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01
  • [試閱]APH獨普-Ein Gebet Sprechen-01(祈禱者)


    作者:AIKO、Mi、Dark Wing

    ※本作品為ヘタリア Hetalia Axis Powers衍伸同人,與實際存在的國家、歷史、人物、事件無關。

    ※時代背景約在十五、十六中世紀,古代半架空,角色為人類身分、含宗教背景有,不喜請勿翻閱。


    關於故事中的小鎮教會
      從前是一個遠離附近村子的修道院,修道院的修士們在此研究神學、研究釀酒,漸漸的因為商旅路線的開發發展,變成驛站,教會附近漸漸開始出現驛馬車車站、旅店,修道院偶爾也提供旅人休憩,不久後發展成了小型村落,開始有不少外地人移居於此經商務農,也開始圍繞著修道院周圍建立起民房。
      此時修道院因為村中的改變慢慢的失去原本修道院的功能,轉而變成村中教會,直到現在發展成了小鎮,教會成為了鎮民了心靈的指標、精神的庇佑所,有事情大家都會說「去教會問牧師。」許多的活動也圍繞著教會興起舉辦,當年修道院的釀酒技術現在教會也仍傳承著,賣酒所得的費用一律用於小鎮的人民上,教會本身並不有錢,靠著居民的奉獻所幸收支都能打平才能維持著教會,若捐款有多餘的,牧師們也不會納為己用,會全數用於教會事功上(ex.舉辦活動)。






        Ein Gebet Sprechen  祈禱者





      九月,正值那豐收的季節,小鎮四周淨是黃澄澄的的麥田以及色彩鮮豔的蔬果,鎮上的人們忙著收割,除了準備緊接而來的冬天,還有那慶祝豐收的慶典。
      離小鎮住宅區比較偏遠、偏高的位置上,聳立著本鎮最高的建築物、也是唯一的一座教會也無不例外地參予這豐收的季節。鎮外偏北的葡萄田便是屬於教會的果園,綠色的葉子底下淨是圓潤飽滿的葡萄,在從葉與葉縫隙中灑落的陽光下閃爍著鮮豔的光澤。
      教會的瑪麗亞也正在收成,白皙的手指握緊剪刀、雙手靈巧合作無間地將一串串葡萄放入竹籃中,一頭天生麗質、柔軟的銀白色頭髮在陽光下與胸前的金色十字光芒相比有著另一視覺的柔和光澤,再加上那不時飛揚的黑色修服衣擺,是一幅相當令人遐想的夢幻畫面,但是個性桀驁不馴、豪放不羈的他老是不遵守院裡的作息,時常偷偷跑到外頭去嬉戲、歌唱。
      趁著收成葡萄告一段落的時間,他爬到樹上去乘涼,不文雅地抹去額上的汗珠,小鳥們飛在他的四周吱吱喳喳得讓人想摸下去,在這風和日麗的日子裡令他不禁想要高歌一曲──
      「誰(だれ)かが呼(よ)んでる 俺(おれ)を呼(よ)んでる いいぜ 任(まか)せとけ! 行(い)くぜ もっと! もっと!♪ 東(ひがし)へ西(にし)へと 走(はし)り続(つづ)けるぜ お前(まえ)が望(のぞ)むなら なでてやる♪…(以下略)」
      五音不全的吼叫聲令小鳥們紛紛墜落,只剩下一隻勉強停在瑪麗亞的頭上。

      被喻為本教會『瑪麗亞』(雖然他個人並不承認這稱號)──的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今天也過著超級帥氣充實的生活……什麼?詐欺?我從頭到尾都沒說『他』是『修女』啊~~~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無拘無束、帥的跟小鳥一樣、聰明絕頂、能力驚人…(背誦5分鐘)的小鎮牧師,目前代理親父的職位管理教會,除了處理教會事務之外,也負責經營教會前身修道院的釀酒工作,沒有牧師嚴肅難以接近的樣子,反而非常親民,跟鎮上居民相處的如家人一般,小時候調皮搗蛋個性到大還是差不了多少…
