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06
  • [FZ言切]何謂愉悅8


    ※解謎










      位在德國某處的風雪中飛揚起紅色長髮。
      『你是…衛宮矩賢的兒子嗎?』
      那個女人的出現有如在酷寒中生起一把火,照亮即將陷入絕望沼澤中的衛宮夫妻。
      從戒備到不得不接受,互相交換條件後,衛宮切嗣見證了真正的『奇蹟』。

      衛宮切嗣是第四次聖杯戰爭的『預定參加者』,他被外界稱為『魔術師殺手』,在第四次聖杯戰爭前九年被愛因茲貝倫招攬進來,娶了愛因茲貝倫的人造人為妻,並生下一個女兒。他深愛著自己的妻子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和女兒伊莉雅斯菲爾‧馮‧愛因茲貝倫,所以被稱為『預定參加者』──
      ──因為第四次聖杯戰爭並沒有發生。在身為聖杯容器的愛麗絲菲爾生下伊莉雅斯菲爾後,男子終於下定決心,要帶著自己心愛的人逃離這殘酷的命運。

      九年後的冬木。他們成功離開那塊永恆之冬土地,來到日本的冬木。
      明明已經逃離愛因茲貝倫,為何還特地選擇這塊召喚聖杯的極冬之地?衛宮夫婦討論的結果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另外還必須『處理』掉些東西。
      在冬木,切嗣收養了一個男孩子,繼承了他的姓氏‧衛宮士郎。
      就這樣,衛宮一家四口正式搬進冬木市。
      在新家,看著搬家工人們搬著貨物裡裡外外穿梭,小男孩看了也躍躍欲試。真想趕快把東西搬完,就是一個家的感覺了!
      『我也來幫忙吧,爸爸…唔哇!』奔出自家領地的士郎原本的目標是貨車後頭,但是沒有看前方的他就這麼撞上經過他家門前的男人。
      (小心!)切嗣趕緊移動到士郎身後穩住孩子的重心。
      『士郎,跑步要小心看路啊,雖然這裡是巷弄,也是會有車人經過的。』
      『對、對不起…爸爸……』
      『嗯?這句話不是該對爸爸說的吧?』
      『啊!這位叔叔…對不起!』士郎立刻鞠躬九十度、向被撞人道歉。
      確認兒子沒事後,切嗣這才把視線轉移到被撞的男人身上。
      穿著一身黑的修行服,胸前佩戴十字架,對方似乎是一位神父。
      『……沒關係,小孩沒有受傷就好。』
      男人看起來稍微有些驚愕,回過神後對方將視線從男孩轉移至他身上打量。
      『……我們有在哪見過面嗎?』
      『什麼?』這對話怎麼有點像愛麗常看的連續劇裡的台詞?但他不是女方啊。
      『……不,沒事,是我記錯了。』
      『不好意思,小孩子比較好動,還請你見諒。那個看你的裝扮…先生是神父嗎?』
      以後都要住在這裡了,趁機先打好關係吧。切嗣單純這樣想。
      『……不,不會,小孩子就是要活潑一點比較好。我確實是當地的『神父』,不過我好像沒見過你們,你們是最近才搬過來的?』
      『是的,今日正式入住,啊…門牌還沒釘上,你好,我叫衛宮切嗣,這位是我的大兒子,衛宮士郎。』
      『神父先生好。』當切嗣介紹到兒子時,士郎有禮貌地重新打招呼。
      『你們好,我叫言峰綺禮,是這裡冬木教會的神父…』
      『!』切嗣內心的警報器頓時大響。冬木教會…聖堂教會!
