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11
  • [F/Z][言切&ALL切]心跳100%大作戰


    ※主五次言切,其他微愛麗切&夏麗切&師匠切&舞彌切&老虎切&伊莉切&士切&安切&弓切&金士…總之ALL切!
    ※取自『幻想嘉年華-心跳心跳約會大作戰』梗,某意義上的心跳100%無誤…






      衛宮切嗣一臉嚴肅地坐在矮桌前。
      現在他正遇上前所未有的難題,比以往接下的任何任務內容都還要棘手。
      男人臉色凝重,手肘撐在桌面上、手指互相交疊抵住自己的臉,認真思考著,就連養子為他端來一杯熱茶也不吭一聲。似乎是被這嚴肅的氣氛給傳染到?兒子擺好茶之後也戰戰兢兢坐下來,擔心養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士郎。」沉默許久的男人終於開口。
      「你怎麼了?老爹?」
      「唉……」衛宮切嗣端起桌上的茶,「人太受歡迎,也不太好呢……」
      「……欸?」
      飲啜幾口熱茶後,切嗣繼續說出他煩惱的始末。
      「其實呢,愛麗…就是你媽媽,剛剛約我週末一起去逛街買東西。」就是去當提行李的。
      「喔…這樣很好啊。」
      「但是問題來了……」

      『吶吶~切嗣,這週末陪我去百貨公司買東西好嗎?』
      自己親愛老婆的請求,當然二話不說答應。
      『凱利,我好久沒看到大海了,週末陪我一起去海邊游泳好嗎?』
      奇蹟似重逢的青梅竹馬如此提議,當然也答應了。
      『呦,小子,這週末稍微陪我這老女人去『狩狩獵』如何?』
      理應不可能站在面前的娜塔麗亞都這麼說了,不可能拒絕。 
      『切嗣,陪我去吃●●店的下午茶吃到飽…』
      在第四次聖杯戰爭中戰亡的舞彌難得提出陪同要求,依然不可能拒絕。
      『切嗣先生!切嗣先生!這週末陪我練劍吧!好不容易再見到你了,就陪陪我嘛~啊,當然是在我家到場囉XD』
      大河興奮搖著邀請對象的手,拗不過去也答應下來。
      『切嗣~切嗣~這週末帶伊莉雅去遊樂園玩吧~』
      這是可愛女兒的要求──當然說好!
      『衛宮切嗣,這週末和我約會吧。行程不用擔心,由我安排。早上九點我會來接你。』

      ──是的,不只有我,愛麗、夏麗、娜塔麗亞、舞彌…過去死去的人們都以往生時的年紀復活了。剛復活時候的我還很茫然,我應該在五年前就已經死去了啊?為何現在我的心臟還在噗通噗通跳動?為何還正端坐在自己家中?而且健康良好、無病無痛…
      「那個…老爹?你在自言自語什麼?話說你剛剛的回憶裡是不是漏掉給誰的答覆?」
      ──重要的家人陸續圍繞在我身邊,思緒打結的我混亂想了老半天理出來的結論是(其實也只能想到這可能性):能夠復活所有人的……大概也只有聖杯了。
      ──為什麼聖杯要把我們復活?是有什麼目的?安哥拉曼紐不知在打什麼主意……不過至少有一點要感謝他,讓我看到平安長大成人的士郎、還有大河和藤村組…啊啊,士郎依舊好可愛……
      「老、老爹!不要再說我可愛了啦…!我都快成年又不是小孩子了──」
      「哈哈哈…兒女無論長多大,在父母心中依然是小孩子喔。話說士郎…」
      「什麼事?老爹?」
      「這件事,你怎麼看?」
      「呃…你是說赴約這回事?」
      「嗯,如果我全部都去…可能嗎?」
      「…老爹,我老實說好了,全體赴約…沒門!」
      「咦咦?連十%的成功機率都沒有嗎?」
      「十%還算高了呢…而且老爹你的後宮人數是我的快兩倍耶!曾經我光應付三個就分身乏術了…何況是你咧?我覺得好好去跟她們推辭、只跟其中一位出門比較好喔……」
      一想到被轟成平地的遊樂園,衛宮士郎回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這麼有挑戰性啊?這樣我更想嘗試看看了。」
      「老爹你別衝動啊──」
      「士郎,你曾經說過,你的正義之一就是先從讓身邊的人幸福開始。和我流血的正義完全不同,真是善良的孩子,所以我想嘗試看看這樣的正義,因為這是我溫柔的孩子所結論出的方式啊。」
      「老爹……」
      「而且…她們都是我一生中重要的女性,能再一次相遇已經是奇蹟了,當年的遺憾我想趁機彌補,至少希望能讓她們留下美好的記憶。」
      「……我明白了,老爹,讓我也助你一臂之力吧!」衛宮士郎決定協助當下也在心中吶喊:
      (這已經不只是老爹的正義,也是我的正義!如果有我協助老爹或許不會犯下我曾經的失敗。)
      「士郎……謝謝你,那趕緊來擬定約會計畫吧!」
      於是,這對正義廚父子討論許久後,寫得密密麻麻的約會行程表出爐了!

      【週末行程】
      1。上午七點:陪夏麗去海邊晨泳。
      (中間溜去陪大河練劍道。)
      2。上午八點:陪大河在藤村道場練劍道。
      (練約兩個小時,中途休息回到夏麗那邊。)
      3。午上十一點:陪愛麗去百貨公司買東西。
      (趁愛麗更衣試穿時,去陪伊莉雅。)
      4。上午十一點:陪伊莉雅在百貨公司頂樓遊樂園玩。
      (趁女兒看表演時去陪愛麗。)
      5。下午兩點:陪舞彌吃下午茶。
      (別看舞彌無口,可是很會吃蛋糕的!放在那邊就行了,中途去陪師父和妻兒。)
      6。下午三點:陪師父『狩獵』。
      (目前娜塔麗亞還未給訴我目標,到時就隨機應變吧。)

      「老、老爹…這樣安排…會不會太勉強?」
      終於全部安排進去後,士郎也有點不安地再確認一次。畢竟每個人相約的地點都不相同,而且其中一地點還是在海邊!這位置距離差太大了!
      「應、應該沒有問題…現在的我身體很健康,固有時制御隨我使!」
      切嗣也對自己竟然定出如此龐大規模的行程流下一滴冷汗。不只是兒子,就連自己也沒有保握能完成這項任務。
      「呃…其實…老爹已經安排得很有效率了,把愛…母親、伊莉雅、舞彌小姐放在同一棟建築物內,就不用跑太遠!」
      像是要幫養父增加一點信心,士郎把這張行程表的優點說出來。切嗣苦惱的表情也因此有些舒緩。
      「對吧,而且夏麗和大河的時間應該不會太久,上午十點左右應該就可以結束兩個節目了。」
      只是游泳和練劍應該不會花太久時間吧?
      「不過感覺好像還有誰沒有列進去…?」
      「啊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士郎,這樣已經是全部人了喔。」
      「嗯…到了下午就只剩下四人,其中三人又在同一棟大樓內…或許可行喔…老爹,你不如乾脆就直接三人約在一起吧?」
      「呃…愛麗和伊莉雅就算了…舞彌的身分『有點特殊』…還是不要一起行動比較好。至於娜塔麗亞…我的直覺告訴我,娜塔麗亞知道我還有跟其他人約大概會趁機揶揄我一番…所以還是作罷吧。」
      「啊…只好這樣了……」士郎想起當初自己也是有所顧慮而隱瞞。
      這一切都是為了大家的幸福好!(←似乎忘記了慘痛教訓。)
      「預防萬一…士郎,有突發狀況我會緊急聯絡你,還有跟你借下劍鞘(Avalon)用用。」
      「當然沒問題。」
      其實最近他也快被劈頭就說『當本王的劍鞘吧!』的某閃閃煩到不行,趁機脫手讓對方沒這理由繼續纏他也不錯。
      當士郎從體內取出劍鞘、放在養父手上時,雖然不太尊重,他還是用認真的表情、以過來人的身分拍了拍養父的肩膀。
      「老爹…祝你順利。」
      「──嗯。」