      「ケセセセセ──本大爺今天的狀態也是非常良好呢!嗯?」唱完一個段落,位在高處的牧師大人注意到一輛正往這小鎮駛來的馬車。那位駕駛馬車的男人梳了一頭衝天的髮型,嘴裡還叼著煙斗,身後載著滿滿一車的『東西』即使用了遮雨篷也遮不住那龐大的存在感。
      「喔喔!那不是尼德蘭嗎?他回來了!」
      瑪麗亞…說錯,是基爾伯特興奮得像隻野猴子般靈活地爬下來,往自己的家奔回去,小鳥依然趴在他的頭頂上,即使穿著神職人員的冗長衣袍,也妨礙不了他的高速行動力。
      黑色衣擺飄揚過金色小麥田,令兩名原本努力收割的青年們抬頭看他;黑色衣擺飄揚過鮮紅蕃茄園,引起了熱情奔放的青年的注目;黑色衣擺飄揚過繽紛花田,大鼻子青年從日葵花海中探出頭看他;黑色衣擺飄揚過小鎮圍城的入口下,讓金髮警察很想吹他哨子警告;黑色衣擺飄揚過小鎮街道,令躺平在圍牆上的青年睜開眼睛。想不去注意他的存在,真的很難。
      「威斯特!威斯特!威斯特!威斯特!威斯特!威斯特!威斯特!威斯特!威斯特!威斯特醬!」
      速度比飛翔的小鳥還要快、聲音比鳴叫的小鳥還要吵。銀髮牧師就這麼一路喧嘩地直接衝去他家教會的圖書室裡。
      室內一名與基爾伯特同樣身著神職人員的服裝、不過比基爾伯特的身材還要高壯許多的青年正沉靜閱讀當中,金色的毛髮用髮油一絲不苟地往後梳得服服貼貼,隨著那嚷嚷的聲響越來越大聲他眉間的肌肉也越來越緊湊,最後他選擇無奈地摘下眼鏡、將視線從書本移向身旁的噪音來源。
      「哥哥…請你小聲一點,從幾十哩外就能聽到你的聲音了……」
      這一位便是基爾伯特的弟弟,路徳維希。個性嚴謹、做事認真、帥氣很有擔當的年輕牧師,兩兄弟個性截然不同,但是依然相處的非常融洽就如同親兄弟般,在教會中從旁輔佐哥哥一起管理教會,主要的工作為行政相關事務以及管理教會龐大的圖書館,對於聖經的每一章節和解釋都能一字不漏詳細的背誦,目前正在自家教會做學習。
      「有什麼關係嗎?本大爺可是第一個看到尼德蘭回來的人。」基爾不在乎現在他正位於必需保持安靜的圖書室內,音量毫無壓低的繼續說著。
      「……最近沒有零用錢可以給哥哥買多餘的東西…」身為此區域的管理者看著眼前這位毫無定性的神職人士猶如大白兔一般在他身邊跳躍著,揉著眉頭撈起到剛剛還在謄寫的帳本,看著闖入者仍在嘻笑的紫紅雙瞳。
      「是說,上週哥哥又買了些什麼?這賒帳款項好像不是我們必需要用的東西,然後去年釀的葡萄酒不見了一些…」一提到生活費的記帳,路德維希的眼神便銳利起來。
      雖然互稱兄弟,但是正確來說,他們並不是親兄弟,而是這間教會的第一位牧師‧腓特烈領養的孩子,基爾都愛稱呼他為老爹。在他們都能自力更生後,親父便在幾年前外出傳教,現在是兄弟倆人負責看家。
      「這你就不懂了,尼德蘭那傢伙是長年在外地經商做生意的,見多識廣,帶回來的都是大陸另一端的珍奇物品,難得有這機會可以見識一下不同地方的物品怎能放過呢!」眼神閃閃發亮的像個孩子一般。
      「而且這次你猜猜看他又帶回了什麼?猜錯的人今晚晚課要多背兩節經文。」
      「…我猜是當地的稀有農產品。」
      「啊~猜這麼平凡的東西啊?那我就猜是當地好酒!」
      「那是因為哥哥的工作是釀造酒,所以才想要喝喝看其他地方的酒,並且趁機偷學配方吧。」弟弟趁機揶揄、偷笑哥哥的思考模式。
      「哪有!威斯特你才是忘不了上回尼德蘭帶回的『紅瓜』吧!看你還吃的意猶未盡…」
      「那是西瓜,哥哥。繼續前面的話題。」
      「唉呀~反正裡面是紅色的嘛~2424…」邊說著一屁股坐上一邊的窗台,看著路德維希再一次的陷入了沈思,便悄悄地推開窗戶。
      「我還是猜農產品好了,是說哥哥知不知道……?哥哥?」
      陷入思考的路德維希一抬頭,沒有看到基爾伯特的身影,反而桌上沒有被壓好的羊皮紙因為風的關係被吹的散亂。
      (……又被哥哥躲過追問了嗎?)
