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10
  • [裸藝]裸不在肉,有心則藝



    『台大裸藝社』二次衍生試閱

    作者:黑翼

    (4/14更新)



    ※本篇純屬虛構與實際存在的學校、社團、人物、事件無關。





      臺彎大學,那是某片土地上,所有努力升學學生的心目中,學業與榮耀兼具的最高學府。
      嫩葉萌芽、鳥語花香,天氣逐漸回溫。
      春神的到來,代表了台大杜鵑花節季敲響的鐘聲。
      你可以在微激網頁搜尋到如此資訊:杜鵑花是台大校園內廣泛種植的花卉,也是公認的校花。從西元XXXX年開始,校方利用每年三月杜鵑花盛開之際舉行杜鵑花節。活動中除了學系博覽會之外也有社團聯展、校內博物館的參觀以及各項表演活動。
      然而就在某一屆的杜鵑花節上,社團聯展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社團暴動(還是學生會公開允許的)。社團學生為了利益與私仇殺紅眼、難得校友們頻繁現身、甚至有心人士趁機介入,只差一點就釀造成獨立戰爭的慘狀。
      ──但是在場還有人沒有放棄青春。
      以社團最高榮譽(權利)象徵的『杜鵑聖杯』為見證,某個社團創造了傳說。
      當傳說啟動的那一剎那,狂風吹起散落一地的社團宣傳單,久久未停。
      漫天飛舞的宣傳單,就像在狂歡著,參予了這場空前未有盛會…
      在戰場外圍,一隻纖細的小手抓住一張飄落到她眼前的社團宣傳單。
      「……裸體…藝術社?」

      雖然一個傳說落幕了,但是另一新的傳奇已經悄悄揭開序幕。

        ※

      站在台太校園內的某間社團教室前,外觀平凡、無異狀,看起來就是『沒有反應,只是一間普通的社團教室』。
      打開社辦大門,印入視角膜上的是一幅女大學生坐在窗邊桌椅前的美麗景象。
      直順的髮絲自然地垂落在肩上,眨動的眼眸中映出清澈的事物,淡妝的臉龐令人覺得舒適,自而然勾起的微笑散發出淡淡的高雅氣質,從窗口灑落在女學生身上的溫暖陽光,彷彿是上帝賜予她的祝福。
      她的面前擺著一疊紙本,有時迅速舞動筆桿、有時又停下動作沉思,似乎正在努力進行學業報告?
      如此符合台大風氣、文靜且優雅的景色,另一邊卻上演著如此情景。
      「呼…呼…如何?查理士學長?你應該已經撐不下去了吧?」
      「哈啊…哈啊…呵,明明連裸穿都還不敢的康祥學弟,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
      「可是學長,你已經滿身大汗了耶,如果忍不住了就快講出來,好讓自己解脫吧。」
      「多謝學弟的關係,不過學弟你也同樣已經滿身大汗了吧,不用如此勉強自己啦。」
      「呼…我、我也有自己的…唔嗯,原則…不、不會輕易退讓的……」
      「呵…還、還真敢說…你的大腿已經不斷在抖、抖動囉……」
      「學、學長自己不也是肩膀一直在震盪了…啊哈哈哈哈…」
      「那、那…我們一起結束…這一回合吧…?」
      「好…好…啊!那數到三一起去……」
      「…嗯!」

      「「一、二、三──」」

      「「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撐到一分鐘啦!」」
      僅用單手掌撐住一上一下體重的兩人終於支撐不住癱落在塌塌米上。

      「這個動作竟然真的完成啦──!?」
      在立志追尋粉紅色青春的台大生‧卓健吉的吐槽下,今日的社團活動正式開始。

      台大裸體藝術社,讚揚…美學!
      希臘眾神、米開朗基羅、達文西、魯本斯和雷諾瓦…從奧運到文藝復興、古典主義到超現實!裸體藝術即是藝術的歷史!這項古人們不斷開拓追求的藝術如今已成為藝術不可動搖的殿堂!
      從借用了團長的開場白、封面用了老梗的大衛可以感覺出,裸體美學就算它再藝術、現今社會已沒多少人能如此豪放(裸奔)的現實!所以這為了傳承偉大藝術所創立的社團,曾經面臨即將解散的危機!

