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24
  • [SHK]魔法少年★咩魯


    前言:被強制終結的偽物。








      本故事純屬虛構。
      然而,它的本質似乎產生了一點改變?
      不過,這不一定造就它是不好的演出?
      少年少女的純情相處,某對兄妹敲饗糖果屋的木門,黑狐亭推出新熱門料理,有著白雪肌膚的公主越來越美麗,女孩開心聽著航海士爸爸說故事,受到眾人祝福的公主逐漸長大,藍鬍子與他的老婆新婚愉快,以及別離後堅信著與青梅竹馬那遙遠約定的少女。
      原定不變的演員,加入非預定劇本之外的角色。

      ──那麼,這次故事將會有什麼令觀眾們驚喜的劇情呢?


        魔法少年★咩魯,即將拉開復仇的布幕。


          Ⅶ     Ⅶ     Ⅶ


      我總是做著相同的夢。
      相同內容的說法其實也不太對,正確來說雖然夢境相似,但總有一些劇情不太相同。
      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記得了,有時悲傷、有時快樂,有時好的結果、有時壞的結果,有時還沒到最後就醒過來…
      夢境的內容總是夢醒後沒有留下多少印象,但是我知道──
      我在作的,是關於『自己』的『夢』。

      少年和少女別離。少女含淚將自己心愛的娃娃送給少年。兩人約定在未來總有一天會在相會──
      『咩魯,一定、一定要來接我哦!』
      『嗯,約好了。』


      「咩魯?咩魯!」
      「唔嗯……是…伊莉莎白啊?」
      男孩悠悠睜開眼,第一眼見到的是有著美麗金髮碧眼的女孩。
      「你怎麼玩到睡著了?這樣會著涼的喔。」
      「嗯……」總覺得…有種懷念的感覺。
      男孩不自覺講出這一次約出來見面的目的。
      「伊莉莎白,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什麼事?」
      「……我和母親,要離開這裡了……」
      「……咦…」

      咩魯(メル、März),與被稱為女賢者的母親一起住在森林中的高塔,然而無知的人民畏懼女賢者的力量,形容她是邪惡的魔女、厭惡著這對母子。在負面的流言蜚語下,小男孩在一扇窗前相遇了純真的小女孩。
      伊莉莎白(エリーザベト、Elisebeth),門閥貴族小姐也是七大選帝侯之一的子女,一出生便決定了未來成為家族政治手段之一的命運。不願意輕易向命運屈服而哭泣的小女孩,在窗邊相遇了善良的小男孩。

      『那兒,當心腳下。』
      『嗯。』
      『沒事吧?怕不怕?』
      『沒事,我現在反而興奮得心怦怦直跳呢~因為森林…世界竟然是這麼遼闊呀!』
      『那我今天妳去一個特別的好地方,走吧!』
      『嗯!』

      生平的第一個朋友,兩人的相遇在灰色童年中種下彩色且光明的幼苗,有了同年齡的玩伴、一起探險、一起歡笑、一起訴說彼此的心聲──
      但是這幸福的時光並不長久。
      少年的母親決定遷移,少年必須和少女分隔兩地……
      少年和少女別離,少女含淚將自己心愛的娃娃送給少年兩人約定在未來總有一天會在相會──

