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17
  • [試閱]APH獨普-Ein Gebet Sprechen-03


    作者:AIKO、Mi、Dark Wing

    ※本作品為ヘタリア Hetalia Axis Powers衍伸同人,與實際存在的國家、歷史、人物、事件無關。












      奉上帝之名,開始今天的崇拜。

      「會眾請一起默禱,預備心,聆聽今日主所要給予我們的訊息。」
      悠揚的樂聲興起,透明純淨,猶如鈴鐺清脆的敲響心中沈睡的心靈,淨化了一週的疲勞辛苦,得到昇華。
      坐在鋼琴前的羅德里希用奇巧靈敏的手指奏出神聖的聖樂,宣告著城中人們今日禮拜已開始,講台上的主持牧師‧基爾伯特引領眾人默禱,沉靜心靈的樂曲緩緩的轉變為莊嚴肅穆的聖歌,村人很有默契的拿起座位上的聖歌本,一齊唱著溫柔中帶有治癒力的曲子,具有穿透力的詩歌穿透了每個人的心靈,無論是大人、小孩都深深被這神聖肅穆氣氛感染。
      接著,與平時判若兩人的基爾伯特以不同於往常的粗聲粗氣、用悠悠帶有溫和的嗓音講道,訓悔眾人,今天所傳講的是有關於「接納」的故事。
      故事描述著一位少年小開因為不安於現在優渥無所事事的生活,所以要求父親給予他一筆錢至外地闖蕩,但是少年得到錢後不擅管理應用,又在外結交酒肉朋友花天酒地,導致最後身無分淪落到豬舍和豬搶食。這時他才想起從前的自己是多麼不懂得珍惜,還對家中不滿離家出走,最後決定鼓起勇氣回到家中和父親道歉。少年遠遠的看見父親,滿心的羞愧湧上心頭,不想讓父親看到自己這副不成才的模樣,正打算離開的時候被父親看到,連忙叫人把兒子喚回,青年一到父親面前馬上痛哭流涕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做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僱工吧。」父親原諒了這兒子,重新接納這兒子的一切、不念舊往,歡歡喜喜的和所有人慶祝這失而復得的兒子。
      會眾沉浸在故事和訓悔中,慢慢、緩緩地反思自己的做為,是否常因為小事情就不原諒他人而惹得周遭人一身腥呢?
      環顧會堂中坐立難安的警長亞瑟似乎懊惱的看著他的死對頭;阿爾弗雷德則難得慚愧地像隻做錯事的大狗般垂下頭;法蘭西斯若有所思的,在一旁阿爾的弟弟馬修有些慌張的看著他…
      看到此狀,在一旁協助禮拜的青年牧師也不禁敬佩起自己的兄長。雖然平時看似散漫,但是只要關於教會的事情,都會認真的看待並投入其中,基爾伯特這樣認真的樣子讓路德維希每次都會深深著迷,佩服萬分。
      淺顯易懂卻帶有深入省思的小故事伴隨神聖莊嚴的旋律一同敲入眾人的心門,兩者搭配天衣無縫,任誰都難以想像在開場前基爾伯特還向羅德里希嗆聲:「不准彈錯音節,讓爛掉的琴聲來破壞他的禮拜!」、羅德里希只是冷哼:「自己顧好自己的主持就夠了。」的負負磁場。
      兄長與羅德從他有記憶以來,一直都相處得不太融洽。個性、想法、興趣、觀念等都是徹底得南轅北轍,所謂極至天生不合吧?別看羅德現在一副優雅大方而從容、喜歡音樂和甜點的貴族少爺模樣,從前也是有過血氣方剛的時候,和基爾打起來也能到不分軒輊的地步。
      那麼哥哥什麼地方改變了?
      性格桀驁不馴、豪放不羈、好強不服輸、有時為了目的會不擇手段,命令在陌生人面前要稱呼他『大哥』,只有熟人在的時候才可以稱呼他為『哥哥』……看起來似乎沒有任何的變化?
