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7.28
  • [試閱]朝井底吶喊愛2 (SH 7th 王子x咩魯)


           朝井底吶喊愛

                die bliebe a die wcmd schreicn




      「唉…為什麼美人兒會發這麼大的脾氣呢…」

      男人象徵性抓著韁繩,任由白馬隨心所欲前進,自己則處在神遊…簡單來說就是發呆、發愣狀態。
      雖然已經差不多要進入尾聲了,還是稍微介紹一下這位男人的背景。
      他是某個國家的王子,從他身上的華麗裝扮、身邊隨時有侍從們伴隨、騎著就算特地配種也很難配出的稀有純白馬來看,就知道他身價不凡。
      因為身分地位尊貴,所以一般人民就算知道他的名字,也只敢稱呼他為王子殿下。
      時常保養的飄逸金髮、碧藍的雙眸,言行舉止優雅,出身在榮華富貴的皇族,幸運地遺傳到好的基因,受到良好的教育。在眾人眼中,他是一位俊美、瀟灑的王子,但是他的詭祕性格卻讓人難以恭維,或許十之八九該歸咎於他的生長環境與接觸的人們。
      皇宮中亂七八糟的處世,讓他從小看遍各式醜陋的人事物,扭曲的心靈逐漸壯大,成為一位性格怪異、讓人難以掌握行動的傢伙。享受榮華富貴、坐擁酒池肉林。無論大人、小孩、阿婆、近親,只要是他看得上眼,都能去喜歡。國家的未來就算成為國王還不一定會去理會,母后偷情、父王飼養小男生…全部一律無視,通通用爽朗的笑容和誇大的動作來離題。
      知曉一切,也漠視一切。
      他或許才是那最差勁、最沒救的那一個。
      不過應該沒有人敢生氣指正他,所以就這麼繼續生活糜爛下去吧。
      只是,就算生活再怎麼糜爛,他依然無法漠視掉一樣東西──
      能成為他願意無私完全奉獻的唯一。
      這是他尊貴的心理小小要呈現他與墮落的人群最關鍵的差別。
      即使是我看得上眼都能去欣賞…但這些都不算是愛。我和不懂愛的你們不一樣!
      講得很帥氣…雖然也跟父母強迫他該娶新娘子有一點關係……
      與其和父母挑選、我不喜歡的人結婚,還不如自己去尋找真愛!
      於是王子騎上他的白馬,無論東西南北、風風雨雨地開始尋找他的新娘。
      躺在玻璃棺材裡的白雪公主,玻璃棺摔落後蘇醒的她開心地讓自己的後母穿著火紅鞋子在婚禮上狂亂地跳舞助興。賓客們看得哈哈大笑,王子覺得不太舒服。
      被荊棘薔薇包圍的薔薇公主,親吻後蘇醒的她成為她國家的女王,下令將詛咒的巫婆逐出國家。她一定會成為一位強權的老婆對我發號施令,偷偷摸一把巫婆的王子如此想。

      (我理想的花嫁真如此難尋得嗎?難道我永生都無法與你相會嗎?)

