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18
  • CWT30 F/Z言切突發本



    您的新刊可以製作『言峰綺禮在公廁旁被從前暗戀的男人交付一隻魔棒而變身成魔法少女』的24頁紙雕激H本


    ......嗯,這‧就‧是‧標‧題‧喔~~

    CWT30突發 ←封面大概確定這樣吧

    這一兩天努力看看能不能趕出來(趕不完就擇日放上網路)
    希望能12P左右解決(COPY本),定價大概40-50元,能的話還請大家幫忙做下[印量調查]謝謝~那麼以下為草稿試閱↓

    PS:
      ※其實標題的真實度只有十之八九    
      ※言切
      ※官方廣播劇後續妄想衍生
      ※人物大崩壞(大概)
      ※綺禮根本沒打算自重
      ※切嗣弱氣吐槽役擔當
      ※黑泥PLAY注意!







      言峰綺禮為什麼會站在公園的正中央?
      或許是閒閒沒事,或許是冥冥之中注定,如果一定要交出個合理答案,那就引用某嘴裡會流出疑似黑色嘔吐物傢伙說過的話──
      ──這是劇情需要。
      既然還不清楚自己來此的目的,就先到處走走吧。
      「!」
      這時綺禮心中某條對某男人會起反應的天線忽然響起,剛好他逛到的位置是公園裡的公廁旁,於是他走進內部,並且也確實發現令他起感應的目標,衛宮切嗣。
      「言峰綺禮?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與其說待在公廁,不如說是躲在裡頭的男人露出驚恐及羞恥的表情。
      從老婆大人手中脫逃後偏偏遇上在他最落魄時最不想被看到他這副模樣的男人瞧見!(其實能的話,希望誰都不要看到。)
      言峰綺禮和衛宮切嗣的關係說簡單…其實也挺糾葛的,真要說的話就是嗶─(消音處理)的關係、嗶─的關係和嗶─的關係。
      「你是故意用消音的嗎!想不出合理的形容詞就不要硬說啊!會讓別人誤會的啊!」
      「…唔!」
      從剛剛一直默默緊盯著切嗣顏面的綺禮似乎終於注意到男人和平時好像有些地方不一樣。
      要說得更精確一點…就是服裝。
      今天的切嗣頭上戴著疑似耳朵飾品的髮箍,身上衣物似乎是有錢人家裡會出現的傭人穿著,而且還是女性款式。
      看起來似乎是勉強穿下去的(男人與女人體格的差距),衣服有些凌亂、沒有拉攏整齊,輕薄的布料緊貼著過於龐大size的身軀,彷彿一過於猛力就會爆開縫合線,沒有多於遮蔽的短裙短袖設計,暴露出了上臂以下、膝蓋以下的四肢。
      「…衛宮切嗣你……」
      「不要看!也什麼都不要說!我也不想穿成這樣啊!原本只是想讓愛麗開心學貓叫幾聲…結果愛麗竟然拿出這件衣服、和賽巴一起對我用強的…!」
      (※這部分劇情請去聽官方的廣播劇www)
      「什、什麼!」綺禮看起來相當震驚,連背景都出現打雷閃電效果!
      為什麼…Type-Moon沒有將他安排進那場廣播劇裡演出!?(這邊結束後去破壞工作室抗議。)
      切嗣含淚被槍行拖去衣物,換上羞恥女裝的過程...超級想看啊!(你已經在同人裡有幹過一半相同事情啦!)
      ──以上都是言峰綺禮外冷內熱情(?)的吶喊。
      「你、你那什麼表情啊!」
      切嗣還沒有感受到危機,依然只在意身上的女僕裝。
      「……」
      「我、我自己也知道現在的模樣很可笑,你想笑就盡量笑吧!」
      切嗣已經是半自暴自棄狀態。
      「…衛宮的女僕裝……」
      「啊?」
      「讚──!」
