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30
  • [F/Z][言金切]愉悅研究部の日常


    ※請用男子高校生の日常來發音www
     這回是崩崩的言切...自己也不太清楚是在寫啥(doh)








      穗群原學園愉悅研究部,簡稱愉悅部。
      社辦坐落在學校教會內的地下室,是社員目前只有兩名的奇葩社團。
      先不論才兩名社員怎麼可能通過社團最少人數門檻。今日放學後的社團時間,愉悅部也依然準時開始例行的社團活動。

      衛宮切嗣到了社團時間就會開始戒備。
      身為回家部(暫定)的他,今天放學後的行程是陪愛麗一起去逛街。
      「吶吶,切嗣,等一下我們要從哪裡開始逛比較好呢?真是令人期待~~」
      穿著學園制服、有著銀白色長髮和紅寶石般美麗雙眸的愛麗絲菲爾,今天依舊美麗動人。而且和穿禮服時相比,還多了一絲青春洋溢的風味。
      「只要是愛麗想去的地方,我都會奉陪到底的。」
      看著雀躍的女友,切嗣也被感染這股氣氛般露出溫柔的微笑。
      (啊啊,今天的愛麗也依然非常可愛呢……等下不管她買了什麼戰利品,我都會負責把它們提回家的!畢竟這也是身為守護公主的騎士的一部份職責啊。呵,等下的約會真令人期待,只是為什麼……)
      「愛麗絲菲爾,這樣好麼?我真的可以跟你們一起去逛街嗎?這不是妳和切嗣的…」
      在這個時間難得還穿著制服,將柔和的金髮綁成低馬尾、背著劍袋的阿爾托莉亞露出顧慮的神情,不時朝切嗣看去。
      「有什麼關係~~Saber今天難得沒有劍道部的社團活動,當然要保握機會和Saber一起享受少女的下午時光啊~~」
      「可是切嗣……」
      「切嗣當然不會介意的,對吧?親愛的。」
      「啊嗯,愛麗決定的事情我都沒有意見,反正男人婆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添加一分女人味的。」
      (這個男人明明就介意的要命啊!而且還非常幼稚!)
      後輩少女的視線越過學姐、朝學長狠狠瞪了一下。身為前輩的男人也不甘示弱地斜瞪回去。
      (我有說錯嗎?再也沒有比充滿汗臭味的劍道服更適合妳的了。)
      (我還是有少女心的!)
      (喔,在哪?沒胸也沒屁股。)
      被夾在激烈電流間的愛麗絲菲爾沒有察覺兩人的目光戰爭,開始為學妹講話。
      「真是的,切嗣怎麼可以這樣說女孩子呢,Saber只是因為從小就和哥哥一起練劍,比較不會打扮自己而已,Saber其實非常可愛的。Saber,等下我就幫妳挑幾件可愛的衣服,讓切嗣對妳刮目相看~~」
      「愛麗絲菲爾,不用特地為了我做這些……」
      (因為無論我穿成怎樣,切嗣都不會認可我的……)
      「是啊,愛麗,我們輕輕鬆鬆逛街就好了,買太多東西我們也帶不回來。」
      (我可不會幫乳臭未乾的貧乳騎士王拿衣服。)
      「衛──宮──」
      「咦?啊咧……」愛麗忽然注意到什麼地停下腳步。
      三人走在長廊上的盡頭,從天花板上垂下一顆彩球(附贈一條拉繩),不自然到突顯出自身存在。
      三人走到彩球的面前,愛麗絲菲爾偏頭不解。
      「真奇怪,為什麼這個地方會有彩球呢?切嗣、Saber,你們覺得呢?」
      「……很可疑。」感覺就像叫我們快拉一樣。
      「愛麗絲菲爾,先不要隨便去碰……」
      「嘿咦~~」
      這對主從難得持相同意見,但是依舊沒有成功阻止好奇的少女拉下細繩。
      半空中的彩球從中間裂開,掉下一張長紙條。

      ──[都幾歲了還說想成為正義的夥伴,又不是在寫小學生的作文。]

