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6
  • [試閱]APH獨普-數羊不眠夜?


    作者:黑翼

    ※數羊萬歲!!XDD歡樂崩壞(?)+R15有,慎入(blush)







      一整天都是忙碌的日子。

      剛休假完、重新開工的路德維希從早上辦公到晚上加班,才兩三日的休假便讓他的辦公桌上堆滿了未省閱過的公文,又因為德國人的頑固堅持,使得他堅決要把所有文件都必須在今天看完、一刻都不容許閒下,就連中餐、晚餐也都只用了兩三次咀嚼動作便解決掉了。
      當他回到家,天色早已暗下多時,取代之是亮起的盞盞路燈,在回府的途中僅看到零星從酒吧裡出來的路人,就連馬路上的車輛也很難得能看到幾台。
      再過幾小時,今日即將邁入句點。
      除了屬於夜晚的生物繼續活動,日行性生物幾乎伴隨著大地的休憩、一同進入深深的沉眠,身為這片國土意識(又或者是生物意識)代表的路德維希也無殘留多少體力。
      『好累。』這兩個字他已經完全不想說出口,就光連用想得都覺得疲憊……
      (哥哥應該已經睡了吧……)
      旋開門把、回到溫暖的家,依室內的小夜燈推斷:家人已經入眠。
      他儘量以無聲無息且迅速的動作回到自己的房間,換下的西裝隨意掛在衣架上後直接進入浴室,以戰鬥澡的速度胡亂讓熱水沖去身上的汗水與汙垢,但是仍然洗不去身上的疲憊。
      換上背心與短褲的他走出浴室,離床鋪還有幾步的距離,他卻早已任由自己的體重倒進那舒適的領域。他非常慶幸當初自己肯狠下心,花了許多錢買下這堅固的木床以及柔軟的床鋪與棉被。
      現在大概只需要閉上眼睛,不用幾分鐘便能入睡…嗯?為什麼旁邊的棉被開始隆起了……?
      在這幾秒鐘,路德維希用目瞪口呆的表情猛盯著這不明龐然大物,心中還在猜難不成是有猛獸入侵家中時,那用棉被掩蓋的龐然大物隆起到一個點後──一顆銀色腦袋霍地從被奮力掀開得棉被裡頭探出!
      「呦~~~!威斯特~~~!你回來啦!」
      「哥、哥哥!?你怎麼會在我床上!」
      你不是應該在睡了嗎?什麼時候爬到我床上來的?我竟然沒注意到!是因為太累的關係嗎?這時間哥哥你不睡覺跑來我房間幹啥?是有東西掉在我房間?整人遊戲大作戰(本田家的節目)?還是夢遊過來?總之快點乖乖回去睡覺啊啊啊啊啊!
      疲憊的大腦雖然被對方的動作驚嚇到反應不及,不過依然努力運轉思考著各種耐人尋味的理由,結果反而忽略了最根本、最簡單的邏輯推論。
      「因為我睡不着啊!威斯特今天一整天都不在家,一個人看電視、打電動、吃零食、和小鳥玩…啊,不過我一個人也很快樂啦!但是今天都等不到威斯特,最快的堵人方式就是直接在你床上等囉!ケセセセセ──」
      OK,趁這個機會讓我們來複習一下基爾伯特的人物介紹!
      普.魯.士(人類的名字是基爾伯特):德.意.志(暱稱威斯特w)的哥哥,個性囂張且我行我素!經過別人家時很沒有紀律!不過本性卻出人意表地一板一眼、嚴謹且認真(驍勇善戰、帥氣瀟灑、完美無缺的普魯士大爺!),怎麼看都是德.意.志的哥哥!(←弟控)目前不是悠哉的住在德.意.志家裡,就是跑去俄.羅.斯孤立於外地的別墅!(←尼特…退休狀態)
      「這不是單行本第三集的內容嗎!而且那多出來的注解是怎麼回事?還有哥哥你根本就是因為白天睡太多,現在才睡不著覺吧!」
      「因~為~威斯特今天都不陪我玩嘛……」
      某人雙手抱枕,一丁點兒都沒有兄長風範地噘起嘴唇,抱怨弟弟的不是(?)。
      「我今天工作很忙沒有太多時間能陪你啊…這又不是我個人願意的,況且我們幾天前不是才一起去露過營嗎?我已經陪你很多時間了。一起睡覺是沒問題,但今天可以請別吵我,安靜睡覺嗎?哥哥……」
      路德維希無奈地揉著眉間,而且似乎還感覺到長時間空腹並還未休息的腸胃開始有些抽動。
      「嗯…我不管!我不管!都是因為今天威斯特沒陪我,我才會覺得無聊睡太多,所以你至少要負起責任,讓我睡著吧!」
      說著如此牽強的理由,基爾伯特還可以說得一附理所當然、臉不紅氣不喘。
      「哥哥…你都多大了怎麼還是一副死中二小孩樣啊……」他明白,如果不先讓哥哥睡著話,他也難以安眠。「好吧…那麼,親愛的哥哥…你希望要我如何讓你睡著呢?」
      現在的路德維希只希望能夠儘快安撫完他這位難纏的兄長,哥哥睡著後他也才能睡得安穩……不過真的能如此順利嗎?
      「嘿嘿…」看到弟弟妥協了,基爾伯特露出得逞的笑容。「威斯特~你數羊給我聽吧~」
      「數羊?你是指『唸一隻羊兩隻羊,一直唸到睡著了才自動停止』的數羊?」
      「沒錯!」
      「…哥哥,你都幾歲『人』了,還要靠『這樣』才睡得著嗎?」
      「這跟幾歲有什麼關係?重點我只是想聽威斯特數給我聽嘛!」
      「唔…如果哥哥真的這麼想聽就沒辦法了…」
      「2424…威斯特~你快數給我聽吧!快點快點~」
      目的達成、笑得相當燦爛的基爾伯特以迅速的動作、非常自動自發地躺平回床上,就連棉被也拉回到胸前位置,蓋得舒適且剛剛好。
      「好吧…仔細聽好囉,哥哥……」
      路德維希看著彷彿二十四小時都能保持High狀態的兄長,露出個無奈地寵溺微笑後也緩緩躺回柔軟的被窩,他視線朝上、躺得直挺挺,雙手整齊地交叉在一起、放在蓋好棉被的腹部上,接著便用無任何起伏的口吻平緩唸出:
      「一隻羊… 兩隻羊… 三隻羊… 」
      (喔喔~沒想到威斯特數得還不錯嘛~)基爾伯特邊暗想邊滿意地闔上眼睛。
      「一隻羊。」路德邊數著,基爾想像第一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兩隻羊。」路德邊數著,基爾想像第二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三隻羊。」路德邊數著,基爾想像第三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四隻羊。」第四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五隻羊。」第五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六隻羊。」第六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七隻羊。」第七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八隻羊。」第八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九隻羊。」第九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十隻羊。」第十隻可愛的小綿羊抬頭挺胸地跳過欄杆。

