曾經征服大片土地的男人看起來躍躍欲試。而他嬌小的Master也很清楚他的性格、直接吐槽:
      「你只是覺得新鮮而已吧…想抽就快點抽,雖然沒有贏也無所謂,但也不要抽到太難的項目喔!」
      「哈哈哈,交給我吧!」

      【烤滷豬】

      「這、這是什麼?異國料理?」
      「嗯…我在電視上有看過,好像是把一整隻豬塗上醬汁用火烤的一道料理。」
      「聽起來就覺得很麻煩…不是叫你要抽到簡單一點的料理嗎!」
      「嘛,抽到就抽到了,男人就是要勇於面對困境啊!小子,好好加油啦。」
      「結果是由我來做喔!唉…只好硬著頭皮上了…愛因茲貝倫,可以申請食譜嗎?」
      《請求食譜支援當然沒有問題。》
      Saber遵照愛麗的指示,將一張單子交給韋伯。
      「嗯…食材是豬肉…還有醬料…Rider,你去冷凍庫找豬肉還有生火,我來準備醬汁。」
      「喔,交給我吧!」
      (呼,冷靜下來,韋伯,只要好好遵照食譜上的指示做,就算第一次做,也是可以做出口感不差的料理。)
      魔術師學子深吸一口氣、拍了拍臉頰,振作起精神開始進行。
      首先是醬料調製。
      「嗯…蕃茄醬2大匙、黑醋1/2大匙、橄欖油1/2大匙、辣椒醬1/3大匙、洋蔥碎末1/4杯、蒜末1大匙、粗黑胡椒1/2小匙、鹽少許、糖少許,將這些材料混合均勻就可以了…好!」
      事不宜遲,這位魔術師學子取出自己的家當,開始精密作業。
      《喔喔,看來Rider組準備方面很認真喔,不過為什麼是用…》
      「小子、小子…」
      「蕃茄醬,2大匙…黑醋,1/2大匙……」
      「小子,你這是在幹什麼啊?」
      「不要吵啦!我正在專心配量啊!」
      「既然只是配量,你幹嘛拿出…試管還有秤子啊?隨便用眼睛看一下不就好了?」
      「配量可是很重要的耶!不要簡單說大概量一下就好,份量一錯味道就全不對了,你知不知道啊!」
      「不要用吼的,我知道啦。」雖然大帝這麼回答,不過他掏了掏耳朵的動作也沒有說服力。
      「還有你還站在我旁邊做什麼?食材找到了嗎?」
      「還沒有。」
      「那就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快點動作啊!」
      《唉呀,才剛開始馬上就吵起來了~~完成料理之途真是令人堪憂啊~~》
      「真是的──不要再來吵我了!」
      確認Rider動作起來後,韋伯再次進入認真模式,用隨身攜帶的求學用具(試管、秤子)精準量著材料,看起來跟狂熱研究分子沒兩樣。
      「呃…鹽少許、糖少許是該要加多少呢……嗯,就這樣了…完成!」
      費了好一段時間,韋伯終於完成烤滷豬要用的醬汁。
      「好!這樣就可以開始烤肉了…Rider,你那邊準備得如何?」
      「嗯,我火已經生好了,但是…」大帝的表情露出一絲難色。
      「怎麼了?」
      「冰庫裡找不到豬肉。」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你有仔細找過嗎!」
      「當然,我都翻箱倒櫃了。」
      「不要真的把冰庫都倒過來!唉…現在該怎麼辦啊…你為什麼剛剛都沒有和我說!」
      「因為小子你說不要吵你啊。」
      《嗯?Rider組似乎正為了沒有食材而傷腦筋,這就是所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啊!》
      怎麼辦?配料都準備好了,結果竟然沒有食材…怎麼辦……
      「唔…不行了…只好放棄…」
      「不要輕言說放棄。」大帝邊說邊朝自己的Master額頭上用食指彈了一下。
      「哇啊!你、你幹什麼啦!」雖然只是彈指的力道,但也夠韋伯受了,不過多虧平時被彈習慣了,韋伯只是往後踉蹌幾步,沒有跌倒在地。
      「只因為沒有食材就放棄?你的心有這麼軟弱嗎?你辛辛苦苦準備的配料就這麼白費了,你甘心嗎?」
      「……我也不想這樣啊…可是連一塊豬肉都沒有…這樣我們根本從一開始就輸在起跑點上了嘛!」
      「不要哭,小子。」
      「我、我才沒有哭!」
      「沒有豬肉,那我們出去找就好啦。」
      《喔?Rider的意思是──》
      「這附近好像有山嘛,去狩獵吧!」
      「咦…冬、冬木的山上有山豬嗎!?」
      「不知道,但總也要試試看才知道,小子,現在就放棄才是一切都結束了。」
      《那個…這樣直接去超市買不是比較快嗎?》
      如果是平時,韋伯應該也會這樣吐槽,但是現在的他剛從絕望中被拉起一把,自己的Servant對他露出自信的笑容,使得他暫時遺漏一切不合邏輯點。
      「交給我吧!小子,我會為你獵一頭大山豬回來的!回禮就是你要負責把牠烤得香噴噴來給我享用喔!」
      「──嗯!」
      「哈哈哈哈,很好!那本王‧伊斯坎達爾大帝出征啦!」

