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20
  • [試閱]APH獨普-Ein Gebet Sprechen-04


    作者:AIKO、Mi、Dark Wing

    ※本作品為ヘタリア Hetalia Axis Powers衍伸同人,與實際存在的國家、歷史、人物、事件無關。












      基爾好奇走到那人的身旁問:
      「呦!王老頭子,你在想什麼啊?」
      「…唔!原來是牧師先生,我才一點都不老阿魯!」
      「哈!你不承認老、大家都不敢說自己年紀大了,所以你想啥啊?」
      「嗯…我在想今年到底是要擺東方滿●全席還是擺凱蒂貓的玩偶就好阿魯?」
      「什麼?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沒決定好啊!這樣來得及嗎?」
      「唉呀~『準備』這點小事根本不是問題,重點是現在要趕快決定好阿魯…」
      這一位有著東方人輪廓的男子名叫王耀,年齡不詳,從來到這個小鎮到現在外貌一直沒有改變過,再加上因為他的行為舉止、口氣思想都非常老頭子,所以有些人會笑說:該不會他是東方的仙人,不然怎麼都不會變老?這位外來者長期駐留在小鎮上開了一家雜貨店,店內賣的都是東方那邊的物品,這是基爾除了期待尼德蘭的貨物外第二愛逛的地方。
      所以王耀所說的『凱蒂貓』,基爾當然非常清楚,那是他的店內數量最多、也是他最愛推銷的商品之一;祭典上擺放異國文化商品是不錯,不過他也蠻喜歡去年王耀炒的東方菜……確實是兩難啊。
      「嗯……」所以基爾也很認真地環胸、為了自己的口饞或眼福之慾,幫忙王耀一起考慮。
      「祭典就是要大吃大喝…但是多擺些商品好像也比較有趣…喔喔喔!那攤是在賣什麼啊?看起來好可愛喔!王老頭,我們過去看看吧!」
      「叫我『大哥』!我才不『老』 阿魯!啊啊,不要拉著我跑這麼快啊…腰會不舒服…」
      在邊自言自語時,鮮紅的視線瞄到隔壁隔壁的隔壁桌上擺滿許多小物品,便興奮拉著仙人湊過去看。桌上擺的東西相當多樣化,有郵票、小吊飾、小錢包、還有在石頭筆記本或小刀柄上彩繪等手工藝品,如此琳瑯滿目的商品讓基爾雙眼發亮。
      「那、那個…如果不嫌棄…歡迎多看看…」
      站在攤位前的是一位留著短髮的少女,看到有人上前參觀,纖細的手指交叉在胸前,繫在髮上的藍色緞帶隨著不知所措的小腦袋不時晃動。
      「喔!這東西好可愛喔!還有這個!列支妹妹,妳和妳哥哥今年賣這個啊?」
      「嗯、嗯…是的…除了往年的起司,今年還多出這些商品。」
      「哇啊…可愛到連我都有點心動了,一個賣多少阿魯?」
      「對呀~跟小耀一樣可愛呢☆」無聲無息出現在兩人身後的高大個兒露出看似無害的笑容。
      「你怎麼還在啊蠢熊!」
      「唔哇!你、你什麼時候出現的阿魯!」
      「我看到小耀在這裡就過來啦~而且這裡又不是屬於基爾你家的地,我想來就來☆」
      「喔,大家都在啊~小列支~妳做的東西跟妳非常相稱~讓葛格彷彿又重新認識了一次妳…」
      突然擠進來的的法蘭西斯優雅地向列支敦士登遞上一枝潔白的雛菊花束,並露出一口白齒、把妹時的帥氣微笑。
      「那個…謝謝…你們好~」
      小少女有點不知所措的接過花朵,向前來的熟人們打招呼,淺淺的含蓄笑容略顯得可愛。
      「妳那位保護過度的哥哥今天怎麼沒在一起啊?」
      「哥哥…他還在準備羅馬諾先生要的起司,需要晚一點才過來。」
      「啊啊…竟然讓柔弱的少女來面對凶狠的客人,你哥哥真是失格啊…不過既然葛格我來了,就請可愛的小姐放心吧~~」
