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0
  • [FZ言切]新刊題材生成器本-第二支線


    標題:

      您的新刊可以製作『言峰綺禮在公廁旁被從前暗戀的男人交付一隻魔棒而變身成魔法少女』的24頁紙雕激H本


     ─前情提要

    【第二支線解鎖】


    接下來衛宮切嗣該怎麼做呢?

      1.啟動奇蹟
      2.化守為攻

     
    接下來衛宮切嗣該怎麼做呢?

      1.啟動奇蹟
      2.化守為攻
     




      (──可惡!)

      「不管是神還是奇蹟降臨都可以!快幫我打破現在的局勢吧!」


    衛宮切嗣發動:

       底力
    移動 必中
    攻擊 敏捷
    交代 熱血
    撤退 奇蹟
    精神◄自爆
    能力
    待機


      就在切嗣忍不住吶喊出聲的當下,兩人之間、以及四周忽然降下無數的鋼線。原本看似輕飄飄、軟弱無力的銀白光絲,下一秒卻彷彿有了生命一般,迅速且銳利地纏繞在教會代行者身上、拉開兩男人過分親密的距離,最後再加上個龜甲縛把綺禮吊掛在半空中。
      「這、這是…」
      「親愛的,我聽到你的呼救立刻趕來了!對不起…我不應該強迫你,下一次你只要改穿護士服就可以了。」
      「切嗣,才這麼一點屈辱你就逃走,這樣還可以算是我的主人嗎?」

      前來解救公主(?)的愛因茲貝倫家騎士們出現在男廁出入口。

      「愛麗?妳來得正是時候!」
      雖然很想吐槽『(Saber就算了,)愛麗是個女孩子怎麼這麼完全沒顧慮地就直接衝進來啊?』,不過再也沒有比現在更讓切嗣喜極而泣的發展了。
      「因為我是一家之神,只要家人一呼救我一定會馬上趕到的。」
      「喔喔,不愧是老婆,臉不紅氣不喘封自己是神。」
      「話說回來,切嗣,你和言峰綺禮在公廁裡做什麼啊?而且兩人都穿著女裝、全身都髒兮兮的。」
      「啊哈哈哈哈…愛麗真是健忘,我的女裝是妳們強迫我穿上去的啊!」
      邊站起身邊吐槽的同時,切嗣也暗中分析著妻子的發言。
      (原來愛麗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就動手了…)他偷偷感激自家老婆偶爾少根筋的習慣,現在只要隨便掰個理由應該就能塘塞過去……
      「衛宮切嗣正要和我一起享受原始的快感。」

      ……………
      時間寂靜了幾秒鐘。

      「愛麗,不可以相信敵人說的話,我現在立刻就斃了他。」
      衛宮面無表情地從裙底下掏出愛槍,瞄準被吊在天花板上的言峰綺禮。
      「……請你再說得再詳細一點。」
      愛麗絲菲爾忽然變得一臉正經,彷彿沒有聽見切嗣說的話,對於綺禮剛剛說出的關鍵詞,眼神中激出無限閃光。
      「我想身體力行,告訴衛宮切嗣何謂『愉悅』,把他壓在我──」
      「唔哇啊啊啊啊啊!還不快閉嘴!」
      原本就被鋼線綑綁而弓起的身軀,更加凹折腰身的角度來閃避飛來的子彈。由那面癱表情說出的話,讓人彷彿有詞嚴義正、被責備的錯覺。
      「──但是妳們卻忽然冒出來,我內心的空虛差一點就能獲得解放,女人,妳要怎麼賠償我?」
      「你想賠償什麼啊──!?」
      「這樣啊…切嗣,我和Saber剛剛打擾到你們了?」
      「愛麗妳不可以相信這個男人的胡說八道!我和他根本沒有什麼,是他強迫我…」
      「咦咦!強、強迫!?言峰綺禮想強迫對你做什麼?詳細希望!」
      「愛麗,不要只對某些字詞起反應啊!」
      「切嗣,你放棄吧,愛麗絲菲爾的腐女魂已經完全被喚醒了。」
      「嗯……聽言峰綺禮這麼說,這確實是忽然介入的我的責任,既然有人抗議了,我該怎麼挽救這局面呢……」
      「愛麗…你只要把那個男人拉離開我身邊就夠了…」
      「嗯…有了!」老婆笑得燦爛地拍下手,讓切嗣忽然打了一個寒顫。
      「呼呼呼~親愛的~今年我生日你好像還沒有給我生日禮物耶……」
      愛麗絲菲爾雙手牽起丈夫的手,溫柔的話語就跟日常妻子在跟丈夫撒嬌時一般幸福溫馨,但是切嗣卻覺得自己全身開始冒出冷汗,明明是雙纖細水嫩的小手,卻有一股不容許他掙脫的氣勢。
      「那個…親愛的老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的生日應該已經過去了啊……」小心翼翼地回答。
      「唔嗯…可是這個月還沒有結束耶…只要二月還沒結束,我就還算是這個月的壽星喔~所以,老公……」
      「…是、是……」
      「『公平起見由我主導』,你就把『這次』當作是給我的生日禮物吧~」
      「我可以說不要嗎──!」
      切嗣還來不及發出慘叫聲,愛麗絲菲爾的鋼線已經纏繞上身,現場唯二的男性在細長的牽動下再度交纏在一起。