      「真是…你們在搞啥毛啊?想要展現裸體藝術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卓健吉(CV:劉●),曾經一度拯救這個社團的男人,其實也就只是加入社團而已。立志享受粉紅色的青春,最近剛升為台大二年級生。
      「啊,是我提議的,想說社員的個人超裸殺都升等到差不多了,該來特訓合體技了~看,這就是我剛才想出來的姿勢喔~」
      坐在窗邊桌椅前的氣質美女開心拿起自己方才在筆記本上的塗鴉說道。
      ──白茴香(CV:錢●○),裸體藝術社社長,學姊級,目前實力不明。
      「結果竟然是學姐提議的!超裸殺就已經很那個了…幹嘛還要練合體技啊?(真心話:而且又不能跟女生一起練!)」
      「嘖嘖,這你就不懂了,就讓裸體藝術小老師來告訴你吧!」
      回答健吉的不是剛完成高難度動作、現在正壓在一起氣喘噓噓的兩人,而是一旁身材嬌小的披風少女。
      ──風信子(CV:錢●○),裸體藝術社團長,貧乳,絕招:彈指爆衣術(暫定)!
      「肉體的美感不單是個體展現,在團體上更能互相映襯出肉體線條的對比美感。就像《維納斯的誕生》,如果剛出生的維納斯身旁沒有春之女神為她披上華服、風之神送來陣陣暖風,維納斯看起來就只是個一般沒穿衣服的女人;還有《創世紀》中最具盛名的『創造亞當』,如果上帝和亞當沒有擺出ET心電感應手勢,它還會被稱為最經典嗎?」
      「還自稱『小』老師咧,是在指妳的胸部ㄇㄚ…唔咳!」
      健吉還沒吐槽完就被花栗鼠暗黑無限破給揍飛了。
      「呼…我的裸殺技也差不多練到如火純青地步,聽到社長的建議讓我又有了新的特訓目標,呵…真是令人興奮啊……」
      氣喘噓噓的兩人中的金髮青年等到自己的呼氣順得差不多了,也開始說明緣由。
      ──查理士(CV:劉●),外籍生,熱愛裸奔的好男人一枚,絕招:超裸殺‧大衛。
      「…學長,你的超裸殺等級早就破表了吧……」
      「所以學姊就拜託我和學長一起練看看合體姿勢,我馬上就抓回集訓時的手感了!」
      「原來這就是一切真相啊……」
      ──陳康祥(CV:※●○),健吉的損友,以上!
      「給我等一下──!前面的聲優兼用卡就算了,為什麼我的部分是亂碼啊!而且既然要打出聲優,乾脆填上福●潤、○宮理●、井上○久子、●野○輔、我的部分勉強用吉●裕○,不是更好嗎?」
      「你在說什麼夢話?哪有這麼好康的事情啊,日本聲優只會出現在FF和漫畫博覽會上啦!劉●很棒喔~你有什麼不滿?」
      「可惡…劉●超棒的啦!但我的部分還是亂碼啊!」
      「嘛嘛,康祥學弟會心理不平衡也是應該的,那我們換個寫法吧。」

      社團老師(CEO)
      白茴香(理事長)
      查理士(總經理)
      風信子(課長)
      卓健吉(工廠長)
      陳康祥(廉價勞工)

      「這是黑暗社會的工作階層吧!?算我求你了…用正常一般一點的介紹方式吧!」
      「嗯?還是不喜歡嗎?那就──」

      社團老師(球雀前校長)
      白茴香(美女社長)
      查理士(好男人)
      風信子(無雙團長)
      卓健吉(新一代少女)
      陳康祥(垃圾)