      「…法蘭,你說的是指我嗎?」雖然法蘭的視線沒有直接看向基爾,但他總覺得這句子的尖端直直指向他。
      「不不,鬍子,基爾不是凶狠客人…是‧奧‧客☆」
      「笨熊…!你是最近太欠打、皮在癢嗎?啊!」
      「呼呼…基爾你有哪一次打架打贏我的?☆」
      「那是因為你每次打到一半都臨陣脫逃好嗎!」
      「呵呵~請稱呼為戰略性撤退☆」
      「那、那個…請別…」少女對於這越來越火爆的場面不知該從何調解起,另外對於鬍子『叔叔』的熱情她也不知該如何應對,無助的眼神越來越濕潤……
      咻,一個旋轉的高速氣流迅速劃開基爾與伊凡之間僵持的空氣、並劃過沾滿鬍渣的臉龐。
      「…鬍子,拿開你的髒手。」邊說,青年手中的長槍已經再度上膛。
      「…還有,你們在我們兄妹的攤位前吵什麼?」
      還真是『晚一點才過來』的不是時候……
      ……大家都靜了下來,特別是法蘭西斯更是僵硬在原處。
      「沒、沒有。」
      「我、我們只是…」
      「喂,你們在幹什麼?」身穿警隊服的亞瑟發現到這裡有騷動而前來。
      「亞瑟!」剛從石化復原的法蘭西斯眼尖地馬上躲到警備隊隊長的身後,這位執法人員也注意到瓦修手中持有的東西而皺起他粗黑的眉毛。
      「…瓦修,你又開槍了。」
      「他靠近我妹妹。」瓦修也立即凜然地說出原因。
      「我只是對可愛的小姐送上與她相襯的花兒啊…」
      「肅靜!待我直接問當事人。列支敦斯登小姐,能請妳告訴我事情發生的詳細緣由嗎?」
      「好、好的…」
      亞瑟‧柯克蘭是黑塔莉亞小鎮的警備隊隊長,時常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冷淡和毒舌,不過凡是和他熟悉起來的人都知道他是外冷內熱、雖然毒舌但心地善良、有著對朋友毫無保留的一面。最喜歡的是紅茶和刺繡,還有他的『弟弟』阿爾弗雷德。
      警備隊隊長很紳士地認真聽完少女的敘述,中途從未打叉過。他點一點頭,說出自己整理出來的結論:「我明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下一秒,他伸手抓住躲在他身後的手,迅速使出擒拿術!
      「法蘭西斯‧波諾弗瓦,我以性騷擾罪嫌逮捕你!」
      「咦…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等、等一下,這個判決是怎麼回事!」
      「呼…事件結束了。」
      「可惡的性騷擾色情魔終於敗在正義之下了。」
      「太好了,世界終於又恢復和平了☆」
      「散場!散場囉──!」
      「喂喂喂!你們全部一臉放心的表情是按怎!都沒有人願意幫葛格說話嗎?葛格我要哭囉!還有亞瑟你也是,現在抓住我,祭典前還不會將我放出來,那何必抓呢!」
      「就算讓你吃一天牢飯,我也很爽。」嗯,非常公報私仇的話。
      「哪、哪有這樣的~~~!」
      「哼,下次敢再隨意碰吾輩的妹妹,吾輩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哥哥…」
      威脅到妹妹安全的變態被繩之以法,瓦修這才願意將長槍收起,列支敦斯登看到哥哥如此保護自己也非常感動。見到這場景的王耀不禁感概道:
      「……嗯,祭典時我還是擺商品就好阿魯。」
      「喔?雖然不知道你是依什麼來決定的…不過我還是會期待祭典時你的東方商品喔!2424…」
      雖然不知道王耀是如何決定下來的,不過基爾依然興奮接受,重點是祭典有趣就好!