      打開店門飛揚起來的紅色披風,使得王者離去的背影更加高大──

      《……嗯,那麼Rider在去打獵的期間,接下來是…哇喔!這、這一整桌的料理究竟是?》
      「…是我做的。」
      《言峰…綺禮!》
      男人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冒出,令魔術師殺手嚇得邊轉身後退,和教會代行者拉開距離。
      看來既使拿著麥克風、換了人格,內在對於某些本質依舊存在。
      《有、有何貴幹?》
      「…料理我已經完成了。」
      《什麼時候完成的啊…所以你抽到的項目是?》

      【十八道中華料理全席】

      《……喔!看來Assassin組抽到一支黑籤呢!不過竟然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完成也太BUG了吧?那麼立刻就來進行評審時間!還有言峰先生(?),可以請你不要一直靠過來嗎……》
      「…我要用麥克風來講解菜色。」
      《這、這樣啊,那我幫你拿麥克風,你站在原地不要動就好!》
      「喔喔,看起來好豐盛!」
      「真的,聞起來好香喔…」
      「份量雖然不多,不過看起來小而精緻。」
      「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哼,外表看起來是不錯,內涵就不敢保證了。」
      當兩個大男人在進行攻防戰時,其他人已經都聚集到餐桌邊。
      「…因為怕吃不完,所以我只準備了剛好單人份的人數份量,吃不完也不要丟掉,我要打包回家。」
      從神父的解說中強烈反應出他的節儉以及教會的清寒心酸。
      「那我們就開動了──!」
      從每個人挑選的菜色可以看出個人風格。
      愛麗和Saber選了小籠包和煎餃,符合女孩子喜歡一口吃又小巧的形象。
      龍之介和Caster選了猴腦和大腸,嗯…都是內臟類。
      雁夜選了豬血湯,流質食物而且可以補血;Berserker沒有脫下盔甲,所以沒有進食。
      時臣選了『鳳凰展翅』,確實符合他的優雅且精緻。
      韋伯選了紅燒牛腩,看來是想吃得再壯一點。
      肯尼斯選了銀耳蓮子湯,雖然不怎麼挑不過也以不容易弄髒手為原則;Lancer選了燉肉,好不容易請走索拉後也是隨意拿取,不過這烹調手法令他想起家鄉食物。
      剩下最後一道,就是言峰綺禮早就端在手上的麻婆豆腐。
      「…『評審』,這是我『特地』留給你的麻婆豆腐,請務必品嘗。」
      《麻婆豆腐啊…可以是可以…不過可以不要拿著食物和湯匙靠近我嗎?》
      「…因為我想餵你。」
      《啊哈哈哈哈…我又不是小孩子!把食物和湯匙放在桌上我自己會動手!而且這盤份量怎麼感覺比其他盤都還要大份!這樣我不一定吃得完啊…》
      「…沒關係,我會負責的。」
      《負責什麼?》
      「我會全部抹吃乾淨的。」
      《怎麼感覺好像有一股危險的味道…總之,先開動好了,啊──嗯。》
      「…如何?」
      《唔嗯(咀嚼聲),唔嗯(咀嚼聲)…唔、唔!好好好好辣!雖然覺得辣,卻不會讓人退縮,想要繼續嚐試下去!每吃一口,血液彷彿逆流一樣越來越快!手在顫抖,流汗不止,可是卻讓人停也停不下來──好有快感!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果然跟我一樣呢,衛宮切嗣。」
      幾乎是用自言自語的音量,雖然依然是一副面癱表情,但嘴角卻悄悄上揚。
      「…你還可以再繼續加辣嗎?」
      《唔嗯(咀嚼聲),應該是沒有問題。》
      「…我明白了,還可以再加辣。」綺禮在心中默默筆記下來。
      《──啊!其他評審對其他的菜色不知如何評價…》
      幾乎吃到快見底了,切嗣才想起來有其他料理還沒審。
      「唔…這小籠包好像有點太辣了……」
      「妳的也是嗎?愛麗斯菲爾,我的煎餃裡還有包豆腐…」
      「雖然有點過辣,不過配猴腦還挺不錯的,旦那你的呢?」
      「我可以接受,辣味將內臟的腥味完全蓋掉了~~」
      「這豬血豆腐湯…也太辣了吧…咳咳、咳咳!(吐血)」
      「嗯…這配辣油包圍的『鳳凰展翅』彷彿浴火重生一般…」
      「唔咳咳咳!水、哪裡有水!」
      「竟敢端出這種食物!湯上一層辣油讓人一點食慾都沒有!」
      「雖然很辣,但我還是會都吃下去的,以前在團中還不一定餐餐溫飽…」
      聽著各式各樣、從四面八方來的感言,切嗣整理出一個結論。
      《……那個……言峰先生(?),你該不會…把所有的菜單都加入麻婆豆腐吧?》
      「…是的。」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啊啊啊啊!這已經不叫『中華料理全席』而是『麻婆豆腐全席』啦!》
      「…麻婆豆腐很棒的,你不也喜歡。」
      《雖、雖然麻婆豆腐挺不錯的…但是也不可以全部都是麻婆豆腐啊!普通的執事咖啡廳會變成麻婆豆腐咖啡廳的!》
      「…麻婆豆腐咖啡廳……」綺禮不小心想像了一下。麻婆豆腐咖啡、麻婆豆腐紅茶、麻婆豆腐咖哩飯、麻婆豆腐拉麵、麻婆豆腐定食分級‧松竹梅……
      「…我喜歡。」
      《不可以!總之出局!下一組!Berserker!》
      「咳、要等著我啊──小櫻!」