      ──他大意了。
      『切嗣,發生什麼事了?士郎怎麼叫得這麼大聲…』
      這時愛麗絲菲爾正好抱著熟睡中的伊莉雅斯菲爾出現在門口。
      (愛麗怎麼偏偏在這時出來呢?不妙啊…)切嗣鎮定地開口介紹:
      『沒什麼事,愛麗,只是士郎不小心撞到路人而已,言峰先生,這一位是我的內人和小女兒。』
      『……妳好。』
      『你好~唉呀~才剛搬來這裡馬上就認識了新鄰居呢~~』
      『是啊,愛麗,不過長途搬家妳的身子還很虛弱,快進屋內休息吧。』
      ──不能讓聖堂教會的人和愛麗有更多接觸了。
      雖然沒察覺到丈夫話中的涵義,不過似乎真是累了,愛麗很乾脆道:
      『嗯,你們慢慢聊啊~~切嗣。』
      『不好意思,內人的身體比較虛…言峰先生?」
      『……沒事。那就不打擾你們搬家的行程了,如果有機會你們來參觀教堂我會好好招待你們的,在冬木,在我們教堂舉行證婚可是很受歡迎喔。』
      『教會啊…好的,如果我們有經過那附近話會過去拜訪的。』
      掛著笑容目送對方離去的男人,衛宮切嗣在心中補上一句:

      『──誰會去啊。』

      言峰綺禮。生於一九六七年,從幼年時期就隨著父親‧言峰璃正進行聖地巡禮,八一年畢業於芒萊薩的聖伊古那齊奧神學校跳了兩級,當過學生會主席。原本是第八秘會的代行者,近年從父親中交接下冬木教會的監督一職……
      坐在桌前,衛宮切嗣嚴肅盯著現任冬木教會負責人的資料。
      看著白紙黑字上頻頻出現不妙的『名詞』,這讓切嗣一臉嚴峻,眉間越來越深鎖。
      其中,光是那男人待過的第八秘會就是一項重大關鍵,那是聖堂教會最血腥的部門,被稱作『負有討伐異端之責的修羅巢窟』。能夠獲得代行者的稱號也就意味著他是第一級殺戮者,意味著通過了作為人類兵器的殘酷修行。
      切嗣早知道聖堂教會還再監視著術式的動靜、監視著所有出入大空洞的人。
      (偏偏近年換上這個男人來做監視者……非常不妙啊……)
      『……愛麗,看來必須趕緊把事情處理完才行……』
      他伸手觸摸搭在他肩上的纖細手指,告訴枕邊人這個決定。
      『嗯,親愛的,你要多小心。』
      『嗯…我會的……』
      回頭仰視妻子時,嚴肅的面容換上溫柔的微笑。這是他一生想守護的對象。
      『士郎!』沒多久切嗣走出臥室,敲響兒子的房門。
      『等搬家得差不多後,我們郊遊吧?』

      『…嗯?爸爸,是上一次我們剛搬來時遇到的神父耶~』
      男孩發現教會代行者的身影,拉了拉父親的衣角,一手指向對方。
      其實切嗣早就發覺到了,不過他順著士郎假裝『現在』才發現到對方。
      ──言峰綺禮。踏進這範圍,他果然出現了。
      『啊,你好,那個…是言峰綺禮神父沒錯吧?』
      『是,很榮幸你記住我的名字,請問你們怎麼會來到這裡?』
      『因為搬家搬得已經差不多了,所以想趁著最近比較空閒帶著兒子出來走走。』
      ──他沒有說謊,只是順便來觀察圓藏山附近的地勢。
      『喔?只帶著兒子出來?內人和女兒呢?』
      『內人因為長途搬家的奔波,現在身體還很虛弱,所以和女兒在家休息。』
      『這樣啊,那麼確實該好好休養。』
      男人沒有太大表情地說出『關切』的話語,切嗣覺得很沒有誠意。
      ──看起來他對愛麗很在意的樣子,必須儘量讓他們別碰到面。
      『話說回來,神父先生這時候來山裡做什麼呢?』
      ──有時候童言童語的問題可是一針見血…士郎,吐槽得好!
