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01
  • [高台]不該重疊的接觸


     《灣家鐵/道/列/車擬人-高/鐵X台/鐵 CWT28無料配布


     ※擬人均以自創名稱稱呼,都市也不用真名,你我他知道就好。

     ※灣娘出沒注意。

     ※劇情中『人類對於高台鐵擬人是否有疑惑』這不是重點。






      一班駛往北都的區/間/車在山線的鄉間鐵道上緩緩前進。

      雖然使用『緩緩』形容詞,但時速也有超過一百公里,比一般陸地四輪車還要快,既使如此也算是所有平地上鐵道交通工具中最慢的車種。
      今天並非假日,也非上下班的尖峰時刻,乘客們都能擁有坐下的位子,但越往北方,上車的乘客也逐漸增加,當區/間/車停在中歷站時,已經找不到空閒的座位了。
      在等待發車時間,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婆婆背著皮包、拄著拐杖慢慢登上這班列車,放眼望去,都未發現空出來的藍色坐墊,就連博愛座上也坐滿了老人和孕婦。
      「老太太。」兩具身軀從人群堆中站起,朝老人家走去。
      「如果你不嫌棄的話,請坐我的位子吧。」
      對方是一位外國混血男性,有著微長的金髮、西裝制服筆挺,戴著名牌手錶,看起來就像高精英份子。從他在風/城站上車時就擄獲那節車廂內許多女性的視線,就連不少男性也不例外。有著諸如點點點的小聲音量:
      「吶吶,你看,是混血外國人耶~」
      「好帥喔~」
      「應該不是傳教士吧?」
      「幸好我女朋友今天沒陪我北上…」
      他的存在感相當強烈,一舉一動接受到他人注目,現在他的讓座行為更是讓人對他的印象加分,也令人驚艷他說了一口流利的中文。
      這樣的帥哥想必能獲得眾多女性的傾心,不過他似乎已經有伴侶了?
      一位留了頭黑色長髮、用粉紅小花髮夾分別別在兩邊耳際,穿著輕便裙裝的台/灣女孩帶領著他從風城上車。在讓座時,她也跟著站起時被男方請回座上。
      「謝謝你們啊年輕人。」老婆婆欣喜接受讓位,坐在女孩身旁。
      「欸,這位先生,你今天是我的客人耶,哪有讓客人站著的道理?」
      女孩微微噘起小嘴,很不是滋味地盯著一手已經抓住車環的男人。
      「身為紳士怎麼可以自己坐著、讓淑女站著呢?這一點請讓我堅持。」
      這麼說時,男人邊露出一抹迷人的放電微笑,不過對女孩似乎不怎麼來電。
      一旁的老婆婆微笑問:「呵呵~你們是男女朋友嗎?感情看起來很不錯~」
      「老太太您誤會了,我們只是一般朋友。」
      「對啊,嗯…也有一點主顧關係啦,還有他已經有看上的對象囉~」
      兩人神態自若,語氣臉不紅氣不喘,看來說得是事實。
      有了個開頭,三人開始熱絡聊起天來。
      「阿婆,妳時常坐火車嗎?一個人坐車沒有問題嗎?」
      「不會不會,我從小坐到大,對台/鐵非常熟悉,自己一個人搭車也沒有問題。」
      「喔喔,那阿婆可以說是台/鐵VIP呢!」
      「呵呵~我可是台/鐵的忠實客戶呢~雖然近年多了高/鐵,但我還是比較習慣坐台/鐵。」
      「老太太不習慣坐高/鐵的原因是因為票價昂貴嗎?」
      對於一些精打細算、勤儉持家的老人家來說,高/鐵的價位算是偏高。
      「不,價格不是問題,我的兒孫們都很會賺錢~而且高/鐵的服務很好,座位也舒適。只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大家一起坐在同一排座位上有說有笑的樣子。」
      老婆婆不禁開始回憶。小時候和父母搭火車南下探親,兄弟姐妹們不喜歡老實坐好、總是爬上爬下玩著鐵欄杆;青少年時考上其他區域學校,每天趕搭火車上下學,在上下班高峰擁擠的車廂內背英文單字;長大結了婚和老公帶著小孩坐火車出遊;一直到現在她依然搭著火車去探視老朋友。
      既使窗外的綠景、建築物不斷在變化,她凝視的那片天空仍舊沒有改變。

      人們的溫情是否也沒有改變呢?