      【義大利麵】

      《嗯──是一般簡餐店最常見的義大利麵!看來爽籤和黑籤都被抽光了,剩下的應該都是普籤了。喔,Berserker陣營的間桐雁夜已經開好爐火熱鍋,麵條和肉醬也都準備好了,看來這道料理對他來說難度不大,可是身體的負擔卻讓他動作迅速不起來。》
      對於之前獨自一人生活的間桐雁夜來說,這種下麵條、倒入肉醬一起加熱的簡單動作一點都難不倒他。但是在體內印刻蟲蠢蠢欲動的影響下,雁夜依然決定儘快完成。
      (再等我一下,小櫻,叔叔煮完這道菜就回家陪妳了!)
      而且我也要藉機證明,在其他才能上,我比遠坂時臣還要厲害!
      小櫻,妳的爸爸不會陪妳度過童年、更不會做飯給妳吃,只有叔叔才會願意為妳這麼做。
      等我吧,小櫻,完成這道義大利麵,我就帶回老家給妳吃…!
      「唔噗、咳、咳咳!」
      《啊──間桐雁夜吐血了!咦,等、等等!好像有東西從間桐嘴裡掉進麵裡面去啦!》
      哼,才這一點血根本不算什麼!
      因為料理的香氣,使得胃部的蟲子們跟著興奮翻攪,雁夜早已被那強烈的絞痛痛到只剩下靠著想像少女的笑容來硬撐下去。
      (小櫻吃到我煮的義大利麵不知道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不知道我煮的義大利麵合不合她的味道呢…雖然我也沒法吃了……)
      小櫻的笑容是他的最大動力,小櫻的平安是他的最大安心,小櫻的幸福是他的最大目標。
      「等著我啊──小櫻──噗咳咳咳!唔…」
      即使靠著堅強意志力,但是殘缺的身體依然早已負荷過度開始倒下。
      《啊!間桐選手倒下去──》
      ──但是雁夜並沒有摔倒在堅硬的地板上,而是穩穩地摔進他的Servant胳臂中。
      《真是好險!Berserker在千鈞一髮之際,扶住他的Master,直接摔在地上可是很痛的。》
      「小…櫻……」即使意識越來越稀薄,雁夜的心中依然惦記著笑起來有如櫻花綻放的小女孩身影。
      「我帶…好吃的…麵…我親手做…喜…歡…嗎……」
      雁夜不再開口了,現在的他正在夢中,身旁待著位小女孩,正吃著他親手做的料理、展開笑顏。
      《好了現在該怎麼辦呢?料理還沒有完成,要棄權了嗎…等等,Berserker站起來了!》
      或許平時狂化的心對主人沒有所謂的忠誠度,不過這一次,接住這具輕盈、殘缺的身軀時,狂戰士難得沉默。當他輕輕將間桐雁夜放在地上之後,他朝天嘶吼。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喔!」
      《Berserker怒吼了!Master沉默了換Servant要爆走了嗎?》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喔!」
      《啊!Berserker拿起火爐上的平底鍋開始翻炒起來了!怎麼回事,如此流暢地炒麵動作、比耍溜溜球還要俐落地翻動鍋面,彷彿鍋、鏟都是Berserker身體上的一部分,但是食物裡面還是有蟲啊!》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喔!」
      《嗯,Berserker很快就把Master做到一半的料理完成了,而且馬上進行試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Berserker他、他爆掉全身盔甲倒下啦!說得也是啦…添加了新鮮蛋白質(蟲)的料理,除非餓到沒任何食物,我也根本不敢吃啊!為了主人吃下去…Berserker的精神真是勇氣可佳…》
      「哈!還真是一齣搞笑劇啊!這就是隨便撿地上東西來吃的後果,狂犬!」
      一旁吧檯上忽然出現一道金色身影。
      會喜歡站在高處,聽口氣就覺得狂妄自大又蠻橫傲慢的傢伙,除了『他』沒有別人了。
      《是你!金皮卡混蛋──!》
      明明剛才都不見人影的啊!
      「…Archer,你現在才出現做什麼?在決鬥中遲到,身為王者的你還知道羞恥嗎?」
      由於心中騎士魂發作,Saber對於金色英靈的行為非常不滿。
      「笑話,本王的時間可是無價,本王願意撥點時間陪你們進行這場鬧劇,你們就該跪地磕頭、感謝本王的大駕光臨了,竟然還敢厚臉皮得要求更多,不過…如果Saber來給本王陪坐,下一次本王或許會考慮全程參與。」
      「你這──無禮之徒!」
      「Saber,妳冷靜一點,快停手啊!」
      騎士王感到受了侮辱,憤怒具現化出誓約勝利之劍,一旁的愛麗慌忙阻止、安撫住。
      「現在打起來會破壞店內裝潢的。」
      「唔…」
      《金皮卡,你來鬧場我是沒有意見啦,但是可不可以先從桌子上下來啊?這樣很沒有規矩、會教壞小朋友的。》
      「哼,本王高興怎樣就怎樣,哪由得了你們這群雜種說教,不過雖說是遊戲,這服裝還挺有趣的,缺點就是穿久了會熱。」
      現在的英雄王吉爾加美什也穿著和大家同樣款式的執事服,但他並沒有穿戴整齊,就像隨性套在身上一般,似乎因為嫌熱關係,襯衫上半截以上的鈕釦甚至沒有扣上。雖然這樣似乎隱性展現出個人唯我獨尊、豪放尊貴的氣質,不過現場清一色是男性,唯二女性的SABER不吃這一套,而愛麗已經有老公加某種屬性,所以眾人給他的感覺就剩下『隨便』。
      ──不過這位完全自我中心的王者哪會在意他人的眼光?
      「還有Saber,身為本王的女人,竟然穿著無法凸顯身材的衣服,這樣妳要如何取悅本王?至少也該換上女僕裝,最好裙子長度在膝蓋以上。」
      「誰是你的女人了!無恥──!」
      誓約勝利之劍再次拔出,這次換Lancer衝上前按下Saber拔劍的右手。
      「Saber,冷靜一點。」
      「Lancer,不要阻止我,這混蛋侮辱了我的騎士精神,我要一劍砍了他!」
      「Saber,我知道妳受委屈了,但是現在這場對決並非以武器決勝負,身為騎士就該遵從比試規則、
    堂堂正正一較高下。」
      「Lancer…」因為薔薇騎士的這番話,騎士王深呼氣、壓抑下怒火,將劍收起。
      「…Archer,除非我對你(們)的料理輸得心服口服,不然你沒有資格用言語侮辱人說大話!」
      「呵呵呵,Saber,妳會因為這句話而付出代價的,就算你們兩個一起上也改變不了敗北的結局,我當然會讓妳輸得心服口也服,無論是上面還是下面的嘴…」
      「「───」」這回換成誓約勝利之劍和紅黃薔薇雙槍一同出鞘!
      愛麗使出全身的力氣拉住兩人的肩膀。
      「Saber、Lancer,加油!忍耐住!這句話就讓PTA去抗議吧!」
      「──嘖,好──!就用料理!切嗣,我要加入!」
      「我來助妳一臂之力,Saber!」
      「哈哈哈!可不要讓本王無聊啊,時臣!」
      「是,英雄王,臣下隨時就定位。」
      Saber&Lancer VS Archer&時臣(臨時加場PK!)
      《欸…看來似乎會搞很久樣子…Caster組你們也一起抽籤吧。》
      被忽然點名的龍之介露出一臉迷惘表情,難道他忘了有這一回事嗎?
      「嗯?我是無所謂啦,不過我們究竟會抽到什麼樣的籤呢?真令人期待,對吧,旦那?」
      「喔喔…我的聖女終究還是逃不過戰鬥的命運啊...那麼我吉爾‧德‧萊斯的心也將與妳同在,讓這個戰場染上絕美的鮮紅吧!」
      「喔喔!旦那看起來超──有幹勁的!那麼會抽到什麼呢~♪♬♫」
      幾乎要哼出小曲的龍之介把手伸進黑箱。