      於是,這週末的作戰計畫,即將敲響。

        ※

      決戰當天。

      【07:15 游泳池】

      「哈哈哈哈~好溫暖喔~凱利,這邊這邊!」
      綁著馬尾、生在南方熱帶小島的少女開心地跳進溫水游泳池中,濺起的水花襯托出她褐色肌膚和白色比基尼,更加突顯她的存在。
      陪同少女前來的男士看著少女在水中如魚一般的姿態,露出幸福的傻笑。
      嗯,不要誤會,他可不是用色瞇瞇的眼光,而是以人生贏家的角度在享受當下!
      「凱利~趕快下來啊~浮在水中好舒服喔~雖然水裡有很重的味道,不過海水也差不多一樣。」
      「啊,那是消毒水的味道,畢竟這座游泳池平時很多人使用。因為現在時間還很早,所以還沒什麼人。」
      幸好他老人家當久了習慣早起,才能順利在計劃好的時間點開始第一項行程。
      「欸~這樣啊~看來大家也都很喜歡游泳呢~」
      在南海小島上長大的少女沒有過這種體驗,津津有味聽著男人的解說。
      切嗣暗中慶幸他臨時說服夏麗,日本十一月的海水已經相當冰冷,改在室內溫水游泳池是正確的決定。而且這樣他移動起來會更加方便,花費時間更少。
      「凱利,你還愣在那邊做什麼?我們來比賽游泳誰游得快吧!」
      「喔!這讓我想起我小時候可是游泳高手呢!」
      切嗣脫掉外套,身上只剩一件泳褲後下水。
      等下就用『游累休息』當做藉口,中途離開一下吧。


      【08:20 藤村道場】

      「喔!切嗣先生,終於換好道服了嗎?呦嘻──!那我們趕緊來進行暖身吧!」
      和平時看慣鬆垮垮的浴衣不同,看少女時期愛慕的男人換上正式的劍道服,大河更加興奮單手揮舞著竹劍。
      「呼呼…那個…大河、其實、我已經暖身得很充足了。」
      剛剛已經游了超過半小時的泳……
      「真的?咿呀呀呀呀呀──切嗣先生為了陪我渡過揮灑熱血與汗水的時光特地做好了充足準備?好開心!好害羞喔!其實我也因為太興奮已經做過充分的暖身!」
      「哈哈…這樣啊…那就直接跳過這一步驟吧?」
      曾經在身體還未虛弱到嚴重程度,切嗣有陪著大河練劍過一段時間,雖然沒有拿過正式段數,在殺手時代訓練出的身手也能讓他揮得有模有樣。
      「沒問題!像切嗣先生這麼好的素材,只要等下讓身體回憶起所有基本動作差不多就OK了,最後再來個一對一、面!面!切嗣先生幾下!」
      「喂喂,劍道五段的人不要太欺負老人家啊!」
      「哈哈哈哈!別在意~別在意~」


      【09:00 衛宮家門前】

      叮咚。神父按下衛宮家門鈴。
      「………」
      無人回應。


      【09:08 衛宮家內】

      咚咚,咚咚。神父在房屋內到處走動,最後撿起一件落在地上的衣物。
      「……不在。」
      他理出結論。


      【09:30 藤村道場】

      之後切嗣陪大河認真地溫習了幾個揮劍、步伐等姿勢,但因為目前兩個約會正同時進行中,使得他有點心不在焉。
      (差不多該回到夏麗那邊去了…)
      「那個…大河,我們休息一下好嗎?」
      「欸咦──我們再揮劍個三百下吧?」
      (可是我沒有那麼多時間啊!不行,只好呼叫支援了…!)
      需要幫手了,衛宮切嗣用假裝擦汗的姿勢掏出內藏的無線對講機。
      「喂?喂?呼叫士郎,呼叫士郎,OVER!(小聲)」
      《沙…沙…這裡是士郎,老爹你怎麼了?OVER。》
      「緊集事態,大河不讓我離開,你老爹需要支援。OVER。(小聲)」
      《藤姊家嗎?明白了,等我五分鐘,OVER。》

      真如兒子所說,不到五分鐘時間,救援一號‧衛宮士郎就出現在道場裡。
      他的表情笑起來有點僵硬:
      「呦,好巧啊,老爹、藤姊你們在練劍啊~忽然也想恢復一下手感呢。啊哈哈哈~」
      「齁齁…之前我邀你時你不都是回答『再說』嗎?怎麼忽然轉性子了?」
      大河將竹劍靠在肩上,露出懷疑審視的表情。
      「呃…那個…心情…對,心情上的問題!啊哈哈哈~」
      「……嘛,算了,不過既然要參加,大姊姊我可不允許你中途落跑喔!快去換道服,今天至少要和我對練個十次以上!」
      「藤姊對劍道還是一樣很嚴格呢…老爹,過來幫我一下。」
      「啊?喔!」
      (快趁這段空檔離席吧。)
      (兒子,太感激你了!)
      衛宮切嗣從兒子使眼中看出這段訊息,趕緊跟著走出道場。身後還傳來大河發出『士郎哪方面需要切嗣先生幫忙啊?』的疑惑。