      「誰是少女啦啦啦啦啦──!」
      「嗚嗚…我放棄…怎樣都好了……對不起,我不該浪費這麼多行數……」
      (糟糕!再不快轉移話題康祥將會振作不起啊!那個…那個…對了!)
      「那個──大家!聽我說,現在不是修練合體技的時候,更重要的是──」
      「啊,外面有人穿著泳褲帶頭奔跑耶。」
      「在哪裡…真的耶!」
      「這也算是一種裸穿法喔。」
      「啊啊……真是青春啊……」
      「好好聽我說話啊──!」
      雖然上屆裸藝社因為多了卓健吉這生力軍而更加強大(而且買一送二?),但是時間飛逝、又到了社團招生時期,在杜鵑花節上,即使裸藝社準備了許多豐富的福利(誘惑),但遇上毀了計畫的大亂鬥,結果最後他們依然沒有招收到任何對裸體藝術感興趣的新生。
      雖然現在過得很快樂沒錯,但是在沒有新成員加入之下,裸藝社遲早又會被廢社的。
      「杜鵑花節我們沒有招到新進學弟妹,必須趕緊想辦法另外進行社團招生才行!今年沒招到新社員,等學長姐一畢業,裸藝社又會因為人數不夠而廢社的!」
      「呃…這確實也挺傷腦筋的……」
      信子回想起去年她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抓到一隻卓健吉入社。
      「嗯唔…這樣我只好考上台大碩士班,就能繼續留在社團裡了。」
      查理士露出苦思的表情,最後做出這項結論。
      「學長,你以為考上台大碩士班是件很容易的事嗎…?」
      「不過沒有想到健吉這麼為裸藝社著想耶~團長我真感到欣慰~」
      「妳、妳想太多了,我只是覺得前輩們如果畢業後回來發現已經沒有裸藝社了會覺得寂寞吧。」
      啊啊,一定是剛剛吐槽的太賣力,才會覺得臉頰熱熱的。。
      「呵呵~健吉你真體貼,我再沒多久就要畢業了…離開裸藝社確實令人不捨,所以我才更保握現在和大家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不會留下任何遺憾的。」
      「學姊…」
      「嘛~不要想得太複雜喔,健吉,船到橋頭自然直,必要時我們再去強ㄆㄛ…尋找可塑造之才吧!」
      「信子妳剛剛是想講強迫人對吧,這不就跟當初抓我入社的手段沒兩樣嗎!」
      「……你們在吵什麼?」
      喀啦,打開門進入社辦內的是一位綁著高馬尾的女孩。
      ──玲 蘭,前女性裸體藝術同好會團長,現加入裸體藝術社,絕招:超裸殺‧安格裸之泉。
      「為什麼……她的介紹就那麼正常……」
      某眼鏡還再糾結這個點上。
      馬尾左右晃動,單手叉腰,玲蘭露出『真拿你們沒辦法』的無奈表情。
      「真是的,從外面就可以聽見裡面超HIGH的音量,這樣會把想加入的新生給嚇走的,學妹來~別害羞,快進來吧。」
      「是…是的!」
      靠近門邊的健吉聽到從外頭傳進來的微弱呼應。
      一位清秀的少女唯唯諾諾地走進室內,她紮著兩條雙馬尾、看起來容易怕生害羞、相當可愛,而且重點還是巨乳!
      「學、學長好!」少女一進門就朝離她最近的健吉鞠躬行禮。
      「我想來參觀一下社團…還請多指教~」
      當她直回腰身時,對健吉露出一抹甜美微笑。令對方不由看痴了。。
      噗通。
      (…咦?這是什麼感覺…彷彿有一支箭射在我的胸口上,雖然不會痛,卻讓心臟噗通噗通跳……)
      當健吉孩在疑惑時,女孩已經走向康祥去打招呼,一樣的動作、一樣的笑容,讓縮在牆角長蘑菇的損友立刻一掃陰霾,露出白痴般的傻笑。
      難道──這就是戀愛的預感?我的粉紅色青春終於要降臨了…!不行,不行!我的心裡已經有學姊了啊!
      「欸欸,你覺得那位學妹如何?」
      恢復元氣的眼鏡雀躍地一手搭在朋友的肩膀上悄聲悄語。
      此時的少女已經跑去跟查理士搭話了。
      一樣的笑容攻勢對健康吉祥很管用,不過學長看起來不為所動,依然用平常態度來從容應對,果然是因為好男色緣故?
      那嬌小的身軀、左右搖擺的雙馬尾、濕潤的雙眸、走動時不經上下晃動的胸部……
      健吉不由也用小聲音量說出感想。
      「啊啊……好可愛……」……啊,當然,學姊也是很棒的。
      不過社團女孩子當然是越多越好囉~這樣才有機會走To Love路線!
      「過來時發現有人在社辦前低頭踱步,所以上前詢問,結果得到的回答是說想來看看裸藝社,我趕緊捉住不讓她逃走。」
      玲蘭敘述發現學妹時的情況。
      「這位學妹很有禮貌,還特地一人一人打招呼,真是用心。」
      查理士說出對學妹的正面評價。
      「嗚嗚…太好了……我終於有學妹了!我抽到的直屬學妹都不和我連絡……」
      眼鏡道出由衷之言。