      切嗣跨坐在綺禮臉上,綺禮的顏面幾乎埋沒在切嗣的大腿、裙底下。

      「這、這是什麼姿勢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唔,這就是衛宮切嗣跨間的味道…」
      「不准聞!你敢把舌頭伸進來就殺了你!」
      「唉呀~舞彌小姐之前給我看的四十八手,我早就想試試了~」
      「愛麗!不要再開玩笑了!」切嗣終於換上嚴肅認真的表情。
      「妳忍受得了自己的丈夫和別人在一起嗎?我的心裡只有愛麗妳啊!」
      「……不,親愛的,我很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愛麗深呼一口氣,緩緩舉起一隻手按住胸口。
      「我們夫妻多年,難道你覺得我只是單純想玩玩而已嗎?」
      「那個…不是因為自己想看的嗎……?」
      「長年你為了我愛因茲貝倫家到處奔波,真的非常感謝你,身為你的老婆也想為你分擔一些重擔,但這具身軀卻心有餘而力不足,這是我一直很在意的事情。希望老公可以時常放鬆心情、多露出一些笑容、享受快樂…」
      「愛麗……」
      「切嗣,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想看言峰綺禮讓你性福的模樣www」
      「結果果然還是因為這樣啊啊啊啊啊!」
      「呵呵呵~『岩清水』還算是清水呢,刺激的要來囉~『首引き戀慕』!」
      女子組一位再度舞動雙手、操控鋼線,將男子組兩人的脖子上用鋼線繫在一起,並且雙腳相疊、面對面跨坐在一起。另一位則是迅速取出SXXY牌單眼相機,開始在男子組下方地上做出各種姿勢拍照。
      「Saber,下方、側面、仰角的角度麻煩都幫我拍下喔~」
      「交給我吧,愛麗絲菲爾。」
      「Saber妳…!」
      (她絕對是在記恨我的無視!可惡!)
      「衛宮切嗣,看來你的女人真的很喜歡玩綑綁PLAY。」我上一次也被綁過。
      「都怪你跟愛麗胡言亂語了什麼鬼東西,言峰綺禮!」
      「……我是認真的。」
      「你最好是被日本法律判決終身監禁!」
      「接~下~來~來個高難度點的好了──」
      「愛麗…不要再玩了…拜託妳快住手啊!」
      「切嗣,我說過…我覺得你偶爾也該歷經一下因為意志被他人扭曲而在痛苦中掙扎的過程。這樣你的心智就會更加成熟,不會隨便正義廚發作破壞我的東西(聖杯)。」
      「妳還再記仇這件事啊……(心虛)」
      「而且…說什麼『我的心裡只有愛麗妳』,明明在原作劇情裡舞彌小姐投懷送抱時你也沒有拒絕啊……」
      「對、對不起!原諒我──」愛麗要黑化了!?
      「呵呵~這個表情真棒~『立ち花菱』!」
      接下切嗣又感覺到自己的上半身被往後放倒、臀部被托高,雙腿被鋼線左右拉開,不過綺禮的雙手正放在他膝蓋上,臉離他胯下的距離不到十公分,如此情境感覺就像是綺禮拉開他的雙腿似的。
      「言峰綺禮你──快點把臉移開!」
      「不,這不是我的意願,是線拉扯我到這裡來的,我現在也動不了啊。」
      雖然男人是用面癱的表情來回答,但誰知道他內心是不是在暗爽啊?
      「唔嗚…!」切嗣幾乎是發出哽咽的低鳴。
      (啊啊,這就是身心都被侵犯的感受嗎?)
      「『獅子舞』~」
      現在女人們的視角中,切嗣的雙腿抬到綺禮的肩膀上,兩人的雙手都被銀線綁在身後,下體當然是互相密合在一起的。

      由於作者被自己寫的東西搞得有點混亂,所以稍微整理一下現在腦內的想像。
      ──一個男人穿著女僕裝,另一個男人穿著魔法少女服飾。被鋼線一起密密纏住的兩具軀體,全身皆沾滿剛才噴出的黑色稠液,使得黏稠液體混合著著肌膚上的汗水和油脂在摩擦下相當順暢地滑動、產生了熱能,連同體內的溫度也逐漸上升。