      【小火鍋】

      《喔!CASTER組抽到了簡餐店最常見的個人小火鍋!那麼Archer組和Saber組呢?》

      【炒飯】

      「Saber,妳去挑食材,炒菜的工作就交給我吧。」
      「嗯,麻煩你了,Lancer。」
      「不用客氣,身為英靈的我們被召喚來這個世上時就被賦予這個社會的基本知識,所以炒菜這點動作難不了我的,看我的薔薇雙鏟!」
      Lancer從背後取出兩把各為紅黃雙色的不鏽鋼鏟子,而且還是不同款示!在鏡頭調焦下發出閃耀的反光。
      「Lancer,難道這是你自備的…?」Saber露出有點微妙的表情。
      「是的,因為吾主吃不慣東方料理,所以都是我為他打理三餐的。」
      「…嗯,有你的幫助,我們更能勝卷在握了!謝謝你,Lancer。」
      「呵,等贏了再道謝也不遲,那我們快動手吧。」
      「嗯,那麼接下這個吧──Lancer!」騎士少女從滿滿的食材堆中抓起一物丟向薔薇騎士。
      「喔!」薔薇騎士利用炒菜鍋鏟的弧度和鍋子,漂亮接下食材。
      那是一顆馬鈴薯。
      「再來──」一條紅蘿蔔。
      「還有──」一顆洋蔥。
      「接著是──」切好的火腿塊。
      「最後是──」兩顆雞蛋。
      這些新鮮食材全數落進加熱中的油鍋內,Lancer揮動著雙鏟就像揮舞著雙槍一般順手,將之炒得均勻、金光且油亮。
      「太棒了!Saber,只要有這些新鮮食材,絕對可以做出豐盛的佳餚。」
      「是啊,Lancer,我們一定可以得到勝利…」
      「才這點程度的菜色就沾沾自喜,果然是雜種。」
      吉爾加美什不知何時出現在爐火旁,兩根手指伸進鍋中抓起一點食物丟進口中。
      「Archer!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你自己的料理呢!」
      「你竟然批評Lancer的料理,在我的國家這算是色澤鮮豔的菜色了!」
      「哼,這點程度的比賽根本用不著本王出手,全部丟給時臣解決了!」
      「是的,都交給臣下吧,英雄王,您只要坐著欣賞我遠時臣的優雅下廚,臣下將為您帶來勝利。」時臣站在流理台前向王者鞠禮,手邊放好了材料卻還未開始料理。
      「這場比試並沒有時間限制,所以不代表說先完成的組別就是勝者。想成為真正的贏家,就必須在所有程序裡、每一道步驟中,都經過精密的考量和動作,才能完成完美的作品。所以光是在準備上我就下了不少功夫,所有食材都先用沙拉脫徹底洗乾淨,並且浸泡十分鐘的漂白水,讓它們的色澤更加鮮麗…」
      「給我等一下──!」
      「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吧!」
      要是沙拉脫殘留怎麼辦?有必要用到漂白水嗎?這樣做出來的料理吃下肚沒有問題嗎?
      光是開頭解說就讓PK陣營嚇出一身冷汗。
      明明是位擁有豐富知識的魔術師,結果日常生活學分完全不及格啊!
      竟然能讓擁有一般基本常識的Servant擔心,遠坂時臣就某方面來說也算是一位不得了的人類吧。
      「哈哈哈哈!看到了吧,光是如此精細的準備你們就輸時臣一大截,快點放棄掙扎、投降吧!」
      「笨蛋!快點叫他住手啊!」
      「你的常識也跟著你的品味一起俗氣掉了嗎!」
      知道了這處理手法誰還敢吃啊!
      「嗯…加入一點酒精飲品可以讓料理更有風味…」
      雖然時臣這麼說是沒有錯,可是當看到他倒入鍋中的瓶子上標示著『甲醇』時,Saber和Lancer決定不再聽時臣的講解、不再看時臣的鍋內物、以及絕對不去碰時臣端上桌的『料理』。
      「呵呵呵,知道了吧,這就是我們實力之間的懸殊!」
      「啊啊…確實是…」
      「生與死之間的懸殊……」
      「像你們這雜種才吃的平民菜色,至少加一點特殊配料、增加一毫米的特色才像話嘛。」
      如此說時,人類最古老之中二王自顧自朝Saber&Lancer的鍋中倒入不明咖啡色粉末。
      「你、你幹什麼啊!」
      「你到底加了什麼!」
      「幹嘛這麼緊張,我只是一時興起、好心幫你們加了一些可可和膠凍粉,與雞蛋混在一起會有布丁的風味喔!」
      「炒飯哪裡需要布丁的風味啊!」
      「結果這種不必要的知識你竟然知道!」
      「Archer!你這種行為是嚴重干擾對手作業,切嗣!身為主持人的你怎麼看待?這樣算是犯規的吧!」