      抬頭挺胸,整齊劃一,姿勢滿分,如同一支小綿羊軍隊。

      「等等!揪斗!STOP!STOPP──!」基爾伯特霍地坐起身,大聲強制終止。
      「……又怎麼了嗎?哥哥……」
      原本自己數到快要睡著的路德維希被基爾伯特強打斷之後,皺著眉勉強睜開眼睛,感覺視線裡的兄長模模糊糊的,甚至還有開始分裂傾向。
      「你這樣數得很平板耶威斯特,這樣超級無趣的啊!虧我一開始還覺得你數得不錯!」
      「數羊不就是要這樣數才容易睡著嗎……」拜託你了…讓我睡吧!
      「才不咧!我聽過很多數羊CD,他們都沒有數得像威斯特這麼呆板!」
      「……那麼請問哥哥,你要我怎麼做呢……」
      「嗯……」坐起身的男人雙手環胸,很認真地閉目思考一下後……
      「這樣吧!這次換本大爺為了親愛的威斯特來數羊如何!」
      ……我只希望哥哥能安靜下來讓我睡覺!
      「哥哥……你真的會數嗎?」平躺的男人壓著睡意,勉強撐起一隻胳臂、微微起身問。
      「你這什麼疑問句啊?區區一個簡單的數羊!本大爺怎麼可能不會數?威斯特你擔心太多啦!快點躺好,你親愛的哥哥大人要開始數羊了!」
      「喔…嗯…那就麻煩哥哥了……」其實怎樣都好啦…只要哥哥能安份下來……
      「ケセセセセ──威斯特你趕快躺好,仔細給本大爺聽清楚了!」
      基爾伯特興沖沖將弟弟按回到床上,自己也大動作得雙手枕著後腦杓、向後仰倒進枕頭裡,語氣略帶興奮地開始數起:
      「一隻羊~ 兩隻羊~ 三隻羊~ 」
      (嗯…沒想到哥哥數得還挺認真的嘛…)路德維希邊暗想邊滿意地闔上眼睛。
      「一隻羊~」基爾邊數著,路德想像第一隻可愛的小綿羊跳過欄杆。
      「兩隻羊~」基爾邊數著,路德想像第二隻可愛的小綿羊跳過欄杆。
      「三隻羊~」基爾邊數著,路德想像第三隻可愛的小綿羊跳過欄杆。
      「吃著義大利麵的四隻羊~」第四隻吃著義大利麵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咬著番茄的五隻羊~」第五隻咬著番茄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背著平底鍋的六隻羊~!」第六隻背著平底鍋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嘴角有顆痣的七隻羊~!」第七隻嘴角有顆痣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啃著乳酪的八隻羊~!」第八隻啃著乳酪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留有粗眉毛的九隻羊!」第九隻留粗眉毛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吃大漢堡的第十隻羊!」第十隻吃大漢堡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有大鼻子的十一隻羊!」第十一隻有大鼻子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攜帶沙鍋的十二隻羊!」第十二隻攜帶沙鍋的可愛小綿羊跳過欄杆。

