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26
  • [F/Z][言金切]歡迎加入愉悅部?


    (大概R15...感覺最後有沒有學園設定都沒啥差別...XD|||)






      穗群原學園愉悅研究部,簡稱愉悅部。
      社辦坐落在學校教會內的地下室,是社員目前只有兩名的奇葩社團。
      先不論才兩名社員怎麼可能通過社團最少人數門檻。今日放學後的社團時間,愉悅部也依然開始例行的社團活動。
      「……那麼,今天探索愉悅的主題(目標)是…」社員之一‧言峰綺禮,在黑板上寫下:

      『衛宮切嗣』

      「欸…又是這個雜種啊……」社員之二‧吉爾加美什,側躺在不知從哪搬來的豪華沙發上,正好放在社辦教室中央,一手撐著頭、盯著黑板前的主持人。
      「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第三次討論這個雜種了,雖然本王是無所謂啦,不過昨天聊得『那個雜種』不是才聊到一半嗎?怎麼不繼續接下去?」
      「確實昨天討論的『間桐雁夜』很有收穫,但如果在今天重新開始是無法馬上得到如昨天同等份量的愉悅,那麼還不如重新開始,況且…上一回施加在衛宮切嗣身上的『愉悅』,我都已經使用過了,想趁這一回檢討,並且另想一些愉悅新方案。」
      「是嗎?反正只要能讓本王開心就行了。」吉爾加美什開始喝起跟時臣『借』來的高級紅酒。
      雖然目前是學園設定,不過什麼『既然是高中生那應該就是未成年、不能飲酒吧?』的社會規則,在號稱本作『最強中二胖虎』面前,依舊我行我素、奉行『本王過得爽就好』主旨。