      《原來如此,龍之介先生都用這個熬湯頭嗎?》
      「是啊~~這種湯頭既清淡又甘甜,可以依個人口味進一步加料,是我離家出走、闖蕩天下時不經意發現的煮法喔!」
      《這樣啊~~那麼這次你要煮什麼樣式的火鍋呢?》
      「嗯…自從和旦那相遇後,我多發現了一種海產,所以這次就決定煮海鮮鍋了!」
      《是嗎?是嗎?有如此香的湯頭,做成海鮮鍋一定很好吃,到時請務必讓我品嘗你們的得意之作。》
      「哈哈哈哈,一定、一定,我和旦那會記得留下你那一份的~~」

      「衛──宮──切──嗣──!」
      《嗯?那邊的三騎士對決已經結束了嗎?比我預想中的還要快許多。》
      「切嗣!身為主持人的你可是比賽的見證人,結果你卻判定同時舉行,這樣你要如何盡責!」
      《反正你們的對決被寫得轟轟烈烈了,我去關愛沒被寫幾行的Caster陣營有什麼不對?而且我可不想被恐怖料理波及…》
      「唔…沒想到切嗣的直覺這麼敏銳…」難道他已經預測到時臣對料理很不在行?
      《不,我是指妳做的料理。》
      「結果是針對我的人身攻擊啊!」
      「Saber,現在不是和主持人爭論這種事的時候啊。」
      「可是…Lancer,那是你努力做出來的料理…卻被那隻金閃閃蹧蹋了,我怎麼也忍不下這口氣啊…!」
      「呵,本王就是規則,妳想跟我鬥?還早一千兩百萬年啦!」
      「嗚…」
      「Saber,妳的心意我很感謝,但是大局已定,我們還是重新開始吧…」
      「…不,我不想就這麼放棄。在我統治國家時期,還有許多人民沒有飯吃,要我直接倒掉這一鍋食物…我辦不到,一定還有什麼,可以挽救的方法…」Saber拿起Lancer的紅色鍋鏟。
      「雖然菜色恢復不了原樣,但至少要把口味挽回來!太甜了?那就多加一點鹽巴蓋掉甜味!再不行就加入大量辛香料,還有這樣那樣…(以下略)」
      騎士王大力翻炒著鍋底,能救起一個是一個,不要放棄,讓這道炒飯用全新的面貌展示在眾人面前吧!