      「十三隻羊──」


      W學園高中部的法蘭西絲,與青梅竹馬的基爾伯特以及轉校生安東尼奧的感情非常好。但是,有一天法蘭西絲她忽然獲得了「時空跳躍」的能力,屬於三人一如往常般「玩棒球」的時光,隨著法蘭的「能力」而產生了急遽的變化──
      全新蛻變的女主角,一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便全力奔跑跳躍、回到過去的時間。例如:學生會長亞瑟叫她做苦工時可以回到過去再事先落跑、發現阿爾弗雷德偷吃掉她的布丁就回到過去先吃掉、和塞席爾一起唱完KTV可以回到過去再唱一次、她跟安東尼奧在嗶──之後可以回到過去再享受一次……(以下省略)
      經過許多事情,她與安東尼奧好不容易心意互通,安東尼奧向她告白,兩人終於如願以償地正式交往。當她認為未來將一直過得相當如意時,她發覺到手腕上出現的某數字正緩緩減少,並且她也注意到這數字代表的是使用能力倒數的次數。當時的她對這所剩無幾的數字不以為意,就算這能力使用完,現在的她也已經相當幸福、不需要再用到這能力了──她是如此認為。
      直到有一天──
      「抱歉啦~今天超級帥氣的本大爺選擇跟弟弟回家啦~」
      「去去~超級弟控就快跟弟弟一起回家相親相愛吧!」
      「哈哈~掰掰啦~噗醬~」
      在三人的身後,W學園的正上空,緩緩降落下一個巨大的白色圓盤。
      阿爾弗雷德的朋友,托尼的媽媽的妹妹的大嫂的兒子的老婆那邊的親戚‧無臉星人忽然攻打藍星而來,一夕之間,幾乎把所有藍星人都快變成無臉星人。正當法蘭西絲要被擊中時,安東尼奧發動了回朔的力量、回到過去通知阿爾弗雷德聯絡拖尼阻止了無臉星人這項計畫。
      原來安東尼奧是未來人,這是他最後一次發動時間的力量,之後沒多久他將被強制遣回去未來的時間。好不容易心意互通,也終於如願以償地正式交往,卻遇上這不得不分開的離別。法蘭西絲抱住愛人不斷得哭泣,曬成古銅色肌膚的臉龐依舊是傻呼呼的笑容。
      「別哭,別哭喔~法蘭還是笑的時候最漂亮了~」
      我親愛的法蘭西絲…別哭了…你知道的…雖然是熱情的安東尼奧,但最不擅長的就是甜言蜜語,有的只是最真摯的感情。
      「嗚嗚嗚……」
      我知道的…他總是在笑著…將自己各式的情緒溶入在其中……當看到悲傷、憤怒的那一刻,一切早已無法挽回。所以……
      「別哭了…我在未來等妳。」
      聽見如此告白的少女,全力奔跑起來。
      在這個夏天,知道了什麼才是真正溫柔的法蘭西絲,向上奔爬著樓梯,朝著頂端的亮光奮力奔跑,比誰都、比任何一切都──高高地,飛躍了──

