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04
  • [F/Z][言金切]愉悅道場修羅中


    ※人生的淫家麻婆表示:時臣是前妻、閃閃是小妾升夫人、雁夜是被玩弄對象、切嗣是正在追求對象(目前最愛!)







      01:00:07

      穗群原學園愉悅研究部,簡稱愉悅部。
      社辦坐落在學校教會內的地下室,是社員目前只有兩名的奇葩社團。
      先不論才兩名社員怎麼可能通過社團最少人數門檻。然而每日必準時開始社課的愉悅部,某一天似乎有哪裡產生了變化。

      「嗯嗯──」站在校門前的少女,臉上掛著期待的笑容,身姿柔軟地舒展下筋骨。
      「那麼,那傢伙最近過得怎麼樣呢~~」

      33:05:10

      「呼哈…綺禮,我的書包…」
      吉爾加美什打個呵欠,打開教室的拉門。
      對於習慣要人服侍的王來說,每天自己的書包叫綺禮帶來學校是很正常的。
      然而從座位上站起來迎接他的人,並不是往常的那個男人。
      「十分抱歉,英雄王,綺禮大人一進教室放個東西後就又出去,他有特別囑咐過在下,這是您的書包。」
      男性哈桑同學恭恭敬敬奉上那原本就沒裝幾本課本的乾扁書包。
      「……什麼?」

      31:47:07

      「老師,那個…」上課中,一位學生半舉起手:
      「言峰同學又跑來了。」
      「…喔,」正在抄寫黑板的老師淡淡應了一句:
      「衛宮同學,記得把言峰同學管好,不要影響到我上課。」
      「是、是……」忍受身後密不通風的悶熱以及肩膀上的重量,衛宮切嗣無奈答應。
      自從上一回言峰綺禮向他(強迫)告白成功之後,從剛開始兩、三節課,到現在這男人幾乎全天上學時間都緊黏著他(甚至差點連切嗣家都要搬過去),彷彿他來學校接受義務教育的目的僅僅於此似的。
      他就像現在這樣貼在切嗣的身後,有時將下巴靠在切嗣肩上、有時背靠背、有時將鼻子埋入切嗣頭髮裡。
      切嗣當然曾經極力抗拒。例如說:
      『不是說好不隨便動手動腳嗎?』、『你自己的課咧?我們年級不同吧!』…之類的。
      但是那橡皮糖也總回應這幾句話: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且我也有遵守不隨便把手伸進衣服裡的規則。』、『你是在擔心我(的學業)嗎?切嗣?』…之類的。
      『誰擔心你啦!還有我們關係還沒到這麼親密到直呼名字吧!』(早知道當初規矩就應該定多一點!)
      ──每次辯解大概都是這樣收場。
      言峰綺禮最近確實安分許多,以前總是不安分朝切嗣衣服內探索的手,現在最大限度就是到摟住衛宮切嗣的腰、或者隔層布料撫摸衛宮切嗣的屁股和大腿,沒有再隨便伸進衣服裡頭。(不過這依然讓切嗣又開始氣自己當初規矩應該定多一點!)
      一直到最近,切嗣才終於放棄和綺禮辯爭,畢竟點頭答應時開出條件很少(只希望快點擺脫性騷擾),而男友(?)又跟他玩文字遊戲,這規則也才遵守一半而已,所以他現在改變跑道,開始寫起一條一條禁止事項,等待最有利於自己的時機公開。
      至於在公開之前,他也只能繼續無奈任由對方像一隻無尾熊般攀在他身旁。
      上課時,一開始每位老師們也生氣得要他(他們)立刻離開,最後都被綺禮用各種方式『說服』了。
      ──所以,就是大家看到的目前情狀。
      「嗯嗯~我能夠理解~」愛麗在了解告白的全部過程後,認同地點頭附和:
      「唉呀~想當年(?)我跟切嗣告白時,切嗣也是被我的告白呆愣到不知該從哪部分開始回應好,每次回想起來都依然覺得那時候臉紅、不知所措的切嗣真可愛~言峰綺禮,我可以接受你,不過要按照輩分,我是大老婆、舞彌是二老婆,你是小三~」
      「愛麗,重點不是在這吧……」
      「…名分什麼的我不在意,能和衛宮切嗣在一起就足夠了。」而且連續劇裡,男人都比較愛小三。
      「雖然台詞很感動,可是我一點也不想從你嘴巴裡聽到啊!」
      「呵呵呵~太天真了,言峰綺禮,你剛剛一定在想『連續劇裡的男人都比較愛小三』對吧,可惜這對我家切嗣不適用的喔,對吧~舞彌。」
      「……說得沒錯。」
      「…那就試試看吧。」
      「哼哼,我隨時接受你的挑戰。」
      「……我的立場呢?」
      沒有說話餘地的衛宮切嗣,就這樣被他的後宮們擅自決定了命運。
      「……話說回來,愛麗、舞彌,妳們為什麼要在教室裡戴墨鏡?」
      「唉呀~當然是因為教室內的光線有點太亮了,妳說對吧,舞彌。」
      「嗯…切嗣,不用在意。」
      「是喔…哈哈哈……」
      衛宮切嗣的眼神更加死魚眼地接受這個理由,似乎是潛意識知道了不想知道的答案……
      他覺得有點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覺……(哭)