      『……我在慢跑。』
      『慢…跑?』也太假了吧?這個理由怎麼想都很微妙啊!衛宮父子上下打量言峰綺禮一身黑的法衣、沒有冒出一滴汗珠的顏面,露出有些質疑的眼神。
      『嗯,我在慢跑。』言峰綺禮用面無表情、沒有多餘起伏的聲線,再一次宣稱。
      『呃…好吧,不過你現在在這裡好嗎?這樣教會不就是無人狀態嗎?』
      『……沒有問題,現在這時間沒有訪客。』
      『既然這樣,神父先生要跟我和爸爸一起爬山嗎?反正你也沒事嘛!』
      『士郎,不可以沒禮貌。』
      ──他跟我們一起行動?你老爸要怎麼辦正事啊……
      『……不,我只是剛好經過這裡而已,不打擾你們父子享受天倫之樂。我就在此告辭了,不過另外提醒你們,這附近有山洞,勸你們不要走進去,裡面很黑、路線又錯縱複雜、非常容易迷路的。』
      ──那裡面就是我的目的啊…他沒跟過來真是慶幸……
      『…我們知道了,謝謝提醒。』衛宮切嗣向神父點點頭,假裝明白了。
      綺禮也禮貌性向衛宮父子回個禮後離去,但是切嗣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
      『喂,你不是在慢跑?』至少裝得像一點吧。
      『……我已經累了。』
      先發的地形觀測,算是順利結束了。

      過了一段時間後,地形看測結束,叫的『貨』也到了。
      今晚便是行動之時。
      白天出門時,切嗣跟妻兒們說:『今天要『加班』、不能和你們一起吃飯。』
      離入夜還有一段時間,男人決定先吃點食物養精蓄銳…嗯?那是中國餐館嗎?
      『紅州宴歲館‧泰山』…好奇特的名字,嘛,反正也沒吃過就進去看看吧。
      進入店內,掛著笑容的服務生領他來到二人桌的位置,並且遞上菜單。
      看著菜單上完全聯想不到食物內容的料理名稱,切嗣有些煩惱。
      隨便點怕抽到下下籤…不如請教店員有哪些推薦料理還比較保險。
      『老闆,今天我也來…!』
      『老闆,你有沒有推薦的餐點…啊。』
      剛打開餐廳大門的言峰綺禮,與室內獨自坐兩人桌、放下菜單抬頭詢問的衛宮切嗣,兩人的視線剛好對上了。
      ──也太剛好了吧!在行動之前還會遇上監視者……這是什麼徵兆嗎?
      『啊…還是真巧合啊……』
      ──想假裝沒看到都不行…算了,既然視線都已經對上了…總之先含混過去吧。
      『言峰先生也來這邊吃飯?』
      『……是的。那衛宮先生呢,自己一個人出來吃晚餐?』對方反問。
      『哈哈,不是的,我工作剛結束,肚子有點餓了,但是我們家的晚餐都比較晚開飯,所以想說在回家路上先解解饞,然後剛好經過這家店、就好奇進來吃吃看。』
      ──其實他才剛要準備上工。
      『……這樣啊。』綺禮用簡潔回應結束這段話題。
      『………』
      『………』
      ──要比沉默我是不會輸的,但是氣氛完全冷掉…飯也會變得不好吃!
      『呃…你似乎很常來這一家店?這裡的料理有什麼好推薦的?』
      『……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
      『是的。這裡的麻婆豆腐,非常美味…老闆,來一份麻婆豆腐,照舊。』
      ──這道料理好吃到連冷酷都可以融化掉?看著一提到麻婆豆腐,平時冷漠的表情似乎有些飛揚起來的神父,切嗣半信半疑也點了一盤。
      廚師的動作迅速俐落,沒一會兒工夫兩盤麻婆豆腐(附贈一碗白飯)便上桌了。
      白盤裡,無數細碎的純白豆腐,沉浸在冒著蒸氣的熾熱岩漿中,上頭還加上一些碎青蔥做裝飾。紅白綠的搭配讓人不禁如此感慨。
      『嗯…好鮮艷的紅色。』這是切嗣盯著熱騰騰的料理說出的第一感想。
      『是啊…很美麗吧。』男人邊說邊舀起一大湯匙豆腐,沒等食物放溫就往嘴裡送。
      一口接一口,看著幾乎快用狼吞虎嚥來進食的神父,衛宮切嗣感到有些驚訝。
      『有這麼好吃嗎?那我也開動了…』切嗣也拿起湯匙將一大匙豆腐送入嘴裡。
      『──唔!好…好…好辣!怎麼會…辣成這樣…!』
      他猛然彎身摀住嘴,全身開始顫抖、不住冒出汗水。