      在那飛揚的裙襬下面,美麗的大紅玫瑰花依舊鮮豔地綻放……



      「第~第~十~三~隻~~~胯下有朵玫瑰花的羊!」
      「為什麼最後變成說故事啊!」這唯一位聽完這莫名奇妙數羊的聽眾雙手抓著棉被、奮力翻坐起身,幾乎用全身的力氣吐槽出來:「這亂七八糟混合的劇情還可以快破千字是怎麼回事?哥哥你是不是看了日本家的哪部動畫啊!而且最後那個…難道女主角其實是扶…不對!我在意這個地方幹嘛啊──!」
      似乎相當滿意自己說的故事的主講者也跟著爬坐起身,給了弟弟一個大拇指。
      「威斯特!這個時候只要喊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就好啦!」
      「閉嘴!不要亂看完日本給的東西就亂應用到上面來!哥哥!」
      噪音在耳邊不曾間斷,疲憊的身心無法放鬆,緊繃的神經持續拉扯,結合無奈以及睡眠干擾的低氣壓越來越澎發。爆發前的寧靜,隨時如箭在弦一觸即發!
      然而,某人在這緊張時刻卻粗神經到絲毫未察覺大氣中逐漸轉變的肅殺氣氛,只顧抓住對方的語病,幸災樂禍地繼續火上加油,緩緩的…將自己把火堆裡推去。
      「2424…嘴巴上這麼說,其實威斯特也有看過吧?唉呀~不用害羞啦~是男人的話,看過的都會…哇啊!」
      話未說完,基爾伯特感覺到自己胸口的背心布料被一把抓住,將他用力往下扯躺回床上。自己當然不可能會對自己這樣做啦,所以做出這種事情的人當然是──
      「唔…好痛喔…威斯特你幹嘛…哇啊啊啊啊啊!威、威斯特…你的眼神好恐怖喔…!」
      被迫由下往上看去的基爾伯特被壓在他身上的人的表情嚇一大跳!
      雙手被壓制在枕頭兩邊,他的視線只能看著弟弟的眼睛。神情陰沉、眼神慍怒,深邃的瞳孔中銳利帶有殺氣,從嘴角邊似乎不斷流洩出擬態怨氣。明明是在黑暗之間,基爾卻覺得路德的雙眸彷彿可以射出藍色閃光!
      「哥哥…我之前一直單純以為…只要將你哄睡了,我也能夠得以安眠,但沒想到卻是得了反效果……看來,我真的是太天真了,所以……」
      「所、所以……?」基爾用微微的抖音重複一遍路德最後的尾音。
      「所以,我現在決定要改變方法……」
      下垂的嘴角逐漸上揚,說出令身下人背脊發涼的決定。

      「先將你操到昏厥過去的地步,我就可以安心睡覺了……」

      「…………………………欸?」要不是他的雙手現在被壓住,基爾伯特還真想把耳朵挖一挖確認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呃…威斯特?你眼睛都發直囉!你在開玩笑的吧…──!」
      路德維希二話不說,直接俯下身、用口堵住那嘮叨的嘴巴,直接以行動來讓兄長切身體會他的決定。
      基爾伯特對弟弟突如其來動作反應不及,被搶去第一先機的舌侵入他的口中,纏住那溫暖口腔中不知所措的舌,使親吻更加深濃。
      「唔嗯…唔…噗哈……你、你是要讓我缺氧到去見親父嗎…哇啊!不要忽然脫我褲子!」
      被吻到快要缺氧的嘴巴在大口呼吸間依然不忘大聲抱怨,白皙的肌膚因為興奮的血液上升而透紅,加上被吸吮到有點紅腫還沾上些唾沫的紅唇,這樣的基爾伯特看起來更加誘人。
      (……好吵,好煩……能不能安靜一點……)
      腦內如此想著,路德維希伸出舌頭、舔了舔唇邊以及嘴角沾上的對方唾液後,紅潤許多的薄唇再次覆上那聒噪卻也甜蜜的嘴巴。在激烈纏繞的同時,一隻手探入對方的下腹,輕輕撫弄、揉搓,最後將基爾伯特的欲望完全包覆在他的手中。
      「!唔嗯……!」如此的刺激,即使被封口也不禁發出一聲嬌吟。
      指尖觸及根部,自然地順著不平緩的線條滑出、滑入,感受著逐漸硬挺、溼漉的形狀。
      (……可以了。)
      他終於放開那誘人的唇片,拉出象徵激烈接吻的淫穢銀絲具現了無形的不捨牽絆,在半空終於拉至極限而斷裂。
      肌膚之間隔了層布料彼此摩擦,比裸裎相見更加曖昧。基爾伯特有些難為情得(或者說不自在地)微微扭動身軀,想要壓抑住那緩緩由下往上爬升的酥麻感。
      「威…威斯特…不要一直摸…那裡啦!」嘴裡這麼說,心中卻暗啐:
      (忽然發情什麼的…不是說想睡嗎?)
      「…誰叫哥哥不願意安靜睡覺……」
      「!!!」(呃!被發現了!)表情有這麼明顯嗎?
      「嗯…哥哥的表情和身體,都是非常誠實的……」
      路德維希說著,剩下另一隻空閒的手掌伸進背心裏頭,浮印出明顯的手臂輪廓以及大量的縐褶,滑過結實的腹肌、微凹的肚臍時,老媽子本性令他不由又碎碎唸了一段:
      「哥哥你又露出肚臍了,不是跟你說過這樣睡覺會著涼的嗎……」
      「唔…嗯…」
      平常時刻一定也會來上一段反駁的嘴巴,現在只能發出分不清是否或者只是單純舒服的狀聲詞。路德即使知道,也依然用認真的口吻帶有點戲弄意味…因為抖S性格又不小心激發出來了?他繼續往上游移至乳首,兩指捏住突起的小果實、來回揉弄和輕點。
      身上兩處弱點被緊緊抓住,雖然力道不算太大,卻也剛好到讓基爾不敢輕取妄動。兩處敏感點被同時撮弄,弄得他心癢難耐、酥麻持續擴散到全身無力。
      即便努力想忍耐住,誠實的慾望比逞強的理智早已一步潰堤;即便努力咬緊牙根,誘人的呻吟依然從牙縫中斷斷續續地溢出;再加上男人鼻尖吐出的氣息令他不時顫抖著,使得他更難為情地將臉別向一旁。
      路德持續吻著身下燥熱多時的身軀。耳垂變得好紅,明天搞不會是個好天氣。胸前的鎖骨因為急促的呼吸,起伏動作有些加快,不過他一點都不在意地繼續在那烙下斑斑紅痕。脖子上殘留沐浴乳的味道比較重些,鼻尖離脖子不到一公分地嗅著,惹來身下人兒不時的顫動。
      這裡、這裡、還有那裡,這些全部都是哥哥、屬於哥哥的味道……