      【09:45 游泳池】

      「抱、抱歉…呼…讓妳久等了……」
      「凱利?你不是去休息很久了?怎麼還看起來這麼累?」
      「哈啊…哈啊…我、我剛才跑去買飲料了。夏麗,喝一點吧?」
      「謝謝你,凱利~不過我還想再游一下,我剛剛遇到一位很厲害的大叔,還想再跟他比賽一下競泳呢!」
      「大叔?該不會是奇怪的男人吧?沒有對夏麗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切嗣開始自責離開青梅竹馬身邊時間過長。
      「奇怪的事情?沒有啊~那個大叔對我很親切、身材又很健美,我說我有同伴他就說想認識一下你,他還說他是個神父。」
      「……欸?」
      切嗣還未回過神,一危險的氣息已經逼近到他身後。
      「等你好久了啊…衛宮切嗣。」
      男人的特徵是──大叔(對少女的夏麗而言),身材健美(肌肉)、還是個神父!
      「言峰綺禮!你怎麼──」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們不是講好今天要約會?為什麼失約?」
      「我沒有答應過!還有你沒回答我的問題!」
      「這很簡單。」言峰綺禮用推理的語氣回答:
      「因為我發現你沒有收好的泳褲。我就把冬木跟水有關的場所都找過一遍。」
      聽起來是很理所當然,而且他今天幸運值不錯、找到第二地點就讓他遇到和衛宮切嗣有關係人物,不過在短時間內『把冬木所有跟水有關的場所地點都跑過一遍』的打算,以正常人角度來看怎麼都不正常。
      不過本人看起來根本不在意這一點,因為他找到衛宮切嗣了。
      「好了,衛宮切嗣,快履行…」
      「抱歉!夏麗,今天只能陪妳到此為止了!」
      「咦?我是沒關係,凱利願意陪我來我已經很開心了。」
      「不好意思,作為賠償,我找其他人來陪妳游泳。」切嗣再度取出對講機。
      因為被無視存在,神父心情不愉快地按住對方的肩膀。
      「衛宮切嗣,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Time alter──double accel!」(固有時制御 二倍速)
      目標肩膀從他的手中滑走,言峰綺禮還未回過神,衛宮切嗣已經用二倍速滑水游上岸。
      「──!嘖!」
      「哇!凱利依然游得好快喔~嗯嗯,神父先生也不干示弱追上去了呢~太厲害了!」
      「小姐,妳好。」
      「欸…你是?」
      夏麗好奇看著這位忽然出現在她一身、皮膚黝黑的青年。
      救援二號,英靈Emiya登場!

      『Archer,老爹需要支援時你會幫忙吧?』
      因為擔心只有自己一個人忙不過來,所以衛宮士郎事先找了英靈的他。
      『哼,愚蠢的計畫,曾經有過切身之痛的你為什麼不阻止他?』
      『我曾經試過…但老爹不希望辜負任何人、這是老爹的願望。你也不希望看老爹失落的模樣吧?Archer。』
      『唔…』
      『只有這一次,總之,拜託了。』
      之後衛宮士郎就硬塞了一支對講機給他。
      他只是迫於無奈才幫忙的,所以今天一大早就站在高樓上,全程緊盯切嗣的行動。

      「……老爹叫我來的。」
      Emiya不知從何說起,只好照時講出來此的目的。
      「喔~你就是凱利的兒子啊~長得你比爹爹還要高大呢!」
      「嗯…該怎麼說好,我確實是切嗣的養子,但不是現在的…」
      「嗯…不太懂你的意思說,總之,你會陪我一起游泳吧?」
      「是的。」
      切嗣慌忙拜託的事情,他也不好拒絕。不過眼前可是老爹的青梅竹馬、爽朗的大姐姐型,就像對待藤姊一樣吧。
      「要比賽嗎?」
      「當然好~!」

      陪夏麗去(刪除線)海邊(刪除線)游泳池晨泳。【任務完成ˇ】


      【10:15 藤村道場】

      「切嗣先生?真是──你剛剛跑去哪啦?士郎都回來道場好久了你還沒有回來,我差點以為你在我家裡迷路了!」
      已經和士郎對練好幾回合的大河,脫下面時揮灑下好幾滴汗水。
      「哈哈,抱歉,太久沒來妳家還真的迷路了呢,啊哈哈哈…」
      「算了,快開始吧~剛剛被切嗣先生偷懶這麼久,一定要好好補回來才行!」
      趁著大河情緒高漲,士郎靠到養父一旁悄聲問:
      「老爹,另一邊還順利吧?(小聲)」
      「嗯,雖然遇到一點意外…不過結束了。(小聲)」
      「喂喂,你們父子倆可以不要感情好得在那邊說悄悄話嗎!大河我會吃味的喔~」
      接下來的劍道練習都很順利,加入了士郎,輪流休息的機會也變多了。不過很快又接近下一時段了,切嗣想準備離開。
      「那個,大河,我們也練得夠久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咦?要結束了嗎?我可以打到下午都沒有問題的喔!」
      「可是…妳看,也快要中午了,差不多要準備午餐了,士郎你說是吧?」
      「是啊!藤姊,我也該要準備午餐了,妳和老爹就先休息一下吧?」
      「欸咦…如果午餐要在我家吃就不用讓士郎忙啦?」
      「拜託妳,大河,我真的累了……」
      逼不得已,切嗣只好使出苦肉計。
      「唔…那這樣吧?我們來比一場!只要誰先拿下一勝就算誰贏,如果切嗣先生贏了,今天練劍就到此為止;如果我贏了,等下午餐休息完畢後繼續道場看~如何?」
      「這…有點不公平吧,大河妳劍道五段耶。」
      「可如果是士郎來,對自己的爸爸可能會放水啊……嗯,那讓其他人來就行了吧?武內先生!」
      大河朝剛走進道場、護具已經全數穿戴好的男人呼喚,他的垂れ上繡著『武內』。
      對方朝她行個禮後,大河繼續說:
      「武內先生,事出突然,可以麻煩你和這位切嗣先生比一場嗎?只要拿下一次就行了,這事關我和切嗣先生的打賭,可以麻煩一下嗎?」
      對方又以微微傾身的方式代表點頭答應。
      大河開心地將視線轉回到切嗣身上。
      「切嗣先生,這樣就沒有問題了吧?」
      「啊,沒有異議。」
      只要對手不是大河,他稍微使用魔術當做輔助、就可以贏下這場了。
      (不過話說回來,對手的身材還挺高大的,感覺很壯…)
      在竹劍前端彼此碰觸時,切嗣依然抱持鬆懈的態度打量對方。所以在大河喊出開始之際,對手重量加速度碰撞上他時,衛宮切嗣就嚐到苦頭了。
      啪!竹劍與竹劍發出響亮的碰撞,兩人靠著對竹劍的施力在場中僵持不下。
      (唔…!他的力氣好大,再不拉開距離對我不利!)
      「……衛宮切嗣。」在僵持當中,從對方的頭盔護具裡忽然冒出他的名字。
      「你可真讓我好找啊……」
      「!」言、言峰綺禮!
      「你、你又怎麼──」
      你又怎麼找到這的?!
      「這很簡單。」言峰綺禮用推理的語氣回答:
      「因為我在你泳池的置物櫃裡發現你沒拿走的道場毛巾。我就在更衣室借一套道服混進來了。」
      聽起來是很理所當然,但是這樣已經算是非法入侵了吧!而且這裡可是黑道的大本營啊!
      不過本人看起來根本不在意這一點,因為他找到衛宮切嗣了。
      「雖然剛剛在游泳池裡裸裎相見是很好,不過像這樣的模式也不賴。」
      綺禮邊說,更加大力去碰撞切嗣的身體。
      附帶一提,他們的對話是用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音量。
      「這樣不時一分一合,更有打情罵俏的情趣不是?」
      「Time alter──triple accel!」(固有時制御 三倍速)
      「啊!切嗣先生的速度好快!但攻擊喉嚨是犯規的啊!」
      在大河警告出聲時,男人已經開始胡亂脫下護具。
      「沒問題,這傢伙死不了的!總之是我拿下一勝、必須先走了,不好意思,大河。」
      「啊,等等,切嗣先生──」
      「藤、藤姊,老爹或許臨時有急事,就讓他先走吧,我會繼續再陪妳練段時間的。」
      士郎趕緊幫自家老爹擋住大河。
      (話說被老爹打倒在地的人沒事吧…咦?人呢?剛剛還倒在這裡啊?)

