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06
  • [F/Z]In past 5 years.3


    五年間(綺禮x切嗣)

    前言:小說Fate/Zero原作後續衍生,以動畫為主食怕被捏他者小心(艸)
       打鬥描述還有待加強(doh),另外常識和吐槽告訴我,不能『就地解決』(啥)











      但是現在的言峰綺禮還不知道,過去的『魔術師殺手』因為受到黑泥的污染,肉體已經退化到如同廢人一般,光是剛才槍械的射擊後座力就夠他的手震麻一會兒了。

      切嗣應該在這裡收手,並告訴教會代行者這項現實,讓他趁早放棄。

      可是他怎麼可能讓這危險人物接近伊莉雅?

      雖然從槍口冒出的硝煙味令他稍微恢復理智,考慮過或許可以順言峰綺禮的意、讓他打破結界、自己趁機在他之前找到女兒、帶她離開這永恆的冬之國度。

      但是這樣的冒險機率太高了,他沒有把握以自身狀況是否能完成這戰略的行動,他沒有自信能在言峰綺禮之前找到女兒,他沒有自信現在自身的能力是否能夠保護好女兒。

      與其看見倒在血泊中的女兒,那還不如,滿足前方這位教會代行者的戰鬥慾望。

      自己被殺死也無所謂,只要伊莉雅能夠平安無事他就心滿意足,自己對女兒、老婆的愧疚也能稍微釋懷一點吧。


      對不起,伊莉雅,我沒能遵守約定、把妳一人留在家裡,雖然將來妳越長大受到的苦難也越多,不過只要活著就一定還有希望。

      對不起,士郎,這一次我恐怕無法回到日本了,我知道你是個獨立的孩子,相信我走後你還有大家的陪伴、能夠堅強地活下去。


      衛宮切嗣開始奔跑起來,即使厚高的積雪阻礙行動,他仍然努力拔腿邁進,努力當一個『稱職』的對手。

      目前身上的武器:有槍裡的子彈,剩下五發(估計對方不會讓他有時間換子彈),腰際一把匕首,再加上本打算用來破壞結界的小型炸彈有三枚。

      不奢望傷到敵人,只希望能拖延到時間。

      不再有多餘的言語,只有戰!

      教會代行者率先展開動作,後腳用力一蹬,以驚人的速度逼近目標。驟然飛速逼近的身影,令切嗣反應不及。

      還未回過神,切嗣的身軀已經比大腦先做出了反應,向後跳開時,一耳邊傳來空氣劃開的氣流,绮禮的右拳掠過了他的臉頰,緊接著蓄勢待發的左拳連續發動,手臂四周的空氣化作螺旋的氣流,朝切嗣的胸口狠命擊去。

      千鈞一發之際,切嗣用槍身硬生生擋下這一衝擊,但是依然防禦不住。明明是血肉骨頭撞擊堅硬的機械,喀聲的悲鳴卻是從槍身傳來,彷彿隨時下一秒就會肢解破碎。

      在幾秒內明白用槍械是抵擋不了攻擊,順著向前的強大力道,身軀順著向後倒下,在雪地上翻滾好幾圈,退出八極拳的攻擊範圍。

      言峰綺禮八極拳法的破壞力強大,極其危險。這早在那一夜切嗣就已經相當了解,與這個男人近身作戰他根本沒有勝算。

      必須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否則沒有反擊的機會。

      切嗣不去理會肉體上的疼痛,在脫離绮禮的攻擊範圍至少在十步以上後,朝著那團輪廓越來越失去焦距的人影又開了一槍。

      他沒有確認這一發是否命中,只是邊不時瞄著那模糊人影邊開始往森林外頭移動,能帶言峰綺禮遠離愛因茲貝倫能多遠就多遠。

      在對方退、我方進的情勢下,綺禮也不急著追趕上去,只是掛著享受的表情,一手各抽出三把黑鍵,朝獵物投擲出去。

      後方有追來的腳步聲,耳邊不時傳入劃破空氣的尖銳聲響,小腿處更似乎傳來刺痛。

      切嗣忽視那些插在腳邊雪地上的黑鍵、忽視那逐漸流出來的腥味液體,轉身朝教會代行者扔出一枚炸彈。

      炸彈在高處就被黑鍵射穿、爆炸開來,沒有傷到對方一根寒毛。

      切嗣在確認自己的判斷同時,也尋找好了目標,他奮力扔出第二顆炸彈。

      綺禮不太理解,同樣的伎倆對他不管用,為何浪費珍貴的實彈?

      (白費工夫。)邊暗忖,準備再度射出黑鍵。

      但此時切嗣卻比他更快動作,舉起手槍,朝落下的炸彈開出一槍。

      子彈奇蹟命中、不需浪費多餘彈藥。

      爆炸的威力對於經過了全身防彈加工以及詛咒防護處理的法衣衝擊並不強,綺禮根本不必閃避,只需防禦一下便可。但是炸藥爆炸的時機被切嗣掌握洽宜,正好爆破在積滿白雪的樹梢上,衝擊的火光煙霧中再加上冰之結晶的飛災橫禍,阻礙了教會代行者的視線。

      這令綺禮錯愕不已、不得不閉上雙眼,一手護住頭部、一手揮開阻礙視線的事物,當他完全揮開煙霧後,已經不見切嗣的身影。

      雪地上殘留著足跡以及斑斑血跡正往山下延伸。


      利用第一枚炸彈的試探達到效果,衛宮切嗣確定了兩件事情。

      第一,了解言峰綺禮對投擲武器的攻擊模式,同樣以投擲黑鍵回擊是最有利的方法。

      所以他才能使用方才的障眼法。

      第二,他想試探是否能引起森林結界內愛因茲貝倫的注意、是否有可能因此而出面?