      「你看,健吉,不用太費功夫就有人想加入裸藝社啦!想必我們的豐功偉業已經傳遍整個台大了!」
      信子看起來得意洋洋。
      「那個應該是臭名昭彰吧……」
      健吉邊吐槽邊摸摸胸口。
      (剛剛胸口的悸動大概是錯覺吧,不要想太多了。)
      「這樣我們就全員到齊了!唉呀~看單行本時,總覺得封面上老師那邊的位置看起來很空曠,這樣讓學妹站在那裡就沒有問題了!」
      「咦?等一等,那這樣老師要放在哪裡啊?」排擠牠嗎?
      「還有很多位置啊,例如放在你的頭上或者飛在你的股間──」
      「快住手!不要讓封面變得更猥褻啊!」
      在健吉用力吐槽信子期間,身為社長的白茴香也抓緊機會開口詢問:
      「學妹知道我們是一個甚麼樣的社團嗎?」
      「嗯,我聽到很多傳聞,裸藝社宗旨為讚揚肉體的線條、裸體的美學,人類自身最大、也是最原始的寶藏,我十分喜歡這樣的展現。」
      「終、終於……」
      「我們堅持的信念終於有人認同了……」
      「我加入時一直以為這是一個單純喜歡裸體(男性Body)的社團……」
      「那學妹願意展現女體盛嗎…咳噗!」
      玲蘭給予眼鏡一技肘擊:「你想把好不容易想加入社團的人給嚇跑嗎!」
      「所以學妹願意加入裸藝社了?」
      「加入嗎…可以是可以…不過在那之前,請先讓我見識一下學長姐們的能耐吧!」
      少女說完立即扯住自己的衣領一脫,四周圍的大氣當下產生強烈異變!
      疾速向外擴充的強大氣體流動,這是裸藝界的人都曾經親身經歷過的感受。
      「這、這是!」
      「好強大的裸壓!」
      「大、大波霸──咳噗!」
      「學妹的ㄋㄟㄋㄟ讚啊──咳噗!」
      系統顯示:某平胸和眼鏡受到九十九點攻擊!雖然受到衝擊上的意義上不同啦~
      「信子和康祥好快就不行啦!」
      到底是什麼樣的裸殺招式?這麼厲害!
      在逐漸習慣閃光後,眾人看見的是──脫去外衣剩下小可愛以及迷你裙的少女。
      「竟、竟然!」
      「只是脫掉一件外套、比玲蘭穿得再暴露一點就有如此威力!」
      「不要亂講!我才沒有穿著暴露!」
      「妳究竟是何方神聖?」
      裸露出雪白的四肢、香肩以及小蠻腰,少女緩緩說出既定台詞:
      「個人裸穿研習會,讚揚…美學!人類吃了智慧果實之後,為裸體感到羞恥兒穿上遮蔽衣物,但是裸體仍舊是人類最美麗的原始型態。雖然喜歡裸體藝術,卻因為羞恥至今不敢全裸…所以朝向裸穿修練!在裸露有限的範圍內,搭配自身肢體動作來展現出肉體的美感……這就是我的裸殺!如果連我這種程度的裸壓都打倒不了的話,那個這裸藝社也沒有我加入的價值吧?」
      「哼哼…原來是來踢館的啊……」信子不知何時從地上爬起身。
      「只要我們裸藝社贏了,學妹就當我的部下;如果我們輸了,健吉和眼鏡就任妳使喚。這個王道設定真是超合我意!」
      「合妳意個妹啦!好處全部都被妳拿走啦!」
      「即使輸了被學妹任意使喚我也願意…(羞)」
      「不行了,有人的M開關完全被啟動了!」
      「所以才要努力取勝啊!這樣學妹也能任你們嗶了嗶又嗶喔!」
      「Goo──d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燃燒起來啦──!」
      「等──你真的相信這貧乳女說的話喔!咳噗!」
      揮掉手上的血跡,裸體藝術社團長指向敵人。
      「很好!第一回合就決定是你了,眼鏡!」
      「嚎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眼鏡的四周開始爆氣沖天,肌肉開始越來越膨脹、結實,髮型更是變得沖天朝上。
      「呵,沒想到我還有拿出特訓成果的這一天…學妹,就讓妳親身體驗看看,我邪佞的手指──」
      眼鏡緩緩伸出的食指與中指合併在一起,看起來又粗又長…
      「快住嘴!你想讓這一部從輔導級正式升等成限制級嗎!」
      「第一位是眼鏡學長嗎?那麼吃我這一招!」
      站在比自己還要高大兩倍以上的對手面前,少女不急不徐地擺出攻擊模式──
      右手比出數字『七』,左手托住右手腕…瞄準目標!
      「Catch──your──heart──!」
      大喊的同時,眼睛一眨,對準目標的指尖顫地朝上,身軀向後彈起,彷彿手上真拿著一把手槍射出子彈。而且目標也真有如中彈一般,捂住胸口緩緩倒下。
      「唔…!」
      「康祥!」健吉衝上去扶起已完全倒下的損友。





    --試閱結束--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