      滾燙的滑嫩在口中化出辛辣,強烈刺激著口腔內壁,這團柔嫩在舌頭、齒間留下灼燒的餘溫、滑過食道最後入侵腸胃,彷彿連胃酸也因為這股辛辣更加翻滾,不只如此,血液也彷彿開始逆流,神經跟著緊繃,全身開始發熱。
      竟然推薦人吃這麼辣的料理,難道其實這是言峰綺禮的陰謀?難道他已經發覺到我的身分了?但是這道料理──怎麼會這麼……
      『好吃──!雖然覺得辣…不,是非常辣!卻不會讓人退縮,想要繼續嚐試下去!滾燙的滑嫩在口中化出辛辣,在嘴中留下灼燒的餘溫、滑過食道最後入侵腸胃,彷彿連胃酸也隨著這股辛辣更加翻滾。每吃一口,血液的流速感覺越來越快,神經也跟著緊繃,全身開始發熱、流汗不止…可是卻讓人停也停不下來的快感!言峰先生想告訴我的美味就是這個吧?』
      切嗣連自己都沒想到可以講出一長串的感想,看來麻婆豆腐帶給他的『衝擊』很大。不過他難得講這麼多話是很奇怪的事情嗎?言峰綺禮看起來很震撼的樣子…
      『……啊…嗯。……你真的覺得好吃?』
      『當然!我為什麼要說謊?啊,不過我等下還要吃晚餐,所以只能吃一盤。』
      (懷疑我說的話?需要我把槍抵在你額頭前強迫相信嗎?)
      來到這家餐館是碰巧,遇到言峰綺禮應該也是剛好,但對於麻婆豆腐的感想可是真的。不過結果竟然會和極可能成為敵人的男人一起用餐,切嗣事後有些驚訝。
      即使那是偽裝的一面,以前的他也不會用這個方式來處理當下況狀。
      ……看來自己的個性變得圓滑不少。
      這些全是因為遇到愛麗絲菲爾的緣故吧。明明戰爭中不該有的愛情,女人溫柔中帶著強硬氣勢地打開男人的心房,令他招架不住、被反擊到差點啞口無言。擁有全心全意支持他的溫柔胸襟、在困境中不服輸的堅強意志,這就是愛麗絲菲爾。
      接著他有了女兒、也有了兒子,生活在和平的國家。既使他依然有著『消滅世界上的邪惡』的理念,不過保護自己重要的家人也算是執行的理念之一吧。
      失去親人的痛苦,他已經不想再體驗了……
      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的家人,所以──該處理掉的東西還是儘早了結比較好。
      離開餐館後的漫步中,衛宮切嗣摸了摸懷中的木製槍柄,離手前順勢取出許久未抽的香菸,為了孩子們的健康著想,在孩子面前他是不點燃菸草的。
      (已經好幾個月了……身手應該沒有退步吧……)
      點燃香菸,閉上眼,深深吸入這牌子獨特的菸草味,再緩緩吐出。
      原本在孩子的眼中是個『好爸爸』的慈愛眼神,當視線重新恢復明亮時,已經完全換上擁有『魔術師殺手』稱號的執行者氣息。

      入夜,魔術師殺手現身在大空洞中。
      來此的目的,不為了什麼,正是為了聖杯戰爭。
      不讓聖杯戰爭再一次展開……至少在他衛宮切嗣有生之年會全力阻止。
      由於當地管理者遠坂家自願提供這片土地,現在召喚聖杯的術式正位在冬木‧圓藏山的龍穴中。沒有召喚出英靈,也沒有容器,現在的術式以未完整的狀態沉睡著。而衛宮切嗣的到來就是為了再添加一道『保險措施』。
      男人以即短時間在術式的四周安裝好炸彈,接著只要他離開大空洞後引爆便可。
      就在此時,從出入口隧道的方向傳來驚響,那是他事先準備好的預防措施。會產生動靜就表示:
      ──除了他以外,有第二者也進入大空洞內部。
      還不知名的人士似乎沒有因為這點幻術詐唬就被擱倒,並且繼續往內部突入。
      隨著動亂越來越接近,切嗣手中的步槍早已上膛,閃入大空洞邊緣比較突出的石塊後面,將瞄準鏡對向出入口方向。
      計畫被打亂了……不過依然在他的預料範圍內。
      術式毀了可以重建,愛麗絲菲爾逃走了可以再造一個『愛麗絲菲爾』,還有一下個六十年……將近兩世紀的,對聖杯的執念,不會因為第四次被中斷就輕易結束的。
      所以除了他以外的『入侵者』是誰?遠坂?間桐?愛因茲貝倫?還是其他對聖杯有欲望之人?無論究竟是何方人馬,只要扯上聖杯終會碰到……
      ──他要在這裡就把對方解決掉。
      幻術下產生的槍響越來越靠近,隨著大量煙霧,第二名入侵者終於衝出幻術佈陣的隧道,來到這遼闊的地底空間。
      來者還沒發覺到切嗣的位置,但切嗣卻已經透過瞄準鏡看清對方的真面目。
      ──言峰綺禮。
      『──!』那個男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教會不是只負責『監視』不出手的嗎?