      最後等待的結果是,沒有動靜。

      看來愛因茲貝倫不打算參入這混水,又或許是打算讓他們自相殘殺,無論哪方倒下對於愛因茲貝倫來說都是少了一個眼中釘,切嗣只能認命選擇其他戰略。

      利用第二枚炸彈達到了和言峰綺禮拉遠距離的目的,在往山下滑動時也找到了適合埋伏的地點,一切準備妥當。此時藏匿起來的切嗣緩緩輕聲唸出咒語:

      「…Tim ealter——double accel。(固有時制禦——二倍速)」

      不過身體上並沒有產生任何變化。

      將自己的體內化為固有結界,用來操控時間加速。這是他幾年前還是『魔術師殺手』時最常使用的魔術技倆,但是現在體內的魔術回路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到此為止了……)他自嘲地笑一笑,恢復原本冷漠的表情。

      言峰綺禮正追循著足跡,朝這邊無畏懼地行進而來。

      「…五、四、三、二、一…」隨著目標接近,藏身在掩護後方的切嗣開始倒數。

      「零。」隨著倒數到盡頭,目標的腳下傳來不自然的拉扯聲,埋在雪堆中的炸彈衝破表面,閃光、炸裂的火熱以及雪花再次四處飛濺。

      雪地上被炸出一個窟窿,露出被覆蓋的土地。

      隨著爆炸聲,設下陷阱的男人也跟著從掩護後方衝出。

      雖然被再次被炸彈和雪結晶所波擊,綺禮依然感應到對方正對他靠近,他邊護住雙眼邊將手中的黑鍵全部齊射!

      切嗣不理會自己是否會被爆炸波及、不理會自己身上究竟被黑鍵弄出多少劇痛,只要沒有命中要害,他就會繼續衝撞進入到綺禮身前,用藏在大衣內的槍口用力抵在對方腹部上,將剩餘的力氣全押在食指上,猛力按下。

      但是他還未把所有子彈送給敵方,就被猛力的手臂揮在側邊臉上,蹌踉撞上一旁樹幹倒地不起。有沒有能貫穿對方的防彈僧衣似乎不是什麼重要事情了。

      「混帳!這種小把戲──」

      後腦勺似乎有被撞到,意識混沌間聽到對方的怒吼,冰冷的手指依然還緊緊勾住金屬的觸感,他努力想舉起手…但是連重新瞄準的機會都沒有,手掌便傳來劇痛,一支黑鍵插在槍械連同他的手心上,最後唯一的實彈武器完全支離破碎。

      「唔…!」

      一隻腳用力踢在他腹上,連同傳到背後樹身而震動,含有八極拳內功的力道,感覺從食道內咳出些什麼。接著又是一擊、兩擊、三擊,切嗣痛得痙攣身子、發出痛苦的呻吟,任由樹上的白雪覆蓋到身上。

      切嗣已經拼盡了全力。

      現在的他全身都是傷、頭髮凌亂、嘴裡咳出鮮血,狼狽到像一團破布任人提起衣領。

      似乎被怒罵了什麼?稍微腦震盪而耳鳴的他沒有聽得很清楚。

      「這就是你現在的實力嗎?再不認真就等著被我殺掉喔!」

      即使是身穿特製防真槍實彈的僧衣,在零距離的射擊下,連兩發打入的子彈依然如同長釘一般猛烈地敲擊進入綺禮的全身。但是他所希望得到的痛楚才不只有這點程度!

      不過癮,非常不過癮!連熱身都沒有辦法。

      「太弱了!你究竟要墮落到何種地步!衛宮!」

      綺禮雙手提起這無力的男人,朝他怒吼。這時他發現男人沾滿鮮血、無力地任其垂落的雙手有些萎縮,從嘴裡、鼻裡呼出不規律的起伏,觸碰到的肉體似乎不像從前結實。

      最後一次見到的衛宮切嗣不會因為這點程度就呼吸續亂。

      最後一次見到的衛宮切嗣不會因為這點程度就體力透支。

      只是數月的時間,竟然有這麼大的改變。

      言峰綺禮可能沒有感受到,雖然兩人同時受到黑泥的汙染,但他的生命機能是靠著魔力供應撐起來,所以雖然他的肉體也受到創傷,不過魔力供應令他在活動上沒有什麼大礙。

      只是衛宮切嗣就沒有這種好運了,雖然就算聖杯也提供他這份魔力,他也不會接受黑泥的『好意』吧。

      ──這就是兩人肉體上的差距。

      「沒…用的…我不再是過去的自己…」

      在被拉扯領口的劇烈晃動,無神的痛苦雙眸剛好對上憤怒的瞳孔。說出殘酷的現實。

      「這具被汙染的肉體即將走向毀滅,放棄執著如同廢人的我吧…言峰綺禮。」

      ──即使明白了又如何?

      他空虛的內心該如何填滿?

      他渴望的滿足又該如何宣洩?

      你是認真覺得我的執著只有這點程度?

      「──才不會輕易放過你,衛宮切嗣!」

      言峰綺禮粗魯地提起半跪在地上的衛宮切嗣,抽出細長條的符咒禁錮男人的雙手,就這麼揪扯著他下山。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阿阿阿 H期待~~~
    雖然切絲PAPA好可憐 但是喘氣好萌(虐)

    Re: No title

    呃...還是不要太期待比較好...(艸)
    我只是忽然想寫虐文而已www

    No title

    虐文大好 (S

    不虐就沒意思了 XD
    不管是虐心還是虐心都很愉悅 XD (麻婆臉

    Re: No title

    果然就只是個變態啊!!
    歡樂惡搞時絕對不讓他吃到切嗣www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