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2.14
  • [F/Z][言切]今年的西洋情人節




     今天是西洋情人節,在這事關情侶間甜蜜、去死團血淚和商家收入的重要日子裡,到處都充斥著粉紅色氣氛,而這粉紅色氣息似乎也飄啊飄著,傳染到偏僻郊區、陰沉沉的冬木教會。
     一改教會廚房總是飄散著辛辣味,今天的教會廚房裡飄散著甜膩膩的香氣。
     製作者脫去神父的外袍、 穿上白色圍裙,平時鍛鍊有成的健壯手臂正輕鬆攪拌著鐵盆中的咖啡色稠液,在告一段落的空閒將變長的頭髮撥弄到耳後,把所有巧克力醬倒進容器後,冬木教會的神父‧言峰綺禮終於吐出一口長氣。
     前年還無法理解情人節甜蜜喜悅的男人,在和魔術師殺手暢快大打一架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嗯,好像哪裡怪怪的?總之還是先說聲可喜可賀吧。
     不過衛宮切嗣說…嗯,就是那個魔術師殺手(過去式)、他言峰綺禮現在的戀人說:小別勝新婚、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啥的,總之他們目前還是各自住在各自的家(教會)裡,雖然綺禮時常跑去衛宮家過夜了沒差。
     扯遠了,總之和幸福美滿的女信徒們聊過後,在這特殊的節日,綺禮也想為切嗣做點什麼,例如巧克力之類。
     既然要做巧克力,少女心發作的神父堅持純手工,用不惜與女性族群爭奪食材的氣勢,滅死徒、++大樹都能輕鬆解決的男人這點切碎攪拌活怎麼可能難得倒他?
     (不知道切嗣收到巧克力時的表情會是如何呢?)
     想像著戀人各式各樣的表情,綺禮露出靦腆的微笑。
     這時候,教會的電話響了。
     在鈴聲響到第五次時,神父揭起話筒。
     「你好,請問找哪位。」
     其實教會也只有他了。(扣除某金閃閃)
     《唔…呃…!言峰…綺禮!》
     電話另一頭傳來虛弱的沙啞嗓音。
     「!切嗣?切嗣嘛!你怎麼了?」
     《抱歉…我…唔!我好像快…不行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切嗣!」
     聽到戀人痛苦的聲音,神父的心(或者該說黑泥)一整個揪緊。
     《我…唔嗯!最後能聽到你的聲音真是太好了…再…見……》

     嘟─────

     通話切斷的嘟聲迴響在言峰綺禮的耳中。
     男人還站在電話前,茫然震驚。
     衛宮切嗣就快死了?衛宮宅邸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他們好不容易走在一起,難道殘忍的命運馬上又要拆散他們了嗎?上帝啊!你為何要如此考驗我們?
     剛剛切嗣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痛苦,他現在的狀況究竟是如何?以前的仇家找上門了?被敵人從後面偷襲?頭部被棍棒亂打?腹部被開了一槍?全身是血!?
     越想綺禮越是心急如焚,連廚房都沒收拾、脫掉圍裙、拿了外袍就往衛宮家衝!
     衛宮切嗣情況究竟怎麼樣了?!
     他真的、真的──好期待啊!

