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17
  • [F/Z]In past 5 years.5


    五年間(綺禮x切嗣)

    前言:小說Fate/Zero原作後續衍生,以動畫為主食怕被捏他者小心(艸)











      切嗣究竟如何逃離那不堪回首的教會地下室?

      在言峰綺禮解放的空隙,冷不防抽出藏在衣物內的匕首朝他刺過去。究竟刺到對方哪個部位,他沒有去看。後方傳來男人痛苦的呻吟,他忍住全身痠痛拉起衣物、全力掙脫對方的拘禁,就算雙腿麻痺也要一拐一拐離開這裡!

      狼狽不堪的他很幸運沒被任何人發現狀況下,躲上一台載著貨物駛往村外不知何處的馬車後座。

      一切都糟糕透了。

      所幸護照、證件、財物等重要物品都帶在身上,旅館內的行李已經不打算去取回了,他只想儘快離開這個地方。

      入夜的戶外又開始飄起雪來,隨著雪勢越來越大,破裂的衣物根本無法禦寒,但是內心卻比肉體感到還要冰冷。

      整個人完全處於緊繃狀態,不時警戒馬車外頭是否又會出現那施暴者的身影,他捲縮起身軀恨不得就此縮小體積、隱形起來。

      侵犯這具殘廢軀體的觸感依然還清晰地殘留在身上,被男人的雙掌在肌膚上肆行無忌地撫摸,被男人的手指入侵緊窒的穴口,身體不適是男人的體液仍然還殘留在他體內的事實。

      冰寒的空氣令切嗣昏昏欲睡時,此時的他不禁心想:事情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我只是希望想見到女兒、希望見到伊莉雅一面而已啊……

      昏睡起來後,自嘲了下『自己竟然沒被凍死』的他已經隨著馬車來到陌生的地方。

      爲了預防被言峰綺禮再次逮到,之後切嗣又輾轉了多地,身體骯髒沒多餘金錢與心力洗澡、衣服髒亂只要有保暖功用就好,根本完全變成一個流浪漢。

      這在這樣的狀態下,切嗣終於抵達另一處機場,卸下醜態,返回日本。

      當切嗣回到日本、回到冬木、回到家門前,見到出來迎接他回家的士郎,身心幾乎虛脫的他終於卸下這段時間的壓迫。他不禁深深擁抱住兒子,喃喃道:

      「能再見到你…真好……」

      「……父親?你怎麼了?」

      孩子有些不解大人為何忽然會有這樣的舉動(之前出遠門幾次回來也不會這樣),大人只是露出疲憊的微笑,摸摸孩子的頭。

      「沒什麼…只是太久沒見到你,有點太想念了……」


      安心倒下睡了一天一夜後,切嗣重新回到冬木的生活。

      醒來時已經是隔天下午的事了。

      他忽然很想看看冬木的樣貌,於是和士郎提議一起散步去吃晚餐,小孩子當然開心說好,父子兩人一起走上街頭。


      現在冬木平安的街景根本無法和那一夜的火海相連在一起。


      幾年前的某一日夜晚,冬木市淪為火海,建築物被燒毀崩塌、地面無一處完好。

      無論是人、物品全都無一例外的被燃燒殆盡…灼熱的汙黑淤泥在這片大地上帶來巨大火災,即使痛苦掙扎著,依然沒有生物能逃離得了被拉進死亡地獄的命運。

      被燒得焦黑的屍骸、被燒得焦臭的血肉、人們的痛苦悲鳴……

      明明是懷抱著美夢安祥入眠,驚醒起來後卻變成人間煉獄。

      事後新聞報導,判明遇難者有五百多人,被燒毀的建築物有一百三十四棟。這一始終原因不明的巨大災難,給冬木市市民們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

      冬木市市民們強忍悲痛迅速振作起來,重新建設他們的家園、大力推廣觀光,冬木市才能在短短幾年內恢復原來的光景。

      現在的商店街上充滿生氣,工讀生們面帶笑容發放傳單面紙,攤販熱情招呼客人,來客興致勃勃挑選商品,有些家長接送放學後的小孩順便買菜,放學後的女學生們三三兩兩結伴逛街,家庭主婦們圍成一小圈三姑六婆……

      那一夜的慘景,彷彿是一場夢?