      「嗯…基爾因為一直和弟弟在一起所以才沒有這感覺吧阿魯…」
      「呃?怎麼突然扯到這個…」
      「HA~HA~HA~HA!」
      基爾才正想問下去,一陣笑聲突然豋場。
      「這麼熱鬧怎麼可以少HERO我呢!」
      豋場的其中一位是站在最前頭雙手叉腰大笑的男孩以及另一位靠後站、手裡抱著隻白絨絨小熊、靦腆微笑的男孩。兩位有著相似的容貌,看來又是一對兄弟組合。
      「阿爾?這裡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不要來湊熱鬧!」亞瑟被這突然的笑聲嚇了一跳,不過立即明白來者何人而鎮定下來,擺回執勤時面孔。
      「小馬修~快證明哥哥我是親白的~」
      在大家的眼中,法蘭西斯不知道怎樣的對著阿爾佛雷德的身後哭叫著。
      「欸、欸…可是對、對女性不敬…」
      大家此時才看到抱著北極熊的馬修站在他的兄弟身後。
      這一對雙子兄弟是阿爾弗雷德和馬修。哥哥號稱是小鎮上的英雄,興趣是為大家解決『任何麻煩』,但總是越幫越忙,實際上是小鎮上的麻煩之一,不過時常爽快地一笑置之,與名義上的『哥哥』亞瑟、兄弟馬修同住。被他擋在後面的便是馬修,和兄弟個性相反為人溫柔,與雙子兄弟比起來相當不起眼,時常被人忽略、遺忘,養了一隻北極熊‧熊二郎做寵物,但有時連自己的寵物也想不太起他的名字。
      「哼…反正馬修是被阿爾拖來的吧?」亞瑟對於這點程度的介入不以為意。
      「阿爾弗雷德,現在亞瑟大人我正在執行任務,請不要妨礙公務,要玩英雄遊戲請去別的地方玩吧。」
      一聽到亞瑟又把他當作小鬼頭驅逐的阿爾弗雷德,不高興地皺起眉。
      「這才不是英雄遊戲!因為我本來就是英雄!不要一直當我是小孩子,我已經19歲了!」
      「還不能喝酒的就是小孩子。」
      「唔…!」
      大男孩不悅反駁,但是被粗眉毛以一句無起伏的回應弄得差點啞口無言。這是不爭的事實,也是他最不想承認的地方,但他又不希望就這麼輕易被打敗,因為英雄是不會這麼輕易敗下陣的!
      「可惡…我原本不打算用這招的…!」英雄閉上眼、深吸一口氣,使出大絕招:
      「亞瑟昨天晚上嗶─嗶─嗶──!」
      ……………大氣彷彿瞬間降至冰點幾秒鐘的錯覺。
      聽到爆點的眾人將變成死魚眼的視線一同瞄在大概一戳就能化作白灰的當事人。
      「哪…哪哪哪哪、哪有!你、你不要亂說!」被爆料者迅速褪去執法者的威嚴,滿臉通紅大聲反叱。
      爆料者不在意曝露他人隱私地繼續道:
      「我有說錯嗎?亞瑟今天早上嗶─嗶──!」
      所謂的英雄式報復就是如此幼稚…沿街跑著散播差不多都眾人皆知的『小秘密』。
      「閉、閉嘴!不准再說了,還有在這裡奔跑很危險啊!停下來!」
      「笨蛋才會停下來咧!」
      「呼呼…說得沒錯…趁機逃跑…!」
      「啊!鬍子混蛋!可惡…@#$%&*●○!下次抓到你一定會拔光你所有●毛!馬修,你先回家。還有…站住!你不必嘴嗎!阿爾──阿爾弗雷德啊啊啊!」
      亞瑟的怒吼持續響徹整座廣場。

      看著別人家『哥哥』怒氣沖沖、開始追逐自家『弟弟』的背影,基爾不禁感嘆:
      「粗眉毛也真是辛苦呢……幸好我家威斯特不是這副德行!ケセセセセ──」
      「你們的狀況應該是相反阿魯…」不過離開時的這小聲嘟嚷當事者並沒有聽見。
      「…喂,你,沒有其他事情就不要待在吾輩攤位前面。」
      攤位主人之一開始趕人,大家一轟而散只剩基爾伯特一人也沒有繼續留下的意思。
      「既然留在這裡也沒啥意思了…走人啦!走人!」
      「…嗯?這不是基爾嗎?嘿,基爾!」一開朗的女性嗓音讓基爾停下腳步。
      站在他附近的是一位留著金色為捲髮的成熟女性,雖然沒有特地的打扮,但那對人無距離、無拘束的態度以及無時無刻掛在嘴邊的自信笑容,大大添增她的活力魅力。
      「白莉琪?有什麼事嗎?」他認出那女孩。
      「遇到你真是剛好~上次你給我的酒,今天我把它們做成酒巧克力囉~要不要來我店裡嚐鮮看看?」
      「酒巧克力?我要吃!ケセセセセ──」有免費點心,當然要吃啦!