      神父雖然崩著一張臉,但是右手卻舉起大拇指,留下兩道鼻血。
      「警察!警察在哪裡?救命啊!」
      切嗣終於意識到自己正和一個因為大叔穿女僕裝會起反應的變態共處一室。
      此時堵住公廁的唯一出口變態開始朝獵物緩緩靠近,附帶一提,因為劇情需要,所以切嗣不管怎麼喊救命都不會有礙事者出現的喔啊哈哈~~
      「這個旁白真令人火大啊!」
      可惡!難道我真的無法突破這個瓶頸嗎?快點想想啊,衛宮切嗣!
      除了一把當初第一時間綁在大腿上的槍枝以外(不至少帶一把非常不安心),其他所有武器幾乎都放在原本衣物裡。
      現在只能寄望這套女僕裝裡有沒有放著什麼可以當武器的東西了。
      一想到這,切嗣立即搜索女僕裝上所有的口袋。
      在他東掏西找時,一件物品從前方圍裙口袋中掉出。
      那是一個約手掌般大的塑膠物品?一個圓環中央鑲著一顆大大星星、兩旁有著白色羽翼設計。是伊莉雅的玩具嗎?
      正當切嗣撿起『玩具』納悶時,從『玩具』內部竟然發出人類的語言。
      《痛痛痛,是誰將我摔在地上的啊?我睡得正香甜耶!》
      「竟然說話了!難道妳是魔術禮裝?」今天發生的怪事還真夠多。
      『玩具』的翅膀拍開切嗣的手,飛在半空中宣布:
      《沒錯,本小姐正是守護愛和正義的魔法杖,擁有優秀多功能的A級魔術禮裝‧紅寶石之星!興趣是誘ㄍㄨㄞ……是尋找擁有純潔心靈的十二歲少女,讓她成為愛和正義的魔法少女,現在的主人是伊莉雅!說了這麼多,這位不就是伊莉雅的父親、在本篇裡相當在意自己長相沒有被作者畫出來的切嗣把拔嗎?》
      「這裡是《Fate/Zero》,不是《Fate/kaleid liner》(魔法少女☆伊莉雅)啊!雖然我確實很在意ひろやまひろし是不是討厭我?還是懶得畫臉…不對,重點不在這裡,我已經變成負責吐槽的是嗎?!」
      《這樣啊…不過切嗣把拔,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有這種僻好,伊莉雅看到你這個樣子一定會很傷心。》
      「我也不想給女兒看到我現在這副模樣啊…但是愛麗看起來很開心…」
      《所以我要趁機多照幾張女僕切嗣把拔的樣子給伊莉雅看~》
      還沒說完,魔法杖身上已經多出一個鏡頭,開始狂按閃光燈。
      「啊,那我也要一張。」
      神父趁機伸手。
      「你們都給我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紅寶石之星,怎樣都好,算我求妳了,幫我擊退這個男人我什麼都答應妳!」
      《嗯?你說的男人是…唉呀~這位先生,您還好嗎?怎麼流鼻血了?》
      從手機模式恢復成魔法杖模式的紅寶石之星一跳一跳到綺禮面前,用白色翅膀幫忙擦去男人臉上的鼻血。
      《今天我們會在公廁裡相遇也算是有緣,先生願意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覺得沒有必要自報姓名給可疑的魔術禮裝。」
      《呼呼…嘴巴不要這麼硬嘛~憑我女人的第六感感覺得到你似乎對我主人家的人有意思,告訴我你的名字,我就告訴你一個切嗣把拔的小祕密。》
      「言峰綺禮。」
      毫不猶豫回答。
      《呵呵呵~你的名字我確實收下了,臨時客戶登入短暫契約,華麗大變身開始!》
      魔杖型魔術禮裝發出刺眼的光芒,在五彩繽紛光芒的沐浴之下,男人的頭上多出一副黑貓耳髮箍,換上無袖的鮮紅色短裙,一條貓尾巴。
      要說得簡潔一點,就是魔法少女凜穿的那件。
      魔法少年(?)☆綺禮,本篇限定短暫翩翩登場!