      「咩魯,一定、一定要來接我哦!」
      「嗯,約好了。」

      ──只是沒有想到,這次別離之後的再相會,是如此的曲折與殘酷…

      天色逐漸暗下,與少女度過最後時光的少年走在回家的路途上。方才和少女互相許下約定的話語,現在依然在他耳邊迴盪著。
      (伊莉莎白,我一定會回來和妳再重逢的……)
      將青梅竹馬贈送的娃娃不時珍惜地抱在胸前、不時又高舉,咩魯想將與伊莉莎白一起度過的時光再一次深深回憶在心中。就在這時…
      「喂,小少爺!」叫住少年的聲音,帶著粗鄙的回響。
      「是?」咩魯朝音源方向看去,有兩個男人朝他走過來。
      「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總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們有要事來找女賢者大人,能跟小少爺您一起回去嗎?」兩個大男人高舉著火把,雖然行為舉止看似粗枝大葉,不過詢問別人問題時還是有帶幾分誠意,但是依然讓一般人警戒起來。
      明明不知道女賢者的住處,為何他們卻知道他是母親的孩子?
      然而少年還一無所知,因為年幼的他還不知道這世界的造作、世間的惡意,一塵不染地成長著…沒有察覺到這其中的盲點。
      純真善良的少年不疑有他。
      「當然可以啊,那我帶你們去見我的母親吧。」
      「「感激不盡!」」
      兩人歡呼一聲對少年行了一個誇張的大行禮,準備跟在少年後頭前往女賢者的住處……

      「「不行!」」

      無預兆地,兩道嬌嫩的嗓音分別在少年的兩旁響起。
      「咩魯才不會帶你們回家呢!」
      「咩魯,不可以跟奇怪的叔叔走啊!」
      兩名有著相似容貌、但是顏面上分別有著太陽與月亮圖騰,年齡層看起來比少年還要小的小女孩們,從少年身後的左右邊兩探出身子,分別抓住少年的雙手。
      「咦?妳們…是誰…?」
      不只是兩個大男人,就連咩魯也對這突然狀況一頭霧水。
      「我們是你的朋友喔,咩魯~」
      「咩魯要跟我們去玩,再見!」
      「咦?等、等等…」
      咩魯的雙手分別被施以力道,兩位小女孩拉扯他的雙手向前奔跑,將那兩位問路者遠遠拋在身後。
      「等一下啊,妳們是誰?要帶我去哪裡?我現在正要回家啊!」竟然被兩個小女孩捉著跑,而且自己還掙脫不了她們…真是沒面子……
      「誰叫咩魯要跟奇怪的叔叔走。」
      「我們這是在保護你,知不知道感謝啊?」
      「「哼!」」女孩們一同回頭向少年做出一個嘟嘴的表情。
      「不要跟奇怪的人走…可是我現在也是被奇怪的妳們帶走啦…」
      「竟然將我們歸類在奇怪的人裡?」
      「真是失禮!」
      「「我們可是一直一直在看著你啊!」」
      「咦…咦──」咩魯完全被這對小女孩給搞亂推理邏輯。
      (一直在看著我?我怎麼都不知道!難道這就是母親跟我說過的『跟蹤狂』嗎?還有到底要帶我到哪裡去啊?母親救救我啊啊啊──)