      「呵呵~哥直稱讚那些酒不錯呢~」
      「本大爺做的東西都是極品啊!」
      白莉琪笑了笑,又再度開口:「不過在去我店裡前,可否請牧師大人陪我走一趟薩迪克的店呢?」
      「毛織店?去找那個面具大叔幹嘛?」
      「我哥哥他之後就要到北方去了,所以想幫他準備一些避寒的衣物。」
      「是喔…尼德蘭這一次會停留在家多久啊?」
      「嗯……大概是過完祭典的幾天後吧?」
      商人們的賺錢天職是促使他們前進的動力,尤其是旅行商人,這天性讓他們駐留在一個地方不會太久。
      「哥哥算是特地回家來過祭典的吧,畢竟是家鄉很特別的節日。」
      「…這麼說來,那傢伙確實常在每個祭典前回來呢…」
      「是啊,基爾也不是最喜歡在那時候來找哥哥買東西嗎~~」
      「嗯!因為最多特別的…啊到了。」
      在聊天的時候,他們已停在毛織店前。
      基於禮儀,基爾伯特替白莉琪推開門。
      「哥哥?」在店內挑選商品的路德維希注意到這位很少光顧紡織店的人出現在此,不禁驚呼了聲。
      「威斯特?」不久前才有肢體碰觸,不久後馬上又再度碰面,令基爾伯特內心有點尷尬。
      「哈囉~路德,真是巧呢~你也來買東西啊?」白莉琪沒注意身旁基爾的微小異狀,只是單純看到熟人、開心打招呼。
      「…嗯,差不多該來準備冬天的衣物了,所以來買一些毛線回去織毛衣。」
      「我也是呢~不過我打算織手套,哥哥出門在外手套時常容易磨破呢…嗯?基爾,你怎麼難得沒出聲啊?剛剛我們不是還聊得挺起勁的嗎?」女孩這時才發現同行男子的異狀。
      「…沒怎樣,本大爺只是在看店裡的商品看到入神而已,你們慢‧慢‧聊‧沒‧關‧係~~」
      「是嗎~?不是因為嫉妒我和你弟弟愉快聊天的關係?」女孩開玩笑道。
      「開玩笑?你當本大爺是什麼人了?本大爺一個人也超快樂的啦!」
      哼──!看威斯特聊得挺開心,看到我一點異狀都沒有…難道在意的人只有本大爺而已?那不是蠢死了!?
      「…我說,有客人來當然歡迎光臨,不過能不能別一直站在門口,可以多走進店裡來一些啊。」本店的主人終於緩緩開口。
      塞迪克‧安南,毛紡織店店長,現在他趴坐的長椅上所鋪那塊毛毯可是本店的鎮店之寶,可以想見他的財富有多豐厚,他戴的半罩式面具幾乎遮住他上半部臉龐,僅能下半部臉部肌肉的抽動程度來推斷其續,不過看起來應該是個豪爽大叔。
      看大家比較走進店內一些,他又隨手指了指旁邊小桌子道:
      「你們來得正好,我叫尼德蘭幫我帶回一批軟糖,要不要嚐嚐看?就放在桌上,你們自便吧。」
      「謝謝~不過比起糖果我現在更感興趣的是毛線~」
      「那我陪妳一起挑吧?剛剛我有發現了幾款不錯的新毛線。」
      「真的?謝謝你,路德。」
      「…他們都不吃,那我就不客氣了!」威斯特竟然選擇陪白莉琪不陪我?哼,重色輕兄!
