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23
  • [試閱]APH獨普-Ein Gebet Sprechen-05


    作者:AIKO、Mi、Dark Wing

    ※本作品為ヘタリア Hetalia Axis Powers衍伸同人,與實際存在的國家、歷史、人物、事件無關。















      街道一台載滿小麥子的推車正緩慢移動著。
      「呼…呼…菲利、克斯……」在前頭負責推車的男人滿頭大汗、即使將頭髮紮成低馬尾,大量熱氣依然持續從他體內散發出。
      「嗯?哪尼?托里斯?」另一位短髮男子仰望著藍天。
      「那、那個…」苦笑在汗流滿面的臉上綻放:「菲利克斯…可以請你先從車上下來嗎?多了一個人的重量我推起來更加困難啊……」
      「嗯…」表情若有所思,「我不要,今天的藍天好藍,我想再多看一下。」
      托里斯‧羅利納提斯和菲利克斯‧盧卡謝維奇這兩位是從小就比較常聚在一起的朋友,應該說菲利克斯的性情古怪,不說話時可以說是位美青年,但是一開口卻時常語出驚人,最能容忍他個性的…大概就非托里斯莫屬了。
      現在兩人一起合作種小麥,這次祭典依照往年一樣,將小麥送去磨成麵粉,再送去店家合作製成麵包或是糕點。雖然時常被菲利克斯耍得團團轉,但托里斯因為知道他的本性其實並不壞,相處也融洽,只是他有時候還是很難理解菲利克斯的想法。例如現在這樣……
      「那可以請你…下車來看嗎?」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要生氣嗎?幹嘛還這麼低聲下氣?
      「我不要,坐在小麥上看比較舒服。」
      「菲利…克…斯……」聲音聽起來快要虛脫了。
      「嗯?前方出現一團東西?」菲利克斯仰頭垂下看到模糊的正前方,緩緩扭動身軀移動。
      「我快撐不住了…快下…」
      ──碰咚!
      一陣旋風的造訪,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兩人和貨物紛紛都被拋上天際,再重重摔下跌個日腳朝天。只有勉強瞄到…好像是一男一女,妳追我跑地迅速消失於街角。

      『不要跑啊~你這個小壞蛋!』 真正台詞→「不──要──跑!」
      『啊哈哈哈哈,來追我啊~~』 真正台詞→「妳不追我怎麼可能會跑啊──!」

      奮力爬出小麥袋堆的菲力克斯似乎看到了某幻覺,推了推身旁的人。
      「那、那是什麼!?」
      「不要管那個了…先把我拉出來啦……」
      「!!!」
      弱弱的聲音從麥堆中傳出,先行爬出來的美青年這才發現同伴的受困程度比自己還要嚴重,不顧車輛和貨物、趕緊幫忙拉扶起來而觸動了拖車…因此他們將面對眼前更嚴重的狀況。
      「托、托里斯,我們的小麥車要撞…撞!」
      「誒!?」
      在幾秒鐘前,鷹架上的悠閒考古學家正睡著香甜,與貓咪們一同享受著這午覺能曬到陽光的好場所,但是這難得場地卻無預期瓦解了。
      小麥車重重撞上祭典高架的底盤,支幹在劇烈搖晃之後終究無法站穩、開始朝地面傾斜。
      (嗯?怎麼回…)連未完成的話語也來不及說出口,海格力斯感覺到拖住自己的世界已經崩落,完全遵照地心引力法則,墜落──
      碰!相當響聲的撞擊,但海格並非掉落在又硬又熱的地上,而是裝滿一車各式布料的正中央,其他小貓也跟著輕盈地降落在車上或地上。
      車前方的面具大叔受到驚嚇,開口咒罵:「唔哇!搞什麼啊!我正在思考要挑哪塊布來佈置攤位,是誰弄出這麼大聲音嚇人…啊──你怎麼會出現在我車上!」
      塞迪克原本就難看的臉色在見到降落者後更加嫌惡。
      「嘖…怎麼是你啊…!」
      午覺被驚醒以及看到討人厭的傢伙,考古學家的起床氣更為嚴重。
      「這是我要說的吧!快點從我貨品上面離開!不然都要沾上泥土和貓騷味啦!」
      「我才不想…被大叔的腋下味…給感染咧…!」
      命運造就的冤家路窄,視線之間迸出激烈火花!看來免不了的唇舌之戰,並隨時可能再昇華為肢體暴力。而另一邊無辜肇事二人組則是頭上一片烏煙瘴氣。
      「啊啊…車子被壓在高架下…輪子還掉了一個!」
      馬尾青年發出哀嚎、為接下來要收拾的殘局感到頭痛,被打擾欣賞風景興致的短髮青年更是生氣的向遠去的模糊人影揮動拳頭。
      「可惡…小心我把你家首都變成華沙喔!」
      「那個…菲利克斯…這台詞不適合用在這故事裡啊……」
      「嗯?是嗎?」