      ──所以在擺盤上呈現的是──一座焦黑的小山。

      「那個…Saber,這會不會有些黑了一點…」
      薔薇騎士說得比較婉轉,反而是自家Master給予一擊。
      《嘛…因為她是英國人(亞瑟)吧。》
      「你、你這是種族歧視!而且它只是外表黑了一點,或許味道還說得過去…」少女越說越小聲,看來她自己也心虛自己講出來話的公信力。
      「總、總之沒有比過怎麼知道!」
      《嗯…既然妳都這麼說了…Saber&Lancer組的炒飯已經完成了,那麼Archer陣營的進度到如何了呢?》
      「哈哈哈哈!雜種們,感到榮幸吧!你們將見證到本王(的手下)的炒飯完成的瞬間!」
      「其實…我並不想看到召來死亡之物的過程。」
      「是啊,Saber,看了感覺會做噩夢…」
      《真巧啊…難得我們意見一致。》
      「哼!你們的風涼話只能說趁現在了!時臣,你到底好了沒有!」
      「就快了,英雄王。」
      時臣這一回沒有向自己的Servant鞠禮,因為現在的他正全神貫注在眼前鍋中的內容物上。
      即使如此,他的動作依然優雅,將爐子開到中間小火慢慢燉煮,修長手指輕輕握住鍋鏟的柄端,不急不徐撥動鍋中的食物,如果它還能如此被稱呼的話…
      「總、總覺得似乎有某種東西要從鍋子裡跑出來了…」
      「好像飄散出一股不舒服的氣…」
      《彷彿被添加了魔力的感覺…》
      「喔?被發現啦?為了講求養生,我特地取出遠坂家魔術工房內的珍貴藥材來使用。」
      《原來你真的加入魔藥素材啊!》
      大家對於遠坂出品的料理堅定不碰的決心更加屹立不搖。
      「那麼,最後再用一點『火』把酒精蒸發和加入白飯就大功告成了…」
      嗯……時臣的這句話雖然說得也沒有錯……但是有必要施展火屬性的魔術嗎?。
      《笨──快住手啊!你想連鍋子都一起燒掉嗎!》
      「Archer!快叫你的Master停下來!」
      「哈哈哈哈!顫慄吧!在本王(的手下做)的炒飯之下!」
      「這傢伙在HIGH什麼啊──!」
      「Lancer!你還要陪敵人的Servant玩到什麼時候?這個時候不是要以保護主人為優先嗎!」
      等到不耐煩的肯尼斯靠近這邊。
      「吾主,這裡很危險,請不要靠過來!」
      「什麼?你竟敢命令我?索拉不在這裡你就囂張起來啦!Lancer!」
      「不…在下並無此意…」
      「Saber,Caster組已經完成料理囉~~你們這邊還沒做完嗎?」
      愛麗也靠過來關心戰局。
      《「愛麗/愛麗絲菲爾,現在不要靠過來!」》
      Saber主從難得意見一致、異口同聲,如果平時感情有這麼和睦就好了。
      因為有其他人靠近,沒有人繼續阻止的情勢下,時臣放出他最後的『調味料』。
      「愛麗絲菲爾!危險!」
      「危險!吾主!」
      在魔術火焰從男人手中施放出的當下,Saber和Lancer分別撲向自己的Master,以肉身護主。
      碰───!
      似乎有一句話是這麼說:廚房是煉金術師的天堂。
      所以會因為料理(鍊金術)而產生爆炸,想想也是理所當然。
      (※此為節目效果,請勿模仿、也請別吐槽。)

      意識一陣暈眩,感覺爆炸的回聲依然還停留在耳膜上嗡嗡作響。
      Saber努力撐起身軀,第一優先確認的是──
      「愛麗絲菲爾!妳沒事吧?」
      「嗯唔…Saber…怎麼突然好大一聲巨響?耳朵好痛……」
      愛麗在Saber的身下發出微弱的聲響,看來意識還算清楚。
      「太好了…」確認完畢愛麗的安全之後,Saber放寬視野巡視其他人的狀況。
      爆炸威力似乎沒有很廣,最遠處Rider、Assassin的Master和Caster陣營僅有震到耳膜;離事發現場距離第二遠的切嗣也已經緩緩爬起身、晃了晃腦袋;第二靠近的是她和愛麗;最靠近爆炸地點的是Lancer陣營,肯尼斯翻白眼、趴臥地失去意識,看來這突發狀況讓他來不及反應發動魔術禮裝防禦,Lancer就趴在他身上,有如忠犬般護住主人也沒了意識。
      (Lancer…一直到死(?)你也依然堅持著自己的騎士道,真是令人敬佩……)
      騎士王默默在心中對薔薇騎士給予最高敬意。
      爆炸中心的煙霧尚未完全散去,Saber依稀看到遠坂時臣被炸得衣服破爛、全身就像被碳烤過般、毛髮也變成了阿福羅頭,自身堅持無時無刻都要保持優雅的信條早已盪漾無存。
      不過在倒地不起的男人旁邊,還聳立著一道身影。
      「原本對你的評價還可以,結果卻讓我失望了,時臣。」
      「Archer!」
      沒想到如此近距離衝擊,對他依然毫無髮無傷?
      「哼!有什麼好驚訝的?這點程度的攻擊對本王來說根本和抓癢沒有兩樣。」
      隨著煙霧逐漸散去,吉爾加美什的輪廓也越來越清晰,而Saber的表情也從看清楚他現在的模樣後,從吃驚轉變成震撼。
      或許英雄王擁有神格的身軀確實天之尊貴,不過這並不代表他所穿的衣物也相同。
      衣物被炸得殘缺不堪的Archer,幾乎是赤裸裸得站在Saber面前。
      「你、你…」
      「?怎麼了?Saber,妳那什麼表情。」
      「裸…衣……」
      「裸?衣?……喔。」金色英靈看了看自己、再看看騎士少女逐漸泛紅的臉頰,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什麼嘛,這有甚麼好大不了的,以後在床上妳看到次數會更多,趁早習慣吧,而且──」講到這時,將稍微零亂的前髮往後帥氣一撥,說出自傲發言:
      「本王的裸體可是世界級的珍寶、完美的黃金比例,在自己的東西(世界)上不穿衣服有什麼不對。」
      (原、原來是個自戀暴露狂變態啊──!)
      「Saber,妳怎麼了…啊!」
      愛麗緩緩坐起身的視線正好對上英雄王的裸姿。
      「……啊啦啦,衣服必須重新叫貨了…」
      隨著愛麗說出的感言(?),花樣年華的騎士少女的理智也終於斷裂。
      雙手握緊誓約勝利之劍,光芒開始聚集,踏出步法。
      「你竟然──讓愛麗看到骯髒的東西!」
      騎士少女發出恐怖的氣勢,發動武器的強烈氣流使得周圍物品朝外翻滾。
      「想打嗎?本王奉陪!」王露出狂妄的笑容,身後的王之財寶中緩緩冒出數把武器手柄,但是──
      「哇啊!什麼東西跑到本王臉上…唔!」因為翻滾的氣流使得一團黑色物質迎面砸在吉爾加美什的臉上,無論是眼睛還是嘴巴裡都被塞滿不明物體。
      (這、這是甚麼!好辣、好鹹又好甜!又──)
      「EX──」Saber高舉她手中的黃金之劍。
      「唔!唔!(等、等一下!本王還沒準備好!)」
      因為嘴裡被塞滿東西一時說不出話來。
      「calibur──!」
      在揮下黃金之劍的騎士王熊熊想起愛麗說過不能破壞店內,但是已經揮下劍的姿勢已經無法改變,只好在揮到底之前改變握劍的手勢、提高角度,身軀向前傾去。
      不偏不以,正中後門。
      「插!」
      「唔!啊───!」
      由此求證可知,就算吃著東西還是可以出聲的。

