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01
  • [F/Z]In past 5 years.9 (R18) (END)

    五年間(綺禮x切嗣)

    前言:『灣家人不相信不好的結局』,很可惜他是......(艸)










      其實從一開始對談時,綺禮就覺得切嗣穿著浴衣的打扮比初次再會時看起來還要纖瘦。

      從鎖骨以上至頸部的膚色完全曝露在外,看得綺禮不禁入迷,想要更進一步看到切嗣更多的肌膚。

      實際上,他的肢體早已比他的心聲更有效率行動,伸出的右手率先探入男人浴衣的衣襟裡。

      在肌膚與肌膚的直接碰觸下,切嗣的身體因為冰涼的觸感不禁微微顫動起來。

      沒料到言峰綺禮忽然觸碰自己,這觸感讓切嗣回憶起被初次侵犯的夜晚,不禁慌張起來。

      「言峰綺禮你…住……!」

      但是教會代行者搶先打斷他的話語。

      「你再掙扎,我就先去殺了你的兒子,再來繼續強暴你。」

      「你……!」

      自己選擇吧。

      綺禮很清楚知道什麼是切嗣的弱點,也知道自己強迫兼威脅的行為非常可恥,不過他都已經嘗過這男人一次了,早就不在乎有第二、第三次,反而還覺得自己可能會成癮。

      雖然他不算是完全的同性戀者,不過如果能在衛宮切嗣身上得到愉悅和快感,他非常樂意在這男人的脖上、肩膀、胸前、腰際、股間、大腿上留下他的齒痕。

      聽到這威脅,男人果然如綺禮所願,拒絕的動作震住後緩緩不再有抵抗的行為。

      綺禮露出滿意的微笑。

      雙手抓住浴衣的衣襟,用力左右兩邊扯開,露出裡頭貧弱的軀體。

      上一回在昏暗的地下室沒有機會看清楚對方的身材,此刻他在月光下欣賞著即將品嘗的『佳餚』。

      雖然已經退化、無法做激烈動作的肉體不再精壯有彈性,但是切嗣身上沒有多餘的贅肉,摸起來軟軟綿綿、相當舒服,再加上肥皂與久待木造建築內染上的木頭香氣,綺禮暗忖難怪他初次觸摸就上癮。

      趁切嗣僵硬之際,綺禮摸過他的背脊、摟住他的腰,將他壓制在長廊的地板上,手掌在胸口游走的同時,也用唇搔弄切嗣的後頸。

      「不…要……」

      「…你越這麼說,我就越想這麼做。」

      一旦意識到他最痛恨的男人的溫熱吐息正吹在他的耳後,就讓切嗣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但是男人的指尖捏弄他的乳首的感覺,除了又癢又痛,體內還逐漸傳出一股酥麻。

      「已經挺起來了呢,我這樣弄你的乳頭很舒服吧。」

      挺立的乳尖,看起來嬌滴紅艷,綺禮不由地伸出舌頭舔了一口,接著完全纏繞吸吮起來。

      「!住手──」

      切嗣沒有想到自己的乳頭也有像女人一般被玩弄的一天。

      比剛才用手指時還要強烈的觸感,身體開始順著本能扭動,但是依然脫離不了被健壯身軀的壓制以及那奇怪的酥麻感。

      在吸吮的同時,綺禮閒下來的手開始分開切嗣浴衣的下襬,撫摸起他的大腿,在手掌煽情地來回遊走下,觸碰過的肌膚開始浮現出汗氣。切嗣的身體逐漸火熱起來。

      他不解,明明是厭惡他的男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對我…做出…這種事…嗯……」

      切嗣發現自己的聲音又開始變得嬌媚,在努力不讓呻吟流洩出來的前提,斷斷續續問完這疑問。

      「為什麼……」

      嘴巴離開胸前,男人以認真、不帶嘲弄的語氣回答:

      「因為…我想這麼做吧,嗯。」

      「什…麼……」切嗣有點反應不過來。

      他沒想過會得到認真的回覆,但是男人認真的表情沒持續幾秒就換上戲謔的態度。

      「雖然你的嘴裡說不要,不過你的身體還是老實地起反應了嘛。」

      邊說綺禮邊扯開切嗣的腰巾,已經濕漉繃緊的內褲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令切嗣羞愧地別過頭,想逃避這受辱的氣氛。

