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6
  • [試閱]APH獨普-Ende(終結)

    作者:AIKO

    ※砂糖有、配對有、崩壞有、角色死亡有,不能接受請按右上角關閉離開。




      「基爾!」
      「基爾伯特!?」輕柔叫喚帶著些微不滿的嗓音。
      「怎麼了,伊莉?」戴著眼鏡翻閱書籍的斯文青年抬起頭。
      「羅德先生你有看到基爾嗎?」
      看著褐髮年輕女性提著洗衣籃和肩頭上鵝黃色小鳥在屋內兜圈子忙進忙出。
      「那個笨蛋先生嗎?沒有,只有看到路德喔。」無奈的笑容回應伊莉莎白並啜飲著茶。
      「我想問他啥時要把該換季清洗的衣服給我呢,這下子洗衣的日子又要延後了啦!」伊莉莎白很苦惱的抱怨,握拳作勢揍人。
      「你究竟給我死到哪了……前幾天還跟他說過今天要換季清洗的啊!」
      「……聽你這樣提,好像已經有好多天沒有看到基爾伯特了…?」
      「咦?」

      散場前的音樂奏起(你的髮色是如此的令人目眩)

      「我們家的番茄果真還是一樣美味呢~」
      「是~是~你是想要人稱讚你舉辦的番茄派對點子很讚就是吧…」
      「欸~羅馬諾不認為親分的構想很棒嗎?」燦爛滿足的笑容閃耀在廚房杯盤間。
      「…好歹那也是我提議的……」小聲嘟嘴抗議。
      「咦?你是希望親分也稱讚你今天做的料理很好吃嗎?」
      「才…才不是為了你開派對而設計的菜單的呢!」臉紅透的跟西紅柿一樣軟呼呼的,慌亂移動手中餐具。
      「嗯?這是誰的盤子?怎麼還剩下這麼多?」安東尼奧聽到疑惑聲也同時湊近查看,歪頭思考了一下。
      「……噗醬?」

      下樓梯的足音響起(宴會已然結束送上最後一杯)

      仔細端詳今年的好酒,法蘭西斯拿起聞香杯熟練的轉動杯底醒酒使香氣更加迷人四溢。
      「今年的品質似乎也很好呢~」
      「送一瓶給老友們吧,這瓶是安東的,這瓶是基爾的,正巧和他的眼睛一樣的媚惑色澤呢~」
      「…酒紫紅色?」

      來吧紳士小姐們,舞盡最後一曲和今夜告別(無法令人移開的醉心眼瞳)

      微微動了動手指,在床上的人緩緩睜開眼,迷濛的眼神對上另一個仍在沈睡的人,金耀色的髮絲、微垂的金色睫毛和輕薄的眼瞼落在平時綻放著冰海藍的光芒處,那如同寶石般耀眼的眼眸直到昨晚自己失神前仍一直牽制著自己,久久不願放開,手指覆上對方堅毅線條的輪廓下滑直至最柔軟的唇才停下,湊上前仔細的俯視觀看,吻上。

      五分鐘後,另一個德國人因為覺得些許涼意起身拉了拉被子再次蓋好兩人,今天是假日姑且再多睡一點吧,越過基爾的肩頸將對方貼緊於懷中…
      「哥哥…!?」

      打正背脊、手肘與肩齊平向外拉直、向左看,左旋輕輕的滑出(微熱的體感輕擁想因著你犯罪)






      死寂,充斥在空氣中
      突然降臨的噩耗,讓人措手不及應對。

      「………差不多了吧…」攤開掌心,再次緊握。
      「………」
      「…──還剩下多久…可以活?」血液緩慢流動,是存在的證據,無聲嘆息的注視著不遠的彼方。
      「…還有一段時間…」欲言又止,說出來了又能怎樣?事實是改變不了的。
      「不要騙我…已經沒剩下多少時間了…對吧!?」微低下的頭,勉強打起精神與笑臉,但是眼眶默默犯著無法流出的淚。
      「不!我真的沒有騙你!真的還有一段時間…!」奮力拍桌起身。

      「就說還要再等一段時間,哥哥你打開蓋子做什麼阿!」
      鍋蓋瞬間飛來擊中基爾,基爾選手……OUT!