      那絲毫的改變,只有與基爾伯特時時刻刻、日夜相處最密切的家人才了解,他比以前要圓滑,雖然依然隨時一副火爆模樣,但已經比從前講理一些,這位最佳見證人就是親父。
      小時候和哥哥吵架後,親父就會偷偷告訴他…
      哥哥小的時候比現在還要更野、更調皮搗蛋,和別人打架、惡作劇樣樣都來,但是在有了弟弟之後,吃點心時常將蛋糕上的草莓分給弟弟、平常沒心念完一段落的書本可以為了弟弟朗讀完三個章節、用來打架的拳頭使出在弟弟有危機的時候(雖然時常是單方面誤解)……
      雖然只有小小地沉穩一些(時常下一秒破功),但是基爾確實在改變,為了家人而改變,另外還有日記寫得更加勤勞、可愛的東西越買越多了。
      哥哥在他面前不會掩飾自己,袒露在他面前的是最真實的基爾伯特。
      在被深深吸引住目光的同時,也驚覺心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突變。
      他在書上看過,那東西是『心情』,只是這開頭和結尾的空白,他還不知該代入什麼?
      以前的他應該會毫無猶豫說:『他是我的兄長、我無可取代的親人。』但是現在,『只是親人』幾個字梗在喉中,無法說出如此簡單的答案。
      就像是釀酒原理,原料密封在一起,緩緩地變質(改變)、發酵(轉換),他對哥哥的情感似乎不再是親情般簡單,從最近…不,更早以前。
      「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願神的祝福與每位弟兄姊妹同在,直到永永遠遠,阿門。」  
      基爾伯特帶領著大家禱告完後說出如此台詞,羅德里希輕快的手指跟著改變音符,大家開始一起起立唱阿門頌,代表這週的聚會即將步入尾聲。
      眼見活動快要結束了,輔助者開始盤算著等一下要忙碌的事項,著手開始收拾東西。
      ……希望這次的無酵餅大家能接受…東西收好後把這裡掃過一遍,鋼琴是不是該檢查了?剛剛羅德里希彈奏的時後有點有點怪怪的…然後晚點去到瓦修那邊買乳酪,冬天要用的毛毯要不要再買一些毛線也可以…下個月還要再做一次清點……
      在目送完所有參加人民離開後,路德維希依然在考慮這些東西。
      「威斯特!」
      被點名的人被突然的噪音拉回現實,轉身面對向自己跑過來的長兄。禮拜結束,不久前還在執行著莊嚴儀式的人現在像個小孩子一般在大廳裡快步奔跑,離開他應該待的位置上。
      「威斯特,老爹寄信回來了!」基爾伯特趕忙將握在手中的信件攤開拉整好遞到弟弟面前,原本應該是平整的信件因為收件者興奮地緊握而變得皺巴巴的。
      「2424…本大爺果然第一個獲得消息的人啊!」還未等弟弟反應過來,就自徑將信件拆開快速瀏覽完後胡亂塞到弟弟手中,似乎在催促著他也快點閱讀。
      「威斯特!老爹要回來了耶~~」
      「真的嗎?太好了,好久沒見到父親了呢……」路德維希也立即以速讀模式閱覽完信件後跟著露出誠心的笑容,和兄長一起開心。
      「對啊!老爹回來時本大爺一定會好好招待老爹吃一頓!ケセセセセ──」
      (大概那時候還是由我負責煮吧?)路德在心中無奈笑了笑,不過並無抱怨意味。
      「2424…威斯特!那信件就麻煩你保管囉!」
      「當然沒問題。」應該說讓哥哥保管他也會擔心哥哥把信件亂收。
      他攤開手掌,小心得把紙團拉整、折疊,再收入袍子的內袋中。將信封收好後,路德維希又發現。
      「嗯?哥哥,你的衣領翹起來了。」邊說邊很習慣性地為兄長打點他的服裝。