      27:50:01

      「綺禮,本王的便當!」
      中午時間,肚子餓了的吉爾加美什,用力打開教室的拉門。
      對於習慣要人服侍、不可能自己去合作社搶麵包的王來說,每天叫綺禮準備他的便當來學校是很正常的。
      然而今天第二次從座位上站起來迎接他的人,依然不是往常的那個男人。
      「十分抱歉,英雄王,綺禮大人已經拿著他的便當出去了,他有特別囑咐過在下,這是您的便當。」
      女性哈桑同學恭恭敬敬奉上用小貓咪碎花布包好的便當。

      今天的便當是──麻婆豆腐配白飯。

      「……喂!雜種!本王今日特別恩准你,用你那寒酸的料理來換本王的豪華便當,還不快點把你那寒酸的便當奉上來、順便謝主隆恩──!」
      「咦?可是…我不太喜歡吃辣的……」
      迪爾姆德掀開便當蓋的雙手還停頓在半空中,露出疑惑、困擾的神情。
      「廢話少說!快點交出你的便當──」
      「抵制校園暴力──!」手持竹劍的阿爾托莉亞,從吉爾加美什身後,重重揮斬下社會的正義。

      27:45:03

      想當然爾,言峰綺禮的午餐,百分百是麻婆豆腐!
      他舀起一湯匙鮮紅料理,送進嘴裡,接著放下湯匙,雙手捧起衛宮切嗣的臉頰湊過去。
      被這樣對待的男人同樣也用雙手捧起對方的臉蛋──盡全力推開他!
      「混…帳…你想幹嘛!」
      「……」嘴對嘴餵你吃午餐。
      雖然嘴裡含著食物、無法說話,不過熾熱的眼神確實傳達出如此訊息。
      「開…什麼…玩笑啊!」抖音的發言已經不知是用盡力氣還是憤怒的顫抖。
      「切嗣,你再支撐一下,我馬上就好了!」
      「愛麗?妳來幫我了嗎…」
      「不要亂動喔~我再多拍幾張你們才換下個動作!」
      當理解到相機的偉大價值後,對於科技產品不擅長的愛麗絲菲爾,說什麼也要學會使用相機。現在的她已經可以迅速按下快門、轉換各種拍照模式、拍出各個角度,而切嗣戰場上的最佳幫手也在一旁架好反射傘。
      「夫人,這樣曝光度可以減少。」
      「謝謝妳~舞彌~」
      「唔喔喔喔喔喔──!給我滾!」完全清楚明白只能靠自己的切嗣,用手掌奮力朝綺禮的喉結推過去。
      「唔咳咳咳!」綺禮發出痛苦的悶哼,吐出嘴中的麻婆豆腐,跌坐在地猛咳起來。
      「咳咳!切嗣…這、這是家暴…」綺禮嘴角留下鮮血…說錯,是麻婆豆腐的殘渣,訴說著老婆(?)的罪刑。
      「是嗎?沒能趁機解決你真是太可惜了。」
      「切嗣好過分……」
      「究竟是誰先過份的啊!」不要用那可憐委屈的眼神看著我!我並沒有做錯!
      「我只是…想讓你品嚐看看我親手做的料理…咳咳…!」
      「唔…那、那也不用做到這種地步吧?嘴對嘴什麼的,我當然會排斥啊…」看綺禮依然還再咳,自己似乎真的有點下手過重,讓切嗣覺得有點過意不去。
      「那…我餵你吃和男體盛,你喜歡哪一種?」
      「難道就沒有自己吃的選項嗎?!」果然不能心軟!