      「老實一點不是比較好?」

      「這…明明就是…被強迫的生理反應…!」

      「原來如此,你想說這並非出自個人的意願?那我就把你搞到讓你自己來求我給你更多快感吧。」

      說完之後,綺禮開始在布料被腫脹撐大的前端畫圈、用指甲刮搔、用力刺激著。

      在這具身體被弄得難耐而扭動時,一把扯下他的內褲,手指纏上那陣陣泛疼的慾望。

      接著綺禮壓下頭,去舔弄切嗣的男根。

      「啊……!」

      比起震驚,切嗣的生理反應更快顯現出來,他趕緊噤聲、緊咬嘴唇,不讓自己反射性地叫出聲音,即使如此,他的喉嚨還是不由自主地溢出嗚咽。

      綺禮一邊舔弄一邊不時抬頭去欣賞切嗣現在的模樣,為了能看到更多男人嫵媚的表情,綺禮不介意自己用嘴巴服務,更何況他也只想這樣對待衛宮切嗣。

      一想到衛宮切嗣的命根正掌握在他的手中、嘴裡,他的下一反應、動作全部都由他來掌控,興奮地顫慄充斥全身,使得綺禮開張口,將男人的慾望完全含入嘴中。

      「唔──嗯嗯……!」

      當濕漉的口腔黏膜完全包覆的瞬間,腫脹的慾望因為承受不了刺激噴射出白濁的黏稠液體。

      綺禮及時退出,讓黏稠液體噴得切嗣自己一身都是。

      「哈啊…哈啊…哈啊……」

      緊繃而弓起的身軀在終於解放後虛脫,切嗣喘著氣用手臂遮住自己的大半臉龐。

      這比上一回男人用手幫他解決還要受到打擊,自己竟然靠男人的嘴巴射出來。

      「呵…露出這樣的表情,你還敢說自己不要嗎?衛宮切嗣。」

      綺禮將沾有精液的手指塞入切嗣的口中,讓他自己也品嘗看看自己解放出來的味道。

      「你很想要吧?那就懇求我,給你更多吧。」

      處於完全優勢的綺禮高高在上看著被自己手指攪亂的口腔、唾液從嘴角緩緩流下的切嗣,感覺自己就像統治他的王者,只要他出聲乞求,綺禮便完完全全征服了這男人的身心。

      所以他抽出手指,讓身下的男人有出聲的機會。

      「哈啊…哈啊…這…樣…請…你……」

      收回說話權利的男人,空洞恍惚的視線飄渺至遠方,一張一合的嘴唇開始緩緩吐漏出字句。

      (沒錯…很好…快點說出來吧,求我滿足你!)

      「這樣…你就…滿意了吧…?請…你…放過…那個…孩子……」

      ──言峰綺禮只差一步的勝利崩解了。

      即使自己被如此對待,也依然以別人的安危為優先嗎?

      啊啊,你果然是個愚蠢到無藥可救的男人啊!

      「──意思就是,這具肉體可以任憑我處置的意思?衛宮切嗣。」

      切嗣回應綺禮的只剩下起伏的喘息。

      切嗣想說的只有這句話,其餘已經沒有跟這個男人交涉的意義了。

      「……是嗎?那我不用客氣了。」

      沾滿唾液的手指毫不猶豫地插進男人兩腿間的窄窒。

      原本射出的濁白精液已經流經根部至下方澀縮的穴口上頭,再加上唾液的潤滑,手指順利入侵幽祕的內穴。

      他將莫名的憤怒發洩在入侵內壁的力道上,粗暴的動作令身下男人發出痛苦的嗚鳴。

      (為什麼不求我?明明只要開口求饒,我就會大發慈悲讓你好過一點。為什麼不求我?衛宮切嗣!)