      雖然是再平常不過的互動,基爾伯特卻在此時對此動作起了警戒(反應)。
      感受到粗厚的手指在胸前游動,像似被定了定身術令他不敢隨意挪步;沉穩的呼息撲吹在臉上,和秒針有得比的精準換氣熱風像似在搔癢;一切都跟平時一樣的互動,此時基爾伯特卻忽然有點難為情。
      「呃…2424,謝啦!威斯特,嗯…我要去酒窖看看酒的狀況,先走啦!掰!」
      未等到弟弟的回應,基爾便一溜煙跑進地下室。
      將門帶上後,他整個人倚靠在門上,不知是奔跑還是其他因素而產生的熱度令男子的雙頰通紅。一隻手捂在雙眸前,對於自知這樣的行為很窩囊的自己有些厭惡,也很清楚縮在這裡只是暫時的逃避、根本無法解決任何問題,但是第一時間他還是只能這麼做……
      有什麼辦法?幾天前阿西的體溫彷彿還殘留在他身上,不淡反濃;平時如果是很在意威斯特,那麼現在就是超級在意!一想到這,就感覺到臉頰似乎又開始發熱了。
      「……嘖!工作吧!工作吧!」
      給自己一個大大咋聲,帥氣的和小鳥一樣的基爾伯特很窩囔地繼續逃避問題,進入最後的祭典準備動作。

      ──這一顆在日常中被投入的石子,開始擴散出細微的漣漪。


      走在微冷的酒窖中,基爾伯特抓了抓頭,努力回想去年的這時候拿了多少存貨。
      「去年…記得是六桶啤酒跟四桶葡萄酒…還是五桶啤酒……?」
      每抓一次,銀白色的髮絲就更為雜亂,抬頭看架上到弟弟清點後留下的標記不禁笑了下。
      「啥時釀的都有寫上去啊…」
      他將視線描向酒窖最內部、最角落的釀酒木桶,它是所有酒桶中木質最陳舊、也是所有標記的筆跡裡最歪七扭八的。
      這是慶祝最帥的基爾大爺他的新弟弟的出生酒,也是充滿智慧的他花了一晚翻閱書籍、隔天便在有限知識內與老爹抱著路德的陪伴中完成──屬於他基爾伯特大爺的酒。
      他獨立完成、慶祝新生生命成為他的新家人的酒。
      『ケセセセセ──歡迎來到這個家,威斯特!』
      顧不得自己手上還沾滿釀酒時的材料,一把捉住那柔嫩小手、將筆塞到小手中,一同握住,在木桶上一起歪歪斜斜寫下…『1XXX.XX.XX-超帥的基爾與威斯特!』
      現在回想起來,基爾依然覺得…當時他的舉動──果然是超級無敵帥氣!
      一手將微散亂的白髮撥至自認帥氣的流線髮型,自我稱讚:
      「2424…年紀小小就做出如此帥的舉動,不愧是本大爺!在外旅行的老爹一定也如此認為!呦細!本大爺準備的酒絕對是最好喝的!只要在進城確認酒的搬運以及擺放位置,本大爺負責的工作就完成了!」


      基爾伯特所說的『負責工作』,便是指祭典前的準備工作。
      HETALIA小鎮的文化主倡互相扶持、同擔苦樂與歡笑世界。所以他們的節慶、祭典數目也是相當 可觀,冬季時有聖誕與過年、春季有迎春與賞花、夏日有防暑與煙火…等,這一次祭典則是涼秋的盛事,『豐收祭』。
      慶祝的事宜就如字面上一樣,在每年豐收的季節,農民們揮灑著喜悅的汗水和勞力將農作物採收後,全民準備大魚大肉、歌舞美酒、一齊同歡來犒勞自己這一年的辛苦,所以如果在大豐收的那一年,大家還會開玩笑改稱祭典為『豐盛祭』,當然有時也會遇上收成不佳的某年,大家同樣也會犒賞自己這一年的辛勞並且互相鼓勵明年再接再厲。
      基爾伯特依然一副神職人員裝扮,兩手空空、大搖大擺的悠閒進城。
      鎮內人聲鼎沸,大家除了做自己的生意之外,還同時忙碌著準備祭典的前置作業。可以看到一些活動高架已經築起、交叉連繫起來的飄揚鮮豔旗幟以及戶外食物擺放用桌子等,雖然忙碌,但是大家看起來都非常有活力。不過還是他本大爺厲害,工作早就做完了!