      「唔…嗯…發生什麼事了?」衛宮切嗣爬起身時滿臉疑惑,彷彿大夢初醒,似乎式麥克風一離手他便恢復原本得性格。
      不過他還未完全釐清事件的是始末,有一隻手搭在他的肩上。
      「嘿,我們的料理完成囉~~說好的一起享用吧~~」
      「雨生…龍之介…」切嗣一臉迷茫。
      「對啊~~你不是說期待我們的火鍋嗎?雖然剛才的爆炸灑出一點,不過份量還很充足的。」
      「是啊~~龍之介可是為了大家特地下了一番功夫呢,我招呼大家來吃,不過被一個神父跑掉了,只剩下一個小矮子。」Caster將手搭在一旁全身顫抖的韋伯肩上。
      「你這麼瘦小,等一下要多吃一點喔~~」
      「嗯…嗯!」
      Caster主從分別拉著一人的手,帶他們到桌前。
      「唉呀~~火鍋就是要多人一起吃才快樂啊~~那麼請大家好好享用我龍之介特製的海鮮鍋吧!」
      都就定座後,龍之介興奮地掀開鍋蓋,宣布菜色。
      在熱氣瀰漫中,一整隻的紫色不明生物載浮載沉在熱湯之中…
      還、還真的是海(魔新)鮮鍋啊──!
      切嗣和韋伯迅速站起,但是細長手臂放上兩人肩膀的速度比他們還要快!
      「嗯?你們要去哪裡?」細長手臂的主人‧Caster問。
      「「廁、廁所…」」
      「是喔…兩個人感情好一起去啊?又不女學生,呵呵呵呵~~~」
      「「啊哈哈哈…」」
      「先吃一口再去也不遲啊~~」
      明明只是輕輕搭在肩上的手,卻有如千斤重的錯覺,令切嗣和韋伯重回椅子上。
      (魔術?難道Caster用了魔術?!)
      (嗚嗚…難怪Assassin的Master跑這麼快!)
      此時龍之介已經為大家和自己呈好一碗火鍋的份量。
      「來~~快點吃吧~~叫德說敢想喔~~」
      「感想…感想嗎……」
      難道…今天就是我的忌日?
      「啊哈哈哈…感想…啊……」
      嗚嗚…Rider…快回來啊!
      「你有叫我嗎?小子。」粗曠的嗓音從身後響起。
      韋伯彷彿有快一世紀沒有聽到那男人的聲音了,他有如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喜極而泣的回頭,顏面卻撞上一毛茸茸的東西。
      「Rider…哇啊!」
      那不是大帝的腹肌,而是一頭開嘴的棕熊。
      「這、這、這、熊──」
      「嗯?喔,因為我去山裡怎麼都找不到山豬,剛好遇到這隻熊,就想說勉強湊合一下,哇哈哈哈哈哈!」
      「笨蛋!笨蛋!笨蛋!你怎麼跑出去這麼久!你不在這段期間我們可是發生非常不得了的事啊!」
      「是喔?總之我現在有點口渴,先讓我喝完水再來聽你說,喔,你手上的那碗湯就先給我吧!」
      「啊!等等!那是──」
      男人沒等青年答應就拿走那碗放溫的火鍋湯,和其他人一飲而盡──
      ──然後龐大的身軀倒下了。
      「Ri…Rider啊啊啊啊啊啊──!」
      連強壯如野牛般的大帝都敵不過海(魔新)鮮鍋的威力,普通人的身體怎麼可能支撐得住?
      「Saber的Master不要喝…已經來不及啦啦啦啦啦!」
      看到切嗣的顏面撞在桌上,韋伯便知道他沒救了。
      不過更絕望的還在後頭──
      言峰綺禮迅速一閃出現在衛宮切嗣身後,從他的腰間提起,有如扛米包般把人扛在他肩上。
      「Assassin的Master!你、你要把Saber的Master怎麼樣…」
      「……我要帶衛宮切嗣去刷牙。」
      「咦、咦…都不醒人事了還刷什麼…跑掉了!好快!」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怎麼會這樣…我竟然、竟然犯下無法挽回的錯誤!」
      Caster陣營喝下自己的得意之作開始哀嚎起來。
      「你們…終於明白自己做出來的料理有多恐怖了嗎?」
      「不是…喔,天啊……」龍之介掩面哭泣。
      「我竟然忘記加芥末了……!」
      「你的悲情點是在這裡啊!」
      「這非常重要啊!我和旦那都是這樣搭配吃,可以看到很夢幻的景色喔!」
      「那真的是太危險啦──!」
      「喔──嗚嗚嗚嗚嗚!」Caster張開雙手,仰天悲鳴。
      「沒有芥末…就無法刺激我的腦隨,就不能看到貞德在戰場上(嗶!)和(嗶!)的姿態了!」
      「嗚嗚嗚…我也是啊!看不到我把(嗶!)和(嗶!)掛在(嗶!)上成為(嗶!)的景色了!」
      「快點給我停止想像啊──!」
      「「嗚哇哇哇哇!我(們)不承認這樣的(嗶!)啊!」」
      在一聲崩潰吶喊後,Caster組雙雙翻白眼、張大嘴巴得失去意識,主從表情皆面目猙獰,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東西,對自己的信仰之物失望透頂的絕望一般。