      『噗!很好很好……上鉤了!』
      『……愉悅。』

      從某處死角似乎傳出一點聲響,不過對愣住的三人並沒有注意到。
      「…切嗣……」竹劍少女將紙條內容反覆看了三次後說道:
      「……這好像是在說你。」
      「………」
      「Saber,妳也不用說得這麼白嘛……切嗣,別太在意,就算你是中二王子我也依然愛你的。」
      「愛麗絲菲爾…我覺得妳才是說得最白的啊……」
      「……呵,愛麗,妳放心,我不會因為這一點惡作劇就放在心上的。」
      當事者雖然這麼說,不過在扯下紙條、撕成碎片的動作上可是非常發狠。
     「啊~~那邊還有一顆……」
      愛麗絲菲爾還未說完,衛宮切嗣已經掏出槍枝,朝遠方的目標物奮力送出彈夾中所有子彈!
      殘破的彩球掉落在地摔成兩半,這次沒有紙條,而是飛散出大量的紙片。
      「這是什麼…!」痛下殺手的男人接住其中一張紙片,在看清楚紙上圖片後整個人瞬間慘白。

      ──那是衛宮切嗣他本人,全身被綑綁、臉頰潮紅、喘著氣的羞恥照片!

      『噗哈!呼呼呼……不行,本王快憋不住了…!』
      『愉悅啊……』

      「嗯?這是什麼?」
      「我也來看看……」
      「!愛麗!不要看!」
      從震驚中好不容易回過神的照片主角,已經來不及阻止少女們分別撿起照片。
      「!唉呀……唉呀……」
      愛麗絲菲爾發出小小的驚呼聲,不過成份中比例是『興奮』遠大於『驚訝』。
      「切嗣……你竟然……」
      阿爾托莉亞則是露出『切嗣竟然會有這樣一面』的表情,看了看切嗣、再看看照片。
      「愛麗,請聽我說,這是誤會……!」
      「吶吶,切嗣,你是什麼被綑綁PLAY的我怎麼都不知道,啊啊……還有雙手被壓制住的動作、這張切嗣有露出鎖骨好性感、還有這張、那張……」
      「愛、愛麗…喂喂?愛麗?妳有聽到嗎?」
      「呵呵呵…所有切嗣的表情都好棒喔~~這些照片我可以全部帶回家嗎?」
      「愛麗!」為了拉回女友的注意力,混亂中的照片主角不由提高點音量。
      「愛麗,妳先冷靜下來,聽我說,這是有原因的!」
      「嗯,我冷靜了,切嗣。」愛麗絲菲爾將照片全數收進書包裡後,小小呼口氣,恢復原本的優雅形象。
      「告訴我,切嗣,拍出這些照片的人……是不是言峰綺禮。」
      「欸!愛、愛麗妳……」妳怎麼知道的!
      看著男友完全把內心話表現在表情上,少女才維持幾秒的優雅形象再度破攻。
      「果然嗎?果然是言峰綺禮嗎!他終於把你吃掉了?咿呀──看這張照片裡的雙手感覺就像是他的,我們家切嗣不只沒了童貞,終於連後面的處女也被奪走了!呼呼呼……」
      「什麼後面的處女啊!?愛麗,女孩子不可以隨便講出這種話啊!重點是我還沒有被肛過!只是被那個傢伙強迫──」
      「強迫?強迫什麼!詳細希望!切嗣不要再吊人家胃口了、快點告訴我嘛~~」
      「切嗣,沒想到你有這方面的嗜好,真是看錯你了。」學妹看學長的眼神相當冷淡。
      「就說是妳誤會了啊!」
      (可惡!原本以為可以淡忘的……為什麼會變成這種局勢啊!)
      而女友接下的發言更是讓他開起抓狂的開關。
      「啊,切嗣,那邊又有一顆彩球耶~~這次會出現什麼呢…」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火箭炮已經搭在切嗣的肩上發射!
      只是在還未擊中之前,彩球已經被搶先拉下繩子。

      ──[那晚的你真是美味,謝謝招待。]

      碰轟──!
      在目標物成為一團火球時,衛宮切嗣也崩潰地跪到在地。顏面朝下的地板逐漸被淚水滴得濕漉漉。
      「嗚…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仰天哭喊:
      「開什麼玩笑!這樣搞我覺得很有趣嗎!」
      「不要太過分喔!我真的會抓狂的喔──!」
      「混帳──!這樣你滿意了吧?滿意了吧!可惡──!」