      低氣壓繼續向前──

      「唉…每次都這樣…阿爾又把我丟下跑掉了……」
      馬修一個人孤單走在街道上,無聊得不知道要做什麼,只好更加抱緊懷中的白色小熊,自我安慰。
      「算了…沒關係,我還有熊二郎啊…」
      「……你誰啊?」
      「我、我馬修啦…」自家寵物的發言,令主人的心靈再次受到打擊。
      可惡…我也想要變明顯啊!
      可是無論他再怎麼努力,身邊有個高調的超自我中心兄弟、有個粗眉毛傲嬌愛碎唸的老媽子(?)、煮菜一流愛裸體的變態鄰居…等人的鋒芒,刺眼到幾乎把他這存在的小星光給遮蓋掉。如果不想辦法贏過這些光芒,他是很難突出異己的。
      「──對了!我只要想出一件他們都沒有的特色來當做自己的特色就好啦~」
      「小兄弟~小兄弟~可以麻煩你嗎?」
      正當馬修開心地領悟到一個『真理』時,一個蒼老聲音呼喚著正在思考的自己,回頭一看,發現平時還滿照顧大家的老太太正在對自己招手。
      「誒?我嗎?」疑惑的指著自己。
      「當然啊~」老太太給予馬修肯定的答案後,駝著背從屋內小心翼翼抱出一只大壺。
      「這個蜂蜜,可以幫我拿到廣場上發給大家吃嗎?算是犒勞大家準備祭典的辛苦~」
      馬修看到那壺容器的大小,趕緊把懷中的寵物放下,走近幫忙老婆婆轉移重量。
      「婆婆您小心,我會幫您帶去廣場的…啊!熊吉、不可以,這是要分給大家的。」
      才剛將蜂蜜抱穩,便發覺自家寵物以發現美食的速度爬上大壺,身為主人趕緊制止白熊,雖然他也能理解熊二郎的舉動,因為壺裡甜甜的香味不只是對愛蜂蜜的熊、也吸引了自己。
      老婆婆被這主人寵物的可愛互動逗得呵呵笑:「呵呵…熊熊要喝也行喔~~」

      「──嗯!我身負重任呢!」馬修將蜂蜜小心翼翼抱在懷中,自家寵物則趴在他背上,白茸茸的熊掌一隻努力環住主人肩膀的當下,另一隻熊爪努力欲勾到前方的蜂蜜罐蓋子。
      「不可以喔!要吃也必須大家一起吃才可以~……對了,我只要把這蜂蜜帶去給廣場的大家吃,大家一起圍過來時,我就能成為顯眼的存在吧?」
      細膩微小的笑聲引不起週遭的注意,但是對於微弱存在感的自身是一個不在意他人注目的喜悅。
      好──!我一定要努力護送這罐蜂蜜到廣場,讓大家對婆婆和我說謝謝…

      暗暗自喜的青年沒有注意到,風暴靠近──!