      基爾忽然覺得一陣不是滋味,對於桌上的軟糖他也沒有客氣、立即就抓起一塊來果腹,用天然水果、果仁、椰絲等搭配成各式色彩的軟糖,堆了三層盤子高,醇類的天然香甜味令基爾品嘗後相當喜歡,第一塊還未嚼完吞下去、便立即又拿起第二塊在嘴巴前待命。就當作調適心情吧?
      盯著自家弟弟陪尼德蘭家妹妹一起挑選毛線的背影,他邊吃邊隨口問:
      「…塞迪克,祭典的攤位你去看過了嗎?」
      「還沒。」他依然維持趴坐動作。
      「聽你這麼說才想起還有這一回事…反正也不急,等你們離開後我再收店去看看吧~倒是你…」似乎猶豫該不該說,但是在幾秒後便用無所謂、甚至該說是幸災樂禍(?)的口氣繼續說下去:
    「你現在的表情就好像是要把你弟弟吃掉似的…」他的視線在兄弟倆之間游移。
      「………啊?」這是基爾遲遲無法會意過來的第一回應。
      「你在說啥?我想吃掉威斯特?這怎麼可能,威斯特哪裡好吃?而且我又不是食人族!」
      ──嗯,這是非常嚴重的會錯意。
      「…嗯哼,不懂我的意思嗎?這也難怪…因為還是童貞…」
      「…你是想找我碴嗎?啊?我也很想拋棄掉啊!剛剛那句話你最好給本大爺說清楚…!」
      「哈哈哈哈…基爾真的是笨蛋呢,伊莉那丫頭說得真沒錯。」
      「那男人婆說了什麼!」絕對不是什麼好聽話對吧!
      薩迪克似乎想再繼續說下去,但是在瞄到基爾伯特後方兩位走回來的動作便打住這話題,從躺椅上爬起來、迎上去。經過剛與他對話的白髮青年身旁時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你這呆木頭自己好好想想吧…啊,手中那塊記得吃掉喔。兩位這次只挑這些嗎?」
      「哥哥…塞迪克先生…你們在吵什麼…?」
    從剛剛挑毛線時一直在意兄長和店長談話內容的路德,白莉琪挑好的商品還未全部放進籃中就先行走過來,成功令哥哥停下與大叔的爭吵,不過兄長不同以往的立即告狀,反而安靜直盯著弟弟的臉蛋,直率的眼神讓弟弟非常不自在。
      「哥、哥哥…?」
      「………」(嗯…肌肉這麼硬怎麼看也不好吃樣子……為什麼薩迪克會說我想吃了他?)
      路德維希不能理解哥哥現在的動作,也不習慣一向如痞子一般的他突然那麼的認真思考。
      「哥哥?」空出的手貼到基爾伯特的額上,似乎想要確認什麼。
      「………嗯…沒有發燒啊?」
      「啊?本大爺才沒有發燒咧!快點拿開你的手!」
      「……客人們,你們要結帳了嗎?」
      「啊,好的~請問這樣多少錢?」先將哥哥單方面的兄弟吵架擺一邊,白莉琪上前結帳。
      「可惡…長這麼大隻幹嘛!如果換我摸你額頭不就感覺自己很矮嗎?」
      「…哥哥你長這樣就夠了,不過我比你高是不變事實。」
      「嘖,雖然是我養育有方,但還是不甘心啊…喂!大叔!別以為我忘了,剛剛的問題快點回答!」還以為基爾會和路德鬥嘴到忘記這一回事…
      「我才不要。」呼呼呼…這種事情就是要讓本人自己去發覺才比較好玩啊~~
      「你…!」
      「好了,客人們結帳完畢就快點回去吧,本店要暫時關門了。」
    錢拿到就不再執行『客人至上』法則的店長搶在客人發飆前下逐客令。要不是大家知道他的個性,不然還真以為他是個沒錢快滾的現實傢伙,所以路德和白莉琪並沒有生氣,不過早在不爽面具大叔的基爾例外。
      碰,厚重的大門將三人隔離出屋外。
      「喂!俗辣沒種的傢伙!不敢回答就躲起來喔?這扇爛門看本大爺把它輕易踹破…!」
      這麼說,基爾也真的抬起腳,隨時下一秒就會踢下去。不過身後的大掌早已先行一步行動,捉住欲破壞者的肩膀,成功阻止下來。