      切嗣對他的最後印象還停留在餐館中狼吞虎嚥吃著麻婆豆腐的時候。
      而現在的他手中各握著三把利刃,完全進入代行人狀態的言峰綺禮揮舞著黑鍵,朝四面八方開始猛烈投擲,難道是想把他硬逼出來的方式?那也太有勇無謀了。不過看他撐過來自四面八方幻術的槍擊,一邊躲閃一邊投擲的表情一點也看不出疲態。
      (……還真是一個怪物啊……)
      無論他來此的目的是什麼?絕對不能讓他阻礙到他的計畫。
      衛宮切嗣將言峰綺禮框入他的瞄準鏡頭中。
      射擊。在幻術槍擊的擾亂下,這一回可是貨真價實的子彈。
      明明之前還無的放矢的代行者,這一回,視線確確實實朝他隱蔽的地方看過去。
      『在那裡嗎!』代行者無所畏懼地衝過來。
      被發現了?!切嗣感到吃驚,不過馬上鎮定下來,扣下板機的動作不曾停歇。
      雙方沒變的攻勢,黑鍵對子彈。
      無情的子彈每發皆朝目標的要害射擊,無情的黑鍵彈開要命攻擊甚至直接劈開。
      黑鍵、子彈引起的塵埃,使得洞中可見度降低,但是對方似乎一點都不在乎危險,依然筆直朝這邊衝來。切嗣不得不邁開步伐、離開原本的隱匿處。
      兩人的腳步迅速在這地下廣闊的地方移動起來。不過要說比速度,手夾黑鍵的綺禮比舉著厚重槍械的切嗣略勝一籌。
      三呎…剩下兩呎…一呎…!疾速縮短的距離,被逼急的魔術師殺手不自覺說出:
      『…Timealter——!』
      才念出一半的招式名稱就趕緊閉嘴。如果在這裡使用魔術的話,身分就會曝光!
      但是對方就快接近了,就快靠近了,就快能碰觸到了。
      『你(妳),究竟是誰?』忽然,代行者說出這句話。
      『!』終於看清代行者表情的魔術師殺手明白了。原來……會出現在這裡不是因為要監視全程,也不是為了要阻止計畫……言峰綺禮是來,享受戰鬥的過程。
      ──這就是你來此的目的嗎?
      切嗣忍下發動魔術,按下最後手段的按鈕。
      『……絕對,不會讓你,破壞衛宮家的生活……!』
      安裝在術式周圍的炸藥開始爆炸。比在隧道中規模還要強大的爆炸轟響整座地下龍穴。雖然沒影響到洞中結構、也沒造成倒塌,但依然震得洞頂不斷灑落下土塵。
      魔術師殺手準備撤退,不過教會代行者並不想這麼就放過他。
      『──別想走!』用黑鍵邊揮開飛揚塵土,邊追趕上去。
      (嘖…)還真是纏人啊!