      「因為我們在交往…」
      「嘖,好啦、好啦,就你餵我吃吧…」
      委屈的男人立即換上愉悅的表情,重新正坐好。這有如翻書一樣快的轉變,讓切嗣懷疑這男人根本是預謀好的。但是他已經答應綺禮了,反悔的代價他可不敢想像。
      「切嗣,啊──」
      綺禮重新舀起一湯匙麻婆豆腐,送到切嗣眼前。
      「喔、喔…啊──」當切嗣含住那湯匙的瞬間,被嗆到猛咳起來。
      「唔咳!唔咳咳咳──!怎、怎麼這麼辣啊!」
      切嗣甚至開始產生『是不是言峰為了讓他也同樣感受狂咳的滋味,故意這麼做。』的想法。
      「…我都是這樣吃的。」
      綺禮雖然有幫切嗣拍背舒緩,卻沒有打算遞給他任何一滴水,看著咳到臉紅脖子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衛宮切嗣…愉悅!
      沒有注意到男人表情的切嗣,認真暗忖:
      (這傢伙都吃這麼地獄等級的辣度嗎!看他吃得面不改色…太大意了!啊啊,這辣度停留在嘴裡的時間還真久啊……)
      「…還好嗎?切嗣?」
      「啊啊,好多了,繼續吃吧。」
      「……你還要繼續吃麻婆豆腐?」都已經咳成那樣了,綺禮以為切嗣會放棄。
      「這不是你特地為我做的嗎?當然要吃完,還有…雖然覺得很辣,可是那辣度停留在嘴裡的時間久了感覺還不錯…如果你不給我吃就算了,我改吃舞彌的便當。」
      「──不!」綺禮回過神,趕緊說:
      「請務必和我一起吃完這個便當!」
      這微小到連切嗣自身都沒意識到的體貼,讓綺禮對這個男人又多傾一分心。
      「呃…有必要這麼誇張嗎?還有啊……愛麗、舞彌,妳們都不吃午餐的嗎?」一直往我們身上看…相機也該放下來了吧?
      「啊…不必在意我們,我和舞彌都已經飽了~」
      ──看你們的互動就飽了~切嗣好像從愛麗愉快的表情上讀出這份涵義。
      「這、這樣啊…!言峰!」
      「?怎麼了,切嗣。」男人吞下食物後回應。
      「那、那湯匙…是你剛剛餵我吃時使用的那一支吧!」
      「沒錯。」語氣很理所當然。
      「結果你用它自己也吃起來了!」
      「因為這是我的便當。」語氣依舊理所當然。
      「所以等下你又會用那支湯匙…來餵我?」
      「是的,…怎麼了?難道你介意間接接吻?」
      「那是當然的啊啊啊!如果你不再準備新餐具,我就絕對不吃你的便當!」
      「是麼…那我就告訴你幾件事吧,切嗣。首先,我只準備一副餐具;再來,我只帶一個便當,不吃我會肚子餓;最後,你剛剛已經承諾過,會一起吃掉這個便當的。難道你想反悔了?衛宮切嗣…」
      綺禮說完後伸出舌頭,刻意地,將手上的湯匙舔舔乾淨。
      「這、這根本就是詐欺啊!」
      「怎麼會,這些根本比不上你對我做過的。」
      露出溫柔到恐怖的笑容,言峰綺禮用那支湯匙再度舀滿麻婆豆腐,送到衛宮切嗣面前。