     不過這欣喜期待的表情,在見到戀人的那一刻冷卻下來。
     「綺…禮…嗎?救救…我…唔呃呃呃呃呃呃!」
     虛弱喊完的男人馬上又抱著肚子在地上翻滾著。
     「……這是怎麼回事?」肚子開花呢?滿身是血呢?
     「唔嗯…我的…肚子……好痛!!!」
     神父有點想掩面。
     「你究竟是吃了什麼東西才會肚子痛的?衛宮切嗣。」
     「快點…快點用你的治癒術……我快痛死了……」
     「…你打給我該不會就是因為這個吧,我的治癒術不是這樣用的。」
     「你不是曾經讓快死掉的人復活嗎!一點肚子痛不是問題吧…啊啊啊啊啊──」(苦悶臉)
     「間桐雁夜那次不一樣,我只是活絡他體內的魔力而已…」
     「唔呃呃…!說到底你就是不想幫我減輕負擔就對了!說什麼喜歡我都是騙人的!算了,我就這樣被痛死好了!你走、你走!不要管我了!」(猙獰臉)
     (…現在是在演哪齣戲啊?)
     雖然沒有他預想中的血腥畫面,不過看衛宮切嗣痛到在地上打滾的畫面其實也不賴。
     衛宮切嗣果然是個難以預料的男人。
     神父假裝嘆口氣,自己也坐下來,把一邊打滾的老男人撈到自己懷裡。
     「胃藥吃過了沒?」
     「……吃過了…但還是好痛…」
     「嗯,藥效大概還沒開始吧。」
     神父將手掌伸進虛弱男人的浴衣內,按揉他的肚皮。
     「我的治癒術都是拿來治療外科傷口,還沒有治過胃痛,總之我先嘗試看看。」
     按在肚皮上的掌心開始發光,將治療的術式傳送到男人的腸胃中。
     切嗣發出一絲虛弱的呻吟,不過夾帶的疼痛減輕不少。
     「啊…光…好溫暖啊……」
     看著男人露出安寧的表情,雖然沒有平時的愉悅,內心卻有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知道切嗣的狀況好多了,又幫按摩一下肚子後,綺禮脫下自己的外袍摺好、充當暫時枕頭讓切嗣枕著,自己站起身。
     「我去廚房幫你杯溫開水。」
     原本還虛脫躺著的男人忽然彈跳起身,抓去神父的褲管。
     「言峰!不、不用啦,我已經好很多了!你就留下來陪著我吧!」
     「?我會留下來陪你,只是去廚房幫你倒杯溫開水…」
     「不用特地去幫我拿水,你只要陪在我身邊就夠了!」
     這奇怪的反應更加勾起神父的好奇心。
     「為什麼你的反應這麼大?衛宮切嗣,難道廚房裡有什麼東西你不想讓我看到?」
     「什、什麼?廚房裡哪有什麼東西啊,那只是你的妄自設想而已!啊哈哈哈…」
     「喔,這樣嗎?那我現在去廚房應該沒有關係吧。」
     「請你住腳吧──言峰綺禮!」
     看衛宮切嗣忘記自己還再胃痛的表情相當有趣,不過廚房裡的『東西』似乎也相當有吸引力。
     將拉扯自己衣服布料的力量視若無睹,神父多拖了一個男人重量來到廚房。
     廚房桌上的物品相當眼熟,彷彿回到自家的廚房。
     砧板、菜刀、鍋子、鐵盆、未凝固的巧克力稠液…嗯,真的沒什麼兩樣,如果硬要說和自家廚房有什麼不同,就是衛宮家廚房彷彿剛歷經一場戰爭。(因為衛宮士郎還未放學緣故?)
     會讓衛宮切嗣這麼做的,言峰綺禮也只想到一個可能。
     「……衛宮切嗣,你想做巧克力送我?」
     「誰誰、誰是要送你的啊,笨蛋!不要會錯意了,我是要做來自己吃的!」
     切嗣笨拙的解釋綺禮左耳進右耳出,他沾了一點巧克力稠液送進嘴裡。
     「…好難吃,你該不會是吃自己的巧克力而胃痛的吧。」
     「閉、閉嘴!嫌難吃你就不要吃啊!」
     「這怎麼行,這是你要送給我的巧克力,雖然沒完成至少也該品嚐一下,雖然很難吃。」
     「難吃竟然給我說兩次!就說不是給你的了…唔!」
     衛宮切嗣氣到忘記自己還再胃痛中,當腹部一陣痙攣失去重心時,他的顏面重新回到神父的胸膛裡。
     綺禮在心中不由再一次重申:衛宮切嗣,果然是個難以預料的男人。
     又一次為切嗣施加治癒術時,綺禮在他的耳邊低語:
     「謝謝你,切嗣。」
     衛宮切嗣馬上覺得耳垂一陣燙紅。
     「就說不是要給你的了…」
     「是是,晚點我重新做給你吃吧,真是…這麼難吃的巧克力也無法善盡利用了。」
     「你想拿來做什麼啊!」
     雖然在成為情侶的第一個情人節裡發生了如此插曲,兩個大男人倒是有了明正大黏在一起的理由。
     至於照顧病人兼巧克力的回禮,神父會在下個三月時討回來的。


     另外言峰綺禮遺留在教會的巧克力,被半夜才回家的金色王者吃下去後,喊著『巧克力裡面加什麼麻婆豆腐啊!』得胃酸翻攪打滾去了。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