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06
  • 圓舞曲

    CP:普 魯 士X德 國(♀)
    時間:公 元1900年
    無法接受者請點選上一頁或是按右上角的『X』離開即可。





    「WEST~快試穿看看這個!是本大爺特地為妳定做的!」
    彷彿沒有安靜過的吵雜與足音,從走廊遠遠的一頭奔入那位於帝國皇儲的塞 琪琳霍夫宫裡的辦公廳,在此忙亂的人們紛紛讓開一條路給這位白金髮的殿下跑過。
    這位青年懷中抱了數個佔據掉他半身的大盒子一口氣全堆上滿是公文的桌上,不理會桌後的金短髮少女正拿著公文跟筆困惑的藍眼看著自己興沖沖的解開盒子上的絲帶。
    莫妮卡看著基爾伯特從堆在她面的堆積物中拉出一件雪白的禮服時不住皺了眉頭。
    「…哥哥,我的公文還沒看完。」
    「先別管公文了,先試穿看看~」說著拉起莫妮卡抽走她手上的公文跟筆,直接拉著走到最近的更衣間,一站定動手就要幫妹妹換衣服。
    「這我自己換!」
    突然發現不對勁的莫妮卡動手拍掉開始替自己解開領巾跟釦子的手。
    「WEST好兇喔…」
    基爾伯特撫著手,哀怨的看著自己的妹妹抽走掛在自己肩上的衣服跑到更衣用的屏風後面。
    躲到屏風後的少女拿起抽過的雪白禮服仔細的看清楚,這套服裝是當下流行的款式,裙襬部分繡有著典雅的金色花紋,為了不讓人等久的快速換上,稍微拉整一下衣物讓自己穿起來感覺更舒適,低頭看了一下,發現除了覺得領口偏低、胸圍的部分偏緊之外,其餘的部分相當合身,不過好久沒有穿這種這麼正式的禮服,還真有點不習慣,若這給侍女長或是伊莉莎白看到的話一定會非常高興,只是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這樣穿…
    少女略帶著羞澀,手稍微遮著領口的位置,走到兄長面前。
    「我、我穿好了。」

    基爾伯特如痞子般的吹了口口哨。

    「真不愧是本大爺的妹妹,穿起來就是不一樣…等等等…不喜歡嗎?」
    基爾伯特一個箭步衝上去攔阻,一把抓突然轉身離開的妹妹。
    「我要換下來了,而且哥哥現在做這太奢侈了。」
    「我才不會像羅德小少爺那樣窮酸勒,本大爺要親自帶你去維也納歌劇院參加社交季。」
    「不是舊皇宮嗎?再說哥哥之前跟羅德先生不是鬧得很不愉快嗎?」
    甩開哥哥抓在肘上的手走回屏風後面換回方便工作的軍裝,在現在各方面都吃緊的時候參加任何一場大型的社交活 動是相當奢侈的舉動,金髮少女翻盡腦內他們兩人處不好的時段,一一說出盡可能駁回長兄突如其來且胡亂的決定。
    「誰裡他,我們只是去參加。」
    「那不管是不是去參加,請哥哥下午一定要準時出席與上司的會議。」
    「…好啦…那妳要請假去參加…」
    「…我不請假哥哥你也會幫我請假,所以請不要再翹掉會議了。」
    被發現自己的動作被預測,基爾伯特乾笑了聲隨便找了個藉口溜出莫妮卡的視線範圍內。

    隔沒幾天的安寧再次被同一個人擾亂,被呼喚的人壓著胃部的位置看著兄長破門而入。
    「WEST~~我們去練習華爾滋~」
    「哥哥我現在還在處理公事!」
    「本大爺都把境內最好的華爾滋老師請來了,我們先去上課!」
    「分明是用抓的…是說哥哥這一筆海軍的軍事費用怎麼會高得嚇人?你不是答應我要先建鐵路嗎?」
    「重工廠我都批准去弄了,先別管這,別讓老師等~」
    白金髮少年擋下妹妹揮過來成疊的公文,順帶抽走她手上的文具。
    「真的是…以前有跟羅德先生學過,這根本…」
    對於被沒收辦公物品的莫妮卡,收好手邊的工作,其餘的交付給下屬隨後跟著令自己沒輒的長兄一起前往練習的地方。