      「哥哥…身為神職人員怎麼可以這麼暴力。」
      「啊?明明有時候你比我還要更衝動……嘖!」
      基爾心不甘情不願的把腳放下,白莉琪也適時開口。
      「嘛~反正東西都買完了~路德,要不要一起到我店裡吃我新推出的酒巧克力呀?」
      「當然樂意,不過我還必須去瓦修那邊買起司,哥哥先去吧,晚一點我再過去找你們。」 
      「嗯嗯,基爾,那我們走吧~」「…喔。」
      「哥哥。」「…幹嘛。」
      「巧克力不要吃太多。」
      「你是老媽子喔!要走就快點走啊!」
      「嗯…」路德應了聲,就真的轉過頭去。
      「等、等一下!」
      「…又有什麼事嗎?」回眸問。
      「那、那個…」其實我並不想講這句話的啊,我真正想講的是……
      「…沒…沒事。」
      「…那麼待會見,哥哥。」
      看著弟弟遠去的背影,基爾內心有些煩躁。
      (到底我剛剛真正想跟威斯特講的話是什麼?)我不是真正想兇你?(雖然平時也常兇)把塞迪克剛才說他的形容詞問阿西意思?(問當事人應該不適合…)你那回在家裡抱住我到底有什麼涵義?(這更不可能現在問啊!)
    好像都不是這些…但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沒有跟威斯特講到?到底是什麼呢……
      「……啊!」
      「?怎麼了?基爾。」白莉琪不解看向發出驚叫的他。
      忘記了,沒有跟威斯特提到的事情……
      「瓦修那傢伙…現在不在店裡……」

      ……嘛,沒講就算了。


      白莉琪的比利時巧克力店座落在不算主要幹道的街道內,身為商人的兄長尼德蘭曾經說過這樣賺不了多少旅客錢,不過白莉琪認為不用太高調、有老雇主來串門子就夠了,而且這裡本來就是他們的家,身為妹妹不打算再另找店面。
      從外觀來看,木造門面與玻璃櫥窗看起來相當典雅,推門而入,濃郁的巧克力香更是撲鼻而來。基爾伯特深吸一口氣,才剛露出幸福的表情沒幾秒,便立即轉換成衰小臉,因為他看到一個討厭的傢伙…
      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個性悠哉、古典的小少爺,教會聘雇的樂師,平常時間都在作曲、演奏、喝茶點,很喜歡音樂、咖啡跟甜死人的巧克力。現在的他正坐在靠牆的小木桌旁,享受著紅茶與點心。
      「嗯?笨蛋先生,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是我要說的台詞吧!你這小少爺出現在這,巧克力的甜度就淡掉好幾分啦!」
      「我才看到你都覺得紅茶會變苦了呢。」
      「你說什麼!小心我把你的那根呆毛給扯下來喔!」
      「哼…你做得到嗎?」
      去除全能型的法蘭西斯,路德維希、羅德里希和白莉琪是本鎮上最會製作甜點的三人小組,時常有時間就聚在一起互相交流心得。雖然基爾心裡早已承認羅德的功力,但是嘴巴上總不肯輕易直接認同羅德做的點心好吃,所以羅德也總是以『笨蛋先生』來回敬基爾,兩人就這樣從小吵吵打打到現在,即使羅德的性格已經不比從前血氣方剛,兩人遇在一起還是不免會鬥嘴一番。
      「好了,好了,兩位別吵了~來!這是我最新完成的酒巧克力,快來嚐嚐看吧~」
      白莉琪一回到家便直奔廚房,將還未上架的最新巧克力產品端出來讓大家嘗鮮,身後還跟出來一位叼著煙斗的哥哥大人。
      「呦!尼德蘭,本大爺來你家打擾啦!」
      「嗯,你們慢坐,不過店裡的商品要多『捧場』就是。」
      一聞到濃郁的巧克力香,基爾果斷地放棄與羅德鬥嘴、坐好等待,甜點最高啦!
