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21
  • [F/Z]In past 5 years.6


    五年間(綺禮x切嗣)

    前言:小說Fate/Zero原作後續衍生,以動畫為主食怕被捏他者小心(艸)
       寫這麼久我才發現說標題是5 years的『5』竟然沒有翻英文!(艸)不過現在也懶得改回來了...











      言峰綺禮面前的桌上放著一只行李袋。

      那是本地唯一一家旅館因為某位客人遲遲沒有回來退房,不知是否失蹤還是死亡,他的行李不知該如何處理,在確認裡頭沒有值錢物品後捐贈(或者該說丟給)教會運用的東西。

      所以這只行李袋才會落在剛準備離開此地的綺禮手上。

      行李袋內的日常用品相當精簡,衣物兩三套、盥洗用具一組、一罐治腸胃、頭痛的止痛劑、水和一點乾糧,沒有發現錢財和任何證件的蹤影。

      當翻開衣物、看到熟悉的布料款式,言峰綺禮便知道這行李的主人是誰。

      ──這是衛宮切嗣的東西。


      記憶回到那一晚──

      當言峰綺禮還深感在愉悅的當下,明明在他身下喘氣、跟著他呼吸起伏的男人冷不防抽出藏在衣物內的匕首插在他的腹部上。

      快感瞬間變成痛楚,他不禁發出痛苦的呻吟,讓對方有機可趁、用盡全力掙脫自己的拘禁,一拐一拐奔出地下室!

      雖然匕首插得不深,鮮血依然大量噴出,綺禮不得不忍痛以自行治癒為優先。

      當他奔出教會時,早已尋不著那男人的身影。

      看著還未被白雪覆蓋、從教會延伸出去的足跡,斷在數條車輪胎痕跡下,他判斷衛宮切嗣大概搭上了某台交通工具,這樣便更難追查了。

      好不容易才得到那個男人,卻馬上被他從手中逃走。

      『為什麼到現在仍然執著於他?』

      此時綺禮心中浮現這一句自問。

      衛宮切嗣已經是個廢人,無法滿足他戰鬥上的空虛;而在生理需求上,那具殘廢的肉體他也已經徹底玩弄、污辱過了。但是現在他心中的苦悶就如同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夜晚,衛宮切嗣無視他自行離去時一樣的感受。

      明明應該已經是沒有任何地方讓他感興趣的男人。

      他還希望能得到什麼?

      他還希望能在衛宮切嗣身上壓榨出什麼?

      不要再去想了,這個人對自己而言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當他幾乎要放棄、準備離開此地時,這只行李袋流落到綺禮手上。

      (衛宮切嗣……你究竟擁有什麼樣的魔力?)

      他拿起其中一件衣物,靠在鼻尖上品聞。

      布料上不再像當年留有濃厚的菸草味,剩下的是淡淡的木頭香氣,和他趴在男人身上時聞到的氣味重疊在一起。

      眼中含淚,嘴巴緊咬住布料、偶爾不小心溢出一絲呻吟,下身劇烈收縮的穴口緊裹住他的男根……當綺禮想像到此,回過神時發現,他竟然有反應了。

      即使四下無人,綺禮依然認為不存在此的男人給他帶來了莫大的難堪和屈辱感。


      同時,他也決定了他下一站前行的國家。


      「……你幹嘛忽然跑回來,綺禮。」

      綁著雙馬尾的少女見到來者豪不掩飾地露出厭惡表情,但來者是客,身為主人的她依然泡好一壺茶、舉止優雅地替客人倒好一杯熱紅茶。

      即使被明顯列為不受歡迎戶,來者依然從容地享受端上的熱茶。

      「就算是好久不見的監護人,妳的態度也依舊表露得很直接啊,凜。」

      「對於綺禮你,我認為可以打發掉你走就夠了。」

      「凜,我說過,身為妳的監護人,就算我工作繁忙依然會空出點時間來看看妳。如果我不在日本期間,遠坂家發生了什麼困難也一定要通知我,我一定會奔回來幫助妳解決。」

      「不用你假好心,如你所見,遠坂家我管理得很好。」

      少女遠坂凜,現任歷史悠久的魔術名門遠坂家的繼承人,也是冬木市這塊土地的管理者。

      凜的父親‧遠坂時臣,在參加第四次聖杯戰爭時被人殺害,所以遠坂當家的重任就落在女兒小小的肩膀上。現在她的左手臂已經移植完畢遠坂家傳的魔術刻印,遠坂家代代累積的魔道精髓毫無遺漏的傳授給凜。

      但是對於還年幼的少女來說,這個家族延續的責任依然過於沉重。

      綺禮知情,雖然年幼的少女從未在他人面前露出軟弱一面、甚至連一句軟弱的話語也沒有說過。但其實少女的心中相當苦悶,每日壓抑著內心的酸楚、默默背負著重擔。

      想從逞強的少女身上得到愉悅,只要他再加入一點刺激,想必便能看到更多有趣的畫面。

      「喔……」強忍住上揚的嘴角,綺禮發出一聲意味深長的尾音。

      「那妳的母親還好嗎?」

      「……母親和遠坂家我都照顧得很好,不用你來擔心!」

      遠坂凜的母親‧遠坂葵,在還沒精神錯亂前是一位永遠以遠坂家事物為第一順位,深愛著丈夫時臣的賢妻良母。但是在第四次聖杯戰爭後期,看到深愛的丈夫成為一具冰冷遺體,在大受打擊下呼吸失調、缺氧,精神變得錯亂,再也無法正常地與人交流。

      這是凜所知道的範圍,然而不為人知的真相其實是言峰綺禮卑劣的嫁禍戲碼。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少女得知真相之後,不知會露出怎樣表情呢?