      愉悅研究部創立宗旨:探討各式各樣愉悅的起源,議論妄想何謂真正的愉悅,抵達愉悅的根源。

      「那麼綺禮,本王允許你報告上一回討論的實行成果。」
      「嗯…在衛宮切嗣的室內鞋裡放圖釘、體育課時在衛宮切嗣的制服上黏刀片、最後在衛宮切嗣的鞋櫃裡偷偷放情書…完成這些行為後,感覺得到的愉悅效果不太夠,雖然依然(偷)看得很興奮,不過衛宮切嗣的驚恐表情和我預想中的有點不一樣…」
      「啊啊…那個啊…難怪聽Saber最近在講說那個雜種好像被某個『小人』一直搞小動作,不僅收到紙片上寫滿他名字的咒怨信,還頻頻受傷…呵呵呵…原來這些都是綺禮你的傑作啊…!哈哈哈哈哈──!」
      「……咒怨信?我並沒有寫過那東西的印象。」
      看來本人還未意識到,自己的瘋狂執念,已經幾乎快成為一種詛咒。
      「綺禮你真的是太天才了…哈哈哈哈!哈啊…讓本王欣賞到一齣有趣小品,本王的生活才不至於無聊啊…那麼綺禮,你自己認為這樣的結果如何?」
      吉爾加美什笑到在沙發上左翻右滾後,才繼續回到主題。
      「……雖然和預想中不太一樣,不過看著衛宮切嗣驚恐倒出圖釘、發現到刀片、手抖讀著我寫給他的『情書』時的表情…愉悅!但總覺著這樣的『愉悅』還是不夠。」
      「哼,以你那種程度的愉悅來說,根本只是開胃菜,像我追求Saber那樣的方式,才叫做轟轟烈烈!」
      「……可是就結果來說,你還是沒追到…」
      「總而言之!今天的議題就是這個了!既然是綺禮決定的主題,那就快點提出新的愉悅方案!」
      「……按照討論程序,先來介紹主題‧衛宮切嗣這個人吧。」對王我行我素的行為早已習慣的主持人,關燈開始放出人物投影片。
      「衛宮切嗣,在原作設定中,參與第四次聖杯戰爭時的年齡是二十九歲,因為還未出現在官方學園設定中,暫時將他設定成學生,論輩分來說是我的前輩。和愛麗絲菲爾學姊是情侶關係,愛麗絲菲爾學姊和阿爾托莉亞同學關係良好,大概是基於看到老婆和自己英靈純純的百合情節有點吃醋,以及在本傳時就產成的主從隔閡,所以在學園設定中感情也不太好就是。」
      「哼!那個雜種,在本傳裡竟然妨礙我對Saber的求婚,不自量力!不過在最近的網頁遊戲中那個雜種好像成為我的屬下(Master)…呵呵呵,就讓他提早領會何謂愉悅吧!綺禮,你有什麼新點子了吧。」
      「嗯…昨晚我已經事先寫好在會議記錄簿裡了。」
      綺禮拿出一本厚厚的簿子,裡頭記載的都是他和吉爾加美什每日討論『如何愉悅』的內容。
      「咦…原來還有這種東西啊…」
      「嗯…如果社團成果展上交不出作品會被廢社的。」
      其實這只是綺禮隨口說說的理由。愉悅研究部成立至今依然只有兩名社員,這樣超首例的外道社團中間必有某些『交涉』才能存活至今,怎麼可能因為成果報告交不出來而導致廢社?
      雖然如此,言峰綺禮可是非常努力在運作這個社團(因為吉爾加美什不可能動手),會如此努力編寫社課記錄就是希望能把兩人想出來的愉悅方法全數記錄下來,未來可以隨時查閱自己用過哪些方案了,而且還能時常會心一笑…愉悅!愉悅部所有大小事都是由綺禮負責的,一人身兼社長、會計、書記、雜務等多職,至於吉爾加美什的職務?當然是吉祥…王啦!
      「嘛,本王如果無聊時再來偶爾翻翻、當作回憶吧。」
      「嗯…我昨天筆記下來的有……」綺禮打開這本充滿邪念的筆記。
      「在衛宮切嗣的寶貝槍口裡塞口香糖,當然是我嚼過的,這樣感覺就像我的口水流進衛宮切嗣的窄穴一樣…一定很難清理。另外一個就比較費時,將在家政課上親手調製的黑色不明黏稠液體潑在他身上,當然味道我會做得很好吃,誘使衛宮切嗣去舔食,應該也是不錯的景象……目前新想到的就這兩項。」
      「嗯…聽起來挺有趣的,不過綺禮啊,以往的你不是會使用更乾脆的方式?例如用你的黑色小叉子將那個雜種插成人肉串,在他身上留下無數道難以抹滅的痛苦程度。不是更容易愉悅?」
      「……吉爾加美什,」主持人用很認真的語氣回答英雄王的問題:
      「現在這裡是學園設定,我們都是學生,怎麼可以發生殺人事件?這部學園作品會變成限制級的。」
      雖然口頭上這麼說,可凡是在社團成果展上翻閱過愉悅研究部的社團記錄簿的人都給出:
      『竟然想得出這種手段…太殘忍…太糟糕了!』、『好過份喔…我不忍心再看下去了!』、『這本社課記錄應該被列為限制級讀物才對。』等多項諸如此評語。
      不過這些對愉悅部(綺禮)來說,都是最至高稱讚的評價。
      「某個年紀雖小,智慧卻過於常人的小學生偵探還不是一天到晚發生殺人事件。」
      「……雖然我也很想這麼做,可是設定上不行就是不行,不過『生理上的愉悅』應該就不算在範圍內…」綺禮的嘴角勾出愉悅的弧度。
      「對於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來說,手邊有幾本A書或A片、整天蠢蠢欲動是很正常的。」
      「噗──哇哈哈哈哈哈!說得好、說得好!依憑本能的欲望做下去,才是表達出愉悅的極致。那麼我的學生,你今天要如何意淫那個雜種呢?」
      「這個嘛…地點就設定在體育課後,被鎖在器材儲存室裡…」
      「呵,彈簧墊是很適合壓倒的地方。」
      「跳箱上也不錯,把衛宮切嗣像一道料理擺在上面,某些方面都很方便。他一定不會安分的,要制服這匹悍馬大概要用到拔河繩子來纏住,拼命掙扎無奈繩子越纏越緊的表情,想必很動人吧。」
      「呼呼呼,體育器材室可是戀愛遊戲裡的經典攻略橋段,然後呢?」
      「脫下他的褲子。」
      「直接進入重點?你可真心急啊。」
      「不,要先幫他換上短褲,拍完照再繼續。」
      「…啊?短褲?」
      「嗯,運動短褲(女用)。」綺禮一臉正色。
      「衛宮切嗣無論內褲、泳褲款式都是穿四角褲,所以一直想看看他穿著緊身短褲,露出長腿的樣子。」
      「喔喔…」吉爾加美什想像一下,給予認同。
      「還真是惡趣味呢…嘛,也不是不能理解啦,本王也覺得穿成那樣的Saber很可愛。」
      ──重點性別上不同啊!如果這裡有第三者能開口說話,一定這麼吐槽。
      「好好玩弄過後,才要正式開始…」
      是的,綺禮闔上眼,將自己帶入情境。
      彷彿自己現在就正壓在那個男人身上。被壓住動彈不得的衛宮切嗣會吐出什麼樣的語句呢?