      圖書室內又恢復到只有自己一人的弟弟,只能無奈得撿起被吹落的紙片,收拾好環境後便跟著前往兄長欲去之地點……打算繼續講完被強制終結的話題。
      ──直到目前為止,都跟以往的日常沒有差別。


      在路德維希步行在這街道上時,趁機介紹一下這座小鎮。
      這是一座偏遠區域的古老小鎮,名字叫做黑他利亞(HETALIA),發音為He.Ta.Li.A。
      古色古香的街道與建築令人身心舒暢,設計良好的水渠系統使人民用水方便、也不用擔心排水堵塞,城門的設計擋住了暴風驟雨第一線衝擊、敞開的大門僅放入涼爽的氣流。這些地方都能看出設計者對於地理上的觀察入微以及智慧上的巧思,但是這座小鎮究竟是最久以前建成的?沒有人知道,是否還存在更有趣的構造?沒有人清楚,只知道這座小鎮之下還存有更古老的遺跡,目前已有人以考古為職業。
      HETALIA小鎮不到五百人口,人民多以務農維生,也有人展現一己之長,走向紡織、機械、木工、料理、釀造等專業之道路。大家自給自足、互相交換生活用品,所以糧食方面開銷幾乎無太多餘的花費,如果冬季的存糧充足,剩下的農作物或者手工產品還可以請商人運出銷售,又能多賺一筆收入。
      所以尼德蘭回來了,作為一名旅行商人的他,是個隨季節逐流的男人,在這豐收的秋天選擇回到自己的家鄉,無限的商機正等待著他。今天的天氣相當晴朗,微風拂在額頭的疤痕上,令他不禁感到微微搔癢而碰觸下他的疤痕,不禁小小感概。他到過許多地方、歷經許多狀況、看過許多的人事物,比較下來他依然覺得還是自己的家鄉最好。
      尤其在這豐收的月份,清徹小溪、翠綠草地、繽紛花朵、金色麥田、鮮豔蔬果,人與人之間和樂融融、即使吵架也被喻為感情好的象徵,與世無爭,彷彿世外桃源。
      路德維希從遙遠的地方就可以看到這位旅行商人將馬車停在鎮中心的廣場上,那裡也是市集的聚集地點,已經有許多人圍繞在他的身邊緊盯著這一次他帶回來的『珍奇異品』。可以明顯看到一顆銀色腦袋在貨物旁不時探頭探腦與觸碰。
      「喔喂~~尼德蘭!」
      「嗯?是你啊,牧師先生。」尼德蘭越過人群走到一旁和聲音的主人碰頭。
      「啊~又再裝客套了,難得回來就不要拘束禮節嘛~」
      「想當然也知道是誰第一個衝出來,在我還沒安頓好馬匹時就探頭探腦東看西看。」
      「嘖嘖!竟然被發現了!」雙手一攤承認。
      「…晚點我會去教會一趟,基爾你…要先看貨嗎?」
      不愧是商人,釣起了顧客的好奇心,先給點甜頭,再把最好的商品留給特別的顧客,讓顧客感覺備受禮遇,接著拿出珍藏的商品販售,客人在興頭上就會願意大方掏錢購買,這招可是商人的必備技巧!