      陪大河在藤村道場練劍道。【任務完成ˇ】


      對於早上的成果,讓切嗣提升一點自信。
      (──很好,雖然很累人,但似乎可行!)
      只要沒遇上言峰綺禮就能更順利了!


      【11:00 百貨公司門前】

      女人有著美麗外表、如童話中走出來的公主,她像孩子一樣對眼前事物相當好奇、興奮看著展示櫥窗內的物品,這樣亮麗突顯的存在惹來經過路人的注目。
      如此美麗的存在,想必已有英俊瀟灑的伴侶了吧?
      「啊,親愛的~這邊、這邊~」
      美麗的年輕女子似乎注意到熟悉的身影,開心朝留著亂糟糟髮型和些微鬍渣的男人揮手。
      「抱歉,等很久嗎?」
      「沒有,我也才剛到而已。走吧,老公~」
      「啊嗯。」
      ……咦、咦咦咦咦咦咦!這麼年輕就已經為人妻!而且對象還是個大叔!
      雖然十幾歲配三十幾歲的年齡差不稀奇,但是愛麗絲菲爾的美貌讓路人夢碎的震撼度威力不小,不過似乎引起了少數共鳴……幼齒人妻讚啦!


      【11:25 百貨公司服裝部門】

      「親愛的~你看這件裙子好不好看?」
      「嗯,愛麗穿什麼都很好看喔~」
      「真是的,我問得是裙子耶~而且,又不一定是我要穿。」
      「呃?什麼?」
      (這、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伊莉雅和Saber穿起來一定也很好看。」
      「喔、喔,是啊。」
      (剛剛我想到哪去了我。)
      恢復鎮定的切嗣對自家老婆提議:
      「不過愛麗,現在是妳在挑衣服,要不要去試穿看看?」
      「嗯──也好,切嗣也幫我挑幾件覺得適合我的吧~」
      切嗣特意拿給愛麗的裙子都是需要花時間去穿戴完整的。在老婆關上試衣間門的剎那,做為丈夫的男人同時低聲喊出:
      「Time alter──double accel!」(固有時制御 二倍速)


      【11:33 百貨公司頂樓】

      「切嗣!你遲到了!」
      銀髮紅眼的小女孩氣嘟嘟地雙手插腰、一臉不開心樣子,不過這一點都不影響她的可愛。
      有著和愛麗絲菲爾相似容貌的她,如果形容愛麗是童話中公主,那女孩就是童話中的小公主(雖然實際年齡不小了)。
      因為切嗣已經入贅為人夫了,所以有位像媽媽的可愛女兒也是理所當然。
      「伊莉雅!狗面~狗面~把拔不小心在樓下稍微迷路了,欸嘿~」
      「你以為裝可愛我就會輕易原諒你嗎?還有我明明說想去的是遊樂園,結果你卻帶我來這騙小孩的小遊樂場,你是想敷衍我吧?!」
      「怎、怎麼會,把拔怎麼會想敷衍伊莉雅呢?只是把拔今天真的沒那麼多時間,只好請小公主委屈一下,抱歉…下次一定會帶妳去大型遊樂園的。」
      看男人屈膝跟她雙手合十拜託,已經無法再成長的少女看了也有點不忍心,但還是用氣呼呼的口氣道:
      「哼!如果你今天好好賠償我,我就考慮原諒你。」
      「當然,這是一定的。」
      衛宮切嗣露出少有的笑容,站起身牽住女兒的小手。
      「那麼,我親愛的小公主,妳想先從哪一項遊戲開始玩起呢?」
      「嗯──我想先去吃冰淇淋!」
      「沒問題,把拔買給妳!」
      父女倆人手牽手,開始逛起頂樓的遊樂設施,因為佔地面積,遊樂設施都是小孩子尺寸的,經過切嗣的看地調查,伊莉雅適合玩的應該就旋轉木馬、咖啡杯和碰碰車,然後吃個午餐,下午有個正義小劇場,可以坐在那邊殺時間!
      現在都照著計畫進行著,可行!
      在目送伊莉雅坐上旋轉木馬後,衛宮切嗣打算趁這小段空檔回到愛麗絲菲爾身邊。
      回來晚時,就說自己又迷路了。


      【14:00 百貨公司地下樓層】

      「哈啊、哈啊…呀,舞彌…等很久嗎?」
      「…沒有,切嗣,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沒、沒有啊,是妳的錯覺吧,啊哈哈…」
      「……這樣啊。」
      「我們趕快進去吧。」
      「嗯。」
      「小姐,兩位。舞彌,妳先跟服務生進去,我隨後就到。」
      「知道了,切嗣。」
      這麼一來,舞彌也安頓好了──
      「Time alter──double accel!」(固有時制御 二倍速)


      【14:18 百貨公司淑女服裝部門】

      「親愛的~你看這件──」
      「哈啊…哈啊…嗯?穿在妳身上一定很美喔,快點試穿看看吧~還有這件、那件…」
      「咦?可是我才剛試穿出來…」
      愛麗才從試衣間走出來不多久’店員還來不及大力推銷,就又被老公溫柔中帶強硬地再次進入更衣室。
      「Time alter──double accel!」(固有時制御 二倍速)


      【14:32 百貨公司地下樓層】

      「呼…呼…舞彌…蛋、蛋糕好吃嗎?」
      「嗯,好吃,切嗣你不吃嗎?」
      久宇舞彌依然用無起伏的表情一邊細細品嘗著蛋糕,一般看著對面趴在桌上喘氣的搭檔。
      「啊…我現在有點沒胃口,妳吃就好……」
      「嗯,那我繼續去拿蛋糕。」
      「好…去吧…Time alter──double accel!」(固有時制御 二倍速)
      為了趕時間,現在切嗣幾乎都用爬樓梯的。


      【14:47 百貨公司頂樓】

      「切嗣!你剛剛又跑去哪裡了!」
      「哈啊…哈啊…哈哈哈…抱歉、抱歉,把拔剛剛去了一下廁所…」
      「什麼!你有沒有洗手啊?」
      伊莉雅擺出一臉『沒洗手就不給你碰』的表情。
      「當、當然有。走吧,英雄劇場就快開始了囉~」
      「咦──我不想看,好無聊喔!」
      女孩很露骨地表現出不情願。
      「……咦?」
      出、出現突發狀況!女兒不想陪爸爸一起看露天英雄劇場!怎麼辦?這樣這段空白時間他無法混過去啊!
      「呃…伊莉雅沒有興趣嗎?這是一部『假裝是壞人的殺手最後真面目是正義的英雄』故事,很有趣的喔…」
      「我不要,」小公主一秒拒絕,「沒興趣就是沒興趣,而且其實是切嗣想看的吧?我對男生的動作片沒有興趣!」
      「唔…!」雖然受到不小打擊,切嗣還是立即振作起來,偷偷取出對講機。
      (不行了…只好找救兵……)