      遠離事發地點後,吉爾加美什終於不用忍耐地捧腹大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險、好險,剛剛好幾次差點破功,憋到本王都快得內傷了,剛才那雜種的表情實在太經典了!這次愉悅戰略大成功!喂,綺禮,你有從頭到尾拍下實況吧?…綺禮?」
      今日愉悅研究部的社課不是待在教室裡議論愉悅,而是將妄想出來的特定愉悅法實際應用在特定的對象上,這比用想像的結果還要愉悅。
      所以當愉悅部出動的時候,就是學校師生倒大楣的時刻,雖然他們找的愉悅對象總是那幾位,不過這在學校的師生眼中已經是個『隨機找人惡整、再舉出整人成功牌子』的大麻煩、大禍害。
      今日的目標是衛宮切嗣,身為愉悅部的兩人所設下的陷阱,衛宮切嗣全部都中招。看完那男人落魄失態的模樣,英雄王原本以為他的愉悅搭檔也會跟他一樣笑到無法自拔,結果卻令他出乎意外。
      「喂!綺禮!你有在聽本王說…怎麼了?你在哭?」
      「……咦?真的呢……」聽到別人提醒,從剛剛一直保持沉默的男人才發覺到自己的狀況。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以前也曾經把衛宮切嗣弄到哭出來過,那從痛苦中逼迫出來的眼淚,雖然看了也很痛快,但是這一次看到衛宮切嗣哭出來的模樣…卻覺得多出一股安心感。」綺禮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再次確認那鹹鹹的液體是從自己的眼角溢出。
      「突然感想:『啊啊…衛宮切嗣不是冰冷的機械。』,但總是刻意將自己冰凍起來,真是傻啊…明明這個世界是多麼美好,卻硬逼自己往地獄裡跳,正義夥伴?自虐狂?無論他是如何的心態,看到今日的衛宮切嗣,我安心了、我放心了,衛宮切嗣真正的負面情感,我可以不留餘力地逼它完全綻放……」
      「……噗哈、哈哈哈哈!」靜靜聽完男人感言的王者,用笑聲取代了鼓掌。
      「恭喜你,綺禮。剛看到你那副表情,本王還以為這次的愉悅得到了反效果,結果卻是又見識到你另一層愉悅的反應呢,哈哈哈哈哈!」
      「原來…這也是表達愉悅的一種啊……」
      帶著淚水、露出恍然大悟微笑的男人,在王的眼中看起來是如此美麗。
      「這就叫做『喜極而泣』吧?只是你的『喜』是附加在『惡』上的產物,哈哈哈哈哈!這一次收穫比本王預料中的還要多呢!那麼本王就再神來一筆,讓這場愉悅更加新鮮美味吧。綺禮,耳朵湊過來!」

      明白愉悅,享受愉悅,得到愉悅。
      成立愉悅研究部的目的,不就是在此嗎?

      「愛麗……我也不想變成這樣啊……」
      「嗯,我懂你的感受,不要難過了,乖~~有比較平靜一點嗎?」
      「嗯……」
      回到原事發地點,已經發洩情緒一陣子的男人,現在正被女友溫柔抱在懷裡安慰著,雖然這對情侶之間是很正常的,不過在阿爾托莉亞的眼中,反而比較像是媽媽在安撫孩子。
      「……切嗣,你要持續這副德性到什麼時候?你這樣還算是個男子漢嗎!」
      「………」
      「嘛、嘛,切嗣是屬於平時很會忍耐,可是一爆發出來就很難停止的類型,Saber,妳就讓切嗣再維持這樣一陣子吧,平時溫柔堅強的外表包覆著痛苦傷痕內在,我就是被切嗣的這其中一點所吸引啊……」
      說著這段話的愛麗絲菲爾有如聖母般包容衛宮切嗣的一切。
      「既然愛麗絲菲爾都這麼說了……」阿爾托莉亞覺得不用再多說什麼。
      ──這樣的溫馨畫面,真適合摧毀。
      帶著這樣想法,男人站出在三人面前。
      「……衛宮切嗣。」
      「!言峰…綺禮!」當切嗣從愛麗胸前離開時,顏面上只殘留下淚痕,以及憤怒。
      「這次你做得太超過!我已經忍無可忍了!」
      「……換地方說吧。」
      沒有等對方答應,男人便自顧自轉身跑走。
      「站住!…愛麗,」在追上去之前,切嗣有如英勇赴宴的壯士對女友說:
      「抱歉,今天沒辦法陪妳逛街了,我必須去做個了斷才行。」
      「嗯,要小心啊,切嗣。」
      「嗯,我走了!」
      看著兩個男人遠去的背影,阿爾托莉亞悶悶說了一句:
      「……切嗣那傢伙,完全把我當空氣……」
      旁邊的愛麗絲菲爾則是揮著手喊:
      「切嗣──要記得和好回來喔!」
      「…啊?和好?他們兩個?」
      「嗯!雖然 BE讓人又虐又愛,可是我最喜歡的還是HE啊!」
      「喔、喔…」
      阿爾托莉亞雖然不太懂愛麗絲菲爾的意思,不過如果能和平解決,那也再好不過的了。