      「我要看!我要看!ケセセセセ──這次有什麼好…」
      「唉呀~你回來啦,尼德蘭先生,這一次遠門行商有什麼新的布料嗎?」
      吼叫的噪音被一輕柔嗓音打斷,一名美麗的女子擋在基爾伯特視線前,綻放出溫和的笑容詢問。女子似乎是剛從工作中離開、頭巾與圍裙都還沒來得及解下,將閃耀著淡金光芒的棕色髮絲微微撥至耳後,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皆是如此優雅。
      尼德蘭見到對方也立即用商人的職業笑容回應,女士優先。
      「當然有,伊莉莎白小姐~這次我又找到了款新染法的布料,一口氣買了好幾匹都在這裡。」
      「哇啊…這一次的布料顏色也都好漂亮呢~~」
      「喂喂!妳這個兇婆娘插我隊幹嘛!是本大爺先來的耶!」
      「要的話我先幫你保留等等送過去。」尼德蘭從一邊拉出了個大麻布袋,把客戶需要的商品都放進去。
      「好的,謝謝尼德蘭先生。」
      「喂喂,你們…!」一隻大手無預期將不滿被晾在一邊的基爾伯特提了起來,令他從原本跳躍的動作瞬間靜默了下來。
      「不好意思給你們造成困擾。」
      大手的本體是路德維希,他微點頭向尼德蘭陪不是。生意人也不在意,對方是他的忠實老顧客兼輸出酒類的合作夥伴,他並不討厭,可惜就是吵了點。
      「不會,是說下次可以在跟你們再拿一些葡萄酒嗎?北方的客戶還滿喜歡的。」
      他把剛剛拿在手中的煙斗又啣回嘴上。
      「當然沒問題,那我先把我哥領回去了。」
      「欸欸!本大爺還沒看完啊!放我下去,威斯特!」
      被自己的弟弟無言提出購物人潮的基爾非常不滿地抗議。路德走出人潮後選了一塊較為空曠的地方,先讓提在他手中的哥哥回到地表上,用他依然皺眉的表情開口。
      「先讓我把剛才沒有問完的問題問完,哥哥你再去看。」
      「幹、幹嘛啦!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回家再講的,威斯特真的很死腦筋耶,人越來越多我就越難擠進去…啊!法蘭、安東、羅馬諾和小義也來了,還有那個大鼻子!」真實的抱怨中帶有幾分心虛。
      嘖…剛剛在家中,和小鳥一樣帥氣的本大爺就是有預感到威斯特接下問的問題不太妙,他才先偷溜出來啊!結果該來的還是躲不掉嗎?不愧是本大爺的弟弟,堵人技巧越來越高招了…
      「…我問完一個問題就好。」
      「喔、喔…要問就快說啦!」
      「…是這樣的,因為我在清點資產時發現有一部份的酒不見了,所以想問一下時常在酒窖附近『活動』的哥哥知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這…這……」這還真是一語問到關鍵點啊!
      基爾伯特面對緊盯著自己的冰藍色瞳孔,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會比較好,如果含糊帶過一定會被一直追問,到時後連去尼德蘭那邊看新奇的事物都免談,可是說出實情,搞不好直接被拎回去興師問罪就更加不用看了。
      「哥哥?」回答他這個問題有必要想這麼久嗎?