      ──十分鐘過後。
      「哈啊…哈啊…呦!老爹、伊莉雅,好巧喔~竟然會在這裡碰到你們,啊哈哈哈~」
      喘完氣後,依然笑得僵硬的救援一號登場!
      「士郎~你怎麼會在這裡?」
      伊莉雅不疑有他,開心奔過去、抱住弟弟的手臂。
      「啊哈哈哈~剛好有來逛百貨公司周年慶順便就…啊,對了、對了,這時間頂樓好像有露天英雄劇場,伊莉雅想去看嗎?」
      (Nice!兒子!雖然話題接得很生硬但還是Good Job!)
      「咦?伊莉雅不想去看…」
      「去嘛、去嘛~很多小女生看了也很喜歡喔~」
      「哼!人家已經不是小女生了!」
      「耶?那、那、那就當陪我一起去看嘛──好不好,姊、『姊姊』?」
      看來衛宮士郎為了他老爹真是什麼方法都使出來了,親子愛萬歲!
      伊莉雅斯菲爾一聽到士郎叫她姊姊一整個心情大好起來。
      「唔嗯──如果是親愛弟弟的請求,做姊姊的怎麼忍心拒絕呢?好吧,就當作是陪士郎去看的~走吧!」
      恭喜衛宮士郎再一次救援成功!
      (老爹,伊莉雅這邊有我陪著,你快去赴其他約會吧!撐不住就呼叫Archer。)
      (士郎…謝謝你!)
      衛宮父子倆人交換完眼神後,切嗣放心前往最後一位的赴約。


      【15:00 百貨公司外某店】

      衛宮切嗣自認和這個地方有些格格不入,但既然是師父把他叫來這個地方的,他也只能選擇眉頭不皺地走進這龍潭虎穴。不過這並不代表他的疑惑減少。
      「……娜塔麗亞。」
      「有事快說,小子,你老娘我現在很忙。」
      獵物就在她的身旁,她微笑接過對方遞過來酒杯後低聲回應。
      「嗯,也是吶……我就直接切入中心吧。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小子,看你年紀輕輕結果記性比我還差,當然是來『狩獵』啊。」
      喝了幾口香檳,在衛宮切嗣的名單中最年長成熟的女性從容和對方聊天甚歡。
      「那妳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娜塔麗亞,妳該告訴我實情了吧。」
      「……小子,難得都復活了你那死腦筋就不能往輕鬆一點的方向走嗎?你老娘我來這種地方──當然是來找男人的啊。」
      「可以不要在妳(養)兒子面前這麼直白講說來男公關店找男人嗎!妳都不會害羞啊!」
      「哼,都把老娘炸死的人還懂純情兩個字怎麼寫?」
      薑不愧是老的辣,師父一句反擊就讓徒弟無話可說。
      「抱歉…我對這件事也很懊悔……」
      「而且比老娘的性經驗更多,氣死人了!」
      「欸?結果在意的點是在這裡嗎?」
      「不只有了老婆,還對男人下手,小子你的手段也太高了吧?」
      「我才沒有──!」
      「所以我也不可以輸給兒子!今天要把男人好好玩弄在手掌中,小夥子們,好好接受我的疼愛吧!」
      娜塔麗亞在身旁男公關一口氣乾完三杯酒後,大方賞了一張鈔。其他男公關們幫忙拍手,對於客人還帶伴這件事一點都不在意。
      「我是沒差,不過男公關店一般都是在晚上營業的吧?」
      「因為這是劇情需要。」
      「果然如此嗎……啊,服務生,再來三瓶冬佩利吧。」
      這種老梗等級的吐嘈,切嗣已經懶得講了。


      ──之後衛宮切嗣的狀況,一直處於努力維持在定點上的奔跑。
      「這裡是切嗣,請求目標位置。OVER。」
      《這裡是Archer,愛麗絲菲爾已經逛到X樓首飾部門,OVER。》
      「收到,OVER!」


      【15:25 百貨公司首飾部門】
      系統顯示:Emiya向衛宮切嗣報告目標位置。衛宮切嗣使出『固有時制御 三倍速』以下略。

      【15:37 百貨公司地下樓層】
      系統顯示:Emiya向衛宮切嗣報告目標位置。衛宮切嗣使出『固有時制御 三倍速』以下略。

      【15:49 男公關店】
      系統顯示:Emiya向衛宮切嗣報告目標位置。衛宮切嗣使出『固有時制御 三倍速』以下略。

      【16:01 百貨公司首飾部門】
      系統顯示:Emiya向衛宮切嗣報告目標位置。衛宮切嗣使出『固有時制御 三倍速』以下略。

      【16:13 百貨公司地下樓層】
      系統顯示:Emiya向衛宮切嗣報告目標位置。衛宮切嗣使出『固有時制御 三倍速』以下略。

      【16:25 男公關店】
      系統顯示:Emiya向衛宮切嗣報告目標位置。衛宮切嗣使出『固有時制御 三倍速』以下略。


      【16:37 街道上】

      反覆奔跑的男人已經記不清幾分鐘前、和相處對象做過什麼事情?只記得要陪在對方身旁幾分鐘,然後繼續往下一位對象奔去。
      幸虧有埋在體內的Avalon,才能使他不斷控制時間加快減慢的固有結界,這對普通人堪稱不可能的任務才能努力維持住。
      可是Avalon只能對使用者的身體損傷進行修復,生理上的體能依舊急速流失。
      衛宮切嗣已經很累、非常累了。
      忙碌了一整天下來,疲憊的肉體僅存著『衝、停』指令,在奔跑過程心中只剩『想著下一位要去哪?』,就是不禁遲疑起來:

      ──他這麼做是正確的嗎?在這緊湊的行程下,大家都有得到幸福嗎?

      當遲疑不斷擴大,衛宮切嗣的腳步開始逐漸放慢下來。
      曾經深信只要得到聖杯、消滅世界上所有的惡,就能讓大家得到幸福,所以當得知他所追求之物本身就是這世界之惡時,彷彿被打了一技響巴掌。
      因為他的堅信犧牲了許多人,而現在他堅信的做法是否也是正義的扭曲產物?
      在等待紅綠燈時,切嗣不禁喃喃自語:
      「我…這樣做,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我不知道你又再煩惱什麼?現在只清楚,你還欠了我一份愉悅,衛宮切嗣。」
      「!言、言峰綺禮!你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
      衛宮切嗣把他甩掉兩次,雖然這次時間花了比較長久,不過終於還是再次與衛宮切嗣相遇。『事不過三』這句說法用在言峰綺禮身上只能哭泣被婊。
      不知真是體力驚人,還是不希望讓在意對象看到他的疲態?
      言峰綺禮站在衛宮切嗣面前很少表現出失態模樣,這一回他也將手放在身後,露出期待的微笑。
      「我不是說過?因為要和你約會啊。」
      「那我也說過,我沒有答應過你!」
      「這就是對跑了半個冬木終於找到你的人的回答嗎?真是狠心的男人,衛宮切嗣。」
      「自己擅自決定、擅自跑來,到底是誰比較過份?」
      一邊對持,衛宮切嗣邊想找到空隙脫逃。但對手可是追了他後半輩子的外道神父,發現對方細微的動作和眼神立刻朝魔術師殺手衝過去。
      「你又想逃走了嗎,衛宮切嗣!」
      以那氣勢凌人的姿態衝刺過來,被壓迫對象不是會哭出來就是被嚇到逃走吧。
      「嗚、Time alter──triple accel!」(固有時制御 三倍速)