      但是對切嗣來說,卻是無法抹滅的記憶。

      這事件只有裏側的人才知道的真相。

      由魔術師們為了達到起源,七名魔術師(Master)與七名英靈(Servant),為了獲得聖杯在冬木展開死鬥,又因為聖杯的本質而釀造的悲劇。

      身為參與者的切嗣好不容易撐到最後一戰,他已經抛棄了一切、犧牲了一切,終於走到這一步!最後卻拒絕了唾手可得的東西,使用咒令破壞這全世界的惡!

      ──而其代價就是拉著冬木市的市民們陪葬。

      在重建初期,每經過一棟建築物的殘骸,切嗣心中就多出一分痛苦與罪惡。

      他不常出門,除非有必要,他都選擇待在家中,逃避性質地忽視施工的聲響。

      帶著他稍微走出陰霾的是士郎。

      雖然男孩總認為男人是他的嚮往,但是對男人來說男孩才是他的救贖。

      那一夜,如果沒有遇到瀕死的男孩,男人恐怕沒有任何意志力能夠撐到現在。

      在犧牲了五百多人中,他終於抓住一個人的手。

      自幼抱有「正義的一方」的理想、但不可能實現的他,不再是誰都拯救不了。


      切嗣帶著士狼來到一間家庭餐廳。

      隨著自動門應人而開,一位看起來應該還是高中工讀、穿著圍裙的女服務生立即面帶笑容上前來接待客人。

      「歡迎光臨,請問客人有幾位呢?」

      「兩位!」父子倆平時不常在外頭餐廳用餐,男孩顯得相當興奮地搶在父親前頭回答。

      男人也微笑讓孩子發言,自己省了開口、不擅長與人接觸。

      「好的,兩位客人請往這邊走。」

      在女服務生的帶領下,衛宮父子坐到餐廳的角落位置,由於兩人座的位置比較偏僻,旁邊還有擺飾用的盆栽,遮蔽住一些直接視線。

      切嗣挺滿意的,位置隱蔽又不醒目,不用太在意他人的眼光。

      「這是菜單,請過目,兩位想點餐時請呼叫我們。」

      女服務生留下雙份的杯水和菜單後便暫時離去。

      「哇…哇啊…每一樣套餐看起來都好好吃喔!」

      男孩興奮地反覆翻閱菜單,表情看起來很難抉擇要點哪一道餐點。

      切嗣露出淡淡的微笑,對於能再看到士狼開心的表情而感到幸福。

      「士狼,想吃什麼就儘量點吧。」

      「咦?可以嗎?可是…」男孩露出驚喜的神情,但是馬上便收斂起來。

      雖然他的年紀還小,卻已經是個早熟的孩子。他很清楚他們家的經濟狀況,對於父親准許他能隨意點餐的發言,反而令他開始擔心花費的問題。

      「不要在意太多,士郎…今天是值得我們慶祝的再會日子,想吃什麼就儘量點吧,不過我們不可以隨便浪費食物,要全部吃完喔,爸爸也會幫忙的。」

      「──嗯!」男孩雖然隱約感覺到父親言語中微妙的涵意,不過他決定不去在意,舉高手呼喚服務生。

      「不好意思──我們想要點餐。」

      「來了!」這回應聲而來的不是上一位女服務生,而是一位男性服務生。