      「所、所以說…妳、妳們到底是誰啊…?」已經跑一陣子開始覺得累了。
      「Violette(紫羅蘭)。」
      「Hortense(繡球花)。」
      「「這是我們的名字,要好好記住喔~」」倒是女孩們跑這麼久卻看不出絲毫疲態,反而更加快腳步。
      「先不說這些了,咩魯。」
      「請你一定要幫幫我們!」
      「「幫幫Hiver吧!」」
      女孩們說到這,咩魯也正好看到不遠處──有一名留著銀輝頭髮的男人正倚靠在一根樹幹旁緊閉雙眸,看起來顯得相當疲憊、虛脫。他顏面上同時擁有小女孩們的太陽與月亮圖騰,看來就是她們的同伴、口中所說的Hiver。
      「大哥哥?大哥哥你怎麼了!」
      「唔…!咩…魯…?」貼到呼喚而勉強緩緩睜開眼的男子,看到正半跪在他面前的少年時露出驚訝的表情,接著帶著微怒的口氣急促道:
      「Violette…Hortense,妳們為什麼把他帶來這?我們不應該跟他接觸的!」
      「可是…我們不希望再看到咩魯又被那兩個大壞蛋給拐走啊!與其被那兩個壞蛋還不如被我們拐走!所以一不小心就…」
      「而且Hiver你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走出家門來到這『地平線』而幾乎用盡力量…你不和咩魯講到幾句話就回去,你甘心嗎?」
      「兩個小笨蛋,干涉到這地步絕對會被對方查覺的!還有不要講得我好像是家裡蹲…!」
      「「Hiver本來就是嘛!」」
      咩魯的思緒被這三人的對話搞得更加混亂。
      (接觸?再看到?又被?干涉?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雖然莫名其妙,但總覺得自己其實懂這些意思?
      最近的生活明明對他來說都是一些再平常不過的對話,但是他卻有股非常大的既視感……彷彿他已經說過許多次、無數遍這樣的台詞。他覺得心中深處有什麼片段即將因為某『關鍵點』呼之欲出的感覺,越來越不舒服……
      「唔…」咩魯忽然覺得有點暈眩感。
      「既然都做到這地步了,也豁出去吧……咩魯!」Hiver緩緩抓住咩魯的雙肩,正確來講是雙手垂放在肩膀上。
      「咩魯,接下來請冷靜聽完我說的話。未來即將有一場災難降臨在你們母子身上,你現在立刻回家,帶著你媽媽立刻離開這裡,不要被人抓到,越遠越好!」
      「大、大哥哥,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不,你的靈魂深處絕對懂我的意思,證據就是你的身上已經出現『徵兆』了。所以快行動吧,不然你會後悔的。」
      「!可是…你還很虛弱…」
      「……謝謝你,我休息一會兒就能恢復了,所以快走吧。」
      「──嗯,再見。」
      少年站直起身子,轉身朝自家方向衝刺。
      男人和小女孩們目送少年的離開,喃喃道:
      「咩魯…如此善良的孩子為何要受到如此遭遇,請保佑他……」
      「「脫離這次輪迴(Moira)吧……」」