      路德維希疑惑看著正在思考的兄長。
      兩位身材略有差距的男人擺出這樣的狀況,一般人第一推測到的想必是兄弟間哥哥在質詢做錯事情的弟弟的時候,可惜這樣的答案只有答對一半,因為訓人的那方是弟弟、哥哥則是被訓者……
      這少見的對調立場也算是當地家喻戶曉的著名「景點」之一吧(地點隨機,教會遇上機率較大),大家都是笑笑、用『兄弟感情真好啊』做為評語。
      「因、因為本大爺……(咕噥)……(咕噥)……(咕噥)就是這樣……」
      「……因為和法蘭以及安東打賭輸了請兩人喝酒,可是身上的錢沒有帶夠,硬是被老闆留下來洗碗,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拿教會的葡萄酒牴債?」路德揉著額間穴,重複一遍哥哥的回答,頭痛的瞇起眼。
      「就、就是那樣……給都給了也拿不回來啦!好了,沒有其他要問的本大爺要回去囉!」
      看著眼前這位想為了能早點看到東西而向自己坦白的哥哥,路德維希不禁的嘆了口氣,現在他的視線是直勾勾的看著最吸引他的事物。
      「好吧,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哥哥先去看吧。」
      聽到這話的基爾伯特馬上轉身離開。
      「謝啦!」
      「不過下個月沒有零用錢了。」
      「啊撲…!威斯特是小氣鬼!超級小氣鬼!」奔跑的後者差點跌了個踉蹌,轉過頭大聲抗議,而回應他的依然是佇立在原地不動的高大身影以及象徵『快去啊』的揮手背。
      「哼…本大爺今天不會帶禮物回家給你了!」當基爾伯特嘟嚷著重新擠回人群中時,迎面碰上採購完畢、正打算從人群中退出去的伊莉莎白。
      「唉呀,這不是兄弟感情好但是沒錢的基爾牧師嗎?」
      「誰說我很窮?!窮的是…」
      「普醬你想說是俺嗎?剛剛羅馬諾也說著窮光蛋不要打擾他做交易然後俺趕出來…俺好難過喔……」
      不知道啥時退出人群的安東尼奧搭上基爾伯特的肩膀,雖然說自己難過、但是臉上僅掛了張苦笑臉,令人難免不去質疑這句話的真實性,後者立即的反擊。
      「廢話!不是你還有誰啊?」
      「但是你現在好像也跟安東半斤八兩吧?要不要葛格先借你啊~」
      法蘭西斯安慰性地拍拍基爾伯特的頭,不過絕對是嘲諷的性質比較多。
      「本大爺才不稀罕用你的錢咧!這點錢本大爺馬上就可以賺回來了!」
      「是喔…不過你每天看起來都挺混的耶…真的有在認真工作嗎?別忘了祭典就快到了!祭典上大家要喝的酒是由你負責的喔!」
      伊莉莎白很不留情地直接露出懷疑的眼神,狠狠吐槽。抱在胸前的麻布袋似乎對女孩沒有多餘的負擔,彷彿裡頭裝著的不是多匹布料而是棉花。
      「你這兇婆娘除了坐在縫紉機前就是去找那小少爺,哪裡會看到我的辛苦啊!」
      「是是~瞞著弟弟偷喝酒很辛苦~」這位青梅仍舊是保持著微笑,不溫不火的回諷。
      「算、算了不跟你們說了。」基爾伯特極力的掙脫兩位惡友的魔掌,駐足在原地的三位互相交換了眼神、稍微宣寒一下便離去了。
      「……買完東西還真的都走了……反正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啦!」
      基爾伯特咕噥抱怨的對象從弟弟轉換為損友們繼續擠進人群堆中,當他快擠進正中央時聽見了比週遭討論更大聲的嚷嚷:
      「喂!你這個●○疤痕男!我們跟你買這麼多辛香料,折扣給我再多一點啦!」
      「這已經是最低的折扣了,念在你是同鄉我還沒說是不二價呢。」
      聽這聲音就知道現在是羅馬諾和菲利奇亞諾這對雙子兄弟在和旅行商人進行買賣,不過聽著「打六折啊!」、「不行,我會虧本,九折。」、「不以為我不知道這香料原價!七折!」、「你以為馬的草費和我的勞力不用算嗎?八五折。」等溝通,看來這交易並不順利,很難達到共識。