      「站住!不要跑!」
      「白痴才不要跑!」
      雖說如此,但是他們已經跑很久了。消耗許多體力的基爾伯特緩下步伐,抓住一障礙物擋在自己面前作為掩護。伊莉莎白當然不可能放過這機會,舉起平底鍋殺了過來。
      「咦、咦?」還沉浸在喜悅的小透明,被忽然包圍住他的兩人愣住。
      馬修感覺到自己的肩膀除了寵物的重量外多出了一雙手的負擔,基爾抓住他的肩膀使得他必須面對這位殺氣騰騰的女孩。
      「你們做什麼…哇啊!」
      殺氣化作了行動。平常烹飪用的好器皿現在化作殺人凶器,朝著基爾…正確說是馬修正面襲來!
      「咿呀呀呀呀呀──!」基爾的防禦盾驚險躲過攻擊。
      (好、好恐怖啊!為什麼我會遇上這種事…哇啊!)
      下一波攻擊繼續落下,戳 刺、揮砍、面擊,平底鍋現在宛如真正的利刃,被使用者淋漓盡致、發揮到最大極限。
      少女為了愛,會不惜一切代價──除掉目標。
      「喝啊啊啊啊啊──!」 「咿呀呀呀呀呀──!」
      平底鍋攻擊不曾有要緩下的跡象,馬修幾乎將自己的體能發揮到最極限來閃避攻擊,他彷彿有是不是將這輩子的腎上腺素都消耗在這裡的錯覺。這怒氣衝天的視線與壓迫感刺得他喘不過氣,自問著為什麼總是這麼倒楣?再天生的好脾氣也難以在這環境下維持住。
      「你們…還不快點放開我!」
      怒喊出來的瞬間,障礙物出現了空隙。
      冰冷的鍋面底部,陷入了皮肉之中,淒厲的慘叫聲響徹雲霄──
      「嘖!」基爾放下防禦盾重新開始邁開步伐狂奔,從身後可以繼續聽到「卑鄙傢伙,站住!」的生氣嬌叱聲,他在內心冷哼一聲,露出狂慠的嘴臉。

      哼!超級無敵霹靂帥氣的本大爺怎麼可能被你這沒胸沒屁股的男人婆抓到!…對了,本大爺剛剛…是把誰擋在前面啊?

      被留在原處、躺平在地的馬修感覺有一個濕濕軟軟的東西在他臉上滑動,被打到眼冒金星的他勉強撐起眼皮。
      「熊…二…郎…?不要舔…我的臉……?」
      ……奇怪?就算是熊二郎一直舔的關係,臉也不可能這麼黏搭搭的啊…就連身上也是……
      感覺到身體的不對勁,馬修緩緩爬起身、將滑落的眼鏡推回到鼻樑上,重新檢視自己的身軀。
      「喔…不……」
      自己的身體上沾滿大量的金黃色濃稠液體──老婆婆托付給他的蜂蜜,因為方才的劇烈振動,罐蓋脫落、蜂蜜幾乎全傾倒出來。
      看著罐內所剩無幾的蜂蜜,存在感薄弱青年大受打擊、含淚倒回地上,原本就細小的嗓音聽起來更加虛弱。
      「怎麼辦…搞砸了…婆婆托給我蜂蜜…熊二郎…不要一直舔啦……」
      「──欸?馬修?你怎麼了!」
      感覺到自己的身軀被人強力抱起,含淚的青年緩緩睜開眼。
      「啊啊…兄弟…是你啊……」
      「我的天…你怎麼會變成這樣!是誰把你弄成這樣滿身是血的!」
      阿爾弗雷德的眸中充滿擔憂,雖然感激他的關心,不過他是不是哪裡搞錯了什麼?
      「那個…顏色完全不一樣吧…這是蜂蜜,是婆婆要我帶去廣場分給大家吃的……」
      「什麼!竟然把要給英雄我的食物打翻?真是心狠手辣!太卑鄙了!說,究竟是誰!」
      「……蜂蜜不是只給你的啊…伊莉追殺基爾,結果基爾把我當做擋劍牌,我被擊中、蜂蜜跟著就……」
      「太過分了!」阿爾將兄弟放下、站起身憤怒地握緊拳頭。
      「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啊,不過伊莉是女生,找基爾算帳就好…嗯!兄弟你放心!我絕對會幫蜂蜜還有順便幫你報仇的!再見!」
      朝兄弟露出一個令人安心的自信表情、結果說出來的話卻令人大受打擊後便快步離開現場。馬修依然躺在原地,從不遠處似乎還能聽到前監護人的怒吼,看來這一對追逐戰也依然持續當中。
      「結果…比起蜂蜜…我只是順便的啊啊啊──!」
      這一次的哀號遠比前一次的更加可悲。