      「呦!賣菜的阿婆,你今天依然笑得很可愛呢!哈哈哈,肉店大叔你的風濕痛好一點沒啊?嘿!小鬼們,跑路要看路啦!啊?」
      他的心情特好,高舉左手與每一位經過的村民大聲打招呼,在經過一座架設中的祭典高架旁時一仰頭,似乎發現熟識者而停住,向上頭的人大聲道:
      「呦!海格,今年的祭典高架你果然也有幫忙啊!」
      「嗯……一起幫忙準備祭典,很快樂……」坐在搭建到一半的高架上,才剛綁完一個骨架、一副慵懶狀的青年,用慢條斯里的語氣回答。
      海格力斯‧卡布西是HETALIA小鎮的考古學家,視發堀遺跡為終生事業。平時除了挖掘這座小鎮的古老遺跡,還會接些建築整修的工作(因為收入比較多)。雖然感覺總是提不起勁、悠哉、健忘、我行我素,但其實是個認真的人。最喜歡睡午覺和貓,所以…
      「而且…貓咪們也很喜歡…工程建地……」
      在如此回答時,他身旁的眾多貓咪聲不曾停斷過。
      在未搭建完成的高架上,一名青年與停駐在他身邊有大有小、各式各樣花色的眾多貓科動物,形成一副相當壯觀及顯眼的存在,令經過的人們都不禁會緩下步伐、多看幾眼…尤其是愛貓人士。
      「對啊!要找你真簡單呢!找貓多的地方就好了……呃?你不講話盯著我看幹嘛?」
      「……我在想…在這個世界上…當我再遇到第二位和我一樣的人時,會發生什麼是呢……(註2)」(註2:兩位CV都是髙坂篤志,所以海格已經碰到第一位和他一樣的人(阿普)。)
      「啊哈哈哈!你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啊?難得的慶典就不要再思考這麼哲學性的問題啦!讓腦袋瓜休息一下如何?我先走一步啦!」雖然這麼講,倒不如說是接不下話題而趁機離開的藉口…基爾繼續前進。
      祭典舉行的最核心,當然莫屬於市中心的空地廣場。
      豐收祭用來感謝上天的壯大高架早已優先完成,用竹子、木材建得婉如一座小堡塔的祭台的最頂端直直指向天際,最頂端上插滿的鮮花就像在獻予上帝、表達人民的感謝。祭台前剩餘的空地,就是人們狂歡的場所,在那周圍早已放置好的眾多長桌,將在開幕前擺滿豐盛的免費佳餚或者供人觀賞的擺設以及販賣用的限定紀念商品。
      因為貝瓦爾德鐵匠與提諾木匠攜手合作的特製掛牌,令基爾伯特很快就找到他的位置。
      『小鳥與啤酒』的掛牌,這可是基爾特別去找兩人要求做的,用敲出浮雕的鐵薄板做為背景,再黏放上細膩的木雕小鳥與啤酒,基爾真是愛死它、滿意極了!
      因為他負責祭典上最重要的酒精類飲料項目,所以屬於教會(基爾與路德)部分的桌面就佔了三桌,到時就直接將酒桶搬過來疊個桌面兩層,讓大家自由飲用。當然,未成年是禁止飲酒的喔~
      「ケセセセセ──位置也確認好了,剩下只要當天把酒運過來就行了!唔…怎麼有種隔壁非常閃人的感覺啊?!該不會是──」基爾循著閃光將視線移至隔壁桌…
      向日葵、向日葵、向日葵、向日葵、向日葵…滿滿的向日葵堆滿整個桌面,一枝向日葵簡單大方,二至三枝向日葵互相襯托相映,但是上百上千根的向日葵集中在一起…在循著陽光的照耀下散發出淡淡的金光,這恐怕無法稱做為花海…而是花小山啦!