      切嗣再一次啟動隧道中的陷阱。
      身後一陣強烈閃光,他趁勢衝出大空洞,速度沒有停緩跡象地直接奔下圓藏山,一直回到市區的街道上,他才停下來喘氣。
      今晚的突發狀況令切嗣了解到,言峰綺禮是一個不會滿足於這安逸現狀的男人。
      外表看似無動於衷、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內心卻意外激情。這男人非常危險,一定會繼續潛伏在四周。不過今晚目的已經達成,他暫時也不會進入大空洞內部了。
      就讓那個男人繼續等待吧……
      待呼吸比較平順後,切嗣才發覺到,他停下來的地方,和距離幾個小時前去吃麻婆豆腐的餐館很接近。當然餐館已經歇業,站在暗下的招牌前,讓人難以想像:
      衛宮切嗣和言峰綺禮,以魔術師和教會來看本來就對立的形勢,居然曾經一起在這和樂融融地享受料理,幾個小時後卻又馬上演變成聖杯戰爭關係人的衝突形勢。
      任務完成,鬆懈下精神取代的是疲倦充斥全身。今天一整天真的發生好多事情,為了避免身分曝光,以後他還是儘量少和言峰綺禮碰上……
      所以他只好忍耐一下……以後每個月只去吃三次麻婆豆腐就好!

      之後的日子,過得很平靜。
      逐漸摸清代行者習性的切嗣,早上不自己去拿早報就不會遇到『晨跑』中的神父,想吃麻婆豆腐就選在下午點心時間去吃,平常在自家門口不會待超過十分鐘!就這麼在不知不覺中就養成了習慣,所以被某男人碰上的機率小上很多。
      孩子們發育得很快。士郎上小學的第一天放學,就開心地和同班的柳洞一成一起回家。伊莉雅會喊把拔、馬麻和葛格,從爬行到逐漸會站起來到開始學會走路。
      愛麗絲菲爾在這裡過得非常快樂,切嗣成功履行了當初『要帶她看到這個世界更多采多姿的一面』的承諾。她在網路上認識了許多某方面的同好,並且開始會去參加她們的『聚會』,在某次全家戶外野餐時甚至還收了一名少女當弟子。
      少女稱呼愛麗為師傅、對師傅十分崇敬。因為這段因緣,衛宮夫婦不小心知道了她家的背景、不小心稍微介入了一點『家族私事』,她的爺爺、也就是當家老爺子還因此邀請他們加入(切嗣當然是拒絕掉了),不過這些都是另一個故事了。
      這和平日常一直到某日下午,大兒子還沒放學,衛宮夫婦和小女兒待在家中…

      『把拔,把拔,陪我玩玩~~』
      『唉呀~伊莉雅一睡午覺起來就這麼有精神啊~真拿妳沒辦法~要玩玩什麼好呢?』
      寵溺女兒的父親露出幸福的傻笑,以目前的模式來看,如果女兒說想要星星,他馬上就去想辦法打下一顆宇宙小隕石送給她!
      『哇啊~~把拔對伊莉雅好好喔~~馬麻也想要跟把拔玩玩~~』
      『那,把拔、馬麻,跟伊莉雅一起玩玩~~』
      『『伊莉雅好~~棒~~喔~~~』』
      正當一家沉浸在幸福日常中,門口響起按鈴聲。
      『?這個時候會是誰來?愛麗,我去看看。』
      (如果是推銷員的話就打發走吧。)切嗣邊想邊打開命運的轉折。
      『不好意思啊…我們家不…!』
      對方的服裝儀容在這個社區中顯得格格不入,但卻是衛宮切嗣熟悉不過的打扮。
      白色的全套式裙裝就連包住頭髮的頭巾也是全套服裝的一部分,那是遠在西方歐洲的德國領土,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女僕裝扮。
      『妳……』
      『……衛宮切嗣,愛因茲貝倫家的叛徒……終於找到你了!』
      緊直著,一聲轟然巨響從切嗣後方傳來。附近的住家鄰居嚇得開窗開門、四處看究竟,寧靜的社區即將喧嘩起來。不過現在切嗣最心切的是──
      『!愛麗!伊莉雅!』男人急忙奔回客廳。
      客廳的另一面牆壁從外朝內彷彿被挖下一大土磚。又出現一名愛因茲貝倫的女僕站在磚堆上,手持巨大武器,如同她淡然的表情用淡然的口氣道:
      『發現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和伊莉雅斯菲爾‧馮‧愛因茲貝倫。』
      『是……莉絲嗎?』
      抱起伊莉雅,還未從衝擊中回過神的愛麗,目前只意識到這一點。
      『愛麗,沒事吧?』
      『親愛的,我和伊莉雅都沒事。』
      『……衛宮切嗣,和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因為自己的私欲而背叛愛因茲貝倫家遠大理想的叛徒,乖乖束手就擒吧!』
      原本站在門口的女僕已經進入室內,和前院突襲的女僕將衛宮夫婦包圍起來。
      『啊,是莎拉。真是好久不見~~』
      『愛麗,現在不是續舊的時候吧?快帶伊莉雅躲起來!』
      (終究還是被愛因茲貝倫家的人馬找到這裡來了……!)