      「…你誰啊?」
      「………」主人已經不想回答。

    無形的推力促使兩個低氣壓即將碰頭、結合,引發更大的災害──

      提諾在最後一個攤位上掛上最後一個鐵、木結合的招牌,身後站著一位高大的男子,陰沉著一張臉靜靜盯著做事中的美青年。
      貝瓦爾德‧烏克森謝納和提諾‧維那莫依寧是兩人一起合開家鐵木店的鐵匠和木匠。美青年的是提諾,擅長設計可愛的事物,還有力氣別非常大,全鎮上最大!所以當看到他扛著至少需要三人以上才環抱得住的原木時…請不用大驚小怪。
      剩下陰沉的那位便是貝瓦爾德,其實他的臉色一直都很臭、像在生氣的樣子,天生的,雖然大家都知道,但是對話時難免還是會害怕或者不爽,不過他的手藝非常靈巧,時常和提諾合作工藝,標準的面惡心善…吧。
      「Ve、貝瓦爾德哥哥,提諾哥哥,兩位午安~~」
      「啊~是菲利醬啊,午安啊,這次的招牌有看到了嗎?」提諾聽到聲音,率先向前來向菲利奇諾亞打招呼。
      「有,很漂亮呢。對了…你們有沒有看到路德啊?」
      「路德?沒有啊,怎麼了?」
      「Ve~我也不知道耶…因為剛剛瓦修哥哥送東西來的時候問我們有沒有看到路德。」
      「路德?剛剛在小廣場上的水池旁有看到那混帳正往對街走。」
      從同樣擁有微妙卷翹呆毛弟弟身旁走出的是羅馬諾,剛剛正從廣場回來,就遇到有人在找那土豆混帳,心情瞬間變差,一邊比著不入流的手勢一邊回應。
      「Ve?那為什麼瓦修哥哥要找路德呢?」歪頭。
      「誰理他們啊…哇啊!」羅馬諾說到一半忽然像是看到鬼般,哭叫著躲到弟弟背後。
      原來他現在才注意到提諾的旁邊還站個位貝瓦爾德。高大身材再加上不太說話的陰沉表情,以為他在生氣的不會有人覺得你說錯,站著不說話還怪嚇人的。
      「你、你不好!我沒有說你做的招牌不好看不要生氣啊啊啊啊啊!」
      「Ve~哥哥你在說什麼啊…我都聽不懂…貝瓦爾德哥哥雖然看起來很嚇人,但其實他人很好啊…好了,別一直躲在我後面、快點出來啦…」
      「唔…唔…」羅馬諾依然很怕,一直以來都是愛虛張聲勢的膽小鬼,雖然做生意時能找弟弟一起壯膽、有安東在時就都用頭槌來伺候他,但是對於貝瓦爾德一直都算是很陌生的存在。
      因為每次他看到貝瓦爾德那張臭臉幾乎都是躲起來的份,一直沒機會說到什麼話。
      「那、那個……」羅馬諾試著找話題。
      「……招牌。」
      「咦、咦?」
      「你們攤位的招牌,覺得如何?」貝瓦爾德用很簡潔的語氣道。
      「喔…喔,很、很好看!尤其是義大利麵的雕刻做得好像喔!」
      「……嗯…那就好。」
      貝瓦爾德的表情看似緩和了些。原本就俊俏的臉龐也緩緩恢復原本的帥氣。
      「Ve~對呀~提諾哥哥和貝瓦爾德哥哥合作的招牌作得好棒喔~PASTA做的好像真的一樣~啊,我每個攤位的招牌都有去看過喔~這是最後一個了?」
      「呵呵~謝謝讚美~是啊,我剛放上最後一個呢~這樣工作終於告一段落了。」
      菲利奇亞諾和提諾聊得開心,羅馬諾則有些看呆。
      (剛剛…那男的是不是有笑了啊?(←因為嚴肅表情稍微緩和就比較有好感的錯覺)他會不會…其實是個很好的人…?)
      「那、那個…」
      「嗯?」