      「直接說就好了,幹什麼連鍋蓋都當成飛行武器對你哥了啊!」揉著紅腫疼痛的腫包。
      這是兩兄弟在廚房中的談話,基爾默默的繼續處理剛剛手上停下的工作,邊切著洋蔥忍淚。
      「這洋蔥攻擊力太~強~了~啦!」帶著哭音抱怨,反而聽起來像是被誰欺負的小孩子一樣,也不想想剛剛自己做了什麼好事,惹得路德也不得不爆出青筋。
      「有什麼好哭的,哥哥!」
      「這可是洋蔥大軍的全軍突擊啊!」噴、淚。
      「難得日本帶了新鮮鰻魚給我們,我剛把白蘭地倒進熱水中燙熟準備,哥哥你打開蓋子做什麼!這樣會讓烹煮時間加長啊!」路德擦拭鍋緣抱怨哥哥的行徑增加他的負擔。
      「可是我真的很好奇用酒精迷昏鰻魚真的有效嗎?會不會還活著?」
      數分鐘前不知道鰻魚生命力超強的兩人,在不知情狀況下肢解鰻魚,發現切斷後魚身仍不斷擺動,嚇的驚慌失措,慌亂下找出日本給的料理指南才順利擺平鰻魚。
      「如果不是哥哥你攪局我想應該沒問題的。」
      「但是威斯特你也是第一次接觸鰻魚吧~還說我。」身為哥哥的威嚴怎能如此輕易被看貶,所以立刻反駁。

      今天家中有客人要來訪參與午餐,是來自地中海遠端的雙子兄弟檔,是在歐洲國家中少見的兩人即為一個國家的代表,和基爾與路德的情況不同,雖然兄弟倆人都是『德.意.志』,但是身為哥哥的基爾已經沒有實際的土地憑依,但是究竟為什麼還會存在,每個人都想知道答案。

      ──叮咚!
      ──叮鈴鈴!
      「來了。」兩道清脆的響聲劃破空氣,一同奔出開放式廚房,繞過在走廊交接處的飯廳,一個前往應門、一個前去接應來電。

      很快的門前發出響亮的交談嬉鬧聲,安置好隨身行李後一路回到廚房。
      「路德、路德呢~?」
      「怎麼沒有看到馬鈴薯混蛋啊?」
      「喔~剛剛威斯特有電話跑去接了,現在在書房。」騷耳表示無奈,在這有客人來訪的重要時間怎麼電話講的這麼久呢?
      「那我要跑去玩~ve!」「啊~你不要去吵人家啦!」做哥哥的一把拉著即將衝出去的弟弟,扯著卷翹呆毛打鬧起來。
      「人家要去看路德啊~」
      剛好就在這時路德跑出房化解了兩兄弟,短暫打聲招呼和交談後,帶著歉意又匆匆離開。
      「真是抱歉,突然有工作進來要補文件,你們做好晚餐就先吃吧,最後幫我留一份就好。」
      「喔喔~沒問題。」揮了揮手勢,表示沒問題後,基爾再次領著客人進入廚房展開奮戰。

      二十分鐘後……
      「所以說呢…?」
      「就是這樣啊…」德國人A,認真中。
      「這就是你的結果,哥哥?」德國人B,疑問中。
      「ve~?」疑惑的義大利人,歪頭。你這土豆混帳!」不懂得為什麼竟暴跳如雷的義大利人,生氣。
      「所以你把本田給的珍貴食交材給義大利人做Pasta了!?」德國人A,暴跳如雷,拍桌力道將啤酒罐震得東倒西歪。
      「嗯…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料理好,剛好小義他們來了就交給他們處理了啊~」基爾和小義無辜的躲到羅馬諾身後,一副膽小怕事不負責任貌。
      「不要躲在我背後啦!你這混帳!」馬諾硬是要將兩人推開,但是兩人卻死死的黏著他不放。
      「因為基爾哥哥說他也不知道怎麼料理才好吃,義大利人也沒有做過,所以就做成Pizza了~」
      路德,現在,很胃痛,明明就有本田給的料理手冊指南,但是居然沒人參考,不,根本是沒人想起去翻閱,就這樣孤零零的讓手冊躺在地板上,乏人問津,甚至還可以看到書籍一角沾上了疑似番茄醬的紅色染劑,甚有鞋印…
      「你們…給我差不多一點!」
      「嘎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3)
      俾斯麥制裁的鐵‧拳‧揮‧下。