      「啊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愛麗能玩得如此開心真是太好了……」
      (……這男人已經完全放棄任由自己的老婆玩弄了。)內心暗忖的綺禮倒是不介意繼續下去,可以盡情吃切嗣豆腐的『遊戲』他是不會拒絕的。
      「『しめ小股』!『撞木ぞり』!『抱き上げ』──!」
      之後太太又玩了多種姿勢才把自己的老公和神父從半空中放下來。
      在半空中被折騰得差不多筋疲力盡的切嗣虛脫到任由自己的體重掛在綺禮的胳臂上。
      被自己的老婆和Servant強迫換上女僕裝、在逃出來躲進公廁裡竟然還可以遇上言峰綺禮、差一點被言峰強上、結果最後變成兩人一塊被愛麗玩綑綁……今天一整日都當作是一場惡夢吧。
      「愛麗絲菲爾,我每個角度都幫妳拍下來了。」盡責的女騎士確認過相片清晰度後,這麼報告。
      拍到主人許多羞恥一面的她,表情看起來相當滿足,似乎是發洩完平常被無視的怨氣。
      「謝謝妳~Saber,有妳的幫助我的新刊一定能順利完成的~」
      「新…刊…?」原本還在虛脫狀態的切嗣聽到這字眼,一股不祥預感冷得他起一陣疙瘩。
      「愛、愛麗…妳說的新刊是指……」
      「嗯?切嗣,我們有跟你說過嗎?為了接下來的春番二期,為了不讓觀眾冷卻一季時的感動……我一定要在冬番時好好宣傳一番~所以就想說把你和言峰綺禮之間的愛恨糾葛作為出本題材啦~」
      「老婆大人我和言峰綺禮不是這種關係啊啊啊啊啊──!」
      「主人,沒有想到你有這種嗜好,不過我身為你的Servant,並不會因此而輕視你的。」
      「…妳嘴裡這麼說,但是看我的眼神非常寒冷喔。」
      「衛宮切嗣,既然你家的人造人老婆都已經允許了,我們可以繼續了嗎?」
      「已經夠煩了不要再插話進來啦!還有不要趁機繼續往下摸!」
      「呼呼呼,Saber,我就說吧~切嗣一定是受嘛……咿呀──!剛剛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個非常棒的畫面!」

      尖叫完之後的太太立即揮動手中的鋼線,銀白光絲在半空中迅速繪出細膩的曲線。
      不到一會兒功夫,太太就用鋼線在半空中繪出一幅『綺禮和切嗣的腿都呈現「V字型」,然後像是指揮艇組合一樣的插入,彼此的雙腿夾在一起,光是想像那情景就覺得這樣下體絕對會充分地磨蹭到』的四十八手之「松葉崩し」圖!

      「───=口=|||!!!」系統顯示:衛宮切嗣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愛麗絲菲爾,妳的繪畫技術又進步了呢。」
      「謝謝妳的讚美,Saber~這次的手感還不錯,我一直很想畫看看這個姿勢呢~好害羞喔~~」
      「女人,妳的想像太微美天真了,真實的插入可不是只出現這樣的表情,再加入一點痛苦吧。」
      「吶吶,切嗣~…切嗣?親愛的?」
      「………=口=|||」系統顯示:衛宮切嗣還未從震驚當中恢復。

      雖然在第四次聖杯戰爭的戰場上,衛宮切嗣可以冷酷無情、隨機應變所有的突發狀況,但是現在眼前的情況已經遠遠超出可以接受範圍。
      希望可以成為正義份子的男人扯上與男人戀愛的問題,大腦的CPU也一時難以運轉過來、幾乎要燒到當機狀態(某方面來說,或許伊莉雅遇到突發狀況腦袋就一片空白的習慣,就是遺傳到爸爸這一部分)。
      所以受到三方面包圍的男人只能含淚羞恥地……

      「嗚…Timealter…squareaccel──!(固有時制禦四倍速)」



      之後據變聲處理過的受害者表示:

      選擇逃走的他不願意去回憶起來,因為他覺得那一天在公廁裡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噁心了。





      ─END─



    後記:

    最攻的是愛麗絲菲爾\^q^/太太自重啊啊啊!(其實是自己要自重XD|||)
    拍謝寫了奇怪的東西…這篇完成後害我想重新寫另一支線這樣的那樣的切嗣喔……(yay)
    因為切嗣開無視,害Saber沒什麼台詞。(並不是我忘了還有Saber的存在喔)
    開頭用了好久沒玩的機器人大戰梗(但是靠WORD編輯到一模一樣不太可能|||),順便提下使用精神需要的條件:

    底力(劍鞘(en30))
    必中(卡利科950(en10))
    敏捷(固有時制禦二倍速(en20))
    熱血(固有時制禦三倍速(en40、氣力須達100))
    奇蹟(固有時制禦四倍速(en60、氣力須達120))
    自爆(其實是想不到其他的隨便湊的(en1))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