      切嗣用力掀開沙發底層,雙手各持把事先藏匿的槍械,朝兩方的白色女僕射擊。
      『莉絲,你去解決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衛宮切嗣由我來對付。』
      『嗯……』
      名為莎拉的女僕衝向切嗣,一大片白色裙襬忽然出現在切嗣的眼前,連同腳踝一同掃過來,一技強力的足擊!
      『唔…!』切嗣雖然用單手槍身擋下攻擊,但是依然防禦不住,力量大到就算隔著槍枝也依然令他的手感到一陣麻痺。
      他趕緊改用雙槍檔下,不然這強力的掃腿就會擊在他的臉龐上。
      另一位沒什麼表情的女僕‧莉絲一邊朝麗愛母女走過去,一邊舉起手中的巨大武器。愛麗的神情變得凝重,改用單手抱住女兒,一手準備揮出銀白細線。
      『愛麗!伊莉雅!滾開──!』
      『哼,不會讓你過去的。』
      切嗣想衝過去保護她們,但是女僕擋住他的去路,讓他無法來到妻女身邊。
      ──難道這一次,他又無法保護他重要的人嗎?
      接下來的狀況,出乎眾人的預料。
      『……絲絲(莉絲)?來玩玩~~』
      被母親抱在懷中的純真小女孩,盯著殺氣騰騰的女僕沒有哭鬧,反而露出甜甜的笑容、對她揮舞著小手。
      『伊莉雅?妳還記得嗎…?』愛麗露出吃驚的表情。
      原本即將揮下武器的手停頓了。
      『莉絲!妳在做什麼?快點肅清叛徒啊!』莎拉怒吼。
      『……我做不到…』莉絲小聲說著,放下武器。
      『我做不到,我下不了手,莎拉,他們是夫人和大小姐啊!』
      『這我當然知道!妳以為我希望這麼做嗎?』原本氣勢強硬的莎拉也停下對切嗣的攻擊,跪坐在地流下淚水。
      『我也不想這麼做啊…但是、但是這是愛因茲貝倫長老下的命令啊!為什麼…夫人、老爺…為什麼你們要離開愛因茲貝倫?長老非常生氣,命令底下所有人馬『無論把土地翻過來也要找出你們』啊!我一點也不想對您動手啊…夫人……』
      『莎拉…莉絲……』將伊莉雅交給切嗣後,愛麗來到莎拉面前,溫柔抱住她。
      『抱歉,讓妳們為難了…我知道我們的離開是很自私,但是我們不後悔這麼做,為了讓伊莉雅逃離命運的枷鎖,為了讓伊莉雅有新的人生……即使和這個世界為敵,我和切嗣也在所不惜。』
      『夫人……』
      『莎拉,莉絲,妳們來這裡的事情還有人知道嗎?』
      『不…這是我和莉絲的獨斷,還沒有人知道。』莎拉已停止哭泣恢復原本狀態。
      『嗯,那妳們留下來吧?』
      『咦、咦…夫人,這、這可以嗎?』我們剛剛還想殺了妳……
      『當然,我們一家都很歡迎妳們喔~~還是妳們不願意?』
      『不,不是的,我們非常願意,請讓我們繼續服侍老爺和夫人!』
      『我也願意…』
      事件終於告段落了。只是……
      原本是純樸美麗的兩層樓透天,現在一樓有四分之一是毀壞狀態。油漆得粉亮的牆壁被開出一個大坑洞,從戶外就能看見室內傢俱也是一片凌亂、損毀。
      衛宮夫婦就站在倒塌的牆壁前,衛宮切嗣更是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
      『怎麼辦?我們把老爺夫人的家搞成這個樣子…這真是太失女僕的面子了…』
      莎拉露出自責的表情。愛麗笑著地安慰她:
      『莎拉,別太在意啦~~房子重建就可以啦~~嗯…不過等下士郎回來該怎麼介紹妳們呢……先讓我思考一下……妳們先進屋內吧,等時機到了我會叫妳們出來。』
      『『是,夫人。』』
      『──就是這樣,親愛的,讓她們留下來可以吧?』
      『嗯,由妳做主就行了…現在我比較擔心的是……愛因茲貝倫家的動靜。』
      愛因茲貝倫家的手下已經有人想到這裡了,如果繼續這樣按兵不動,再次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情。他必須有所行動,為了自己的家人。
      『……愛麗,或許我該恢復老本業了。』
      思量許久,切嗣終於說出自己的決定。
      以魔術師殺手的名號再度出現在裏界,讓愛因茲貝倫一族知道他出沒的行蹤,遠離日本,這樣他們應該就不會聯想到這邊來了吧?
