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09
  • [FZ言切]何謂愉悅9


    ※大概就是把動畫中綺禮對舞彌的攻擊搬來這邊...只是這回他抓不到而已~~









      如果眼前的男人是言峰綺禮所認識的衛宮切嗣,那麼就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位『衛宮切嗣』。
      身材看起來比以前還要瘦上一圈(或者因為風衣緣故?);臉頰有些凹陷,嘴邊的鬍渣留得比在冬木時還要多;手裡拿著得不是幫老婆提的菜籃、也不是抱著可愛的小女兒,而是殺戳的沉重兵器;眼神裡不再帶著溫柔和慈愛,而是看不出情感的空洞。
      這樣的衛宮切嗣──是誰?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代行者幾乎用咬牙問出這句子。
      「………」
      「回答啊,衛宮切嗣!」綺禮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憤怒。
      因為被欺騙了?因為和這男人長期相處下來竟然都沒有發覺到的這一點?
      ……似乎都不是。這裡不是和平的日本冬木市,他不是聽人告解的善良神父,衛宮切嗣也不是愛著子女的傻父親?
      這裡是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他是『違背上帝的教義者盡誅之』的代行者,那衛宮切嗣又是以什麼樣的立場出現在這裡?
      「…你的身分是什麼?目的是什麼?意圖又是什麼?回答我,衛宮切嗣!」
      音量隨著混亂的情緒不自覺提高。
      「……就如你所看到的。」
      這是言峰綺禮在這個地方,第一次聽到衛宮切嗣的聲音。
      和他過去記憶中溫和的聲音比較起來,乾澀許多、低沉許多、冷酷許多。
      對於言峰綺禮的提問,衛宮切嗣根本不打算多費唇舌。真實身分曝光,他也不打算辯解什麼。真相就展示在代行者的眼前,他還需要質問什麼?
      在冬木的衛宮切嗣是假象、也不是假象,就如同在冬木的言峰綺禮是假象、也不是假象一樣。沒有所謂的欺騙、沒有所謂的原形畢露,在不同的環境以不同的姿態去適應,這本來就是適者生存的法則。
      所以他能對代行者說的也只有這些,現在他首要的下一步行動是:
      ──不要戀戰,撤離這裡,完成任務。
      發覺到魔術師殺手移動的腳步,代行者搶先朝他衝過去。
      「不會讓你逃走的,衛宮切嗣!」
      切嗣立刻舉槍朝綺禮射擊。從衛宮切嗣的殺氣和瞄準動作來判斷,言峰綺禮應該能夠完全預測出彈道軌跡。身為聖堂教會的人形修羅,代行者的判斷速度遠遠凌駕於子彈的速度,不過他選擇不去避開子彈。
      壓低身子、將六支黑鍵拈成扇形的雙手交叉在頭前,無所畏懼向前衝刺的嚴肅模樣,散發出巨大的威壓感。狙擊步槍彈的強大破壞力完全封殺,子彈被全身防彈加工以及詛咒防護處理的漆黑法衣和半靈體黑鍵反彈開時擦出激烈的火花,綺禮僅憑著如此防禦正面衝到切嗣面前,手中黑鍵毫不留情刺向男人的顏面。
      瞠目結舌之餘,男人在千鈞一髮之際偏頭閃過利刃,但還是被屑下幾根髮絲。
      不過代行者的攻擊並未就此結束!
      突刺的結果一出來,綺禮立即在中途捨棄手中的黑鍵,還握著黑鍵的一手打偏步槍的射擊軌道,另一隻空下的手如蛇一般柔軟地轉向朝切嗣拿物的手臂襲去。
      (被抓住就糟了!)
      「Time alter——double accel!(固有時制禦——二倍速)」
      「!」在綺禮以為成功抓住男人的剎那,原本衛宮切嗣的位置只剩下殘影,在代行者視線中,魔術師殺手如慢動作般從他的身旁逃走,但是他的動作卻無法跟上著這個速度。他抓了個空,而不知何時,衛宮切嗣已經移動到他的身後,重新拉開距離。
      「──你是…魔術師?」
      (──雖然不算正統的。)切嗣在心中補上這一句。
      從剛才為止,綺禮不只感應到魔力,在和男人擦身而過時,從對方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菸味。在冬木時他不曾看過衛宮切嗣抽菸的模樣,在大空洞時因為爆炸的硝煙味使得他無法判定,在澡堂時也因為肥皂香味而以為是錯覺。
      他還不瞭解衛宮切嗣多少事情?
      思路異常清晰,血液在奔騰,胸前情緒膨脹到像吹飽滿的氣球、隨時可能爆發。
      從一開始的憤怒到吃驚、到──現在重新恢復冷靜。
      「……決定了,先卸掉你的四肢,我們再來好好談談。」
      「……不要講得一切都是你說了算好嗎?」
      切嗣丟掉步槍,將手伸進懷中,握住Contender的木製槍柄。言峰綺禮已經嚴重威脅到他的信念執行,阻礙他的正義道路者就該摒除。
      (可惡…明明一樓大廳出口就在前方了,卻被麻煩的傢伙給纏住!)
      代行者的手中重新拈滿六支黑鍵,魔術師殺手掏出他絕招武器瞄準對手。
      兩人對峙的嚴峻氣氛,使得週遭空氣中彷彿響起如汽車引擎般的轟隆聲。
      ──其實那真正的現實聲響。
      一台銀色賓士轎車從正前大門飛衝進來,即使是身經百戰的老手也預料不到會有這樣的發展。銀色賓士一個剎車大甩尾,強迫介入即刻對決的男人之間。
      可以聞到停好車子的輪胎下飄出膠臭味,危險駕駛搖下車窗向衛宮切嗣揮手。
      「親愛的~第六感告訴我『你的狀況好像不太妙』,所以我就趕快過來幫你了!」
      「愛麗…太感謝妳的直覺了!」
      「咦?切嗣…那個人不是……」
      「……成功撤退後我再詳細告訴妳經過。」
      「嗯,快上車吧!」
      「你又想逃走了嗎?你就這麼不想面對我?衛宮切嗣!」
      綺禮欲趁這空隙衝向切嗣,但是愛麗絲菲爾搶先綺禮一步發動攻勢。
      「不會讓你傷害我老公的,shape ist Leben!(形骸啊,賦予你生命!)」
      車內倏地飛出一隻將魔力注入柔軟纖細的金屬絲線,通過兩小節的詠唱,一口氣縱橫交錯、編織成的銀色巨鷹輪廓。
      這精緻的銀色巨鷹朝綺禮飛衝而去,單純以為是銀絲工藝品而大意的代行者毫不猶豫揮出拳頭,但是拳頭才一擊中,銀色巨鷹順間瓦解、恢複回不定型的銀絲,層層纏住代行者的拳頭、緊接著是雙手、甚至雙腳。
      這下就連武術高手也招架不住,在失去平衡點後重重摔在地上。
      「唔!」
      美麗銀髮女子趁此迅速轉動轎車方向盤、猛踩油門,將這台賓士轎車性能發揮到極致,而黑髮男子在上車之前順勢扔下一顆煙霧彈。
      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代行者,在魔力從金屬絲線上消散之前,只能眼睜睜看銀色轎車載走魔術師殺手,消失在濃煙當中。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