      一片慘狀。
      如果再用更一步的形容詞便是──橫屍遍野。
      第四次聖杯戰爭進行至今幾乎算是全滅狀況。
      現場少數還殘有意識之一人,韋伯‧維爾維特欲哭無淚跌坐在地,望向這片慘景。
      Lancer陣營的Master翻白眼、趴臥在地,他的Servant趴在他身上,即使最後一刻依然忠誠護主。
      Caster陣營的主從雙雙翻白眼、張大嘴巴,表情皆面目猙獰,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東西、對自己的信仰之物失望透頂的絕望一般。
      Berserker陣營的Master原本就因為印刻蟲的摧殘而風中殘燭、隨時歸天都不意外,現在的他嘴角殘有大量血跡,不過表情卻看起來相當安詳;Servant在方才的激戰中噴掉所有防具,不過因為他現在顏面朝下,韋伯只看到那一頭披散的紫色長髮。
      Archer陣營的Master被炸得衣服破爛、全身就像被碳烤過般、毛髮也變成了阿福羅頭,自身堅持無時無刻都要保持優雅的信條早已盪漾無存;而金色的Servant則是嘴裡被塞滿不明物體,屁股上還插著一把黃金之劍,死狀最為淒慘。
      Rider陣營的Master‧韋伯身旁躺臥著龐大身軀正是他的Servant‧伊斯坎達爾大帝。
      「吶、吶!Rider…Rider!快點睜開眼睛啊!」
      他搖著那龐大身軀發出陣陣呼喚,只是大帝沒有一絲回應,有如僵硬的屍體、顏面五觀幾乎全擠在一起。一想到現在還佇立在大地上的敵人,韋伯的眼淚終於不爭氣地溢出眼角。
      「Rider…不要丟下我,快點起來啊!你叫我一個人…怎麼面對這一切啊!」
      可惡!可惡!可惡!明明只不過是個開店前準備而已啊!
      難道…這一切都是愛因茲貝倫的陰謀?故意把我們集中起來一口氣解決?
      可惡,現在想那麼多也來不及了啦!
      對方倒映在地上的黑影越逼近韋伯,魔術師學子的絕望也越來越大。
      難道──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嗎?可惡!可惡!可惡!事情──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可惡──!」

      黑影在抵達韋伯面前時停住,其真面目是──
      「A、Assassin……」對喔,從頭開到剛才好像都沒有看到他(們)……
      一個Assassin、兩個Assassin、三個Assassin……在室內空間有限的條件下,Assassin…或者該說『哈桑‧薩巴赫』這個暗殺刺客集團將韋伯圍在中央。
      「給。」其中一位哈桑將手上的盤子端到韋伯眼底。
      白色腰子盤中的料理是──
      「蛋…包飯?」韋伯憑著在商店街上看到的招牌MENU記憶找到答案。
      「是的。」一個哈桑點點頭,另一個哈桑展示他(們)抽到的籤牌。

      【蛋包飯】

      又一個哈桑遞給韋伯一根湯匙。
      (是、是叫我吃的意思嗎?……可以不要嗎!)
      因為那些血淋淋的前例,就算這蛋包飯的外表看似普通,裡面藏著炸藥他也相信。但是在幾十位哈桑的包圍下,他是非吃不可了。
      (嗚…我終究還是逃不過死劫嗎?)
      韋伯全身冒汗,緊閉雙眸,挖了一匙食物起來,沒有勇氣看就往嘴裡送!
      咀嚼。咀嚼。
      (……嗯?味道好像……)
      咀嚼。咀嚼。
      (很普通…還挺好吃的!)
      雖然不是最頂級的美食,但是在歷經那場浩劫之後,品嘗起來真有平凡幸福的感覺。
      韋伯睜開眼睛,發現在場的Assassin們都在注視著他。
      青年緩緩放下湯匙,冷靜說道:

      「──勝者,Assassin。」

      所以執事咖啡廳的專屬廚師就決定是Assassin(們)了!真是可喜可賀~~

      「終於…終於可以結束了……」
      「還沒喔~~」忽然冒出的愛麗貼出一張表格。
      「醬醬──我已經排好大家的輪班時間和搭配組合了!」


      開店時間:11:30 am-19:30 pm
      準備時間:11:00 am-11:30 am
      善後時間:19:30 pm-20:00 pm
      交班時間:15:30 pm

      搭檔組合:Lancer陣營、Rider陣營
           Caster陣營、Berserker陣營
           Saber陣營、Aecher陣營、Assassin Master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第二章 天下第料理會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