      「放開我!放──唔、唔嗯!」
      綺禮從剛才脫下的切嗣褲子裡找出一條手帕,物盡其用地用它綁住衛宮切嗣的嘴巴。雖然他還想再多聽一點這男人的聲音,但因為呼救聲引來室外人的注意就太破壞他的興致了。
      有著芳香氣味的手帕,大概是愛麗絲菲爾體育課時交給他擦汗用的。
      身上有著那女人的氣息,大概就像被侵犯時,產生女友就在他身旁的錯覺吧…呵,真像公開處刑。
      「繼續奮力掙扎吧,這樣我才越有征服時的快感啊…衛宮切嗣。」
      門窗關緊的密閉空間相當悶熱,就算只是靜止不動也能馬上冒出汗液,更何況是相疊在一起、單方面被迫交纏的軀體?
      很快就汗流浹背的肉體,從汗腺排出汗水、帶走生物體表大量熱量的散熱過程,形成彼此都很熟悉的同性體臭味。不過這對綺禮來說,就像是一道料理上菜,正散發出它本身的精華香氣。
      壓在那掙扎的軀體上,他舔了舔那鹹鹹的嘴唇,用手指沾了沾那從嘴角流下來的唾液。撩起對方的體育服至胸部,將沾有唾液的手指抹在對方的乳頭上。這個行為使搓揉胸口兩粒時變得更加滑順。
      「唔…嗯嗯!」
      「喔?你也感受到這之間的差別嗎?如何?這樣很舒服吧?那就將這份快感表現在臉上,一定非常適合你的喔,衛宮切嗣…」
      但結果並沒有如綺禮所願,切嗣雖然扭動著身子,表情卻緊皺在一起,硬壓下那撩人的顫慄。不過光是能欣賞到這個表情,綺禮就覺得胸口中的興奮感飽和到溢出。
      他低下頭、親吻了衛宮切嗣的大腿內側。象徵著支配。
      ──這樣的表情,只有和我單獨相處時才會展露出來,專屬於我的衛宮切嗣的一面。
      「……呦,綺禮,玩得愉快嗎?」
      原本密閉的昏暗空間忽然裂開出一道閃光,越來越刺眼,令綺禮不得不停止動作。

      「………」冥想中的男人緩緩睜開眼睛。
      原本教室內半躺在沙發上的男人,不知何時移動到他的身邊,耳邊的低語強行入侵他的意識,不愧是不甘寂寞的霸道王者。
      「看你想像得非常專心呢,不介意我加入吧。」
      這可不是徵詢,而是對男人的宣告。
      言峰綺禮正在體會的愉悅,哪怕是在內心,他也要掌握到,當初教會這個男人『何謂愉悅』的用意,部分目的便是在此。就像綺禮一直關注著切嗣,吉爾加美什也關注著綺禮。一直以來一板一眼的禁欲男人,當他終於正視自己的靈魂時,究竟會演奏出如何的旋律?
      是他教會這個男人、是他引導出這個男人,他要坐在音樂會的正中央,最好、最舒適的位置,聆聽言峰綺禮的愉悅交響樂。
      不過這個男人,也不是個會輕易被繫上繩索的人。
      「怎麼一聲不吭,你不願意和本王分享你的玩具?」
      吉爾加美什雙手環住男人的脖子,讓他噴出的氣息佔據男人的鼻前。
      「……不。」盯著那鮮紅眼眸,給予否定。
      「我在考慮,該分哪一位置給你。」
      「…你真的願意,和我分享那個雜種?」
      盯著綺禮的雙眸,即使知道男人沒有說謊的味道,王還是想聽他親口說出。
      「嗯,如果這麼做,愉悅可以變成雙倍,我非常樂意分給你一張嘴,英雄王。」
      「呵呵…哈哈哈哈哈!」吉爾加美什愉快地、暢快地大笑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啊…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學生,綺禮你果然沒讓本王失望。呵呵…今天的社團活動依然讓人感到愉悅,那就這麼結束了?還是我們乾脆做下去?只靠想像力應該沒辦法讓你射吧,『社長』。」
      「……其實,今天社課我還多安排了一件餘興。」
      「喔?本王允許你公開。」
      吉爾加美什心情愉悅地放開言峰綺禮的脖子。從剛剛他坐的沙發後頭就一直傳出震動,讓他的心裡也差不多有了底。
      兩人一起繞到沙發後面,那一直蠕動的麻布袋面前,打開今天社團活動的最後壓軸。

      ──全身被綑綁、嘴巴也被綁住,有如綺禮剛剛想像中的畫面,衛宮切嗣依舊沒有放棄掙扎。

      「噗哈哈哈哈!綺禮,這真是很棒的餘興啊。」
      「…剛剛來社團路上,看到單獨一人去倒圾垃的衛宮切嗣,不由自主地就捕獲了。」
      ──不要若無其事地講出犯罪經過啊!如果這裡的第三者能開口說話,一定會這麼吐槽。
      綺禮蹲下身開始解開切嗣口中的布條。
      「如何?衛宮切嗣,聽完我們的討論內容,你應該很清楚愉悅部是一個多麼有意義的社團了吧?要不要加入愉悅研究部啊?」我連你的入社申請書都準備好了。
      (開什麼玩笑!這種變態社團──)
      「誰要加入啊!」
      終於吐掉嘴裡布條的衛宮切嗣大聲發洩出情緒。
      「是嗎?真是遺憾。」
      言峰綺禮沒有很受到打擊地聳聳肩,接著宣布:

      「那麼,讓我們開始愉悅部的最後餘興吧,親愛的衛宮切嗣──」
      「呵呵呵…綺禮啊,你可別忘記剛才做出的承諾喔。」
      「你、你們想要幹嘛!不要…不要過來!愛麗──救命啊!」


      ……因為如此,今天的愉悅研究部社團時間,是否能加長到未知的夜晚呢?

        ──真是愉悅~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