      哥哥的氣味…非常……令人……安心……

      「噗!」感覺到身上的重量忽然完全沉下,讓基爾伯特胸腔內的空氣差點全部擠出來。
      壓在他身上的男人沒有任何下一步的動靜,一動也不動,他有些不確定地開口:
      「……威斯特?」
      「………………」
      路德維希沒有回話,只有沉甸甸的身軀上下緩緩起伏,開始發出規律的鼾聲。
      「喂喂…不會吧……威斯特?你睡著了?你把我弄成這樣就這麼自己睡著了!?」
      看看自己。背心被拉扯地凌亂,下半身完全成中空狀態,想要整理服裝卻被身上的重量壓制無法動彈,肌膚間依然緊緊密合,尤其是某黏搭搭的部位因為移動而摩擦著對方精壯的腹肌,讓雙方溼黏的面積更加擴散。
      (這樣感覺我很像變態耶…威斯特!你要給我負責啊!)
      基爾努力掙扎著。熟睡中的男人為了能睡得更加舒適,下意識地雙手環住『抱枕』的腰緊緊固定住。
      「呼…這是什麼怪力啊?不愧是我養大的。」
      在好不容易抽出兩隻手後,『抱枕』也累到放棄了。既然威斯特把他當抱枕,他也乾脆雙手環上對方的肩膀,讓自己能躺得更舒適一點。
      他無語盯著弟弟的睡顏,撫過他的髮絲。
      自己能插手的國家事務已經越來越少,看著幾乎全數接管過去的弟弟,他厭惡的,不是自己的失勢而是無法能幫兄弟多分擔一點辛勞。
      權利、官位啥的他一點都不在乎,比起這些無聊的頭銜他更在意的是德意志的榮耀以及豪放不羈的自由。
      最親愛的老爹已經先行去了天國繼續守護著他,剩下的牽絆就是弟弟,或者該說是戀人。年輕有為、帥氣有肌肉、可惜時常皺眉糟蹋了那張俊臉,住在同一屋簷下、吵架互毆做愛、一起喝啤酒到爛醉……
      這是他引以為傲的威斯特,路德維希,德.意.志。他最捨不得、最放不下的存在。
      即使自己已成為過去的歷史,他也會永遠支持著威斯特;即使與全世界為敵,他也會永遠站在威斯特這一邊、東西兄弟上下一條心。
      輕揉著路德的金色髮絲,基爾喃喃道:
      「威斯特,你今天辛苦了……」


      所以好好睡吧……

      不過話說回來……


      「………我現在這(升旗)狀況,該怎麼辦啊?」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