    見到了舞蹈老師與被臨時抓來的小提琴手,莫妮卡先向他們問好並向他們為哥哥的行為道歉,倒是基爾伯特自顧自的打開他扔在這邊的盒子,拉過了離他最近的椅子,招呼妹妹坐下。
    「來來來,這先穿看看,舊的應該穿不下了。」
    基爾伯特單膝跪在地上,支起莫妮卡的腳踝,幫她退去軍靴,把新的舞鞋穿上,那雙白色的鞋子剛好和適。
    防止舞鞋在練習中舞鞋滑掉的套環被套上,莫妮卡羞澀的縮了腳。
    「現在練這個…我等等還要把羅德先..」
    「這不是鬧著玩的,我請他擔任妳的舞伴。」
    「哥哥,這…」
    原本想反駁什麼的,但看著哥哥少見的認真臉龐,不住的深吸了口氣,搖搖晃晃的踩著高跟鞋努力站起來,拉直腰,走到老師的面前,行禮後輕輕的搭上,弦樂師拉起第一個音節,兩人隨著拍子滑出第一步。
    短短的幾小節,莫妮卡發現自己的舞步還是有點生疏,大概是近期比較在乎著工作與軍事上的籌備而疏於練習,幾個動作有點忘記,也會突然停下腳步,老師很有耐心的一步一步慢慢述說跟指導,也答應了至出發前的練習。
    隨著時間越近,練習的時間也跟著加長,前往探視軍隊的時間也相對減少,也都是盡量控制在晚餐之前結束練習,只是也沒有想到要出發到維也納的日子也近了。
    出發的前一個晚上,莫妮卡挨著被自己放在窗邊的行李翻閱著每日的課題,感覺累了隨手找了片書籤嵌進正在看的書裡,看著窗外飄落的雪縮起身子,揉著穿慣了平底軍靴的腳,邊把晚餐時沒有吃完拿出飯廳的麵包撕成小塊扔到平時縮在哥哥頭上的黃金色小鳥面前任由牠啄弄著,預想著這一次的遠行。

    有著暖陽停止落雪的早晨,由馬車搖搖晃晃的領著兄妹兩造訪了音樂的國度,闊別好段時日的兩位先生,一碰頭就是用言語互相刺激對方,個性如一的基爾伯特也常引得伊莉莎白從不知道那個地方拿出鍋具或長棍往他身上砸去,幾日下來,唯獨只有在看羅德里希與莫妮卡練習舞步的時候沒惹事。
    再一次由最原本的指導老師帶領著練習了段華爾滋,感覺有別於只是為了學會而練習,每一步一拍一個動作都確實的落在節拍上,踏出步子腳的跟尖與整體的流暢度都可圈可點,輕快的舞步與樂音同時停止,莫妮卡向羅德里希致謝,感謝他在舞會的前放下需要前往會場監督的事宜與自己一同進行最後一次的練習。
    「謝謝羅德先生。」
    「不會,妳沒有忘記舞步,也跳得非常好,明天就請伊…」
    「WEST當然跳得好啊~因為這是我們家的舞蹈~」
    一直在一邊靜聲觀看的基爾伯特不以為意的發了聲,說話被打斷的奧地利殿下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略帶蔑視的看了眼以小鳥為寵物的傢伙。
    「…………………這不是笨蛋先生你家的舞蹈…這麼優雅的…」
    「那個瘋狂的轉圈圈就是?還不都是鄉里巴人在跳的?」
    「那你這位只會找碴打架的傢伙應該也只會那樣吧?」