      「啊啊,舞彌,等一下想必又能拍到許多好棒的畫面了~」
      「是啊,真期待。」

      23:55:11

      「綺禮!快來討論愉悅吧!」
      社團時間,吉爾加美什一如往常,打開社辦大門。
      對於習慣遲到的王來說,每天到社辦時綺禮已經幫他倒好紅酒、等待他的出現是很正常的。
      然而以往總是會比他先到的男人,這一天卻沒有映入王的視線中。
      「…哼,呵呵呵呵呵……」看著無人的教室空間,英雄王的笑容逐漸變得兇狠。
      想要的東西到手後,其他的事物都可以捨棄了是嗎?
      自己開始為自己倒紅酒,將那如鮮血般的發酵液體倒進這名為『杯』中的容器。
      明明那場告白是他一手(強制)安排的,看完了、也大笑過了,現在卻產生非常不爽快感!
      在王無聊打發時間的觀察結果看來,言峰綺禮和衛宮切嗣確實相似,卻有關鍵性的不同。他們對同一件事情的處理手法相同,但是對同一件事情的邏輯角度卻是南轅北轍,一開始有對照的理解價值,當跨越過就沒有價值了,綺禮對切嗣的情欲也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附贈品。所以注定這兩人只能交錯。
      綺禮過去認為自己的內在空虛,其實只是他自己還未意識到自己內在究竟裝著什麼的假像。
      一直到遇上衛宮切嗣,相似的手法、相似的價值觀,再加上他的慫恿開導,才有這樣的現狀。
      空虛的內心被認為已經完全被填滿了──不過那依舊是假象。
      吉爾加美什回過神,發現手中的酒瓶依然傾斜,倒出的紅酒量已經從酒杯中溢出來,流到桌面、地板上。
      (你就像這杯紅酒,以為已經被填滿了,而原本就存在的東西卻被一時的喜悅排出來(遺忘了)。)
      「……哼,真是浪費。」王悶悶將酒瓶立直後,恢復原本的兇惡微笑。
      「很好,綺禮,竟然敢給本王遲到!等下你來了我再好好處罰你!」
      懶得收拾紅酒的殘局,英雄王躺進沙發,一邊想著各式各樣重口味的處罰,一邊開心玩起PSP。

      21:53:44

      不知不覺睡在沙發上的男人全身顫動一下,整個人彈坐起來。
      從朦朧中忽然清醒的他第一個反應就是:
      「綺禮!你竟然沒有叫本王起來!」
      ……沒有人回應他。愉悅研究部的社辦內,除了他以外,沒有第二人來過的跡象。

      此時,教室內的音箱開始傳出廣播:
      《天色已晚,請還留在校內的同學盡快回家…》

      00:50:21

      「呼…終於擺脫掉他了……」
      隔日放學,確定言峰綺禮沒有跟上來後,衛宮切嗣微微喘口氣。
      愛麗和舞彌說要一起去某些店家、要切嗣不用跟來,所以只剩下切嗣和綺禮。切嗣是想靜靜地回家,所以用盡各種理由,終於讓那個男人留在原地。
      真是久違的清靜,正當切嗣考慮著要從哪裡離開校園時,他的袖口被小小抓住。
      「!」被發現意圖了!?
      正當他準備奮力抽手時卻緊急頓住。
      抓住他衣角的人不是言峰綺禮,而是一位小男孩,剛剛如果他用力抽開手,這孩子一定會受傷的。
      「嗚嗚嗚…大哥哥…請幫幫我……」男孩擦拭著眼角,小聲啜泣。
      「怎、小弟弟,你怎麼了?」切嗣蹲低身詢問。
      「我剛剛新買的鯊魚氣球被風吹走,卡在這間學校的樹上…大哥哥,可以幫我拿下來嗎…?」
      「這樣啊…當然可以啊。」
      「真的嗎?大哥哥,謝謝你!」男孩子找到願意幫助他的人,立刻破涕為笑。
      (啊啊,小孩子果然好可愛……)如此感想的切嗣也跟著露出微笑。
      「那,氣球是被卡在哪棵樹上呢?」
