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10
  • [FZ言切]何謂愉悅End


    ※要不是沒有召喚英靈,我早就蘭雁下去了...
     惡意將雁夜說的對象寫成『他』,請自行決定是要時雁時還是雁葵~~









    End

      叮咚!差不多快晚餐時間,衛宮家的門鈴響起。
      「來了…來了……」已經完全融入日本生活的莉絲,不再穿著愛因茲貝倫的正統女僕裝,而是穿著小可愛和熱褲出來應門。
      「請問找哪位…!」
      女僕還未看清來者容貌,一記上勾拳就從她的下巴襲去。
      肉包骨的撞擊發出一聲悶響,不過拳頭並未擊中原本預設的位置。
      「……先生,很痛耶……」表情依然無起伏的女僕用手背偏開這個攻擊。
      「請問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就要回去看動畫了。」
      「……沒事。」來者沉著臉,收回拳頭。
      「嗯,那就降了…啊,先生,下次不要一聲不響就打過來,這樣會沒有朋友的。」
      女僕在闔上門之前又補加上一句『誠心建議』後,才把門完全關上。
      從門的另一邊似乎聽到大概的對話。
      「莉絲,剛剛按門鈴的人是誰啊?」
      「嗯…不知道呢,好像有印象又想不起來…啊,伊莉雅,動畫現在演到哪啦?」
      「不要只顧著看電視,也來幫忙準備晚餐啊!士郎少爺我不需要你的幫忙──沒有可是!放下你手中的馬鈴薯!」
      「………」黑色代行者依舊站在門前,沒有馬上離開。
      陷入自我厭惡地,當初為何沒有注意到這個『異常』。
      主人在歐洲從事地下工作,將兒女留在日本,由女僕們當監護人……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家庭。
      衛宮家選擇定居在冬木的理由是什麼?衛宮切嗣破壞大空洞內召喚術式的原因為何?每每巧合的相遇是想從他的身上探聽出什麼情報?如果搬來冬木市只因為想平靜度日,那為何又要跑去歐洲?衛宮切嗣到底還擁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
      整理出目前的疑問,將過去發生的種種事件一一核對。
      總覺得答案就快要呼之欲出,卻還缺少最重要的一片碎片,合不出完整的圖案。
      言峰綺禮所不知道衛宮切嗣的過去……言峰綺禮所不清楚衛宮切嗣的內在……

        ※   ※   ※

      「兒子,歡迎回來,久違的執行任務感覺如何?」
      「……這次的任務失敗了,抱歉,父親,您退休了還麻煩您來當代裡人。」
      「這樣啊…別太在意,人沒事就好。才當幾天的代理人還累不倒我,要不是因為愛因茲貝倫發生問題,我真想撐到見證聖杯戰爭結束才退休。」
      「……父親,您剛剛…說什麼?」
      「嗯?『我真想撐到見證聖杯戰爭結束才退休』這句?」
      「不對,再上一句。」
      「『要不是因為愛因茲貝倫發生問題』……」
      「父親,」男人的語氣開始變得急促。「請告訴我這之中發生的經過,聖杯戰爭為何沒舉行?『愛因茲貝倫』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預感告訴他:這會是最重要的一條,世人逐漸淡忘的線索。

      『你說是愛因茲貝倫那邊…怎麼會…我努力活過這五十年的歲月,就是為了再次參加這樣宴會啊…!』
      ──九年前曾經聽到自己的父親這麼說過。
      『嗯,爸爸媽媽一起去歐洲出差了,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
      ──衛宮切嗣的兒子曾經這麼說過。
      『嗯!愛麗師傅非常厲害,師傅說她的老公也很厲害…』
      ──和衛宮家關係密切的馬尾少女曾經這麼說過。
      『伊莉雅‧愛因茲貝~~』
      ──衛宮切嗣的小女兒曾經這麼說過。
      『這是我和愛麗一起決定的事情,我們沒有後悔過。』
      ──衛宮切嗣在澡堂曾經這麼說過。

      ──所有的碎片都湊齊了。
      「……原來如此。」和父親分開後,言峰綺禮捏緊言峰璃正剛所提供的御三家照片。上頭的女人,有著他所熟悉的容貌。
      原來是這麼回事……
      所以他才會在衛宮切嗣身上感覺到違和感;衛宮切嗣腰上傷痕的由來;衛宮切嗣之所以會出現在大空洞中;衛宮切嗣會重回舊業的原因……他全部都明白了。
      但這也只是整理出所有的因果,他還未釐清…他對衛宮切嗣產生的心情。
      在執行任務時、還不清楚對方身分時,他是『期待』的。
      能耍得他團團轉的對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這心情比在大空洞時還要膨脹。
      當他終於見到對方的真面目、當他知道是衛宮切嗣後,為何從『期待』轉為『憤怒』?因為被衛宮切嗣『批著老好人』的假面具欺騙緣故?
      ……不對,他憤怒的對象其實是自己。
      他氣自己的天真、氣自己的愚蠢、氣自己的無能沒發現到衛宮切嗣的真實一面。
      明明自己的第六感多次潛意識發出暗示,自己卻不把它當一回事!
      接著『憤怒』轉為『驚訝』。
      他驚訝衛宮切嗣不只從事地下工作,更驚訝和他在一起時完全沒查覺到一絲『衛宮切嗣是個魔術師』的跡象。他驚訝的不只是衛宮切嗣表面的偽裝,以及衛宮切嗣隱藏完善到令他出乎預料的意外一面。
      緊接著戰鬥時的感受……他說不出個所以然。他不知道那究竟該定義在何種情感上面。只知道和衛宮切嗣兩次的過招中,思路異常清晰,血液在奔騰,胸口的情緒膨脹到像吹飽滿的氣球、隨時可能爆發。『崩潰』?……不是。
      「我這是在……『興奮』嗎?」
      這樣的『情感』,從前他只曾經感受過一次──就是在他的妻子臨終時。
      那個女人臨終之前,坐在床邊、看著妻子痛苦表情的他,正想著什麼?
      想█這個女人。想看這個女人更加█的樣子。
      會將這情感反映在其他對象上,這是否代表他也想這樣對那個男人──
      想█衛宮切嗣。想看衛宮切嗣更加█的樣子。讓他品嘗一次人間至極的█的喜悅。
      在█時,大概就像是漂浮在水中一般,光是想像畫面就令他放鬆到不自覺舒緩顏面肌肉、勾起嘴角…綺禮忽然感到一陣快感,從胸口四處流竄向四肢頭頂,讓他差一點舒服無力到腳軟,趕緊扶住一旁牆壁。
      當他重新直起腰時,看到一旁的窗戶玻璃上倒映出自己目前的模樣。
      男人先是震住,接著奔到鏡前。緊盯著鏡中,自己的顏面。
      稍微顫抖的手指撫上自己的臉龐。不是錯覺,他正露出『如此』的表情,反映出他現在內心的寫照。
      他的疑惑全部都煙消雲散了。
      「原來……這就是……」
      原來他也能展現出這樣的面貌,這就是自己領悟出的答案,費盡周折領悟的真理。