      「妳這是在幹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換服裝的人是綺禮,但是發出慘叫的卻是切嗣。
      《雖然我只對十二歲以下的小女孩有興趣(指魔法少女素材),不過既然切嗣把拔拜託我,我就難得幫忙一次~在變身的同時可以讓使用者使用A級的魔術障壁、物理保護、促進治療、身體能力強化等常備能力。這麼美妙的經驗可是不會有下一次囉~》
      「根本就是越幫越忙嘛!換成女裝到底有什麼殺傷力啊!」
      《較量羞恥心可是一項很大的決心喔~而且切嗣把拔是白喵、言峰先生是黑喵剛好可以湊一對啊欸嘿~☆》
      「這個畫面光是想像就好噁心啊!」
      《嘛~總之就是這樣啦~身為淑女的我該離開男廁了,今天就全部拋棄什麼使用者脫離魔法杖或魔法杖遠離使用者五十公尺以上距離就會恢復原樣的設計,兩位大叔好好玩一玩變裝遊戲啦~~》
      語畢,魔杖型魔術禮裝便迅速從公廁氣窗離去。
      「果然只是覺得好玩啊!喂,回來啊──!」
      不要丟下我和這個變態共處一室啊!
      「衛宮切嗣,這樣我們就平等了。」
      「嗚…我不想要這種平等…!」
      兩個大男人在公廁裡面換上女裝,而且其中一位還想要搞『肢體交流』,這個畫面能看嗎?
      「言峰綺禮,我覺得你可能必須冷靜一下,下次你想要求對決我絕對不會逃避,但是現在我們這副德性真的非常不適合多說些什麼…所以我想提議說,今天就到此為止、各自回家,當作什麼都沒發生吧。」
      「……或許這個決策是最好的,可是…」綺禮已經逼到切嗣的面前,雙手抓住對方的肩膀。「我現在就想看你這個樣子痛哭、求饒、呻吟的模樣。」
      「放開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切嗣忽然覺得他今天慘叫的次數還真是多了點,但是為了保護貞操,他誓死也要從綺禮的魔掌中掙脫!在一陣亂動當中……
      啾~
      白色貓耳的尖端似乎刺中了什麼?
      下一秒,一團黑物噴在切嗣的臉上。
      滑滑膩膩、溫溫熱熱的感覺……他之前似乎有被整盆淋下去的經驗?
      「這、這是…黑泥?!」
      「喔,這麼說來,按照設定上我現在確實是靠著黑泥生存的。你大概是把我胸前的洞給戳破了吧。」
      「可、可以這樣子的嗎?!」
      「Don’t mind. 順便說明一點,從我身上流出來的黑泥可以憑我的意志任意操控它們,所以只要我心裡想著『想看衛宮切嗣被捆綁的感覺』,它們一定會回應我的要求。」
      「咦?」
      切嗣還未完全會意過來,便感覺到噴在他身上的黑色物質忽然產生緊緻的縛束感,除了越勒越緊,黑色物質竟然還在他身上到處流動,刺激著身上每一吋肌膚。
      「這、這是怎麼回事?唔,不要碰那裡…快住手…!」
      受君沾滿全身的黑泥。滑滑膩膩、溫溫熱熱的感覺非常適合做潤滑的效果,而且這黏稠溶液雖然是黑色物質,但是並不會染黑衣物、只會包裹住身軀,對於繪者來說,不用擔心描繪布料染黑的情境感,只要儘管塗黑就好,真方便!
      (剛剛黑泥噴在切嗣臉上時,忽然感覺好像是把自己的O液噴在這個男人臉上……)
      想到這,綺禮產生一股顫慄快感。並且加快動作將切嗣壓在地板上,等不及想要更進一步看到切嗣更多羞恥的模樣。
      「不──不要摸我的大腿!」

      (難道…我就要這麼被吃掉了嗎?我不要啊!)


    進入分支:
    接下來衛宮切嗣該怎麼做呢?

      1.*@#%
      2.化守為攻





    --試閱結束--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