      「有時看新聞報導說現在大眾運輸工具上有人不禮讓座位,但是我今天很幸運遇到你們這兩位帥哥美女,讓我相信還是有禮貌的歹丸人的…啊,看看我,人老了話就比較多,讓你們一直聽我發牢騷,拍謝啦…」
      「不會啦阿婆,我很喜歡聽阿公阿嬤講古喔~」
      「是啊,老太太,這些都是我沒接觸過的事情,聽起來很有趣。」
      「這樣啊,那我就多講點…對了,我很習慣搭這班次,這班火車的列車長我從小看他做到現在,只要是坐台/鐵久了的人他都會記得,即使不知道名字也能彼此熱絡打招呼。」
      「啊啊~我知道,邰鐵先生對吧,我也跟他很熟喔~」
      「喔?小姑娘也時常搭台/鐵嗎?嗯…列車長現在有點年紀了,第一次見到他時好像才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那時候我高中學校有很多女同學都偷偷暗戀他呢~他真的做很久了,比我坐車的車齡還要久。」
      「我想應該沒有人的車齡能比得過他吧…而且在更早以前的他可是純情的可口少年呢~呼呼呼呼……」
      「小姐,你不小心曝露年齡囉。」
      「…我不給你看他那時候的照片了。」
      「對不起,請務必借給我看…!」
      喀啦喀啦,一個低沉也結實的聲音伴隨車廂節門被拉開後響起:
      「不好意思,現在開始驗票。」
      頭戴列車長帽,身穿白色襯衫繫領帶,腰際掛著滿滿工作用工具,一位外貌已年過三十的大叔手拿驗票章提醒各位乘客即將要驗票。任何想坐霸王車、未補票的人都別想逃過大叔的法眼!…啊,如果是拿莒/光/號以上到目的地的票根者例外。
      「唔,說人人到,阿鐵!這邊~這邊~」
      女孩以熱情到像對待老朋友般態度對列車長大叔揮手。
      列車長大叔的視線一移到音源處立即露出不打算掩飾的嫌惡表情。不過這並不是針對少女,而是針對待在她身邊、笑得一臉爽朗的青年。
      「嘖,你怎麼會出現在這!我這種像在『騎腳踏車』的速度,你應該沒有耐性才對吧?查票。」
      「是我帶他來搭車的。」女孩邊說邊交出她的票根。
      「偶爾邊悠閒搭車邊看你工作時的樣子還挺不錯的,雖然我的『業績』逐日上升,但是在公司總盈餘回到『綠字』之前,我還有許多要學習、研究的地方,你說是不是?『前‧輩』?」
      「哼。」大叔粗魯拿走青年手中的票根,狠狠蓋了章塞回去給原主。
      「只要我還踏在這土地上的一天,就不會讓你把所有客人都搶走的!我的大小姐啊…妳該不會是故意帶這傢伙做這班車次的吧……」
      「嗯哼,你‧說‧呢~」
      「……算了,我不想知道。」
      「原來你們都認識啊?感情看起來很不錯喔~呵呵。」
      「我才不要跟大叔好咧,阿婆,他們倆人相好去就好~」
      女孩掩嘴笑著往一邊挪了幾步,讓青年和大叔看起來站在一塊。
      「誰要和這傢伙好啦!?」就算無奈,大叔依然恢復微笑,向座位上的老婆婆伸出手。
      「阿婆,我要驗票了。」
      「諾。」老婆婆遞出她的老人優惠票,笑道:
      「列車長先生,剛剛啊…我才和這兩位帥哥美女提到你以前工作的模樣,以前我高中班上的也搭火車的女同學,很多都喜歡你喔~」
      「真的啊,謝謝,以後也請多多支持台/鐵喔!」
      「然後啊~阿鐵,我還跟阿婆說你以前再年輕一點的事情喔。」
      「唔,再更久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拿出來說了啦…我的大小姐……」
      「可是我這個『後輩』也想多知道一些關於『前輩』你的事情。」
      「就是因為你在場才更不想讓你知道啊!」
      「我們已經講好(?)我回家後要翻出你以前的照片給他看喔~」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人鬧了好一會兒,列車長大叔露出一臉不想理你們的表情,將激動情緒時歪去的帽子扶正,回到執勤時刻狀態。
      「唉,不跟你們瞎扯,我還要工作啦…阿婆,以後也要時常搭乘我們家的列車喔,如果發生什麼事情就趕快按下紅色警鈴叫人,我會立刻趕過來的,不過不要用到當然是最好的,好了,先走啦。」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拉帽行禮動作,卻讓乘客感覺受到尊敬、以及大叔酷酷的氣概。
      看著列車長消失在另一端車廂盡頭後,老婆婆不禁感慨:
      「……列車長先生真的一點都沒有改變呢。」無論是戴正帽子的手勢、補票的動作和對待乘客的態度。
      「……他也是讓我繼續搭乘台鐵的原因之一喔。」
      「唉呀,那個大叔聽到這句話一定會暗自害羞的,嘻嘻~」

