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6
  • [試閱]APH獨普-Bald beendet(即將結束)

    作者:Mi

    ※本作品依現實背景為藍本衍伸;自創人物設定有,不能接受者請按右上角關閉離開。

    私心設定:拜.恩(德文:B.ayern /英:B.avaria,巴.伐.利.亞)-普.魯.士與德.意.志的大姐,金長髮藍眼,個性大喇喇但做事非常巖緊,非常喜歡節慶及美食,熱愛大自然與藝術,不喜歡普.魯.士,兩人也常吵架,日.爾.曼家族裡著名的喜愛中.國文物的一位,喜歡到自己的領地內有座自稱為「中.國城」的小鎮。




      「等一下!」

      被液體入侵感到刺痛的雙眼,不舒服的瞇著,伸長著手追著前方那幾乎模糊不清的身影,那深藍色外袍,軟金色紮成馬尾的長髮,他那揮手的動作也幾乎快看不清楚了,還有,自己那染滿血的雙手!
      突然停下緊追的腳步,呆楞的看著那還握著劍且黑紅的雙手,視線沿著尚在流動的液體自手腕一路看向自己身上─一副活似裁縫用針座的軀體,長矛、鐵劍零零落落的插著,其中不乏宛如被鑿子捅出來彈孔,不覺得有任何疼痛但駭人的出血量將普魯士藍的軍服變了個色,雙腳踩踏的地方早已黏糊成一灘。
      一抬頭,直看著那深藍色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血似的濃霧之中,扔下劍拖著血水朝著前方拔開腳步,為了使那身影駐足回頭,再一次的開口呼喚,而聲帶像是被拴著一般,連一個簡單的音節都發不出來,追隨者不放棄的伸長手,用盡全身的力氣讓聲音被傳達出去。

      「老爹!」

      基爾伯特倏地從沈沈的睡夢中驚醒,瞠大的眼看著自己舉在半空中的手,一隻仍是白淨的手。
      把呼吸穩定下來後,轉過頭,看著路德維希仍舊是沈睡的睡顏,稍稍鬆了口氣,抓著袖口胡亂的抹去臉上的冷汗,想讓自己安心的把頭埋進枕頭之中。

      『怎麼會夢到這個?如果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話,應該是會在夢裡把法蘭西斯全身的毛拔光然後衝破粗眉毛設下的防線並跨越海峽把他剃成沒眉毛才是,明明這與現實的狀況毫不相干,不根本不應該出現。
      不過有多久了?從老爹不在之後,少說也有一世紀了,只是這一個世紀…我到底在幹嘛?』

      幾乎陷入思考的人再次翻個身,調整一個令自己舒適的位置繼續睡覺。
      連續調整了數次舒適的位置就是睡不著,與且越是翻身,抱著基爾伯特的雙臂越是將這不安分的人圈得越緊。
    那令人依戀的體溫、那令人安心的臂彎,那令人安心的避風港,離所有的爭亂好遠好遠…
      軀體越被貼近就越是睡不著,已經不是渴望溫暖的地步…

      「可惡啊…」睡不著的人失笑的低咒了聲,並小心的抽離弟弟那緊緊的懷抱之中,隨手拾起被批在床邊的睡袍穿上,走出溫暖的房間,冷冷的空氣讓自己打了個哆嗦。
      現在三月,室外氣溫不到十度,室內欠缺暖氣的調節顯得有點冷。
      厭惡著自己低血壓的基爾伯特,拉緊衣服之後走進自家的酒窖,隨手拉了瓶離自己最近櫃上的葡萄酒,找出開瓶器熟練的拔出軟木塞,大大灌了一口,尚未讓葡萄酒醒來的酸涼口感滑過乾渴的喉嚨,抹去嘴角邊流下的液體,帶上了門,讓這冰冷的地方再次回到黑暗之中。
      搖著手中的酒瓶,盤算著要去哪裡度過到清晨這段睡不著的時間。

      『如過這時候在去客廳或廚房,一定會被那個囉裡囉唆的羅德里赫發現,雖然說…他現在只想看好戲,不過為了這目的暫時過來柏林這邊出差會不會太閒了一點?若要挑他不會去的地方,那就…那間了,也只剩下除非必要他絕對不會踏進去的書房。』

      走到位於一樓的書房,藉由走廊上微弱的燈光單手打開落地窗與拉開窗簾,讓那個皎潔的月光取代人工照明設備,掩上門,跌坐入平時坐的那張椅子上,位於辦公桌邊的那張躺椅。
      夜風捲過落地窗,白色的窗簾隨之起舞,把基爾伯特銀白色的頭髮吹得更亂了。