      一位身材高大的大男孩正用愉悅的表情細細哼歌邊整理著他的花兒們,雖然氣候剛入秋沒多久,但是他早已圍上快要垂到地面的圍巾,使得整體溫度讓人感覺他全身連同花兒們彷彿被一層溫暖的光芒包覆著。
      「…會這樣做的人果然就只有你這個大鼻子混蛋了!」
      伊凡‧布拉金斯基,和基爾伯特算是死對頭(野性的直覺就是討厭他吧?)。柔順的髮絲及龐大的身軀遠看就像似隻大熊。綿綿的嗓音時常說出孩子般天真的口吻,卻隱藏不了其涵義中的黑暗與殘忍。最喜歡伏特加。在鎮上開了一家花店,但是店裡光是向日葵就佔了九成。有一個姊姊和一個妹妹,似乎對她們感到很頭痛。
      「啊~基爾你也來了啊~」伊凡從大把大把的花束中抬頭,看著發聲的人
      「好巧喔~今年也是在隔壁呢~」
      「誰希望啊?」基爾伯特不屑的哼了聲
      「太好了~這次我有準備蜂蜜酒喔~要不要一起喝呢?」
      「酒…誰、誰希罕!本大爺也會釀。」
      「是啊~不過做不出伏特加的你的作用大概跟小鳥差不多等級沒用吧?(註3)」
      (註3:伏特加是穀物蒸餾酒,葡萄酒則是裝桶發酵。)
      這句話狠狠刺激基爾的顏面神經,他不反擊他就不叫基爾伯特!
      「那你咧!攤位上擺這麼多花山有啥屁用啊?能吃嗎!」
      「嗯!今年我也要用濃郁的花香來點輟這次的祭典喔~」
      「聽你在唬爛!你全部都用向日葵,向日葵哪有這麼濃郁的花香啊?你的大鼻子只是裝飾用的嗎?還是鼻子都被福特加給塞住了,啊?鼻~塞~熊!」
      「……コルコル…如果把你的頭按進花海中,應該就能聞到了吧…」邊說,笑咪咪的大孩子邊從身後緩緩取出一根鐵製水管,在陽光下反射出銀色光芒。(不要問從哪裡拿出來,很恐怖…(咦))
      「哼哼,你辦得到嗎?笨熊!」
      雖然繼續囂張挑撥,基爾伯特全身早已進入警戒狀態…廢話!被鐵管打到當然會痛啊!不過本大爺可是和小鳥一樣身輕如燕,雖然可以輕鬆避開,還是要以防萬一、多提防一點。
      前者的銀光迅速揮下,後者也如計算中全面迴避。但是──
      啾!聽起來似乎是某飽滿表面被打爆的狀聲詞?兩人緩緩往擊中物體的地方看去。
      竹籃中鮮紅飽滿的果實幾乎有一半被打成爛泥,果汁四濺噴了水果的主人一臉都是,從竹籃底部緩緩流出鮮紅濃稠的液體讓小心翼翼捧著它們的雙手沾得到處都是。
      水果的主人是,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目前正經營蔬果店(當然也是以番茄居多),有著小麥色肌膚、咖啡色翹髮, 個性開朗、我行我素的熱情小哥,就算再怎麼老好人,現在竟然當著他面將他最喜歡的番茄破壞得不成茄型,臉上依然保持著爽朗到異常的笑容,背對陽光形成的陰影下,語氣相當平穩、一個字一個字、咬字清晰道:
      「納…西爹魯~?人類腦袋的硬度等於78顆番茄的喔~(亂扯的)不知道…如果用水管敲下去…」
      「嗚…!對、對不起…我下次不會再對蕃茄們出手了……」
      如熊一般存在的大孩子,在爽朗青年還未講完之前就咕咚一聲下跪、哽咽道歉。
      「你這…」基爾倒是被以伊凡形象不太可能做出的突然舉動看得嚇楞住。
      大概在伊凡的心中,個性陽光、熱情、開朗的安東尼奧就如同向日葵們無時無刻向著轉的太陽,象徵著他所嚮往的溫暖陽光,所以他當然不會希望太陽因為生氣而離他遠去。
      「真沒辦法,下次別這樣了~」安東拔起了蕃茄堆中的水管,用衣襬大略擦一下並從籃中拿了一顆仍為完整的蕃茄一起遞到哭泣的大孩子面前,面帶微笑的安慰:
      「喏,如果下次基爾欺負你時要跟我說喔~」
      「喂喂,是他先…噗哈哈哈…!」
      看著安東滿臉的蕃茄汁,基爾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看到惡友又開始陰沉下去的笑臉,趕緊克制住想笑出來的衝動。挑起忠厚老實公牛的怒火,可不是在牠面前甩一甩紅布就可以瞞混過去的。
      「基爾~雖然你沒有破壞番茄兄弟(那是啥),但是和伊凡吵架的你也有一部份責任喔。」
      「我、我知道啦!對不起啦…嘖,對笨熊笑笑原諒,對我就這麼認真說教…(小聲)」
      「你有先認錯嗎?啊?」
      「噗哇!對不起對不起!」
      本來想說只是咕噥的音量卻被聽到了!看到老友逼近的臉,基爾伯特忍不著又笑了出來,趕緊後退。
      才退幾步路,似乎就撞到了誰?