      (……真的能和平解決嗎?)
      言峰綺禮一邊閃躲子彈一邊急速奔走。
      衛宮切嗣離開愛麗絲菲爾身邊後,完全露出殘暴的性格,將槍枝重新填彈、追在他身後開始射擊。
      從剛才就一直感受到那男人強烈的殺氣,要說現在的衛宮切嗣無視校園不死人的設定、打算將他殺人滅口──綺禮也不會覺得吃驚,畢竟他和吉爾加美什才剛在衛宮切嗣身上加諸了痛徹心扉的『愉悅』。
      『綺禮,給本王記好,你只要將那雜種引導到那地點去之後,就是你開始全面反擊的時刻。』
      『……真的有用嗎?』
      『本王說的話你竟敢有質疑?好大的狗膽!哼,沒關係,當你成功時就會感激流涕地親吻本王的腳指。』
      「……」默默回顧一下幾分鐘前,英雄王告訴他的愉悅戰略。
      雖然不否認自己也期待著實施這一方案,不過在這當下,綺禮選擇刻意放慢腳步速度。
      這是他第一次被衛宮切嗣追逐著(以往都是立場對調),他感到非常新鮮有趣。
      如果衛宮切嗣平常偶爾也這麼對待他,或許他不會如此糾纏衛宮切嗣到病態的程度吧?
      身後的致命攻擊對他來說彷彿無關緊要,他現在只想好好地享受,在抵達目的地前,被人逼近的快感。
      「……愉悅!」