      綺禮相當期待。所以他繼續當著少女稱職的監護人角色,為了便是就近觀察他所培育的高貴花朵會在何時結出他所期待的甜美果實。

      目前遠坂葵正在房間休息,凜不可能讓綺禮去探望她的母親。不過綺禮也沒興趣去看一個瘋女人沉浸在自己編織的幸福家庭(幻想)中,他提起另一件事。

      「凜,妳差不多該去上學了吧?」

      「你這個代理監護人真的管很多耶!我早就覺悟不能過著快樂的學生生活了!」

      「我說得當然不是一般人的學校生活,而是指是魔術師的學校。」

      「魔術師的……」

      「妳應該聽妳的父親提過『倫敦時鐘塔』吧。」

      「倫敦…時鐘塔……」

      是的,少女確實相當耳熟,這是她的父親還在生前時,經常對她講起的魔術師學院。

      魔術界最高學府『時鐘塔』,乃為魔術協會的中樞,亦可說是魔術協會其本身,以倫敦的大英博物館作為據點,全世界的魔術師聚集於此日夜刻苦鑽研魔術的地方,魔術研究可以說是世界最頂尖。

      對於一般人來說,只是一座普通的博物館,但是建築物本身卻是以工房和書庫為首要的精密結構。另外魔術相關專利權也是由時鐘塔來管理,遠坂家的財政就是由那裡撥發出來的專利費來維持的。

      「是的,雖然凜已經移植完畢魔術刻印,遠坂家代代相傳的魔術精隨凜已經完全熟知,但是這也僅限於『了解』,我能教導妳的魔術知識也有限,其他更多元的魔術知識還是要去學校才可以學到比較多,還可以和各屬性魔術師互相討論研究,順便見識多廣。」

      「唔…但是……」

      凜相當掙扎,不用綺禮多說她也清楚,時鐘塔是無論魔術或學術界裡最崇高的象徵,也是她從小嚮往已久的學校。如果現在父親還在的話,她就不用以年幼之軀擔負起了魔道家族一族之長的重任、忍受著刻印的痛苦,她也可以回到學校生活,開心地學習各種魔術知識。

      但是現在她的身分不一樣了,她遠坂凜是遠坂家的當主,她必須背負起遠坂家,不能讓遠坂家的魔術在她這一代失傳。

      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看著少女緩緩緊握起來的小拳頭,綺禮不動聲色地觀賞少女糾結為難的表情。

      等待到時機成熟,男人故意補上這一句:

      「怎麼?對魔術師的學校沒有興趣?」

      「才不是這樣!」凜被激得失去優雅,大聲反駁。

      「我、我現在可是遠坂家的當主啊!怎麼可以隨意地就拋下遠坂家跑到異國去學習?我自己一個人在家裡自學也沒有問題的!況且,母親也需要有人照顧……」

      擁有難得的自尊心和自制力的少女現在正像一般同年齡小孩一樣煩惱著、對於自己的未來迷惘著…真是一幅美麗的畫面。繼續煩惱吧,讓我欣賞到更多██的喜劇吧。(其實連綺禮也不知道該填入如何的形容詞。)

      少女的考慮是正向的,但綺禮也知道要如何讓這名少女認同他的說詞。

      「凜,妳要知道,人類是年紀越輕,吸收知識也越有效率的生物,妳怎麼可以輕易錯過這樣寶貴的時機呢?妳的母親可以請專人來照顧、不用太擔心,然後凜去完成學業研究,在時鐘塔學習到的東西,想必可以讓妳在使用遠坂家魔術的功夫又能更上一層樓,相信妳的父親地下有知也會覺得相當驕傲的。」

      「……我知道了,我會再想想的。」



      綺禮離開遠坂家,他回到冬木的義務又少了一個。

      暫時沒其他目的的他,走在回去教會的路途中經過冬木市的商店街。

      現在冬木平安的街景根本無法和那一夜的火海相連在一起。

      幾年前的某一日夜晚,冬木市淪為火海,建築物被燒毀崩塌、地面無一處完好。

      無論是人、物品全都無一例外的被燃燒殆盡,被燒得焦黑的屍骸、被燒得焦臭的血肉、人們的痛苦悲鳴……灼熱的汙黑淤泥在這片大地上帶來巨大火災。

      事後新聞報導,判明遇難者有五百多人,被燒毀的建築物有一百三十四棟。

      這一始終原因不明的巨大災難,給冬木市市民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

      不過即使悲傷,冬木市市民們依然強忍悲痛迅速振作起來,重新建設他們的家園、大力推廣觀光,冬木市才能在短短幾年內恢復原來的光景。

      現在的商店街上充滿生氣,工讀生們面帶笑容發放傳單面紙,攤販熱情招呼客人,來客興致勃勃挑選商品,有些家長接送放學後的小孩順便買菜,放學後的女學生們三三兩兩結伴逛街,家庭主婦們圍成一小圈三姑六婆……

      比起那一夜宛如人間煉獄的慘景,現今這些和樂融融的景象令綺禮看了相當乏味。

      為了追求勁爆的刺激,他決定在回去教會前先去吃一盤麻婆豆腐。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