      憤怒讓綺禮失去原本的耐心,用手指擴張的甬道以及手指磨擦內壁的快感,他沒有心情去享受。

      草草結束抽出手指,胡亂扯下自己的褲頭,直接奮力一挺,就將自己的硬塊埋入男人的體內。

      內壁黏膜緊緊包覆住男人昂挺的感覺,果然還是無法適應。

      再度緊繃的身體扭動著,想要排除那碩大的填滿,即使明知那是無力的掙扎。

      硬塊的前端刨鑿般穿刺至深處,引起切嗣的腰際一陣顫動。

      綺禮依然不等待切嗣身體的適應,就用雙手用力握住男人的腰肢,令他的下半身半懸在空中,開始搖晃起深深貫穿的身體。

      「唔嗯……!唔嗯……!嗯嗯……!」

      隨著綺禮加快速度的律動,切嗣緊咬嘴唇的力道也更加用力。

      當綺禮激烈地擺動腰桿時,緊繃的內壁黏膜不知不覺間逐漸鬆弛開來。

      體外有半脫的浴衣隨著抽插的動作摩擦他的肌膚,體內有男人的性器摩擦他的內壁。多方面襲來的刺激讓切嗣不得不強迫自己全面接受。

      侵入的硬塊不斷頂在前列腺頂端,讓全身的熱度再次集中到鼠蹊部分。

      「你的裡面…變得好柔軟…」

      這是綺禮惡意的話語。

      「你有感覺對吧?被男人插到勃起…」

      「但是還不夠,我要讓你感受到更多──」

      「言峰綺禮上了衛宮切嗣的觸感。」

      「你的裡面非常舒服喔…」

      「你扭腰的動作很不錯,你現在不當殺手了,乾脆去當男妓吧。」

      「住……口……」

      被上了自己的男人用沙啞的嗓音豪不留情指出自己的身體變化,切嗣的體溫因為羞恥而狂升,恨不得就算是零碎的呻吟也不希望發出。

      嘴唇已經被自己咬得紅腫、流血,他舉起手臂改咬手掌背肉,但是接下他的手臂就被人拉開,嘴巴和咬住自己肉塊的咬感也因此分離。

      會這麼做的,除了綺禮不會有別人。

      「…我不允許你再遮住聲音,你很享受吧?那就快發出引人犯罪的嬌吟,我要聽見。」

      「不……啊……嗯……」

      (不行…在這裡發出聲音,回音可能會把士郎吵醒……)

      重新意識到建築物內還有親人存在的軀體更加緊繃,入侵的性器被一陣緊夾,差點洩出。

      綺禮及時忍耐住,接著他從切嗣抗拒的眼神中似乎讀出了意思。

      「……怎麼?擔心被兒子聽見聲音嗎?這不是很好嗎?讓你的兒子聽見你的呻吟出來查看,看到被他視為英雄的父親正被男人壓在身下嬌喘的樣子…呵呵呵呵…真是太美妙的畫面了。叫出來吧,衛宮切嗣,我迫不急待想要看到這幅景象了。」

      邪惡的笑容已經完全扭曲男人的顏面。

      綺禮想看到切嗣崩潰的樣子。

      切嗣也很清楚,一旦發展到那地步,一切都將無法挽回。

      他想要守住寧靜的家、兒子的笑容。

      所以絕對不能稱言峰綺禮的如意,即使他已經沒有可以塞住嘴巴的東西,即使體內外被磨擦的快感幾乎快要吞沒他的理智,他依然重新緊咬住唇,除了忍耐的悶哼,僅發出細碎的呻吟。

      對於切嗣沒有因為他的挺進而爽到喊出聲,綺禮內心有些不爽。

      (哼,真是難纏的對手…看你能夠撐到何時?)

      不過換一角度來想:欣賞著『擔心隨時被發現的緊繃不知能撐到何時』,何嘗也不是一件享受?

      無論是『將切嗣弄到繳械投降』還是『欣賞切嗣死撐的表情』,對綺禮來說都不吃虧。

      也該做到最後了。綺禮更是粗暴地翻攪切嗣的內部,執拗地貫穿他的深處,反覆不斷地深度抽插,讓切嗣一度產生腰際要跟著摩擦一起融化的錯覺。

      熾熱的硬塊在緊緻濕熱的體內為所欲為,強力的貫穿令兩具驅體同步發燙瘋狂。

      最後綺禮用力往前一挺,切嗣二度膨湃的慾望瞬間爆發出來。

      當切嗣噴出白濁的體液同時,綺禮也深深貫穿他,穿刺進最深處,被緊密包覆住的性器微微顫動,將熱液盡數倂射在切嗣體內。

      「啊……啊……嗯……」

      「唔……嗯……」

      射出的快感令兩人都悶聲出聲,切嗣更是全身骨頭彷彿都被拆解過一般,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看著那沾滿唾液、被咬得紅腫,甚至流出血絲的嘴唇,綺禮忽然產生一股衝動──


      移動過去,將自己的嘴唇覆蓋在上。


      一股電流電觸過綺禮全身,他不禁伸出舌,翹開對方的齒,繼續探入其中。

      妻子還在生前時,綺禮給予親吻的行為幾乎少得可憐。在他的認知中,親吻是獻出自己的感情時而表現的動作,不過給予太多似乎又少了可貴的價值。

      但是這溫熱的口腔、柔軟的舌、接吻的味道,讓綺禮想就這麼永遠陷入在這甜美的觸感中,一直到他感覺自己的胸前被人搥打、睜眼看到被自己吻到快要沒氣的男人時,才驚覺地迅速離開他。

      盯著男人重新獲得氧氣而大口喘氣的潮紅臉龐,綺禮腦中一片混亂。

      為什麼他會想親吻這個男人?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念頭?