      【16:44 百貨公司一樓大門口】

      「──看到了,切嗣。」
      久宇舞彌看到剛衝進百貨公司的衛宮切嗣,至於人類肉眼是否能清楚捕捉到以三倍速移動的物品?這不是今日探討問題。重點是舞彌有看出那亂糟糟的貓耳髮型。
      「哈啊…哈啊…舞彌!妳吃完下午茶了?」
      在意外地點看到意外出現在那的人,切嗣不得不停下來。
      「嗯,雖然下午茶時間到五點,不過我已經吃很多、很飽足了。」
      說到這邊,令舞彌不禁又開始回憶起下午茶的美味蛋糕。
      「哈啊…哈啊…這樣啊,太、太好了…只是很遺憾我現在無法陪伴妳…」
      「沒關係,這樣就足夠了。」
      「抱歉,那我先走了!」他已經看到某隻麻婆過馬路看也不看來車地衝過來啦!
      「嗯。」
      「Time alter──square accel!」(固有時制御 四倍速)


      【16:51 百貨公司家具部門】

      「親愛的?你這次去廁所去的有點久耶,害我剛剛挑了好幾件衣服都不能給你試穿。」
      愛麗絲菲爾看到奔來的老公,已經充分擁有感情的冬之聖女嘴巴微微嘟起,表達對老公的小小不滿。
      至於如何注意到高速移動中的老公?依然是認貓耳髮型。
      「哈啊、哈啊…抱、抱歉,愛麗,肚子有點不舒服…唔咳!」
      固有時制御四倍速已經超出切嗣能夠承受的範圍,即使體內有劍鞘迅速幫補,也依然讓他咳出一口血。在老婆詢問下,不著痕跡抹掉。
      「好吧…不過因為你都不在,所以我就擅自幫你買下來了。」
      「都可以,只要愛麗開心,刷爆信用卡我也不在乎。抱歉,肚子又怪怪的了…失陪!」
      「咦?老公,你還好吧?說要去廁所,怎麼感覺好像在被追殺?」
      「啊哈哈哈,怎麼可能?Time alter──square accel!」(固有時制御 四倍速)


      【16:58 百貨公司骨董部門】

      「啊?凱利,好巧喔~你也來逛這棟叫『百貨公司』的房子嗎?」
      「夏麗!你怎麼會在這裡?」
      預料之外的人出聲呼喚,四倍速中的切嗣驚嚇得緊急剎車!至於青梅竹馬如何發現到他的就不解釋了。
      「游泳完後沒事做就出來逛逛,走著走著就進來這裡了,『百貨公司』好厲害喔~連珊瑚都有在賣呢~」
      「啊哈哈哈…是嗎?是嗎……」
      「話說回來,凱利,你看起來很喘的樣子耶?感覺好像有人在追你似的……」
      這就是接近大自然的人類的超強第六感嗎?
      「嘛……大概如此吧。所以不能再跟夏麗聊天了,抱歉。」
      「沒關係,小心不要被抓到喔~」
      「啊啊,Time alter──square accel!」(固有時制御 四倍速)


      【17:05 百貨公司美食街】

      「唔嗯──這鯛魚燒好好吃喔!唔?切嗣先生?這不是切嗣先生嗎?好巧喔!你怎麼會在這裡?果然這也是命運的安排嗎!」
      「大、大河──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出乎預料之外的人物二號出沒,四倍速中的切嗣驚嚇得再度緊急剎車!至於老虎如何發現到他的依然不解釋。
      「哈哈哈哈,運動後消耗許多熱量嘛~家裡中餐根本沒吃跑,可是去你們家都沒人在,所以我就來這裡填飽肚子囉~那切嗣先生又怎麼會在這裡?」
      「這、這說來話長!不好意思我急事!Time alter──square accel!」(固有時制御 四倍速)
      「咦、等──跑得好快!今天的切嗣先生好奇怪喔…」


      【17:12 百貨公司廚具部門】

      「嗯,這套廚具真不錯,如果可以再便宜一千元的話…老、切嗣?你跑這麼急麼回事?」
      因為切嗣出男公關店之後一直沒有回應,Emiya以為他一個人也應付得來了,於是在這段空閒稍微到處逛逛。
      至於Emiya如何注意到高速移動中的老爹?英靈的視覺在常識規格外這不是很正常的麼。
      「哈啊、哈啊…士郎(長大版)!抱歉不能陪你,麻婆豆腐在追我──」
      「切嗣,你有點語無倫次啊,還好吧?」
      「沒事、沒…啊!來了!Time alter──square accel!」(固有時制御 四倍速)
      來不及說完,往後看的切嗣彷彿看到恐怖的東西逃命去了,而過不到幾秒鐘又一位黑色身影從Emiya面前衝過去,他看出是言峰綺禮。
      「──沒問題嗎?」
      Emiya用擔憂的眼神看著兩人消失在走道盡頭,最後還是長嘆一聲,放下手中的商品。


      【17:19 百貨公司頂樓】

      已經無路可逃了。
      「哈啊、哈啊…言、言峰綺禮,你到底要追我追到什麼時後啊!」
      「哈啊…一直到你願意和我約會為止。」
      「咳咳!我、我都已經用到四倍速了,為啥你還能追上來,怪物!真是怪物!」
      「哈啊…那是你平時沒有在鍛鍊都只靠魔術的結果。」
      雖然這麼說,其實兩人都已經很累了。在頂樓小型遊樂場奔來竄去沒有結果,最後在廣場中央停下來喘氣,惹來其他小朋友的注目。
      「我、哈、我都說『我拒絕』了,你、哈、你還想怎樣啊?」
      「我不要、哈啊、因為今天是、嗯、很重要的日子。」
      「重要的日子?」
      「啊──!發現切嗣!」
      「!」
      衛宮切嗣還未理解這句話涵義,小公主的憤怒聲,讓他驚醒過來。
      (慘、糟了──!把伊莉雅交給士郎帶後就完全沒去陪過她了!)
      「切嗣!你從下午之後都跑到哪裡去了!明明說好要帶我去遊樂園,帶我來這種騙小孩子的地方就算了,還跑不見蹤影,要不是還有士郎,我早就把這棟大樓給炸了!」
      要不是身旁有衛宮士郎,伊莉雅斯菲爾是說到做到的。
      「老爹……」
      伊莉雅劈哩叭啦一陣發洩,站在一旁的士郎完全插不進話安撫,只能乾笑著。
      「笨蛋笨蛋笨蛋──你有空和神父玩LOVELOVE你追我跑,卻沒有時間陪伊莉雅,嗚…切嗣你這個大笨蛋──」
      「伊、伊莉雅,這是誤會!我和言峰綺禮不是那種關係!」
      「是啊,衛宮切嗣的兒女,比起被你們誤認為是衛宮切嗣的追求者,我更希望你們直接喊我一聲父親。」
      「你不要給我越說越過份喔混帳變態──!」