      和哥哥和尼德蘭已經吵到快臉紅脖子粗,雙子弟弟努力想要緩和氣氛。
      「Ve…哥哥你不要跟尼德蘭先生吵架啦……」
      「囉、囉唆!你這笨弟弟!由你來談價格絕對會被吃得死死的!」
      結果哥哥卻遷怒得送了弟弟一個大爆栗。
      「嗚嗚嗚…哥哥是笨蛋~~~」
      「喂、喂!菲利,回來啊!不要把我丟下、一個人面對這傢伙啊!可惡…●○疤痕男!我下次再來找你談判!」
      眼見被敲頭的弟弟哭著擠出人群、哥哥也跟著擱下狠話後擠出來去追弟弟,讓基爾有更靠近中心的機會。
      「不好意思,今天先到這裡,我這次停留在家鄉依然有好幾天,所以請大家先回去吧。」
      尼德蘭收好最後一筆費用後,站起來對所有前來捧場的鎮民們大聲宣布,長途跋涉回到家的他雖然作生意重要,但依然希望能先回家放鬆身心。大夥也都體諒地漸漸散離了廣場。
      少了人牆阻擋,基爾伯特更是隨心所欲、大搖大擺走到算鈔票的尼德蘭身旁。
      「呦!我又回來啦!」
      「…!基爾,你還真的很等不及看貨呢……」
      「ケセセセセ──因為我很期待啊!」
      牧師大笑著沒等商人同意便開始自顧自翻看商品,因為現在人群已散,商人也並沒有立即移動的意思,便趁在原處放鬆心情時讓他隨意鑑賞。
      「喔喔喔喔喔!這是什麼東西啊?那個又是什麼!?超厲害的!這是什麼玩意兒啊?這個也太帥了吧!」
      基爾一邊檢視翻找、一邊發出讚嘆聲音。這像是小孩子一樣看到新奇事物出奇大喊的樣子,跟路邊的小屁孩沒兩樣,真要說的話,根本是吱吱喳喳停不下來的幼鳥,對於初次看到的世界充滿的驚奇和讚嘆。
      「……對不起,我哥還是給你添麻煩了…」
      待人潮全散去後才靠近馬車的青年牧師,慣例性的胃痛看著熟悉的景象,除了說「不好意思」以外,很難再找到其他能表達幫忙緩和哥哥大鬧中的開頭台詞。
      但是商人先生並沒有生氣,只是淡淡的拿離煙嘴說道:
      「無所謂,發現用基爾伯特的眼光去選貨,選出的貨品反而很受異域城鎮好評,沒什麼不好的……」
      「哥哥的眼光?」有這麼好嗎?
      看路德不太相信的表情,尼德蘭節奏性的敲擊禫去煙灰起身靠近商品,從中挑選了幾樣東西,這些都是剛剛基爾非常感興趣的物品。
      「既然如此…覺得這些如何呢?」


      「哇啊!結果威斯特買的比我還多!」
      「是一時衝動、一時衝動……」
      路德扶額,似乎對於自己的衝動購物有些後悔自責,基爾拍拍比自己高大的肩頭。
      「不要沮喪啦,你買的這些書真的很不錯,如果你不買的話,晚一點會被小少爺買走的。」 
      一提到那水火不融的存在,嘴唇不由自主噘起。
      「不過我看完放在圖書室裡,羅德先生還是會來借的。」
      看到哥哥如此反應,彷彿自己也感染到那氣氛微微笑起。
      「這怎麼行?你看完換我看!」才不想讓那小少爺搶先!
      「是,是…如果哥哥那個時候還想起來要看的話…」這次換弟弟看哥哥的戰利品了,他拿起其中一個哥哥的敗家物品。「那麼…哥哥這一次買了什麼?這隻是……黑白熊?」
      那是一隻填充娃娃(哥哥一共買了兩隻),軀幹、尾巴是白色,兩耳、眼周、四肢和肩胛部全是黑色,胸斑黑色、腹毛白。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種生物,所以很不確定地暫稱牠為『熊』。
      「ケセセセセ──他很可愛對吧!尼德蘭說他叫做『熊貓』,是東方那邊的動物喔!」
      「是還……挺可愛的啦,不過買一隻就好啦,不需要買一對吧?」剩下的錢還可以買其他東西吧?