      「好痛、好痛、好痛──為什麼我也…!」腫包配上哭泣發言一點也沒有說服力的羅馬諾大聲抱怨,路德繞到冰箱取了些啤酒後坐下休息。「哥~對不起啦…」菲利突然轉頭想起一件事,破涕為笑轉向路德。
      「ve~聽我說喔,我們要去法蘭哥哥家參加他家上司舉辦的紅酒與起司品嚐宣傳記者會,要一起來嗎?」
    興奮的心情掩不住,期待大家能一同前往參與這難得的活動。
      「啊?什麼時候呀?」基爾重新入座,捏起又一片Pizza放入口中品嚐。「在下星期啦!」羅馬諾無因為弟弟的緣故,受到牽連相撞而K到頭,沒好氣的應答回座。「下星期啊…」咬著Pizza的鰻魚片陷入沉思。
      「聽起來是挺不錯的,但是很可惜我們不能參與。」發完脾氣的路德心情明顯的變好。
      「咦!?難得邀請混帳土豆兄弟居然不肯給我過來!」
      見到羅馬諾又即將鬧脾氣,基爾先戳戳棕毛小子額際。「你這小子發什麼脾氣啊,是我們已經早先有約了啦~」
      「耶~~怎麼會這樣啊?」菲利聞言失望得連呆毛都垂頭喪氣。
      「今年是我們日耳曼家難得的渡假聚會,要和暴力女以及小少爺去渡假啦~」
      越過桌子拍拍受到打擊縮在椅子上哭泣的小鬼,也順便安撫快要氣炸的紅番茄一顆,算了,反正這孩子就是這點可愛,難怪安東那傢伙這麼喜歡他,想到這基爾趁機多揉了一下大男孩棕紅色髮絲。
      「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們都好不容易和上司請假排出假期,就是為了這難得的旅行阿!」基爾雙手一攤,表示自己說的絕無虛假,菲利丁到”放假”關鍵字似乎憶起片段記憶,大聲『啊!!』了出來。
      「難道上次看到路德和你家上司秘書吵架就是因為這個?」「……」
    路德沈默不語,被料中了,有點心虛的轉頭喝酒。
      「威斯特…你『又』和人吵架啦?不行啊~都已經跟你說過多少回不可…」
      「沒有吵架,只是『極力爭取』假期。」斷言,從口氣明顯一聽就知道事實一定不符,還有路德那輕描淡寫的方式,肯定是吵過了。
      「一定有吵起來吧!人家也好歹是上司的直系下屬、領國家薪俸的,他雖然人不是很好也不用兇吧?」
      「如果不兇、積極力爭的話,我們可是會忙到出發前一刻的,剛剛我就是在補最後的文件。」
      「什麼!?」路德盯著哥哥看,彷彿擁有穿透力一般,讓人不得不蟄伏於其靡下,連鬼神見狀這微揚嘴角、壓倒性的笑容都要哭逃。
      「知道我的辛苦了吧。」震度4級。
      「……威斯特你是對的。」……OTZ
      「所以今晚哥哥負責洗碗吧。」拿起剛剛還在生氣的Pizza享用遲來的晚餐。
      「的確是啦~誰叫你爭取到了假期而且還不用忙到出發前…我是不是不該太早跟營中告假啊!一回來沒得休息就對付鰻魚,還要洗碗,一點都沒有休息到。」嘴碎、連珠炮開始一陣埋怨,這陣子都在軍中教育士官,繁重辛苦可見一番,所以一想到放假後就能迎來久違的渡假,怎麼可能不興奮飛奔回家呢?結果一回家除了打掃之外還有對付食材、準備晚餐會,現在更是連晚餐的善後都要由自己負責,一想到這嘴就停不下來的抱怨了。一3一
      「就算哥哥不回來,我也還是會讓哥哥洗碗的,順便一人享受鰻魚大餐。」
      壞心、這人壞透了,肯定是早都計畫好的,為了平常總是偷懶的哥哥,來一個狠狠的懲罰。。
      「嗚─…威斯特是壞人!」鬧著脾氣快速鑽出餐廳,隨後砰的聲響關上房門。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鬧劇又瞬間落幕,小義看傻了眼,羅馬諾低語咒罵。
      「沒用的蠢貨。」
      「那個…路德…!?」慌張指剛著剛衝出去的身影。
      「放心,他一會兒就會自動出現的。」不疾不徐拿起刀餐享受意外的料理,完全沒有理會哥哥的意思。


      不到一分鐘,廚房門楣上出現了個銀白色腦袋瓜。

      「…我要吃點心。」



    ──靜默,接著一陣爆笑。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