      「切嗣,你都有媽媽了還──」
      「老爹,言峰說得都是真的嗎!」
      「不、不是這樣的!伊莉雅,士郎,你們聽我解釋──」

      「切嗣,你好像遇到麻煩,需要幫忙嗎?」
      「舞、舞彌?妳不是先回去了──」

      「親愛的,原來你在這啊~咦?唉呀~伊莉雅、士郎、舞彌、言峰綺禮,怎麼大家都在這裡啊?」
      「愛、愛麗!妳怎麼跑到頂樓來了!?」

      「切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士郎(長大版),我、我也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好…」

      「凱利,你怎麼了?滿頭大汗、喘得很嚴重耶。」
      「嗨~切嗣先生,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啊?嗯嗯,這薯條真好吃~」
      「夏麗、大河!?為什麼妳們都知道我在這裡?!」

      「喂,小子,那家我玩膩了,陪我去下一家。」
      「為什麼全部的人都跑來頂樓啦!(艸)」


      陪愛麗去百貨公司買東西。【曝光X】
      陪伊莉雅在百貨公司頂樓遊樂園玩。【曝光X】
      陪舞彌吃下午茶。【曝光X】
      陪師父『狩獵』。【曝光X】

      現在圍繞在衛宮切嗣身旁的人有養子‧士郎、親親寶貝女兒‧伊莉雅斯菲爾、如母親般的師父‧娜塔麗亞、戰場上的搭檔‧舞彌、小時候戀慕的大姊姊‧夏麗、聖杯戰爭後照顧他很多的大河、親愛的老婆‧愛麗絲菲爾、英靈Emiya,最後是糾纏他不懈的言峰綺禮──


      【17:30 全員集合!】

      情況糟透了。
      如果要舉例的話,大概就是比徵信帶老婆去抓姦老公還要糟糕。
      如果用單位表示,就是一口氣遇到七位言峰綺禮的峻況。

      「切嗣,這是怎麼一回事!你除了和我和媽媽以外,還和別的女人約會?士郎,你該不會也是共犯吧!?」
      「呃…這個…」
      「這是真的嗎?凱利?所以你早上匆忙離開就是因為還有別的約會?」
      「早上?那不就是和我練劍的時候嗎?切嗣先生到底一次劈腿多少個女生啊?你這個花心大蘿蔔!」
      「切嗣,是這樣麼?」
      「小子,沒想到你這麼受歡迎啊?不過可別小看女人~一次泡多P精力承受得住嗎?」
      「衛宮切嗣,你一天下來陪這麼多女人,卻不願意空出幾分鐘給我?」
      「好了…親愛的~請你務必、好好解釋清楚喔~~」
      以愛麗絲菲爾為首,女人們外加一位神父將今日勞力全化作烏有的男人團團圍住,讓他無處可逃。
      衛宮切嗣現在彷彿可以看到質問者們身後散發出驚人的氣勢,其中又以愛麗絲菲爾和言峰綺禮的更為黑濁。

      (會死!如果沒有給出合理的交待,會遇到比死還要恐怖的事情啊!)
      「愛、愛麗、大家,聽我說,其實是因為各位約我剛好都在同一天,不過都有隔段間距,個人認為時間應該充裕、不會衝突,所以…」

      「所以你就答應所有人的約會了?」
      「這也太趕火車了,你根本無法好好陪人家嘛!」
      「就算很厲害可是這樣欺騙少女心的行為太過份了,切嗣先生!」
      「小子你竟然把固有時制御或用在把妹方面,你老娘我是該哭還是該笑?」
      「衛宮切嗣,結果你答應了所有女人,卻放我鴿子?」
      「言峰綺禮!已經夠混亂了你賣來亂啦!」
      「切嗣,雖然以我的身分不好說,但是我覺得你不應該這樣。」
      「Archer!這時候就別再往火裡加油啦…」
      「衛宮士郎,你自己也明知不該這樣,卻還支持父親犯下同樣的錯誤嗎?」年輕時犯下的錯誤不能再讓他重蹈覆轍。
      「讓、讓所有的人幸福有什麼不好──」

      「士郎?愛麗絲菲爾?」在混亂中外圍忽然介入一凜然的嗓音。「你們怎麼都聚在這裡?」
      「Sa、Saber!妳又怎麼會在這裡?」
      騎士王的出現讓眾人都很吃驚,本人也大家反應弄得一臉茫然。
      「士郎你問為什麼…昨天我對切嗣提出戰帖,如果我贏了他就要好好跟我交流,結果今天一早就找不到切嗣,原來他跟你們在一起啊…」
      說到這邊的Saber看起來有些默落,偏偏她尋找的對象卻沒讀空氣的說:
      「……有這一回事嗎?」

      「親~愛~的~~」
      現在愛麗絲菲爾的笑容溫度降至冰點,身後不斷冒出混濁的黑霧。
      (慘了!)
      「愛麗!Saber的是意外,妳們並不是,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而已!」
      「……呵,」笑聲忽然改變了。「親愛的,不,可憐的衛宮切嗣。」
      冬之聖女的聲音聽起來逐漸遙遠,就連身影也變得有些扭曲。
      「你真認為換個正義的方式,就能獲得救贖嗎?」
      「──!妳這是什麼意思?愛麗!」
      「愛麗?我看起來真有這麼像你太太嗎?」
      「什麼!」
      曾經名為愛麗絲菲爾的女人肉體開始崩潰,在這之前,其餘人的身影早已融為黑暗的一部分。