      (我對於衛宮切嗣究竟抱有什麼樣的情感?)

      此時綺禮的耳邊再度回盪起吉爾加美什說過的話。


      『人類(你)會在什麼時候感到『愉悅』呢?』


      當用言語刺激、用武器攻擊,為了激起那個男人正視、面對自己的覺悟。

      當一次爆發所有熱情,就是希望那個男人也能對他同樣展現全部的自己。

      當徹底侮辱、搗毀他的自尊,想看那個男人因痛苦、受傷而猙獰的表情。

      當強行擁抱他、沾汙他,因為他想看那個男人不曾在他人前展現的一面。

      當持續入侵他的身體與心靈,因為他想完全擊潰那個男人的意志與信念。

      當把這個男人變成專屬於自己的東西,用瘋狂且強硬的手段、把自己的氣息沾染他身時。


      當他做出這些行為時,都讓自己感受到『愉悅』。

      他不想與第三者分享衛宮切嗣的美好,他不想讓別人清楚衛宮切嗣這個人。

      他想要佔有衛宮切嗣,把衛宮切嗣的一切占為己有。

      他的所作所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


      ──他『愛戀』他。


      「!」內心浮現出的字眼令本人相當震驚。

      他,『愛戀』衛宮切嗣?


      因為聖杯戰爭而注意到衛宮切嗣、不時在乎他,曾經認為與過分崇拜正義到排斥自身存在的衛宮切嗣和他是同類而開始追求,所以在認清兩人其實是不一樣時,產生了巨大的失望與憤怒。

      聖杯戰爭結束了,衛宮切嗣已經成為一個廢人,但是依然不死心的他,再次相會後,用盡各種卑劣的方式去刺激他,為了滿足自己的自尊,為了想再次見到男人過去的英姿。


      這樣的執著,就是『愛戀』的表現?


      『呵呵呵…想不到你也有這麼惡俗的情感啊…這是主的恩賜還是惡作劇呢?哈哈哈哈──!
    你這個缺陷品!繼續掙扎,讓本王繼續欣賞你低俗的一面吧!』


      言峰綺禮愛戀衛宮切嗣?太可笑了!


      他將幾乎赤裸的男人扔在原處,自己穿戴整理好衣物,站起身,不去看吃力撐起上半身的男人。

      「為了一個小鬼而願意捨身求全,沒想到你竟然變成這麼無聊的人,衛宮切嗣。」

      「……我心甘情願……」

      對方的回答輕易挑起教會代行者的怒火。


      攻擊他不是因為想破壞他?

      侮蔑他不是因為想傷害他?

      強暴他不是因為想侮辱他?

      這些都只是為了讓衛宮切嗣面對他?他想讓他屬於他?

      這樣的心情,絕對不是『愛戀』。

      應該說,他不承認是!


      「──膩了。」

      「………」

      「你的反應真讓人覺得無趣,竟然為了一個小鬼而願意被男人隨意玩弄你的身體?還是說你現在唯一的籌碼就是靠色誘男人生存下去?這樣的你,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

      即使違背本意,言峰綺禮也依然故意說出尖酸刻薄的傷人言語。

      這不只是在傷害對方,也是在嚴厲告訴自己。

      他不能再繼續瘋狂於這具身體上,這樣眷戀的表現只會顯示出他的失敗。

      他擔心(或者該說害怕?)陷入越深、付出越多,會在不知何時中曝露他的真實。

      所以趁現在還來得及,快點放開這個男人吧。

      「衛宮切嗣,你太令我失望了。」

      說完這句話的教會代行者,走進庭院、沒入黑暗,消失在男人的面前。


      失焦的空洞視線依舊飄忽在庭院裡的各景物上。

      身上還留著男人撫摸的清晰觸感,各處還留下男人吸吮啃咬的痕跡,體內還殘留男人濁白的體液。

      但是侵犯的男人已經不在此處。

      茫然的意識中只記得他剛才離開時這麼說道:

      他膩了,他對他失望了,被玩弄過後的身體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

      意思就是──

      「……一切都……結束了……?」

      在喃喃自語說出這個結論後,隨著滑落一道清淚,被留下來的男人露出一個沒有喜悅的苦澀微笑。



      從今夜之後,言峰綺禮沒有再出現在衛宮切嗣面前。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