    『真希望有一個人能把這統一起來…』
    看著已經吵來的兩位長輩,莫妮卡揉著太陽穴與帶著微笑與一把應該是用來裝飾在牆上的西洋劍的伊莉莎白擦肩而過。



    「這個好…哈啾!」
    「忍耐一下喔~再擦上口紅就完成了~」
    穿著嫩綠色晚禮服的伊莉莎白收起剛剛還不斷上粉的粉撲,拿過手巾讓莫妮卡擦去鼻水,現在她白晰的雙頰讓那粉紅色的頰妝呈現粉嫩粉嫩的。
    兩位少女在羅德里赫特地向會場要了個小休息室讓國家殿下們在這裡進行最後的整裝,擔任幫忙莫妮卡梳妝的伊莉莎白更是為了從一大早忙到現在,沐浴化妝換衣鞋等等的,連吃飯都是匆忙忙隨便吃一些,這種忙亂不是沒有過只是這一次不是為了公事,幾乎每一個細項讓這位從小幾乎是接受軍事教育長大的莫妮卡相當不習慣,其中最令她受不了的是她相當少穿的馬甲,那東西在被拉緊調整線的同時直覺得每天因煩惱政務跟哥哥的胃痛不算什麼,雖然伊麗莎白邊調整邊說只要深呼吸就好,但現在因為不久前的噴嚏令自己覺得快呼吸不過來了。
    「喂!男人婆你弄好了沒?慢吞吞的。」
    大紅金邊授帶,金色的領飾與肩章搭配著專屬於他有著紅色滾邊普 魯 士藍的禮服,左胸前滿滿的勳章中不乏象徵精神的鐵十字,白亮的腰帶連同附有金雕的黑劍鞘指揮刀繫在腰上,黑靴子在大理石地板上走得喀拉喀拉響,這一身示威似的禮服但頭上頂了一隻黃金小鳥的基爾伯特,粗魯的推開休息室的門,其中一位被打攪的人快步迎上前攔阻這位沒禮貌的傢伙進入。
    「你這神經大條的傢伙根本不知道女生都需要花時間裝扮…基爾!」
    伊莉莎白沒攔住不速之客,還是讓他偏個身就闖進,後者邊嘲笑著邊走往妹妹面前,另一位被打攪的少女抬起頭,迎向她的哥哥。
    「哈哈哈哈…當了幾世紀的淑女還不是男人婆,根本就是濃妝…」
    「哥哥,我還是不適合這樣吧?」
    「走開啦你。」
    推開發楞的基爾伯特把最後的工作完成,伊莉莎白愉悅的看著自己的得意之作。「太完美了~走吧,羅德先生在等…」
    「等一下,還有這個。」
    眼見妹妹被拉了起來就要出門,基爾伯特出了聲要莫妮卡坐回原處,他從不知道哪裡端出了一個小小的金質皇冠,不像以往他要求如暴發戶般鑲滿珠寶的那種,簡單的只有數顆藍寶石點綴著,還有相搭配的耳環和項鍊,襯托著莫妮卡白晰的肌膚,透徹的藍瞳看著這些全都由長兄親手配戴上。
    「好了…嗎?笨蛋先生?」
    被等得不耐煩的羅德里赫直接走到休息室去應接他今天的舞伴,意外發現一位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鄰居,但他決定先不管這傢伙。
    「莫妮卡今天很漂亮,伊莉也辛苦了。」
    「謝謝。」
    「不會的,羅德先生。」
    「唉你這…」
    「還有什麼事嗎?再拖下去樂隊就要等不及了。」
    對於被亮在一邊的普魯士殿下,奧地利殿下開口說出不滿的同時拉好手套後推整了下鼻梁上的眼鏡,走向自己的舞伴,讓她搭著自己的手一同離開。
    「催啥啦?那個窮酸的傢伙永遠都只在乎…」
    「在你出這扇門之前把小鳥留給專人照顧。」
    伊莉莎白從帶來的珠寶盒中找出了用銀與綠寶石製成的髮飾將自己亮褐色的長髮挽起來,檢視自己身上的衣物沒有問題,抓了向自己寵物訴苦的人的衣領前往會場。
    「我們到觀禮那邊去。」
    「好…別拉啦,暴力女!」