      兩個男人的追殺從走廊奔出建築物、繞校園半圈到校園的後庭。言峰綺禮將衛宮切嗣帶到一棵櫻花樹下。
      根據情報,這裡是穗群原學園內的告白聖地。傳說在這棵櫻花樹下告白成功,那對情侶就能夠天長地久;如果在櫻花樹下哪一方先主動親吻另一半,代表他(她)會對他(她)負起責任。
      許多女學生都對這個浪漫傳說深信不疑,甚至有些男學生在畢業後依然會以校友身分、帶另一半回到櫻花樹下求婚。
      衛宮切嗣不信這一套,每個學園都有一兩個類似的傳說,如果每樣都去相信,那麼日本學校的櫻花樹早就被去死去死團砍光了吧。他也僅因為情報需要,才知道這個老梗設定。
      只是今日的櫻花樹下不會有告白,只有兇殺案!
      言峰綺禮終於停下腳步,跑了這麼長的路程都沒看他喘口氣過,該說是身體強壯還是個怪物?衛宮切嗣一邊調整呼吸,一邊將槍口瞄準不動的目標。
      「怎麼?終於不再跑了?」
      「…嗯,就在這裡決勝負吧。」
      衛宮切嗣周圍的大氣忽然冒出數條鎖鍊,將他的四肢層層纏住,衛宮切嗣根本連抵抗這股力量的時間都沒有,就被鎖鍊拉開身體、成大字型立在言峰綺禮面前。
      「!糟了!」因為只有言峰綺禮現身,他也過於憤怒而遺忘還有『那個人』的存在。
      「這不是做得不錯嗎?綺禮。所有的條件本王都已經幫你湊齊了,你也知道該怎麼做了吧?」金色王者悠哉現身,走到綺禮身旁拍拍他肩膀後又再度消失。
      金色身影最後是出現在樹上,選了個舒服位置,撐著頭、翹起腿,俯瞰這齣即將上演的好戲。
      「上吧!綺禮,讓這場愉悅更加昇華吧──」
      「…我知道,這也只是讓我的計畫提前進行而已。」綺禮走到切嗣面前。
      由於先前男人的不良記錄,再加上現在全身被束縛、只能任人宰割的狀態,害怕男人又對他作出侵犯行為,衛宮切嗣只能做出口頭上逞強。
      「快點把我放開!在現在社會這是妨礙自由!」
      「…你剛剛不也打算把我殺了。」
      「那是兩碼子的事!總之快點放開我!」
      「恕從難命,這樣做,你又會跑掉吧。」
      「那是當然的啊!」被束縛的男人將過去累積的壓力和不滿全數發洩出來。
      「每天都要因為隨時可能被性騷擾而提心吊膽,誰都會受不了的!言峰綺禮,你對我做出這些行為到底是想怎樣?因為愉悅嗎?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你很愉悅嗎?真是個心理變態!」
      「…我不否認這樣的靈魂,而我的靈魂也這麼告訴我,只有從衛宮切嗣(你)身上才能得到至高愉悅。」
      「誰管你的靈魂說什麼!我只知道我非常討厭這樣!我最討厭你了!」
      「咦…最討厭我……」
      言峰綺禮的背景彷彿打下一道閃電巨雷,雖然表情起伏依舊不大,卻讓人有很受傷的感覺。
      這樣的言峰綺禮讓衛宮切嗣非常不自在。
      「喂…喂,你那是什麼反應?這時你不是應該很愉悅得說『儘管恨我吧』的台詞才對嗎?你的角色設定不是這樣的吧!」怎麼感覺好像是他在欺負言峰綺禮?明明他才是最大受害者啊!
      「因為…我希望你每天都能夠想著我……」說著這句話的男人,雙手相疊、摳弄著手指,高大身軀隨著左右飄移的眼神一起擺動著。
      「……你這什麼意思?」還有超過180公分的大男人可以不要擺出少女扭捏的動作好嗎!
      從心理上覺得噁心、不舒服,衛宮切嗣覺著好像有一種被視姦感。
      「我希望你能夠看著我,可是我們只是不相干的前後輩關係,如果我不主動出擊,你根本不會知道我的存在,既然要弄那就大動作一點,每天死纏爛打、將衛宮切嗣弄到哭出來效果最好,這樣衛宮切嗣(你)就會深深把『言峰綺禮』的名字刻在心頭。」
      「你是想引起中意人注目的小學生嗎!」切嗣已經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起好了。
      「…沒錯,我是想引你的注意、你的視線、你的思緒、你的心…已經不單只是愉悅而已,衛宮切嗣,我對你……」綺禮朝動彈不得的切嗣貼近。
      「等等等等一下!你、你想幹嘛!」切嗣覺得越來越不妙,幾分鐘前他才說會是兇殺案,結果現在情勢怎麼越來越往曖昧路線歪去了?
      不會是剛才情報介紹的伏筆吧?竟然真的要用上啊!
      「衛宮切嗣,」綺禮展開雙手,擁抱住切嗣。
      「我喜歡你喔,比任何人都還要用靈魂愛著你。」
      「唔…咦…」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告白的男人在內心發出慘叫,但是現實中卻一時忘記該如何發音、發不出半句完整的言語,只有破碎的單音節。