      就在這麼想時,那個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比薔薇公主還要修長的身軀,比百雪公主還要烏黑的長髮,雪白的臉龐,一手輕輕撫摸盤繞在磚石上的的薔薇,深邃瞳孔中透露柔和的神采,那位仰望天空的美麗人兒。
      『啊啊,美麗的公主…你願意成為我眠思夢想的『愛麗絲』嗎?』
      『你、你…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肯定嚇到了吧?從呆愣到回過神轉為吃驚的表情真可愛。)王子暗忖。
      『就算你常唱什麼都能欣賞這也太濫情了吧!看清楚,我可是男人!』
      (啊啊,原來你時常聽我的歌聲啊,真是太高興了~~)
      『男的也好,不會ㄏㄨㄞ噗唔!』
      接下來就是小粉拳(←被害者的誤解)的臨幸。呵呵,真是害羞的人啊…
      剛見面就能有如此『親密』接觸真是好的進展,但是最後一次見面時卻把他弄哭了…
      以往女人哭泣時,只要給個溫柔擁抱加些甜言蜜語就能安撫下來,但是咩魯…對咩魯不能用這麼輕佻的方式,只會更加被厭惡而已,咩魯跟以往接觸過的愛人不一樣,但一時間又想不到其他方法…所以在『當時』,他只能先選擇離開。
      不知該採取如何行動…難道只能在這裡放棄?該在這裡結束嗎?
      「……唉…」
      「……欸、欸,你們不覺得殿下最近看起來總是很無精打采的樣子耶。」
      跟隨在王子身後的隨從A對同伴們小聲道。
      「對啊,最近只要一沒事做就會開始發呆,現在嚴重到連騎馬時也會這樣。」
      他不怕跌下來嗎?隨從B已做好隨時撲過去當靠墊的心理準備,跟著小聲附和。
      「很少看到這樣的王子殿下呢…真是反常…然後我們今天到底要去哪裡啊?」
      對於王子最近失常的話題,隨從C倒比較擔心他們會不會迷路。
      「誰知道,我們只是下人,乖乖跟著殿下走就對了。」王子的話是絕對的。
      「殿下向東我們就不能向西,就算他迷路,我們也要假裝不知道。」這是僕人的貼心。
      「但我不想又像上一次那樣在森林裡迷路,還把王子跟丟……」希望殿下這次的方向感能夠比較敏感一點。
      「啊啊…那一次確實很驚險…把王子搞丟,差點以為從此找不到了說……」
      「那一次我差點以為要跟我的腦袋說掰掰了……」
      「話說那一次找到殿下時,他好像跟熊打架過一樣,但卻露出一臉噁心的笑容……」
      ──真是奇怪吶。
      「「「嗯……」」」
      「欸,你們,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咦?」」」主人的聲音把思考中隨從的心思拉回現實。
      隨著白馬隨心所欲亂逛之下,王子與隨從們不知不覺中走出林子。
      眼前不遠處是一座美麗的花園,美麗的花朵爭奇鬥艷,繽紛的蝴蝶婆娑起舞,翠綠枝葉有著明顯地修剪痕跡,還有雕刻精美的庭院擺飾,這大概是哪一戶有錢人家的花園吧?
      「呃…這裡是…」隨從們趕緊從行李中取出地圖。
      「報告殿下,這裡是七大選帝侯之一的伯爵家領地。」
      「伯爵已婚,誹聞不少,育有幾子,還有一個妹妹,但是在日前過世。」
      「聽說是因為不服從哥哥安排的政治婚姻,所以被自己的兄長下令給釘死,真可怕…」
      老實講你們其實是適合做徵信還是三姑六婆吧?
      「…嗯哼──」王子露出意味深長的鼻音,輕觸一下馬腹,繼續往前走。
      這是誰家的地盤?老實說他沒有很感興趣,反正也閒得發慌就進去逛逛吧,只要能第一時間說出主人的名字就好(在被發現時),這個國家王子最大啦!(排除國王皇后)
      他大辣辣騎著馬打開後門、進入花園,幸好還知道不可隨意踐踏花草(而且還是別人家的),他下馬命令隨從A看好馬兒,繼續往深處逛去。
      緊靠在建築物後頭建起的後花園,以聳立的樹叢作為道路的圍籬,每走一段路就能走到一遍花景,每一空間的主題都不相同,接著又是通向各方的草皮道路,感覺就像一座小迷宮,不過並不難突破。
      看著美麗的景緻,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嗯嗯,是一座不錯的花園。」被主人撞見時可以順便美言幾句。
      就在此時,從他前方花叢,忽然憑空出現一道白色身影,白色衣裳還淡淡半透明出身後的景物,嚇得隨從BC差點想叫出『有鬼!』,雖然這也離真相差不多。
      「!妳是…」
      比起幽靈的忽然現身,王子更在意對方身分。
      他見過她,就在森林的古井邊,咩魯的身旁。
      女子也注意到這群本應該不可能出現在這座花園裡的不速之客。
      「啊…這不是王子殿下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伊莉莎白…」
      王子也喊出女子的名字。

      ──這領地伯爵的妹妹,屍揮者的青梅竹馬。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