    平時於此享受著歌劇或交響樂的貴族與政要們,今日於維也納歌劇院淨空的大廳裡等待著這場舞會的開始,位於入口的門被侍者往兩邊拉開,一對對裝束近乎一致的舞者井然有序的步入廳中,其中有著初次踏入社交圈的少女,也有地位崇高的仕紳。
    令大家注目是這次的領頭為穿整著黑色燕尾服與白手套的地主─羅德里希,以及他右手牽著的鄰國─德意志殿下緩緩的走入會場,莫妮卡一身白色禮服,過肘的同色手套和金質飾品,右手握了束豔紅的花束,兩位領導者一同領著身後的人們走到適當的位置上,向觀禮的人群行禮,交響樂的指揮師於同時舉起雙臂與指揮棒在優雅的落下。
    莫妮卡的左手搭上羅德里希右手臂莫約中間的位置,右手交由他握著,左側肩胛骨的位置被輕輕的扶著,雙方腹部右側貼近,同時向左看去,在其中一個節拍落下的同時,男方邁出左腳前進,女方滑出右腳後退,有著金色鏽紋的大禮裙在舞池中隨著音樂及舞步轉出了漂亮的圓弧。
    觀禮的人,各為讚嘆、觀察或是注視著整齊的跳著華爾滋的舞者們,剛開始只有白色的禮裙在舞池中,漸漸的,不同顏色的也加入了其中。
    一首曲終,莫妮卡禮貌的向羅德里希鞠躬答謝,一直在一邊觀禮的基爾伯特挽著伊莉莎白走到兩人身旁,簡單的交談後伊莉莎白搭上羅德里希邀舞的手,基爾伯特倒是靜靜的看著莫妮卡,向她伸出了左手。

    「不知道哥哥是否有這榮幸能與親愛的WEST共舞?」

    穿著白色禮服的金髮少女靦靦的笑著,伸出手,放到邀約自己的手上。





    (END)


    ----------------------------------
    註釋:
    *每年一月~二月為維也納傳統的社交季,一般從舊皇宮(Hofburg),或所謂冬宮舉行的皇家舞會作為開端,然後會持續的會有舞會一直持續到2月下旬,最早從從1877年的哈布斯堡開始,因戰爭有中斷過一段時間,近年於1956年再度開始,於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舞會為約在2月份冬末的週日為起使,以受邀的人士為女生白色禮服,男生黑色燕尾服的左旋華爾滋開場。



    *華爾滋(Walzer),三拍子舞蹈,起源於十七世紀德 國鄉間民俗舞蹈,而這的華爾滋是指維 也 納華爾滋(Viennese Waltz),同樣也為三拍子但節奏較華爾滋快,又名圓舞曲或宮廷舞,社交舞中最悠久的。



    *參考資料來源:World Dance Sport Association、舞蹈運動協會、維基(Wiki)




    MI後話:
    對於社交季的內容如果有錯誤還請諸位大德海函。
    才完成大概…1/2的…的修羅然後正常的思緒媲美早已故障那種古早式的黑膠唱片機不斷的…直接說在垃圾場大門前排隊等著被報銷還比較貼近OTZ
    真真真的是大腦斷線的的的結果,也也是不不不知道為啥自己也能接受正常向的配對,不過意外的這種幫妹妹準備衣服的雜碎行為但又有紳士舉動的普醬還滿符合俺的胃口~W(邊微笑邊後退)
    感謝大家看到這裡~<(_ _)>
    (友:妳知道還有稱呼叫做「閣下」跟「猊下」的嗎?
    MI: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驚恐後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