      木製餐盤裡,有著三種形狀、排得整齊沒有互相碰觸到的深咖啡色固體,女孩才剛把餐盤放置桌上、雙手才剛鬆開,四人中唯一還穿『工作服』男人便立即取起其中一塊,往嘴裡丟。
      咬下的瞬間,甜膩的外牆崩毀,鎖在裡頭的發酵液體頓時充斥在整個口腔中,酒精濃度不會太高、而且是酸甜酒類與巧克力一同甜在嘴裡。
      「唔嗯!真是太好吃了!晚一點回家時順便買一盒回家!」
      「呵呵,謝謝捧場~另外還有葡萄酒、啤酒口味的喔~」
      四個人圍成一桌享用甜點,白莉琪還順便幫大家再泡一壺紅茶。
      基爾一口接著一口吃,絲毫沒有吃膩的跡象,邊咬邊說:
      「啊啊~吃得真過癮,如果不是看著小少爺的臉吃就更棒了!所以你是來喝下午閒茶的嗎?」
      「誰說我閒著?」貴族聽了沒有生氣,只是淡然回道:「我是來跟白莉琪小姐借大烤爐試拷祭典上要吃的小糕點,現在是烘烤的中途休息時間,比你這跑來白吃白喝的傢伙要好吧。」
      「你說什麼!我可是有好好消費的喔!」
      「反正也是等下叫你弟弟付錢吧?對了…說到路德…」說到這裡,羅德似乎回想了一些事情後才再度開口:
    「……你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噗…!」基爾嘴中的紅茶差點嗆出來。
      「啊…?我、我們…哪有發生什麼事!」
      「……你這個反應明顯就是很可疑……」
      「咳嗯,我哪裡可疑了!小少爺你是在烤爐前窩太久熱過頭了嗎?」
      銀髮青年接過白莉琪遞過來的手巾擦嘴,看著眼前這位平時都很悠閒的人。當他正極力向羅德否認的時候,一旁的尼德蘭忽然站起身。
      「嗯,很明顯。」僅丟下這句非常簡短的發言,男人隨即進入店鋪深處處理帳務,或許是煙斗裡的煙草抽完了,在起身離開時還又捏走一塊巧克力。這可是比貴族的推論更具震撼力。
    !奇怪?大家都覺得我和威斯特有問題嗎?超帥的本大爺應該隱藏的很好啊!難不成大家都有超能力!?
      「咦,哥哥你不再多坐一會兒嗎?」
      「不用了,你們慢聊。」
    無法成功挽留下哥哥的白莉琪只能任由兄長離席,也開始加入此話題。
      「對呀,今天我看你們兄弟在毛紡織店的互動就感覺和平常不太一樣…說呀,你和路德是不是吵架了還是發生什麼事了?不從實招來,大姊姊我不放人喔~~」
      「不只是這樣,路德之前去我那時就……」
      羅德悠悠的聲音再次出現,和白莉琪的輕盈嗓音就好像在一搭一唱,逼得基爾伯特大爺不知該從哪反駁起,結果比鴕鳥心態更廢柴地選擇任由語言攻勢從左耳進右耳出,有聽裝不懂。『外面』的聲音雖然自動忽略,但是內心的思緒卻斷斷續續地從『那一天』開始回溯。
      正當畫面重播到擁抱的時刻時,竟然像電影分鏡般呈現慢動作,彷彿在刻意強調,令基爾回過神的當下,用力拍桌掩飾內心慌亂。
      「──才、才沒有這回事咧!」
      其他兩人一陣莫名奇妙,但是羅德隨即啜飲著溫順入口的茶品、和緩心境,一邊打量著急著反駁的大個子。
      「……奇怪,我們什麼都還沒有說,為什麼基爾你的反應這麼大、耳根紅的跟番茄一樣。」
      「嗯嗯。」一旁白莉琪的嘴角噘起成『ω』型,點頭附和。
      「──誒!?」青年牧師被提點後才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自個內心有鬼外加別人一再揭開他的底牌,難得看到他的雙頰瞬間漲紅、羞得不知所措,視線混亂無對象地四處張望。
      基爾無法想像他的臉頰紅通到什麼地步,只是感覺熱熱辣辣,剛剛腦中的記憶也越是鮮明。
      厚實的大掌、攬住他全身的強壯手臂、成熟的香氣、危險的鼻息……
      不行!不可以再想了!越想下去越覺得自己愈來愈不對勁啊!