      咩魯用盡全身力氣奔回家,聽完Hiver說的話,他更加確定他心中的難受不是虛假。
      (好難受,胸口好難受,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母親──)
      「我回來了!母親…母親!」
      少年一股作氣衝回家,但是卻被凌亂的室內大大震驚,彷彿經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打鬥。
      咩魯第一時間趕緊尋找母親的身影,但是每打開一扇房門,絕望就更添加一分……
      母親不見了。
      「嗚…母親…母親你去哪裡了……嗚嗚嗚……」
      以前母親總是無時無刻陪伴在他身邊,這是第一次消失、不知去向,令倉皇無措的少年淚眼汪汪地跪倒在地,一顆顆斗大的淚珠紛紛墜落在地。
      『咩魯,未來即將有一場災難降臨在你們母子身上,你現在立刻回家,帶著你媽媽立刻離開這裡,不要被人抓到,越遠越好!』
      (……!難道,母親被抓走了?)
      回憶起Hiver最後說過的話,咩魯抓住最後一絲線索,用袖子胡亂把臉上的淚珠擦掉,奔出家門,穿越過那森林與城鎮間的界線。

      「母親!母親!你在哪裡啊──!」
      (森林裡不適合坐馬車,如果母親真的是被人抓走的話,那或許還跑不遠。)
      這是少年的想法。
      今天的街道上異常冷清,就算見到零散的人們,他們都朝著同一方向走跑去,人潮集中的地點是城鎮的廣場上。
      多人集中的廣場上,一名穿著教會衣服的男子快步走到空地的正中央。
      「重信仰必有恩情!對異端必以業火相報!」
      「來吧諸位!對【魔女】施以制裁的鐵鎚!」
      「「「施以制裁的鐵鎚!」」」
      在眾人憤怒的高喊當下,少年看到方才遇到的兩名男子也正站在行刑臺兩旁、依舊高舉火把。『魔女』雙手雙腳被綁在十字架上,黑色長髮顯得凌亂地遮蓋低垂的臉龐,黑藍搭配的色調是咩魯再熟悉不過的服飾…
      那位被綁在十字架上的、被眾人高喊要燒死的『魔女』──不正是自己的母親嗎。
      「母親!不──!」
      在少年崩潰吶喊出聲的同時,十字架下的草堆染上熾熱的火紅。
      「……咩魯?咩魯!」原本空洞的雙眸因為兒子的呼喚而出現一線生氣。
      「母親!我現在就來救您了!」少年努力向前推進,恨不得自己現在已經站上刑臺、去拆解那禁錮母親的繩索。
      廣場上的人們馬上就注意到少年的存在,少年附近的男子立刻湧上去架住他。
      「喂!是那魔女的兒子!是來解救自己的母親嗎!」
      「魔女的兒子一定也會使用危害人民的邪惡魔法,抓住他!將他跟他母親一起施以制裁的鐵鎚!」
      「「「施以制裁的鐵鎚!」」」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去救母親!」
      「咩魯!不要管我了!就算只剩下你一人也好…快點逃吧!」
      「我不要──!」看著母親腳下的火焰越燒越猛烈,被人們架住無法繼續前進的少年絕望吶喊: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要如此對待我們!母親和我一點錯都沒有,為什麼誣賴母親是魔女?神沒有聽見受害人民的聲音,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神!」
      『愚蠢…吾,是存在的。』
      一個低沉的嗓音在少年的耳邊迴響起。
      在刑臺上的十字架後面的地板上,一名長相打扮皆怪異的男人緩緩升上來。他的身子很高,足足比母親還要高出個上半身以上,黑色長髮串有白環顯得身軀在家修長,蒼白的面頰額上刻著奇怪印記,加上那細長蒼白的手指…
      咩魯不敢置信自己眼睛所見到,這一生再也沒看過如此詭秘景象了。
      支配冥府,亡者之王。
      生者畏懼,稱其為『死神』。
      「……冥…王……」靈魂中彷彿順理成章地浮現這個名字。
      『對…吾即是死。』
      行刑臺上的修長男人緩緩伸出雙手,細長的手指緩緩觸碰被綁在十字架上的女人。
      『被誣陷的可悲『魔女』啊,我前來迎接。』
      「你──放開她!不要碰我母親!」
      見到死神觸碰自己的母親,少年忽然有不吉祥的預感。
      「欸欸,魔女的兒子在跟誰說話啊?」
      「不知道啊,感覺好詭異…他們果然不是人類!」
      似乎除了咩魯以及母親外,其他人都看不到行刑臺上多了一位高大的黑衣白面男人樣子,在他們眼中只看到少年對著某方向的空氣在大聲質問,有些人覺得詭異到心裡毛毛,而不自覺鬆開抓住少年的力道,甚至想要避得遠遠的。
      『喔,沒想到這次你竟然避開了Moira(命運)來到這裡…』
      (……命…運(Moira)?)
      對於這陌生的名詞,咩魯感到不解,應該說這一整天下來所發生的事情早已大大超過他平時所能負荷的領悟力。但是現在還有更重要的緊急狀態…
      「你…你要把我母親怎麼樣?」
      『帶她去應該去的地方,冥府。』

      冥府……意思是……母親會死掉嗎?