      《終點站,北都到了,請旅客帶好自己的行李下車。終點站──》

      在三人繼續聊天之下,這行進北都的四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隨著車內廣播響起,三人抵達目的地。青年和少女攙扶著老婆婆下車、搭上電梯,目送她步離出站口後,女孩率先開口:
      「…如何?高斯先生,這趟小旅途收穫不少吧?」
      「…嗯,還不錯,我知道了邰鐵先生不少事情,他所擁有的優點造就許多忠實顧客,學習好的地方讓自己更加茁壯,不過如果是他的系統就還是免了。」
      「良性的競爭當然很好,我之前還擔心你們會不會打起來呢…」
      「我們應該沒有血氣方剛到這種地步啦…請灣小姐不用擔心。」
      (是啊~血氣方剛用在床上就夠了,呼呼呼呼……)
      心中的幻想不小心讓灣差點滴下口水。
      「好了,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我還要搭節運小弟去機場接朋友呢。」
      「嗯,我們有機會再見吧,灣小姐…啊,下次見面時請記得帶照片…」
      「呵呵~我會的,那先走啦,掰咪~」
      在談話時間,人潮逐漸散去,在出站前的小廣場上,僅剩下零星幾人,西裝青年也是其中之一,和灣離別後,他獨自站在原地,彷彿是在等待誰的到來。
      「…嘖,你怎麼還沒滾啊?鐵爾‧高斯。」
      列車長大叔出現在青年後方。
      青年…或者該說鐵爾‧高斯露出期待成真的表情,面帶優雅笑容回過頭。
      「因為我在等你。」
      「等我?少噁心了,又不是女同學們相約一起回家。」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邰鐵並沒有阻止鐵爾‧高斯並行走在他的身旁。
      「你和灣小姐是故意挑我工作時間的那班次吧,看別人工作是很有趣嗎。」
      「我說過偶爾邊悠閒搭車邊看你工作時的樣子還挺不錯的,而且看著前輩工作的樣子能讓我學習到很多,讓我的服務能夠更上一層樓。」
      「哼,前輩?我們的上司根本不同掛,這個尊稱還是省省吧。」
      「畢竟你在這地方上跑得時間還是比我久啊,那我可以叫你『阿鐵先生』嗎?」
      「那種灣小姐的『台式』親熱叫法被你拿去用很噁心耶。」
      「那我可以叫你『小鐵』嗎?」
      「笨…!其實你根本一點都不尊重我這『前輩』吧混帳!」
      邰鐵臉上瞬間出現一絲困窘,下一秒立即用憤怒來掩飾。
      「是邰鐵先生自己不承認我一開始的稱呼,我只好另外想稱呼囉。」
      鐵爾‧高斯露出玩味的表情,沒有放過邰鐵每一個反應。
      「唉…你還是稱呼照舊吧…還有我說啊……」邰鐵遲疑了一下,瞄了鐵爾‧高斯一眼,說出他心中從剛剛在車上就一直介意到現在的不爽快心情。
      「你想要知道我的事情非得用打聽,就不會直接來問我喔?」
      「───!」
      青年猛地將視線從大叔臉上撇向完全相反位置。
      「喂!你這什麼態度,我很認真在說的啊!」
      大叔對這極度反應非常不爽快!
      鐵爾‧高斯沉默(沉沒)了。
      (──那台詞搭配那可愛表情真的是太犯規啦!邰鐵先生!)
      他努力恢復原本從容的態度。
      「……那,我可以跟你要你小時候的照片嗎?」
      「你作夢──!」