      這樣得未曾有的陌生自己,令基爾伯特心慌。
      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去想了!
      「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煩死啦──!」
      「基爾你─白莉琪,小心!唔…!」
      「唔哇──!」
      「呀啊──!基、基爾!羅德!」
      被異樣情緒漲滿整個腦內的基爾終於煩躁的騷亂銀髮、想都沒想,就瞬間站起身爆發內心的波瀾,結果卻因為力量過大、一不小心翻動了木桌,自作自受地被不平穩的桌緣給絆到,身體開始向前傾倒──
      羅德里希與白莉琪被基爾突然的爆走受到一時驚嚇,傾倒的傢俱也即將波及到兩人,最先反應過來的羅德趕緊將白莉琪往外圍一推、躲過桌子的撞擊,自己反而和基爾結結實實得撞個滿懷。
      砰!木桌倒在地上的劇烈聲響,不僅令白莉琪發出驚叫,連在櫃檯深處算帳的尼德蘭都衝出來一探究竟。不過這猛烈一撞的劇痛,倒是讓基爾伯特的腦袋清醒了。
      「唔…痛痛痛……」
      「這麼冒冒失失的幹嘛啊!你這個笨蛋先生!」被壓在下面的小少爺很生氣的把撞歪的眼鏡歸位。
      「我哪希望這樣啊!是你反應太慢,自己不躲開的!」趴在別人身上的牧師也一副氣急敗壞模樣。
      「總之,請你立刻從我身上離開!」
      「哼!我也不想聞到你身上的刺鼻味(香水)!」
      撞到地板的肢體還殘有疼痛,只能緩慢移動,於是就這麼好死不死、說剛好不剛好…
      「羅德先生~白莉琪~我帶了你們祭典上要穿的新衣過來…囉……」
      東歐美女開心進來,見到地上兩人的瞬間,腦袋中呈現空白。
      交纏的肢體、(撞倒造成的)凌亂的衣物、(吵架造成的)面紅耳赤的表情──
      ───!!!伊莉莎白內心似乎有一顆種子爆裂了。
      「我、我…」少女搖晃著身軀,從身後緩緩取出一把平頂鍋…
      「我不想推普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烹飪用具劃做一道銀光揮下!與生俱來的靈敏及反射神經令基爾伯特及時閃過第一道攻擊,但仍舊是還沒辦法馬上從被壓的人身上爬起來。
      「喂!很危險啊!暴力女妳搞什麼鬼啊!」
      「伊莉!」羅德雖然沒有被平底鍋波及到,不過也被少女的舉動也嚇了一跳。
      就在這時候,更加好死不死的──
      「白莉琪,我…」店門被推開,入門者看著店內的場景,嘴裡的話只說了一半便停著了,他思緒也跟著轉為空白,動作也跟著停了下來。
      「普奧什麼的我不想想像啊啊啊啊啊!所以基爾你納命來吧!」
      「八婆你竟然為了這莫名奇妙理由要把我宰了?開什麼玩笑!」
      基爾伯特終於七手八腳從小少爺身上爬了起來,他很清楚赤手空拳敵擋不了平底鍋,所以決定先暫時性撤退…給我記著!八婆!基爾邊回頭叫囂一邊重新往門外衝去。中途還推開一座人牆……

      ……嗯?剛剛推開的人……是威斯特嗎?

      只是他來不及細想,便開始了後頭有伊莉莎白狂追猛打的街頭逃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