      「嗯!我帶大哥哥過去!」
      男孩緊抓著男人的手小跑步起來,不過以腳程來看,是男人只要走快一點就能跟上的速度。
      (…這樣如果被言峰綺禮抓到時,也有理由可以理直氣壯說,而且幫助小孩子也不錯。不過話說回來,這孩子是從哪裡進入校園的?剛剛他抓住我衣角之前,我都沒注意到有人接近我的氣息……)
      男孩帶著男人從建築內出來到戶外,從側面走廊繞到校園的後面,最後停在一棵櫻花樹下。
      衛宮切嗣對此地的印象還記憶猶新,這裡是上一回言峰綺禮強制向他告白的地方。
      沒想到最近他跟這裡還真是有緣。
      「那個,小弟弟,你的氣球是被卡在哪裡啊?」
      「喔~那個啊,我已經抓到了…」
      「什麼?」男人感覺到帶著他往前走的男孩,握著他手的力道似乎變大了點。
      「我說~」男孩轉過身對男人露出燦爛的微笑:
      「我已經抓到你囉~大哥哥~……不對,」
      「你──你是──」
      衛宮切嗣吃驚地盯著那嬌小的身型開始產生變化,恢復原本模樣的男人用蠻力將切嗣壓制在樹幹上。
      「雜種!」
      「Archer──!」已經換上鋒利眼神的男人狠狠瞪向這位設局的王。
      「你想幹什麼?Archer!」
      面對這質問,被問那方用欣賞的角度,盯著這副狼狽表情。
      「幹什麼?本王特別賜給雜種和本王聊天的恩惠,雜種竟然問幹什麼?真不知好歹。」
      「用耍招的方式還真敢講,有屁快放。」
      「哼,嘴巴還真硬,現在時間是愉悅部的社團活動、議論愉悅,本王問你,最近和綺禮進展到什麼程度啦?做愛了嗎?」
      「怎麼可能啊!」原本打算無論Archer說了什麼,他都用冷回應。誰知道這位王一開口就是這麼勁爆的話題,他的臉皮厚度絕對跟言峰綺禮有得比!
      「沒有?」英雄王用眨動眼睛表現稍微的驚訝。
      「那接吻呢?」
      「沒有啦!」現在是怎樣?做羞恥身家調查嗎?
      「…嗯哼,看來他相當寶貝你呢,雜種。」
      「我寧願不要,還有這跟你沒有關係吧。」
      「怎麼會沒有關係,叫他去向你告白的人,就是本王我。繼續關心你們那蠢到發笑的交往進展,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你們…果然是物以類聚!」無論在強迫他人上面和自我中心方面。
      「哼,你這樣說就太抬舉那個傢伙了,本王和綺禮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喔。就拿『愉悅』來舉例吧,本王得到想要的東西後,會毫無克制地索取、一直壓榨到一滴不剩;綺禮則是喜歡慢慢醞釀,等待時機成熟後,再一口氣享受這美味的收成,但是這一次真的拖太久了,他到現在還耐著性子、和想索取愉悅的對象玩戀愛遊戲,本王都快等不住了。」
      「……」
      「所以我開始把一點興趣轉移到綺禮的玩具(雜種)身上。那個雜種究竟有什麼樣的魔力?我看明明就是個廢大叔,卻可以將愉悅部的『社長』迷得暈頭轉向,相信著他們擁有相同的本質。」
      「我們並不相同!」
      「誰知道呢…今天的愉悅部社課內容,就讓本王體會看看你有什麼能耐吧,雜種。啊,順便說,綺禮在本王的技巧下可是覺得相當舒服的,你做得到嗎?」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你和言峰綺禮那亂七八糟的生活!」
      「齁齁~這反應還算挺可愛的,吃醋了?吐出那不識趣回答的嘴巴,既然綺禮還沒嚐過,本王就勉為其難先享用了。雖然不太想要,不過綺禮的東西就是本王的東西,留給他二手的就夠了。」