      從櫻花樹上傳下爆笑的聲音,要不是告白者的表情相當嚴肅認真,被告白者可能還以為這是整人遊戲…不,如果這是謊言或許還比較好……
      「衛宮切嗣,你是特別的,能讓我的心臟、我的靈魂如此狂亂跳動的,只有你一個人。」
      (那只是單純代表你是個變態好嗎!)
      「所以我想從你身上看到更多的表情,痛苦的、懊悔的、淫亂的、壞掉的愉悅……」
      (救命啊──!愛麗!我被一個非常恐怖的變態給纏上啦!)
      「把你弄得██、██,享用██時的你,進入██時的你,想必是非常美味的吧……」
      (快給我住口!你這個鬼畜變態!)
      「總結來說,我想要你,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傳說在這棵櫻花樹下告白成功,那對情侶就能夠天長地久。
      衛宮切嗣忽然找回自己的語言能力。
      「我拒──!」他還未說完,一隻手掌猛然抓住他的嘴巴。
      「…衛宮切嗣,我希望你能夠考慮清楚後再回答我的問題,我是認真的。」
      「……」難道我的回答就不是認真的嗎?
      言峰綺禮緩緩放開衛宮切嗣的嘴巴。
      「衛宮切嗣你…」
      「我拒──唔!」切嗣的嘴巴二度被大掌堵住。
      「………」
      「………」
      「…如果我這次失敗,我就換去糾纏愛麗絲菲爾。」
      (哼,愛麗才不會吃你這套,而且我會保護她!)
      「或者久宇舞彌。」
      (舞彌也不會鳥你!)
      「還有阿爾托莉亞。」
      (啊,這我無所謂。)
      互瞪幾秒後,言峰綺禮終於再次放開衛宮切嗣的嘴巴。
      這一回,衛宮切嗣已經不打算等言峰綺禮提問,搶先開口:
      「我拒絕──!」
      「衛宮切嗣──!」男人用力抓住男人的肩膀。
      「你為什麼就是不肯接受我?!」
      「打從生理、心理上就是不可能接受啦!」
      就算崩壞角色性格也沒有用的,這根本就是強迫中獎嘛!
      「…是嗎?既然這樣…我只好直接問你的身體了。」言峰綺禮開始扯開衛宮切嗣的制服鈕扣,手往他的衣服裡探去。切嗣有如綁在祭祀台上的任人宰割的供品,只能驚慌叫喊。
      「喂!你幹什麼…快住手!」
      「明明我們的身體就很契合,為什麼你總是口是心非說不要?」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和你契合過的!那只是單純的生理本能!快停下來,這裡是外面…」
      「嗯…野外PLAY我們好像還沒玩過?」
      「不要講得我們好像已經上過床、玩過很多花招了一樣!」
      「…沒有嗎?」
      「沒有!全部都是你的妄想!妄想!就說過我討厭這樣子啊!」
      「可是…衛宮切嗣現在的裡面,好熱、好舒服……」
      「誰快來吧這一直在黃色發言的傢伙一槍斃掉!」
      為什麼他又淪為被動手動腳的那位?這樣的校園設定他受不了啦!偏偏他的身體好像有什麼感覺要出來了?現在大白天視線佳,如果他的身體反應曝光的話,言峰綺禮會更加得寸進尺──
      「啊啊──我、我知道了啦!我答應、我答應你就是了!快點把我放開!」
      在衛宮切嗣胸前游移的手掌停頓住。
      「…你說的…真的?」
      「對啦!對啦!但是你不可以隨便碰我,敢亂來就跟你分手!」
      切嗣已經幾乎自暴自棄,只要綺禮不會隨時隨地對他動手動腳,其他都無所謂了!
      「──嗯,我答應你!」
      這是言峰綺禮第一次用非讓人痛苦的方式得到愉悅。
      這次充斥在胸口中的滿足感,比往常似乎還多了一股溫暖。
      「呵呵呵…本王就說吧,綺禮,本王會給你前所未有的愉悅,雖然最後有點狗血,不過整體來說還算不錯。綺禮,恭喜你又知道了一項愉悅。」坐在樹上的英雄王,不知從何開始配著紅酒,欣賞完這一整齣不知為認真嚴肅?還是天然搞笑的告白實況。
      「呼呼呼,之後你可要好好感謝本王喔~~綺禮啊…」
      在吉爾加美什收回天之鎖的同時,言峰綺禮將衛宮切嗣高高抱起。


      ──愉悅研究部的社課,今天也依然以『愉悅』作為圓滿落幕。






    (補充:切嗣最後講的條件伏筆就是等到H時,綺禮會對他一項一項說『我可以碰你的XX嗎?我可以舔你的○○嗎?』的羞恥PLAY!www(只是我並不會寫到XD)以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