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23
  • [試閱]朝井底吶喊愛(SH 7th 王子x咩魯)


           朝井底吶喊愛

                die bliebe a die wcmd schreicn






      那一日,屍揮者本應該不在人世上了才對。

      他的青梅竹馬‧伊莉莎白,即使她因為不屈服於政治婚姻而被自己的親人釘死在十字架上,被如此的殘忍對待,她依然不願意復仇,堅信著與青梅竹馬的約定。
      這個女人好傻。屍揮者想起了自己的過去、自己的母親、被贈予的娃娃、甚至是與少女的約定…
      該放下了,即使從前那對住在森至中的母子被村民們迫害(誤解)而復仇…他還有伊莉莎白,伊莉莎白願意全心全意相信著他,即使他現在是具屍體,並且沾滿了罪孽與血腥。
      他獲得了救贖──
      離開這裡(井底),與重要的人一起離開這混亂的世間吧。
      但是當他感受到從天上灑下的光輝,他緩緩閉上眼,抱著『下次睜開眼時就算是到了地獄也不後悔』的覺悟時,他的右手被人緊緊抓住、捧了起來,輕輕在手背落下一吻──
      那個人…是的,就是現在這位在上頭井邊唱著噁爛情歌的…笨蛋王子(Prinz)!

      「嗚嗚…咩嚕…咩嚕壞掉了…?」
      嬌小的黑暗人偶見到平時溫柔隨和的主人一如反常地抓狂,知道他不開心的原因(非常明顯,想不知道也難)、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親眼目睹時依然受到驚嚇。
      她看起來不知所措,水靈靈雙眸眨呀眨,兩隻小手也緊抓著連身裙布料,看起來楚楚可憐。
      聽見這纖細顫抖的娃音,咩魯這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醜態。
      他帶著歉意,撫摸著粗糙的無生命髮絲。
      「啊…對不起…伊莉(エリーゼ、Elise),我把妳嚇到了……」

      咩魯和伊莉莎白依舊留了下來。
      咩魯依舊回到井底,底下的氣氛雖然黑暗又陰沉,但卻讓他有股安心感。
      在井底,他看到了被自己丟下來的黑人偶‧伊莉。那曾經與他一同度過黑暗的夜晚、刺眼的早晨、復仇的童話,在他耳邊帶著悅耳笑聲、呢喃著破壞殆盡語言的伊莉,現在支離破碎地倒在爛泥上。
      現在的咩魯已經沒有復仇之心,照理來說不需要這隻黑人偶了…不過……
      現在的屍揮者,是過去的咩魯,儘管見識過、體驗到各種形式的黑暗與殘酷,他依然是過去那位心地善良的咩魯;儘管過去伊莉引導著他、他又引誘著死者展開復仇,但終究黑人偶陪伴著屍揮者度過長久孤獨的歲月。咩魯的心裡,還是感謝她的。
      咩魯開始幫人偶拼貼陶瓷肌膚、補丁洋裝、頭髮梳整,邊做邊注入對人偶滿滿的感激與思念。
      伊莉復活了,雖然她的心靈依舊黑暗、從嘴裡吐出的言語依舊刻薄毒辣,不過似乎是因為咩魯的內心已無黑暗,所以人偶沒有再說過『復仇』等字眼。加上伊莉莎白也時常來拜訪,即使他們錯過的天堂大門,在這寧靜祥和的森至中生活,很幸福……
      ──如果排除掉那位每日來騷擾的變態王子之外。

        ♪♫♫♪~~
      
      放下吧 與重要的人的重逢 放下吧 我已無牽無掛(咩魯)
      投棄黑暗 迎向光明 上天(神)願意接受我這樣的罪人 但是
      溫暖的光明沒有帶走我 一個男人抓住我的手 讓我無法離開這個凡間
      驚嚇 不解 疑問 相信正充斥在我的眼神當中
      右手被人緊緊抓住 被捧了起來 並輕輕在手背落下一吻

      「美麗的公主…你願意成為我的愛麗絲嗎?」(王子
      「你、你…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被閃閃發亮的雙眸 充滿磁性的嗓音 在震驚過後而一陣發寒
      在光與暗交織成的影子裡 是述說不盡的愛戀 單膝跪下的告白
      含有稀薄霧氣的空間裡 彷彿滲入了金色蝴蝶與花海
      這樣的幻覺前所未有 除了令人驚恐 更是想要逃避