      方才的頂樓場景、圍繞在他身邊的人,全部消失無蹤,取代的是──無盡的黑暗。
      「沉浸在虛偽的幸福當中,你還真會逃避啊~衛宮切嗣。」
      「你──安哥拉…曼紐!」
      從震驚中回過神的男人不再盯著前方面目全非的黑色稠液,轉頭向後喊出這世界(空間)的主宰名稱。
      與衛宮士郎相似的外貌、暗褐色肌膚上佈滿紅黑色紋路的少年,臉上露出惡意的笑容就如同他的名字──安哥拉曼紐(此世全部之惡Angra Mainyu)。
      「嗨、嗨~就是我喔~特地為你準備的禮物不知你是否滿意呢~衛宮切嗣?」
      「禮物?!」男人再傻愣也馬上意會過來。
      「所以──這一切、都是夢?都是──幻覺?!」
      意識到時的失望,遠比憤怒的情感還要強烈。
      這些天來與親人們的歡笑和相處,全部都是聖杯投射出的偽物?
      「嘛嘛~你為何這麼生氣呢?為了慶祝這值得紀念的日子,我可是花了相當多的心思、還跑去找人討論一番後才想出這份特別禮物啊~」
      因為口氣十分無辜,才更讓當事者更加覺得難堪和惱怒。
      「這種…揭開傷疤的虛像…算什麼禮物!」
      「虛偽的幸福不是挺適合你的嗎?不過即使是偽物,裡頭的你我也相當喜歡的喔,衛宮切嗣。」
      空間中第三道聲音響起。
      只有這個男人,當所有人都回歸汙泥時,依然還直挺挺站立在那。
      「……啊啊,為什麼只有你才是真實的呢……」
      「答案你不是最清楚不過的嗎?衛宮切嗣。」
      言峰綺禮滿意欣賞著對方受到打擊的表情,衛宮切嗣真是一點都欺負不嫌膩。
      「我的心臟是你打穿的,聖杯是你間接破壞的,這場大火是你造成的。全是因為衛宮切嗣,才會有現在的言峰綺禮,你還不願意承認由自己造成的現實?」
      「現實…?喂…等等……言峰綺禮,你在說什麼啊……」
      愉悅男人的暢言讓衛宮切嗣感受到一股悚然的怪異。
      這些不都是十年前的過去了?言峰綺禮『現在』為何還要特別提起?
      因為他本來就是相當執著這方面的男人?但是這說法…
      「這種說法……彷彿像是……」
      和夏麗、父親一起生活的快樂童年,和娜塔麗亞一同執行任務的青少年,和舞彌搭檔的戰亂時期,和愛麗絲菲爾在雪國的相遇,生下伊莉雅斯菲爾,召喚出Saber,買下日本房子時與大河的初次見面,救起火海中的士郎。
      說起來,這些天來,他除了這些人外再也沒有『對其他人』的印象。
      第四次聖杯戰爭後的未來……的其他人呢?
      「這方面該說你敏銳?還是遲鈍得可愛呢?」
      對於切嗣的滿腹疑惑,綺禮露出噗哧的嘴型,一旁的安哥拉曼紐很乾脆地公布。
      「答案不是很簡單嗎?衛宮切嗣,沒有『未來』的你~又怎麼會有『未來的印象』呢?」
      「!難道──」
      「沒錯~就是這個難道──」惡意的笑容擴大,「你確定你最擅長操控的時間,它還正在流動著嗎?」
      「!」
      「喂,綺禮,切嗣的反應沒有很大耶,他到底有沒有想起來啊?」
      「…大概是連自己被怎樣都沒記憶吧,畢竟我是在他抱著人從後面…」
      「呼呼呼,你真是超壞心的~」
      麻婆和聖杯就像同窗十年好友般自然聊天,衛宮切嗣則像斷線的人偶,剩最後一點力氣撐站。
      比起知道這是一場騙局,現在佔據衛宮切嗣心中的,是滿滿的悔恨與自責。
      就算是偽物、就算是虛像…
      「……我…好後悔……」
      愛麗……伊莉雅……舞彌……夏麗……娜塔麗亞……大河……
      「對不起…我沒有花太多心思陪伴妳們…我應該更多花心思陪妳們聊聊、瞭解妳們的感受,而不是倉促的……」
      身為丈夫、身為父親、身為搭檔、身為青梅竹馬、身為徒弟、身為親人……太失格了!

      「……結果你理出來的結論是這個嗎?」
      「啊啦,竟然還哭出來了~真是難看~」

      「……夠了,讓這一切結束吧……」
      衛宮切嗣現在的模樣幾乎快跟徘徊在冬木大火中的身影重疊,這樣言峰綺禮眉頭一皺,快步來到男人面前,而此世全部之惡依舊留在原地,用看好戲的心情注視這一對。
      「你真的這麼想死嗎?衛宮切嗣。」
      「……怎樣、都……無所謂了……」
      「……那麼,我就視為『你願意讓我任意處置』的意思了。」
      切嗣認命閉上眼,可以感覺到一個親吻落在他額頭上,接著一條類似繩子的東西正逐漸勒緊自己的脖子。
      他累了。
      這一次,真的會跟這世界永別吧……但是對方的雙手卻從他的脖子上離開了。
      「這是…?」
      切嗣摸了摸頸子,言峰綺禮將綁在他脖子上的東西打了個蝴蝶結,垂落在他手上。
      ──那是一條紅色緞帶。

      「親愛的~」
      「切嗣!」
      「切嗣。」
      「凱利~」
      「小子。」
      「切嗣先生~」
      「老爹。」
      「切嗣。」
      「切嗣。」
      「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所以我不是說了嗎~』
      「「「「「「「「「「生日快樂!」」」」」」」」」」

      「………咦?」

      無盡的黑暗消失,光明的頂樓場景以及他的摯愛們重新圍繞在他的身旁。
      「生日快樂,衛宮切嗣,這份禮物,你還喜歡嗎?」
      「Surprised!伊莉雅記得日本節目很喜歡講這句話!結束後回去問莉茲有沒有都拍下來~」
      「凱利有沒有被嚇到啊~」
      「呵,這種演技只是小兒科而已。」
      「唉啊~我真擔心我的部分會被切嗣先生識破呢!不過切嗣先生看起來根本完全忘記今天是他的生日了,SAFE!」
      「藤姊根本就是在做自己嘛…」
      「嗯?士郎,你們在說什麼?」
      「不好意思,切…老爹,我也被拖下水了。」
      「切嗣,你有被嚇到嗎?」
      「親愛的~生日快樂~有沒有被驚…咦!你、你怎麼哭了!」
      因為愛麗絲菲爾的驚呼,眾人驚訝的視線全部集中在本日壽星上。
      「………啊?」
      摸摸自己的臉頰,還真的濕漉漉的。但是沒辦法,他控制不住…
      「太好了…太好了…你們都是真的…真的……太好了……」
      脖子上還繫著蝴蝶結的男人早已不顧形象,流下安心的淚水。
      陪他走過人生歷程的人們安靜下來,靜靜注視著他。有人帶著溫柔的微笑、有人帶著認真的表情、有人帶著守護的視線…哭成淚人兒的衛宮切嗣,沒有人會取笑他,在與命運抵抗之時,衛宮切嗣最重要的親人們,彼此都是重視的存在。
      「這才是──才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啊……」
      「……親愛的、不,衛宮切嗣。」
      愛麗絲菲爾做為代表、也是最擁有那資格的人,來到丈夫面前,取出手帕為他擦拭淚水。
      「能和你相遇、結為夫妻,是我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你告訴了我何謂情感、教會了我各種知識,如果沒有和你相遇,我只是個名為『愛麗絲菲爾』的空殼。所以親愛的…謝謝你~謝謝你找到我,謝謝有你的世界,所以在你誕生的這一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
      「愛麗…愛麗!」
      切嗣這次流下感動的淚水,撲進老婆的懷抱中。

      ……奇怪?愛麗的胸部有這麼硬嗎?

      「但沒想到親愛的真的答應和所有人約會,為了獎勵你的努力,請一定要收下這份大禮喔~」
      愛麗絲菲爾依然微笑著,卻似乎增加了些距離感?
      胸前污染衣物之黑彷彿也被宿主的心情所感染,迅速擴散開來。


      ──生日快樂,衛宮切嗣~





    ─END─

    我、我寫到一半忘記還有矩賢爸爸(艸)但是已經想不出能安插他在哪裡了,抱歉…orz
    總之,這是一個坑爹的結局…!(逃)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