      ──如果在櫻花樹下哪一方先主動親吻另一半,代表他(她)會對他(她)負起責任。

      (這伏筆幹嘛不一次用完啊!而且被應用的對象都是我!)
      「開什麼玩笑…唔!」
      切嗣正想奮力推開壓在他身上的身軀,卻感覺身體一陣吃痛,四肢比方才更加動彈不得。
      低頭往下看才發現,曾經眼熟的銀色鎖鏈緊緊纏住他。
      結果又是Archer寶具搞的鬼!為什麼他總是遇到這種倒楣事!
      「誰叫雜種不安分,本王才不想浪費多於的力氣在雜種身上。」
      「是喔,那把我放開不是都輕鬆了?」
      「哼哼,還真是伶牙俐齒的嘴巴啊…雜種!」王捏住男人的下巴,露出兇狠的笑容。
      「搞清楚,你可是要代替綺禮陪本王打發時間用的,雖然是個雜種,好歹也盡力掙扎幾下,讓本王覺得盡興啊!」
      捏住下巴的手的力道加大,不讓男人有偏頭閃躲的機會,開始將自己的唇湊了上去。

      「…到此為止。」

      在雙唇距離不到五公分時,另一邊被強行往後拉遠。
      在吉爾加美什的面孔特寫被拉開後,切嗣看到來者的面容。
      「言、言峰!你怎麼會出現在這!」
      「沒什麼,只是把全校都掀過一遍、找到這裡罷了。」男人輕描淡述。
      因為知道是天之鎖,綺禮完全沒打算去試圖解開鎖鍊。
      「你果然沒相信我說的話。」雖然我也真的爽約就是。
      「不,我相信你,我相信衛宮切嗣一定會偷跑,所以我待在原處等十分鐘後,就開始尋找你,多虧如此,才能讓我看到有趣的畫面。」
      「…等等,你的意思是…你早就來很久了?」
      「嗯,正確說,是五分鐘前到的。」
      「是嗎…」被綑綁的男人呼口氣。
      「不過也因此幸好得救了,靠過來一點,給你獎勵。」
      綺禮聽了乖乖挨到切嗣面前…然後被切嗣賞了一記大力的頭槌獎賞!
      「很愉悅嘛混帳!竟然躲起來看好戲到最後一刻,你們愉悅部的私事不要把我扯進來!給我好好收拾這個殘局,回去再跟你好好算帳!」
      綺禮揉著發疼的額頭,愉悅地感受切嗣帶給他的痛楚。
      「…呵,看到你這麼有精神就放心了,不過我確實很擔心在吃掉你之前,你就被別人享用了喔。」
      「閉嘴。」切嗣用冷到冰點的口氣做結語。
      被綺禮拉開後,看著吵吵鬧鬧的兩人,被晾在一邊許久的英雄王更加不爽,吐出的每一句言語都夾帶著刺。
      「……齁齁,王子來拯救公主了嗎?綺禮。」
      「…吉爾加美什,你這是在做什麼?」綺禮轉過身,面對王。
      「做什麼?本王享用本王(你)的東西有什麼不對?誰叫你這麼慢吞吞才會被我搶先。而且別忘記你承諾過,願意和本王一起分享這雜種。」
      「…不,還太早了。」
      「還太早?綺禮,你究竟在拖拖拉拉什麼?以前你捕獲那雜種回來時,可是連一絲猶豫都沒有啊。」
      「我有我的考量。」
      「哼,考量?那你為什麼昨天和今天都沒有來愉悅部!」
      「因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跟蹤切嗣回家。
      「有比『讓本王愉悅』這件事還重要的嗎!你害本王無聊死了!」
      「結果我就因為這點理由被抓過來啊!」你是寂寞的兔子喔!?
      「吉爾加美什,你就因為這點小事……」
      「閉嘴!雜種!什麼叫『這點小事』,本王來上學的目的有五十%是因為有愉悅部啊!」
      「……喂,他是不是沒有朋友啊?」
      「……吉爾加美什一直都跟我在一起的。」
      「雜種,都是因為你獨佔綺禮!」
      「喔你要就給你吧。」
      「我不要離開切嗣。」
      「……」
      「……」
      兩個男人同時開口,也同時無言對看。
      這樣的默契,讓英雄王更加憤怒。
      「總而言之──雜種!都是你的錯!」
      「言峰!都是因為你拋棄別人,都是你的錯!」
      「……都是時臣的錯。」
      「只有本王的愉悅部一點樂趣都沒有……那本王只好自己製造愉悅了!」
      英雄王身後的王財中忽然射出一把利刃,綺禮迅速閃過,被牢牢綁在樹身上的切嗣動彈不得,只能閉上眼嘴、不讓自己吃到因炸在地上而飛揚起的塵土。
      「咳咳、咳咳、喂!你想殺人啊!A…!」
      英雄王的氣息再次回到切嗣身旁,一隻手撫上男人的臉龐。
      「切嗣…!」
      「綺禮,本王給你一個機會,想拯救公主(雜種),就在這裡親本王一下,我就放過他。」
      「親…Archer,你該不會是相信那個毫無根據的傳說吧?」
      「笑話!我只是想看綺禮煩惱的模樣而已,好了,綺禮,現在的你會怎麼做呢?」
      「吉爾加美什…不要再無理取鬧了……」男人捏了捏鼻梁,表示頭疼。
      「呵呵呵…你又不是才認識本王一兩天,你沒有拒絕的權力,只有要或不要,不要就讓你的公主(雜種)代替你了,本王數到三。」

      「一、──」

      「喂!言峰!還不快上,反正你這麼沒節操!」
      「噗,竟然被自己的男友這麼說…真是難過…」
      「你明明一直在忍笑吧!」

      「二、──」

      「…不過自己的所有物竟然被他人搶先享用,也不是我所樂見的。」
      「我才不是你的所有物!」
      沒有理會切嗣抗議,正當綺禮朝英雄王跨出第一步時,一個輕盈的身影從他的身旁掠過。
      「!」剛剛的是──

      「ㄙㄢ…!」

      倒數還未結束,吉爾加美什的嘴巴就被堵住了。
      裙襬飄飄,草綠色的長髮隨著奔跑飛揚而起。

      「唔嗯、唔…嗯…哈啊!」
      這個接吻沒有持續很久,英雄王被突然的吻吻得差點沒氣,而主動送出香吻的少女彷彿沒事一般,對青梅竹馬露出燦爛的笑容。

      「吉爾~好久不見~~」

      「小、小、小恩──!」


      00:00:01






    (希望有超展開感覺...XD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