      他同樣也穿著件工作圍裙,頭上多戴了頂紅色遮帽,他留了一頭清湯掛麵髮型,身材看似瘦弱,感覺只要有一名巨漢朝他的額頭上彈一下手指就會翻滾好幾圈去撞牆。

      「你好,請問客人要點什麼餐?」

      「那個…我要一份兒童餐蛋包飯和一份豬排套餐,飲料都選熱茶。」

      「好的,那請問大人要點什麼呢?………那個……這位客人?」

      男服務生遲遲等不到回應,又看到男孩的監護人(應該沒錯吧?)只是嘴巴微開、愣愣盯著他瞧,只好尷尬地又詢問一次。

      切嗣發覺到自己的失態,立即面無表情答道:「沒事。」

      「呃…請問客人要點什麼餐呢?」男服務生重新再詢問一次。

      「……小孩子點什麼就吃什麼。」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那時候』的對手……維瓦‧維爾維特。)

      維瓦‧維爾維特,倫敦時鐘塔的學生之一。

      因為經常被其他家族和導師看不起而心生不滿,為了證明自己傑出的實力,他偷走了導師肯尼斯‧阿其波盧德‧艾爾梅洛伊參加第四次聖杯之戰的聖遺物,跑到冬木市召喚出從者Rider參加第四次聖杯戰爭。

      他是當屆聖杯戰爭少數存活的Master之一,不過直到現在,不常外出的切嗣才知道。

      (……原來他還活著啊……)

      切嗣知道維瓦,但是維瓦不知道切嗣。

      當時切嗣一開始就在第一戰Saber對上Lancer、Rider騎著牛車來攪局時,從遠方透過狙擊槍看到維瓦的面貌。所以切嗣知道維瓦。

      但是對維瓦來說,他看過Saber的『主人』是愛麗,還沒有機會見到隱藏在暗處切嗣的容貌,聖杯戰爭就結束了。所以他當然也不知情,在第四次聖杯戰爭時曾經有好幾次因為Rider的戰術而免於成為狙擊槍的目標。

      「呃…好,那我再重複一遍點餐內容,一份兒童餐蛋包飯和一份豬排套餐,飲料都是點熱茶,沒錯吧?」

      「是的。」士狼答應。

      「好的,請稍等一下,馬上就為您送上餐點。」

      「那個,你…」切嗣脫口叫住這位正要離開的魔術師學子。

      「!……還有什麼事嗎?客人。」

      維瓦雖然故作鎮定回答,不過心裡依然緊張起來。

      (難不成我又遇到有奇怪癖好的客人(限定男性)了?)

      衛宮切嗣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要叫住維瓦‧維爾維特。

      繼續假裝不認識不就好了?但是內心的疑問依然不自覺提出。

      「為什麼,你想來這裡打工呢?」

      為什麼,你還想繼續留在冬木?

      「咦?」維瓦楞住。

      雖然他來應徵時,店長也有問過類似的問題,不過被外來客人忽然這麼問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那個、我來這裡打工……很奇怪嗎?」