      「2424…尼德蘭和剛才路過攤位的王老頭子都說:這是『幸運熊貓』,買下來就可以獲得幸運喔!所以我連威斯特的幸運也一起買了!」
      「咦……我的……」
      如果是平時他一定豪不猶豫回答「哥哥你是被騙了吧?」,但是哥哥是為了他買下『幸運』(雖然被詐欺成分頗高),喜悅成分瞬間壓過潑冷水意念,讓他有些暗自竊喜。
      『總而言之,你就是想買一對就是了吧?』最後他選擇了一句婉轉的回覆,只是這句話還來不及說出,就被哥哥接下去說的話堵在喉嚨裡而放棄吐露。
      「不過這個世界果然很大!」基爾將熊貓抱娃娃在懷中,帶著興奮神情將視線移至窗外,繼續說著:

      「真想找個機會『出去』看看呢!  世界! 」

      「………!」由竊喜轉變為吃驚的他彷彿從夢中驚醒,將視線移至哥哥的臉龐。
      鮮紅的雙眸大放異彩,視網膜上映入的藍天白雲早已未侷限地綿延向世界地平線。
      看著那豪不掩飾地興奮、雀躍與期待的神情,路德的心沒有跟著感染喜悅,反而蒙上一層灰暗。
      哥哥……基爾他也想要離開這裡嗎……跟腓特烈牧師,我們的父親一樣……
      「呼~買完東西真開心~順便去巡下酒窖狀況好了,威斯特你身上有鑰匙吧,我的放在房間。」
      茫然之中似乎聽到哥哥如此說,路德緩緩空出手在長袍的內袋裡翻找了一會兒挖出了好大一串的鑰匙遞給基爾,只是對於這些動作他馬上便沒了印象。
      因為『心』不在這,全在基爾伯特身上。
      在下雪夜出現的你,雪白的臉頰、火焰緋紅的酒紫瞳鈴,宛如不可能的身形佔據了生命的全部,緊緊擁你入壞,剩下的只有飛逝的雪花,染濕了我,一點溫暖也不曾留下。
      不希望你消失、不希望你離開、不希望你討厭,是你找到了我,讓我誕生在世界上有了意義,充滿豐富的生命,我只有你,只有你……
      哥哥要離開這裡……永久的離開……
      ──我不要!
      「謝啦,威斯特…」
      基爾沒有注意到弟弟的反常,當他接過鑰匙、正想轉身離去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的身後包覆住他,他嚇了一大跳,手中的鑰匙也因為驚嚇而失手掉落在地,發出沉重的聲響。
      抱住他的人,除了路德,肯定無第二人選。基爾也很驚訝,以前都是他主動給弟弟一個愛的葛格抱抱、或者飛撲、或者爬到他背上……威斯特主動抱他的次數可是少之又少。
      異樣的沉默,彷彿連大氣都停止了流動,基爾被這強大的力量束縛住,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不同於以往的曖昧擁抱,只能任由弟弟呼出的熱氣吹在他耳邊,覺得像是在搔癢般不自在。
      每一秒都感覺像在過每一個小時那般長久,基爾終於下定決定,緩緩地、試探性地,小聲提問:
      「……威、威斯特?你怎麼了?」
      「………沒事。」
      等待幾秒後,身後的人終於悶悶開口,同時擁抱的力道也跟著放鬆。
      「……?」眨著燦爛酒紫紅的視線望著,自己手上的動作何時被另一個人接手也不知道,響亮沈重的喀鏘聲頓時出沒。
      「門開了,快點進去吧,哥哥你快去忙你的,我也該回去工作了。」
      語畢,路德便轉身離去。
      「喔,喔……晚點見啦。」雖然納悶,但基爾也不好意思再繼續問下去,轉身走下階梯。
      (等下次有機會再問吧……)
      高大的背影走沒幾步便停下,轉身看向那搔頭隱沒在地下室的銀色身影。他從小看到大,一直沒多大改變的身影。收緊的手彷彿想保留著剛剛的接觸,擁抱的體溫依然感到鮮明。
      方才的舉動也自己也很訝異。心裡不希望哥哥離開而抱住他,這是很正常的行為,但是內心一閃而逝的感情卻有些不對勁…養父離開時他能以平常心的微笑送走他的背影,但是他卻不希望這樣的對象轉換成哥哥…正確來說,是『基爾伯特』。
      我早應該知道了不是嗎?從小就那麼的看著他,遠遠的看著他為了能看到更遠而爬到樹上去遠眺的側臉。哥哥他從以前就是那麼嚮往外面的世界,他那紫紅雙瞳不就正看著他的願望嗎?
      所以難道不是因為親人的離別?雖然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他們絕對比一般兄弟還要親密。因為基爾發過誓言,要與他同樂、要與他共苦、要與他分享,因為是基爾撿到了他……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