      從灣家八十三年起(高/鐵開始動工),兩人的業績競爭早已在檯面下悄悄開始擦槍走火,或許在其中可能擦出了另一情緒的奇妙火花,不過在邰鐵大叔還未查覺到這位外來青年‧鐵爾‧高斯的心情前,他們仍舊行駛在這片島國之上。

      「邰鐵先生,你休息了嗎?」
      「我想如果你耳朵有掏乾淨的話,應該有聽到這班車已到終點站吧?」
      「意思就是你現在歇息囉?」
      「對啦!對啦!你很煩人耶!喂,你幹嘛…」大叔不耐煩地吼完,對注意到青年從西裝內取出一把抹有髮油的小梳子、開始疏起頭髮感到莫名其妙。
      「那麼…」鐵爾‧高斯把自己的金髮往後梳出一頭帥氣的油頭,並戴上純白手套,以及自己的列車長帽。向邰鐵擺出邀請的手勢。
      「不知我是否有這個榮幸,能邀請邰鐵先生也來搭乘看看我家的列車呢?」

      在家鄉長途競爭大、換個環境來到這塊美麗島嶼的高材菁英,遇到本地土生土長、埋頭猛做不懂變通的頑固大叔,在鐵道大眾運輸工具行業上互不相讓,後續將又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呢?
      是逐漸贏得業績和民心的菁英青年掌握住年輕一代客群的芳心?還是老字號大叔依舊站穩十之八七成老顧客佳績?令人期待──!

      「……免費的嗎?」
      「當然是免費的。」
      「哼…反正我現在閒著也閒著,就去看看你家列車到底有多高級吧。」
      「我會用我家高/鐵便當好好招待你的~」
      「你家便當那份量根本不夠一個男人吃飽!」
      「那給你吃兩人份?」
      「我家排骨便當才是最棒的啦!」





      -END-  



    作者小後記:

      好像才剛要開始就結束掉的感覺…|||||| 我絕對不是因為被●鐵系統惹怒了才寫出這篇…(被拖走)至於終點站在北都根本也是個BUG我自己先吐槽!XD     2011/08/11



      接下是人物CP簡介:

      鐵爾‧高斯x邰鐵(內老成外幼齒總裁X不懂變通頑固大叔)!
      (↑那個●鐵的人名很明顯是東湊西湊出來的嘛……(艸)……)



    鐵爾‧高斯:

      高菁英外國人血統有著微長的金髮,工作時都會梳著油頭帥氣帶上車掌帽工作,(除了員工以外的外國人)總是西裝制服筆挺搭配純白手套的他每次看見,年過3x有著大叔風味著普通襯衫的鐵兄輕笑走過。
      但其實自己也是內老成外幼即將邁入大叔年紀,在家鄉時長途競爭大、工作壓力大,決定換個環境,沒想到在灣家做出好成績,還發現有隻大叔可以玩?只是從以前擅長馬拉松現在變擅長短跑…在外表速度都贏之下,雖然目前還是虧,但業績逐漸上升,懂得應付好每一位客人,逐漸贏得業績和民心。(最近灣娘上司們正努力不讓菁英攻『陷』灣娘的腰部,但似乎努力錯了地方?)


    邰 鐵:

      灣家的大叔老字號,堅持自己步調(規則),沒有很想改變,時常被顧客抱怨頑固、不懂變通。對於有亮麗外型的競爭者,大叔堅持只有自己才是最好的,雖然有許多客源外流,但還是有許多忠實粉絲。
      鐵兄上班穿著隨性但也整齊,掉嘎在透白短袖襯衫的表面留下浮印,看似專業但除了執勤時間以外領帶似乎沒有該待的位置上,黑西裝褲被隨性翻折了幾節露出腳踝部分的白襪,每每高菁英經過時都會快速走過,總是引起鐵兄認為是看不起前輩的不滿,不過其實是因為每次看到敞開的衣領、可以清晰可見深刻的鎖骨,總是難以為情的激進流鼻血的高菁英的不可愛反應(某方面來說是把總裁打敗了w)


    PS:兩人語言沒有問題。
    PS的PS:外人看來有點像兩對立世家的當家?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