      「啊,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忽然想問問看…」

      「唔…說出來是沒差啦…」反正面試時都回答過一次了。

      「……兩位都還記得幾年前冬木市的那場大火吧?」

      隨著魔術師學子改用嚴肅的口吻發言,座位上的兩人臉色也立即沉了下去。

      一位是始作俑者,一位是倖存者。

      「我的爺爺奶奶移民住來此地,那一年我剛好從外國學校回來住在爺爺奶奶家,雖然家裡幸好離市區偏遠、沒有受到大火波及,但是看到那樣的慘景相當震撼和難過……」

      這是維瓦對一般人的說詞,而其中的真實為:這場大火是作為第四次聖杯戰爭的最後戰場的餘波。──當然對切嗣來說心裡有數。

      在即將抵達最後舞台時被淘汰的Rider組,在隔日看著電視屏幕上那被燒得光禿禿的淒慘原野,雖然不在當場,但維瓦相當清楚──那毫無疑問是聖杯戰爭所造成的傷害。

      雖然Rider戰敗、能夠存活下來已經是個奇迹的他無能為力阻止這場悲劇,但身為參與者,看到這般慘景依然感到後悔與愧疚。

      對於這場由魔術師所釀成的慘劇,他感到過意不去。

      這場犧牲無數無辜者的第四次聖杯戰爭已經在昨夜徹底落幕了,但是冬木市的重建從今日才正要開始。

      明明在十一天前,他還是個在倫敦時鐘塔裡坐在課桌椅上聽課的學生,因為一時的報復心理來到冬木參加聖杯戰爭後,他的人生產生非常大的改變。

      他召喚出來的,是一名豪放不羈的高大男人。

      那永遠面帶豪邁笑容、不斷激勵自己,並以此挑戰自我的男人。

      曾經他對於男人的信念不以為然,對於男人的行事作風氣急敗壞,但是在最後的最後,自己還是被他的快樂所吸引。

      十一天明明不過是如此短暫的時間,維瓦的心中已經深深留下那個男人‧征服王伊斯坎達爾的色彩。

      無法否認自己對他感到羨慕,甚至還想過跟他一起走。但最終他留下了維瓦。在邀請維瓦成爲自己的臣下,聽到維瓦的回答的瞬間,他做出了如此的決定。

      『活下去,維瓦。見證這一切,把為王的生存方式,把伊斯坎達爾飛馳的英姿傳下去。』

      王的遺言,王下道的命令,要他活下去。

      至今爲止對學習以外的東西都沒有産生興趣的他,開始不時就反覆思考,現在還活在這世界上的臣子該如何實現王的遺願?

      「我決定留下來,一邊打工一邊盡自己所能幫忙重建,直到現在,看著冬木市的原貌已經恢復得差不多,我也安心了、錢也存夠了,其實我打工做到這個月底就不做了,接下來我想去遊覽外面的世界、開開眼界,順便在旅遊途上想想未來我到底能做些什麼…啊,我一不小心就講這麼多話,不好意思!耽誤你們的用餐時間!」

      「不…不會,謝謝你願意跟我們講這些話。」

      「哈哈…不知道爲什麼感覺先生挺…親切的?所以就話多了。」

      (……其實我是幾年前想置你於死地的人。)

      「哈哈…」切嗣跟著乾笑幾聲,當然心裡想的話他是不會說出口的。

      「我這就去幫客人們叫餐,請再稍等一下。」

      維瓦鞠了個禮,快步離去。

      (……Rider,我現在這個樣子算是有成長了嗎?再過不久,你這位征服王沒有踏過的土地,由你的臣子維瓦‧維爾維特代替你的腳步踏上土地、代替你的雙眼去征服那片視野吧。)

      看著魔術師學子的背影遠去,切嗣問士郎。

      「士郎…聽完剛剛的那一番話,你有什麼感想嗎?」

      作為一個小孩,又是那場災難的倖存者,聽到關鍵詞時沒有表現出驚嚇、也沒有哭泣,只是從頭到尾靜靜聽著青年的發言。

      「我覺得…大哥哥好偉大喔……」

      「……是吧。」

      「但是在我的心目中,最偉大的是父親,沒有父親就沒有現在的我。父親是我心目中的正義使者!」

      「啊,喔…這樣啊……」

      一時間話題轉換移至切嗣身上,並且又是感謝的言語,讓他有些不自在。

      (士郎…如果當你知道那場讓你失去一切大火的罪人正是我時,你還會如此敬愛我嗎?)

      此時餐點也都端上桌了,切嗣順勢轉移話題。

      「既然餐點都到齊了,我們開動吧。」

      「嗯!」

      「「我開動了。」」

      衛宮父子一起雙手合十,享受這一段幸福快樂的用餐時光。

      ──因為如此,所以遭到了他處的玩味觸目。





    --TBC--


    後記:
    中文翻作"維瓦",所以文中採用此譯名,不過我是習慣叫韋伯(doh)
    因為韋伯是少數存活下來的人,所以就想說讓他至少露臉一下,RIDER組是本作的綠洲啊啊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