      「檔到路了啦!笨蛋!」
      「羅馬諾~~~」聽到聲音,安東尼奧原本黑化的臉立即變回燦爛笑容,繞過惡友、衝過去欲撲抱。
      「呀啊──走開!」
      「VE~基爾哥哥和安東哥哥好~咦、咦…伊凡…!」
      本來想上前打招呼的菲利奇亞諾看到伊凡變成呆站在原地,但還是禮貌性的打完招呼。
      「日安~今年也期待你們的喔~」伊凡擦了擦眼淚撿起屬於他的東西。
      「ve…我、我們會努力的……」
      「喂!番茄嗶─(消音)混蛋,你這一身番茄汁是怎麼回事!是被哪個混蛋偷襲了嗎!」
      「啊…羅馬諾~你是在擔心我嗎?親分我好開心、好感動喔~讓我抱一下!」
      「混帳!全身黏搭搭不要靠近我!噁心死了!所以到底是誰…哇啊!水管混蛋!」羅馬諾現在才發現到伊凡也在現場,嚇得和弟弟抱在一起發抖,不過依然不忘記叫囂、就像無助的小狗一般狂吠示警。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啊!番茄混蛋,是他偷襲你的嗎?你自己好自為之、下次找機會報復回來吧!我不會幫你的喔!」
      「啊,羅馬諾,沒事了啦~伊凡已經向我道歉了~」
      「誰知道他會不會趁你轉過身時準備給你最後一擊啊混帳!」
      「啊~羅馬諾果然很關心我呢~最喜歡你了!」
      「嗶─(消音)嗶─(消音)噁心死了!就說不准靠過來啦混帳!(揍)」
      一旁上演著溫馨(?)劇場,基爾趁機過去和被冷落(?)的菲利搭話:
      「喲~小菲利醬,今年你們要上的是哪道義式料理啊?去年的披薩依然讓我回味無窮…超級好吃呢!」
      「ve~今年我和哥哥打算做義大利千層麵派,這樣大家隨手拿著吃會比較方便。」
      雙子兄弟平時在開辛香料專賣店,由比較會用強應手段的哥哥‧羅馬諾負責去批發、殺價商品;溫柔隨和的弟弟‧菲利則是將辛香料直接應用到料理上來展現在客人面前。雖然兄弟倆看似南轅北轍,不過在膽小、愛哭、喜歡邀請女生等方面可是絕對相像的。
      「喔!那我期待了~~~」
      「VE~希望能搭得上你們的啤酒~」
      「笨蛋弟弟,走了啦!知道攤位在那了。」好不容易擺脫了親分,羅馬諾回頭叫弟弟。
      「好~那基爾哥哥,後天再見~~」
      「喔,祭典見!」
      向兩兄弟道別後,基爾伯特環視著這座準備中的廣場,繼續看還有沒有認識的人。
      很多人也在差不多這時間,事先來看看自己的攤位並決定好食物或商品排列的位置。
      在忙著擺盤或者看看就離開的人群中,一位穿著紅色馬袍的人站在自己的攤位前,支手扶著下巴似乎在思考什麼,長得年輕又有像女性般的中性臉龐露出嚴肅認真的神情。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