      「不!我不要母親死掉!快點放開我母親!」
      「咩魯……」
      『她的舞台已經落幕了,這是也她既定的Moira(命運)…不過吾沒想到,這一次的『輪迴』竟然會出現一點偏差,是有人幫助你嗎?這樣吾很困惱啊…少年,請你照著早已寫好的劇本來進行,你應該前進的地方。』
      細長的手指從女人身上轉指向少年。
      周圍的人群忽然都消失了,咩魯感覺到自己的身軀被一股力量往後騰空而起,低頭往下看去,原本的平地上冒出一口相當眼熟的古井…正是他家戶外的那口井。腦中浮現的第一想法:如果就這麼掉下去的話……
      ──我會死。
      死神道出殘酷的宣言:
      『請讓這場喜劇,繼續進行下去吧。』
      咩魯伸出隻手,希望最後的最後,能有一絲奇蹟能讓他拉住即將隱沒在冥王黑袍中的母親。
      「母親──!」少年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母親被死神帶走。
      「咩魯──!」女人親眼目睹自己的孩子墜入井底。
      下墜的速度令放在胸前的洋娃娃掉了出來,少年心中浮現少女的笑容。
      一再揮空的雙手,解救不了被帶去冥府的母親,也守護不了和少女的約定…
      『咩魯,一定、一定要來接我哦!』
      『嗯,約好了。』
      伊莉莎白──

      一切都是既定的Moira(命運)……

      『總有一日,你們也將明白,在這世上,絕無平等可言…除了『死』以外。』
      這是咩魯在墜入無盡的黑暗中所聽到最後一句話……

      你已逝去,無謂地,逝去。
      你現在已死 無論有多遺憾 已經為時過晚
      啊啊 這也是命運


      為什麼…
      我和母親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人們要如此對待我們…
      母親明明一點錯都沒有…為什麼要誣賴母親是魔女……
      我們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為什麼說我們是邪惡的存在……
      被人厭惡、被人唾棄、被人指指點點……
      受夠了受夠了受夠了受夠了受夠了受夠了受夠了……
      我受夠了──!

      『那麼…向這個世界復仇吧~』
      『現在開始,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喔~』


      這個聲音……總覺得令人懷念……可是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可憐的咩魯啊……』
      『你根本沒有必要去受這種罪。』
      『你沒有錯,錯的是那群愚蠢的人類。』
      『讓他們知道你的憤怒、你的仇恨……』
      『來吧──對那愚蠢的人們施以應得的報應!』

      人類…應得的…報應……?

      『啊哈哈哈哈!沒錯!』
      『復仇吧,復仇吧!』
      『我們倆要一直、一直,一起復仇下去喔!』
      『這樣,我們就能永遠繼續在一起呢。』
      『因為……』
      『人類是不互相憎恨就無法生存的生物呀!』
      『啊哈哈哈哈──!』


      請忘卻之前重新編織吧 來吧——
      沉睡中的暗夜王子,由黑暗公主將你吻醒。
      來吧—— 拉開復仇喜劇的布幕吧──


      『嘻嘻~我愛你喔~咩魯~』

      準備即將隱沒的冥王面前空地,開始冒出七彩的光芒。
      當中似乎浮現一具身影。
      『……嗯?』
      一名穿著黑色燕尾服、金色瞳孔蒼白肌膚外加黑色一撮小馬尾,手拿指揮棒的青年翩翩降臨!

      「快把母親還給我!魔法少年咩魯,在此參上!」


        《第一章 成為魔法少年的理由》


          Ⅶ     Ⅶ     Ⅶ


      「……我的隨從ABC……」

      男人以嚴肅的表情叫喚自己的部下,視線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
      「「「在!請問大人有何吩咐?」」」
      即使自己的名字沒被設定出來、被用很路人的代號來稱呼的三名隨從依然忠誠地半跪在主子後方,等待傳令。
      「這是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你們仔細聽好,並以必死的決心為我完成。」
      「「「是!」」」
      「很好,那麼…」男人轉過身,揮出右手下達命令,以堅定的語氣。
      「隨從A,以後魔法少年★咩魯開播的時間都要做好預錄設定!隨從B,注意之後魔法少年★咩魯無論有出什麼週邊都要入手三個,我要收藏用、推廣用、XX用!隨從C則是負責注意DVD和BD的預購。以上!」
      「「「是!王子殿下──…等等,好像哪裡怪怪的啊啊啊!」」」

      神奇方盒子中的廣告新番配樂作為眾人吐槽的BGM,今日又是看似和平、暗地卻浪濤洶湧的一天。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