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07
  • [FZ言切]何謂愉悅0


    趕上了!慶祝動畫第二期開始!XDD










      這個世界,枯燥乏味。

      九年前,還是少年的他偶然聽見父親的談話。
      『等等、你說什麼…再也不會有了?這是怎麼回事?』
      父親向著通話儀器和不知名人士對話著,語氣中充滿著震驚、錯愕和失望。就連兒子站在他身後的遠處也毫無察覺。
      『你說是愛因茲貝倫那邊…怎麼會…我努力活過這五十年來的歲月,就是為了再次參加這樣宴會啊…!』
      『………』少年從片段語句中推斷。
      雖然不清楚父親和通話對象討論的話題,但是少年知道,這件事對父親而言,重要到可以付出自己所有的人生。
      ──那麼少年呢?
      冬木教會的神父老來得子,而且這個兒子從小就天資聰敏,學習什麼都能迅速得到要領、深入精隨。老神父對這個兒子疼愛有加,雖然他的表情起伏不大,不過還說得上是『聽話乖巧』。
      只是就連老神父都沒有察覺,少年心境上的變化。
      這一天,這一事件,在少年心中悄悄埋下未來觸發的種子。

      三年前,已成年的他默默放下妻子冰冷的手。
      這些年來他不斷尋找著能讓自己傾出所有心力的事物。
      在教會長時間把自己的身心奉獻給上帝,可是卻一無所獲。他開始把希望寄托在其他新的修行上,無論在武術上、秘術上…探求著各式領域。
      他還是沒有找到他所想追求的東西,結果卻總是令他失望。
      他依舊沒找到令他執著的事物,沒有得到任何滿足,內心的空洞依舊不斷擴大…
      這個女人,算是在他的生命中帶進一點顏色的人。
      曾經他也考慮過,和這個女人組成一個小家庭、共度一生、從此過著平凡生活,似乎也是個選擇。
      但是身為討伐異端的教會代行者,任命的工作使他依然如往常一般奔波,就連妻子為他生了個女兒,他也覺得對抱在懷中的小生命無法給予疼愛。
      妻子死後沒多久,他就把女兒送到遙遠教會進行修行。
      那個女人(妻子)在生前確實給了他一些東西,但依舊填補不了他空虛的靈魂。

      『你愛著我。我也愛著你。』
      這是在臨終前,病弱的女人用盡最後力氣說出的肺腑之言。
      儘管他流下來的淚水還未理解內在所包含的情感,又或者該說是不想去揭穿。

      那女人(妻子)才回到上帝身邊不到一個月,男人立即又恢復回原本的自己。
      在深深地愛著男人並信賴他,以及徹底誤解這男人的本性這些點上,父親和這個女人也算是有共同之處的。

      現在,他,言峰綺禮,在沒多久前接任成為冬木地區聖堂教會的負責人(神父)。
      『綺禮,我知道●●的離開對你的打擊很大,這幾年看你如此失落,為父看了也很不忍心…你最近就少接一點代行者的任務,讓自己沉澱一些日子,冬木是一個不錯的地方,會讓你走出這段陰霾的。』
      『……感謝您的關心,父親。』
      『而且我也老了,差不多是該退居幕後,安享天年了。』
      『……這是應該的,父親。』
      其實綺禮很清楚,這些都是順勢的藉口。
      父親之所以『讓位』只是單純地對於這個『冬木教會神父』的位置已經沒有任何戀眷,他的眼裡不再殘有執著,因為早在那一年,他渴望的東西已不復存。
      人類終究是為了自己的生物。
      不過他倒也不介意接下這個位置,怎樣都無所謂、怎樣都沒有意義。沒有特別的感覺,就只是制式地做著眼前的工作、制式地完成別人接代的任務。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現在的他僅僅少了代行者的任務,每日依舊固定的禮拜、固定的禱告內容、固定地傾聽告解、固定地回報狀況。