      「咩魯 怎麼辦 我們可以告他妨礙安寧嗎?」(伊莉
      「伊莉 很遺憾 他的父親就是代表了王法 而且 沒有人敢聽屍體和人偶說話。」

      這個人 我曾經見過幾次 在幾次復仇行動中 扮演著重要角色
      他是黑與白中間的灰 紅與藍交叉開來的紫 人類中邪惡與正義的混種變態

      「咩魯 為什麼 他會如此死纏爛打糾纏你?
      「大概 可能 因為他是個戀屍癖王子吧?」

      我在熟悉的雙臂抱擁下醒來… 依然身處在這森林的井底之中……
      我是本應該被主人拋棄的黑暗人偶… 永遠歌唱的恨意與孤獨 留在這井底之中……
      嘻嘻嘻哈哈哈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
      好恨 好恨 好恨 全部殺掉 殺掉 殺掉
      好恨 好恨 好恨 全部去死 去死 去死
      但是當我終於恢復視野 見到的人 這些念頭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好高興… 好幸福……
      有情敵(伊莉莎白)又如何 咩魯 我們再次一起生活 在這森林的井底之中……
      呵呵 我愛你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喔 咩魯
      即使是比原型(伊莉莎白)更具威脅的討厭敵人抵達森林的井口邊……


      「咩魯 怎麼辦 那笨蛋王子吵得我耳膜都快要裂開了。
      「伊莉 我必須告訴妳 妳並沒有耳膜這個東西。」
      「  他竟然這麼唱道──
        「神啊 我深深對您感到抱歉與感激 在埋怨您殘忍同時 命運的紅線已經默默幫我牽引到親愛的『他』身邊 從這一刻起 我甘願成為他愛的俘虜
          
    喔 我的公主 我的愛 那一天你的粉嫩拳頭揍在我臉上令我到現在依然神清氣爽 為了美人兒 我願意天天到此獻上我對你的愛意 等待著你再多臨幸我幾拳 
       「──……… 唉 」

      原本為乾淨清澈的水藍 在從深處湧上無數的泡花 被渾濁溫熱的紅完全取代
      煩躁的心情 令舞動的指揮棒加速劃開空氣 令刺入磚土的指尖開闢出深深的細長渠溝
      即使唱出了自己的煩惱 指引我解脫的光芒又在何方……

      咩魯是我的 即使對方是思想齷齪王子 我也絕對不允許他搶走咩魯 哼!

      「咩魯 怎麼辦 我可以詛咒他嗎?
      「伊莉 怎麼辦 我第一次如此贊同妳。」

      「呵呵呵…我現在就來製作稻草人。雖然我不曉得什麼時候學來的。
      「嗯嗯,那我來幫伊莉準備五吋釘。」雖然我不曉得伊莉從哪學來的。

      「等到深夜時分…就把稻草人(王子)釘在樹上!
      「等到深夜時分…就把稻草人(王子)釘在樹上!」

      「但是 如果那個三八王子忽然出現怎麼辦?
      「對啊 那神出鬼沒的王子忽然出現怎麼辦?」

      「假如咩魯被王子抓到 會不會被○○ 會不會被●● 會不會被──
      「伊莉! 求求妳 別再說下去了…」

      「……只好放棄了…
      「……只好放棄了…」

      迷路在螺旋之中 望向井口的小片天空 薄暮的顏色染紅布幕
      暈眩的旋律依舊 侵蝕我們僅有的領地 今日惡夢又將何時結束?
      黏膩的旋律 彷彿纏繞住我身 濕漉又噁心 內心的怪物似乎又要蠢蠢欲動
      嘻嘻嘻 無所謂 即使復仇的聲音甦醒也沒關係 阻礙少女戀愛的人都該被馬踢

      世界的真理 請伸張正義
      世界的真理 請降下天罰
       老舊的古井
        我們的樂園
         侵犯到此的聲音
          快點──

        消失吧──
        消失吧──

      「喔 我願意用我一輩子的生命來讓你幸(性)福的……

       「吵死啦!」
       「吵死啦!

        ♪♫♫♪ ▀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