      『什麼時候開始對戰爭厭惡的?是去年開始的嗎?(註1)伊凡因為自家上司和人民的原因不再與自己對持能好好的幫助WEST,也要感謝(註2)薩迪克的幫忙…
      但是跟(註3)很友好的菲利對立,真不舒服,也只能說是上司的命令難以抗從。
      法蘭西斯跟亞瑟只要聯手真的是纏鬥,那乾脆搗垮他們家的經濟好了,大家為了打這一次的仗想必也花了不少在軍火上,重建也要撥不少的預算。
      反正也順利的讓阿爾那傢伙不再想要干涉這裡的事務…
      東邊,就讓他算了,不過看著伊凡他們一團混亂,暫時也不會有什麼大動作…
      不是自誇,(註4)跟粗眉毛比起來損失不多,就是人民與政體再次的混亂,跟那時候好像……神聖羅馬帝國示弱的時後,當時大家是那麼的血氣方剛,不小心就會被打到全身是傷,還好那時候還被認為是不足為奇的騎士團…
      WEST也太乖了,陛下與上司所下達的命令確實實行;還有羅德他們家的…羅德…為什麼還要聽那個高傲的奧地利的話?那個已經無心戀戰的伙伴…?』

      想到需要靠著別人打仗的羅德里赫,放下手中的物品,不管辦公桌上是不是重要的軍事機密資料,離自己最近的一律都掃到地上,發洩結束後晃晃的做回位置,單手稱著額頭。

      『大家都累了,這種全面性的戰爭…現在國內又非常的動盪不安…不安…內亂…
      等等!英法內亂?好像可行的,不過該怎麼做?
      最重要的是阿爾那傢伙為什麼要幫忙?他家不是出現(註5)暴動了嗎?』

      撈起酒瓶,再一次的把底部高舉,所剩不多的液體被一次飲盡。
      「…沒了…本大爺才喝沒幾口…」
      不滿足的舔著嘴,埋怨的把酒瓶滾在到地面,讓自己攤在椅子上,酒精慢慢的佔據了神經,感覺有點昏沈。

      路德維希輕敲了書房的門後探頭,看到從自己懷中溜走的人出現在第一個想到的地點,深感到自己的猜想沒有錯。
    「大哥?」
      「呦~WEST也睡不著啊?」
      基爾伯特轉過頭,對站在門口揉著眉間的路德維希招了招手。
      「在想F.riedrich大帝嗎?」
      被問的人沒回話,對關起房門的人笑了笑,看著自己心愛的弟弟走近,坐到正面對他的椅子上。
      「我的帝國…」基爾伯特牽起路德維希的手,輕輕的在他的手背上吻上。
      「哥哥…」看到地上的空酒瓶再度皺起了眉頭「又喝酒了…」
      「哎呀~釀了就是要拿來喝的嘛~」
      「可是哥你的傷都還沒…」
      「喝酒好更快啦~以前都這樣撐過的~」
      「沒這回事!」路德維希大吼的站了起來。
      「WEST?」被吼的人不解的看著弟弟,逆著月光,看不清楚他現在的表情,但從那緊握的拳頭大概可以猜得出來他有多憤怒。
      「我…對不起失態了。」
    路德維希連忙因自己對於長兄的失禮而道歉,兩人突然僵持了一下。
      「哥哥請早點休息。」
    仍舊坐在位置上的青年看著面前首先打沈默的人向自己行禮,離開這個空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室內只剩下被獨留的青年與他自己的笑聲。






    ──TBC


    註1俄羅斯於一九一七年先後於三月及十一月發生革命之後,其領導者─列寧其後與德國簽署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並退出戰爭。

    註2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同盟國為:奧匈帝國、德意志帝國、保加利亞與奧斯曼帝國(土耳其)。

    註3於一八八二年時德意志、奧匈帝國及義大利王國簽訂了三國同盟,但不滿奧匈帝國曾阻止過義大利的統一,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展開時擔保仍支持同盟國,然而於一九一五年間與英國、法國俄羅斯簽訂倫敦條約,並先後對奧匈帝國及德國宣戰。

    註4一戰時期德國與英國的戰損失比為一比一點七。

    註5美國於一九一七參與戰爭之後食物的價格上漲十九百分比,紐約、波士頓及費城因此發生暴動。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3 | 2017/04 | 05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