      這個世界,一成不變。

      一台搬家貨運從他的面前駛過,停在不遠處一棟建築物門口前。
      (……從其他地方搬過來的人?)
      看著搬家工人們搬著貨物裡裡外外穿梭,正當綺禮邊想邊經過這戶人家門前時…
      「我也來幫忙吧,爸爸…唔哇!」
      奔出自家領地的男孩沒有看前方,就這麼撞上經過他家門前的神父。
      雖然不是以善心為出發點,綺禮下意識伸出手要去抓住那往後倒下的矮小身軀。
      不過在他的手即將觸碰到身體之前,男孩已經牢牢地被穩住重心。
      「士郎,跑步要小心看路啊,雖然這裡是巷弄,也是會有車人經過的。」
      「對、對不起…爸爸……」
      「嗯?這句話不是該對爸爸說的吧?」
      「啊!這位叔叔…對不起!」
      有著偏橘紅髮色的男孩這才想起他似乎撞到人,立即離開父親的扶持、向前一步向被撞人鞠九十度禮。父母教得真好!
      「……沒關係,小孩沒有受傷就好。」
      (竟然有人比我的動作還要快……)
      從稍微驚愕中回過神,綺禮將視線從男孩轉移至站在男孩身後的男人身上。
      男人穿著黑色大衣,看起來就像隨處可見的上班族,雖然帶著些微倦容、但眼神中依然有著身為父親、對孩子的柔情。還有一股,淡淡的,他形容不出所以然的氣息。
      「……我們有在哪見過面嗎?」
      「什麼?」
      「……不,沒事,是我記錯了。」
      應該是錯覺吧……會比他快一步扶住孩子,大概也是身為父親對兒子的愛吧,雖然他無法理解這份感受。
      「不好意思,小孩子比較好動,還請你見諒。那個看你的裝扮…先生是神父嗎?」
      「……不,不會,小孩子就是要活潑一點比較好。我確實是當地的『神父』,不過我好像沒見過你們,你們是最近才搬過來的?」
      「是的,今日正式入住,啊…門牌還沒釘上,你好,我叫衛宮切嗣,這位是我的大兒子,衛宮士郎。」
      「神父先生好。」當切嗣介紹到兒子時,士郎有禮貌地重新打招呼。
      「你們好,我叫言峰綺禮,是這裡冬木教會的神父…」
      「切嗣,發生什麼事了?士郎怎麼叫得這麼大聲…」
      一個柔和嗓音介入三人對話,一名懷中抱著小嬰兒的女子出現在門口。
      她有著纖細的身軀,一對紅寶石般的雙眸,一頭長長飄逸的銀白色髮絲,整體氣質讓人覺得高貴優雅的女性。
      這是綺禮第一眼對這位女子的評價。
      「沒什麼事,愛麗,只是士郎不小心撞到路人而已,言峰先生,這一位是我的內人和小女兒。」
      「……妳好。」
      「你好~唉呀~才剛搬來這裡馬上就認識了新鄰居呢~~」
      女子露出美麗的笑容,裡頭有著期待。綺禮忽然想起那位永遠離開他的女人。
      (…為什麼,明明是不一樣的…而且這男人都有兒子了,有老婆也很正常的…)
      「愛麗,長途搬家妳的身子還很虛弱,快進屋內休息吧。」
      「嗯,你們慢慢聊啊~~切嗣。」
      「不好意思,內人的身體比較虛…言峰先生?」
      「……沒事。」對於自己有幾分閃神感到吃驚,不過這稍微的驚訝隱藏的很好,沒有令人查覺,接下來只要轉移話題就行了。
      「那就不打擾你們搬家的行程了,如果有機會你們來參觀教堂我會好好招待你們的,在冬木,在我們教堂舉行證婚可是很受歡迎喔。」
      身為教會神父,和當地民眾打好關係是必須的,綺禮說出對他而言僅僅是客套話的語句。
      看對方似乎也沒有發覺語氣中不存在的熱情,露出微笑對應:
      「教會啊…好的,如果我們有經過那附近話會過去拜訪的。」

      言峰綺禮和衛宮切嗣的邂逅就在簡單的招呼中平順結束。
      只是此時的他還沒有察覺。
      埋在內心深處的種子,已經悄悄萌芽。

      不久將來,將再一次完全地揭露出,名為言峰綺禮這個男人的真實內在──

      定時報告
      20XX年X月X日──
      本日也毫無異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