      言峰綺禮對衛宮切嗣的真正情感──

        ※   ※   ※

      「神父,我想要告解…呵,雖然這麼說…我也只是想找個人抒發心情而已。」
      「……沒有關係,心胸寬大的上帝隨時都願意傾聽迷途羔羊的煩惱。而且,你也算是我在這『最後一位客人』了吧。」
      「哈哈,這樣啊…」對方乾笑幾聲,沉默一陣子後才重新開口。
      「其實…從很久以前我就一直喜歡某個人……」
      「嗯,是愛情方面的難關啊…」
      「嗯…我很喜歡他,只是對方一直把我當作朋友、弟弟一般的存在。現在他已經結了婚,也有了兩個孩子…啊,因為中間發生了一點事情,他其中一位孩子成為我家的養子……」可以感覺得出,這位向神父告解的男人即使願意說出心事,內容依然有刻意說得含糊一些。
      「雖然早已成定局、明知道不可能了…我依然喜歡著他,看著他和那個人在一起時笑得如此快樂,明明應該為他覺得高興…但是心中卻不斷湧出酸澀,不知不覺中開始嫉妒能擁抱他的人…想從中把他們分開……我被自己的想法嚇到,明明只要他能得到幸福我就滿足了,為何會冒出這種念頭?每朝每日被這個念頭佔據心思,我覺得累了…或許我該趁早放棄、再一次離開這裡,把重心改放在工作上……」
      「……你確定這樣真的可以嗎?」
      「咦……」悵惘中的人沒有察覺到,對方在言語中逐漸滲入的惡意。
      「我說你,這樣真的就滿足了?你得到幸福了嗎?你喜歡的那個人這樣真的就覺得幸福嗎?喜歡他的你不再做點什麼可以嗎?」
      「可…可是,他喜歡的人不是我……」
      「你確定他真的不喜歡你?你有好好跟他確認過彼此心意嗎?」
      「我…我不敢……」
      「喔?為什麼?」
      「因為我…配不上他……」
      「呵,比賽還沒開始自己就先認輸了嗎?沒用的男人。」
      「沒錯!我就是懦弱、膽小!可是這樣的我──」
      「可是這樣的你依舊喜歡著他,想得到他、獨佔他,就像想要新玩具的孩子不敢跟父母說,只能苦等著父母主動開口詢問,難怪不會有結果。」
      「那你說!我該怎麼做?我一直努力忍耐到現在,好痛苦…想放棄…又做不到!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擺脫這個感受……」
      「……搶過來不就好了?」說出這句話的當下,一直忍住的嘴角弧度終於失守。
      「什…麼……」
      「為什麼你要忍耐?如果你愛他,那就把他搶過來、帶他遠走高飛,既使會破壞他的婚姻、他的家庭,也要讓他成為你的人。」
      「不、不行…!這樣的話,他不會感到快樂…他會悲傷…他不會覺得幸福的!」
      「那你就覺得現在的他幸福嗎?」
      「不是……嗎?」
      「在這虛假又虛榮的社會,你確定你看到每個光鮮亮麗的人們,他們一定就很富有嗎?你確定每個看起來社交充實的人們,他們就不會得憂鬱症嗎?你確定你喜歡的那個人,不是表面上的快樂嗎?擁有婚姻、家庭就一定是幸福的嗎?」
      「可是失去了婚姻、失去了完整的家庭…變得空洞的人生能夠快樂嗎!」
      「那你就給他更多幸福來填滿不就得了?這樣就可以一起得到幸福了…」
      「我……我只希望他能夠得到幸福…就夠了……」
      「可悲啊…別再自欺欺人了,有著醜陋心靈的你不希望得到幸福?你羨慕著、你嫉妒著就是最好的證明,明明為了別人付出這麼多卻得不到回應的苦戀很辛苦吧。既然之前都已經為他犧牲這麼多了,為何不做徹底一點?把他從那個人身邊搶走、把他關起來、藏到別人找不到的地方,展開新的生活,給他滿滿的幸福…你為了他付出這麼多,他應該要理解才對。你也很想得到幸福,對吧。」
      「我…我……可是…這樣…真的能…幸福嗎……?」
      聽著從隔壁窗口傳來陷入痛苦糾結的呢喃,本該傾聽他人煩惱的神父,上揚嘴角的弧度只增不減。

      ──是啊……奪過來不就好了。

      定時報告
      20XX年X月X日──
      本日也毫無異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