      正當雙子哥哥重新嘗試開口與貝瓦爾德對話時,颱風眼正掃過來──

      「讓開!讓開!讓開──!」
      黑色神職服裝衣襬在空中飛揚起來,基爾在眾人面前、單手撐過攤位桌子跳躍起來,力量滿分、姿勢滿分,但是攤位桌子的支撐度卻不及格。
      當牧師大人完美翻躍過去、手才剛收回,支撐他重量的桌子終於不支倒地──掛在桌上的招牌當然也跟著掉落在地,掀起一小座沙塵。
      東歐少女奔來,被眼前的灰塵阻礙視線而停緩下,用平底鍋大略揮散掉些沙子,喊著「可惡…基爾你不要亂破壞東西啊!」後,朝目標約偏離了十度角、再度追趕。
      已經有兩個人跑遠了,眾人還來不及驚呼,最後的颱風尾才正好掃過。
      「不要跑!STOP!HERO我絕對不允許你再這樣破壞和平的街道下去!」
      倒塌桌子的沙塵當中,打著正義名號的脂肪胖子追逐過來,驚人的壓縮重量踩破了木桌殘骸,當然還踏過了掉落在地的精緻招牌…留下一個大腳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Ve───!」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提諾、菲利奇亞諾和羅馬諾幾乎是同時一起驚呼出來。尤其是提諾,看到好不容易完成的心血作品成了一堆廢鐵木屑更是難過,他將整個鐵底盤連同木雕托起來,眸中含淚。
      「我好幾天熬夜好不容易才完成的……」「Ve…提諾哥哥……」
      看著悲傷的兩人,羅馬諾突然想起還有位貝瓦爾德。
      (對了,那陰沉傢伙的作品也被破壞了,一定也很難過吧?好…!)
      雙子哥哥鼓起勇氣,想幫鐵匠打打氣。
      「那個──姆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打氣的語言還沒說出口就先化作了尖叫。
      陰沉的輪廓比方才更要鮮明,嘴角下彎到彷彿沒有機會再回到水平線,劍眉的角度也更加高、與雙眸更加接近,拳頭似乎有微微握緊,太陽穴上隱隱約約還能看到一條半浮出的青筋…
      好好好好好好、果然還是好恐怖啊啊啊啊啊啊──!
      ……看來兩人之間的距離還要等有緣份、再加油了。
      不過事實上──
      「…別難過了,今天我再陪你熬夜。」
      「呃…嗯…謝謝你……」
      「不客氣。」(因為你是我的內人啊。)
      「嗯…你果然是個好人…」(雖然相處久了依然還蠻恐怖的…)

      差不多同一時刻。
      「瓦修,我終於找到你了。」
      「哼,這是我要說的吧?說要來拿乳酪,我擔心店裡沒人還特地帶過來,幸好你還知道要來攤位上找我。」
      是個,和哥哥分開後的路德維希終於找到瓦修、向他買乳酪,他先去了原本店面,但是兄妹倆人都不在家,盯著『暫時外出』的牌子,路德心想他們會不會是去了祭典廣場上?但是瓦修似乎在去他們家攤位前又先去了幾個地方,所以路德又到了幾個地方才在攤位上找到人。
      「那個…路德先生你好…」
      「嗯,你好,列支小姐。」
      「好了,商品拿了沒其他事了吧?列支,東西收一收我們回店裡吧。」
      「好的,哥哥…咦?附近好像很吵鬧的樣子……」
      「真的呢…是大家太興奮已經先開始慶祝了嗎?」
      「不,不太像。」瓦修否定了路德的猜測,「那應該是……混亂的喧嘩。」
      隨著推測,三人的視線緩緩移動到聲音最大的混亂源頭。
      「「「───…!」」」
      三人皆目瞪口呆,尤其是青年牧師,胃部一陣抽痛、差點沒昏過去。

      混亂。
      奔跑的另一名青年牧師,在人群奮力推擠前進,有人被推個踉蹌甚至跌倒、有物品被推倒、比較輕盈還可以飛上半空、寵物或牲畜可能被踩到尾巴而尖鳴,然後跟在他後頭的又是鎮上名列破壞排行榜前矛──自稱為英雄的大男孩,凡是兩人掃過之處皆是一片狼籍、雞飛狗跳。
      ──這兩個合體後的強颱逐漸吹向最高祭台上。
      「那兩個傢伙是在搞什麼鬼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阿爾!基爾!祭台沒完全固定好啊!快給我下來──!」
      「誰快去叫亞瑟或是路德過來啊!?」
      「為什麼又是他們!?」
      「已經夠忙了他們還想幹啥啦!」
      隨著台下各式各樣的聲音,兩人終於爬上這座活動裡架得最高大的祭台,成為廣場上的眾人最注目的標的。雖然架臺大概才半層樓再高一點,不過站在上面的感覺就是視野不一樣。
      (──ケセセセセ……將一切事物納入眼下的感覺果然很爽!)
      一邊掃視全廣場,一邊直接大剌剌用工作服擦去汗水的基爾伯特,呼出一大口氣後,緩緩開口:
      「所以現在是按怎?我好不容易靠華麗的技巧(翻桌)來甩掉兇婆娘,結果改換成整天喊自己是英雄的臭小子?喂喂,我應該沒有哪裡招惹到你吧?不要擋住本大爺的路,快點讓開!」
      「HAHAHAHA!」體力過剩的大男孩,爬上祭台也沒看他喘過一口氣,就直接擺出英雄POSE。
      「有邪惡的地方就又正義的存在!基爾伯特你破壞了祭典的和平、平時又常笑我說不能喝酒!所以英雄我要在這裡把你就地正法,給予正義鐵拳的制裁!」
      「給我等下!你剛才好像趁機說出了私仇耶!還有竟然說本大爺是邪惡?開什麼玩笑,本大爺可是帥得跟小鳥一樣的基爾伯特!怎麼可能會是邪惡?要嘛也要當最終BOSS啊!」
      「隨便你要當什麼,總而言之,我就是HERO啦!基爾伯特,英雄我在此向你下挑戰,輸了就要承認邪惡的敗北、跪下來向我求饒,覺悟吧!」
      「X!就說誰是邪惡了?!今天我就大發慈悲代替眉毛好好教訓你的兔崽子!」
      看來一場幹架(決鬥)是免不了了,但是基爾對此行為並不討厭。
      兩人繼續互相挑撥,一邊從旁邊『就地取材』、拆下祭臺未固定完全的木材。
      「想打嗎?誰怕誰啊!就讓你瞧瞧曾經被稱為『慧星小鳥』的本大爺的力量吧!ケセセセセ──」
      「喔喔喔!果然是超級惡役的發言啊!英雄我開始熱血沸騰了,就讓你嚐嚐HERO的絕招吧!」
      「……對了,你覺得站在祭台上的感覺如何?」
      「啊?」牧師一句沒頭沒尾的疑問句,令大男孩雖然覺得莫名奇妙,不過依然照實回答:
      「大家都只能抬頭看著英雄我──超爽的!」
      ──果然笨蛋都喜歡站在高處嗎?
      「噗嗤、ケセセセセ──這果然就是祭典啊!本大爺已經等不及了!來吧!」
      阿爾也感染了他的氣息,舔一舔嘴角、擺出舉劍姿勢。
      「OK!我們就先提前享受慶典吧!」
      決鬥什麼的根本就是餘興,現在的他們早已提早眾人一步、隨時進入最高潮那一刻。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阿爾弗雷德‧F‧瓊斯!」



      「「Let’s party!!」」

      前夜祭,提前展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