      『……既然這樣,切嗣,我也跟你一起去。』愛麗靜靜聽完丈夫的決定和考量,也說出自己的決定。
      『我不會讓你獨自一人背負這些,因為我們是夫妻,要一起進退,不是嗎?現在我們家多了莎拉和莉絲,可以放心地把士郎和伊莉雅交給她們。而且~~『魔術師殺手新型態‧最強夫妻搭檔』,聽起來不是很浪漫、帥氣嗎?』
      愛麗絲菲爾也以自己的方式支持自己的丈夫,保護自己重要的人。
      這正是衛宮切嗣想守護一輩子的『家』。
      『嗯……好了,現在,要從哪裡開始清理好呢……』
      其實這些都還事小,要怎麼對放學回家後的士郎解釋這個狀況呢?
      『……衛宮先生,你們家怎麼會變成這樣?』黑色的代行者『剛好』出現了。
      ……看來,比起跟兒子解釋,要如何應付過這個男人才是難題啊……

      ──之後,歐洲方面傳出『魔術師殺手復出,搭檔多了個女人』的消息。

      重回舊業,這一回得到的情報是:
      一件曾經被魔術師佈下術式的古物被一集團盜取,原本只要不在特定條件下施展儀式,術式便不會發動,所以魔術協會就暫時讓它繼續當國家所有物。
      然而,現在這件古物被人偷走,如果對方是有心人士那就麻煩了。切嗣打算先行找回這件遺失物,再拿去向魔術協會開價。以前他的師傅都是這麼做的。
      衛宮夫婦開著車追蹤這個竊盜集團來到一處郊外古堡廢墟。切嗣將車子停在遠處林子中,對妻子說:
      「愛麗,這次的任務挺容易的,我一個人就可以應付,妳在車子裡等我回來。」
      「嗯,切嗣,你要小心啊。」
      「我知道。」
      這次的對手也算歸類在世界上的邪惡,切嗣沒有手下留情的打算,潛入建築物內用裝上消音器的步槍,一個不留地殺盡看到他容貌的惡徒。
      這個世界沒有你們會更加美好。消滅這個團體將有更多人得到幸福。創造一個魔術師和教會代行者也可以一起和平泡澡的世界。
      ……雖然不太可能,不過不久之前他好像已經實現過了?
      ……雖然那個男人還不知道他的底細,不過當時赤裸無法防備的他可是渾身不自在,尤其還無預警地被摸了一下腰,他差點想抓住那隻手來個過肩摔!
      從澡堂回到家後,愛麗原本還對大家放她一個人跑去公共澡堂而小賭氣,結果士郎大嘴巴說在澡堂遇到神父先生,老婆的眼睛就亮了起來,一直想詳細泡澡的經過,害他完全不敢透露要出去時的插曲,愛麗知道的話一定會興奮尖叫的。
      ……雖然這麼說,不過在任務中竟然還再回憶其他事情,真是太鬆懈了。
      無論對手是否為裏界人物,在戰場上只要一個不留神,很可能就會丟掉小命!
      切嗣重新集中精神,一股作氣抵達樓頂、放置贓物的暫時儲藏室。
      確認目標物後,魔術師殺手沒有任何留戀直接連置物的木箱一起拿走。
      因為木箱的體積不大,切嗣把它夾在腋下,奔下螺旋的樓梯。
      「──別想走!」
      一道聲響從頂層傳下,而且耳熟到令切嗣震撼。
      來者是教會的代行者──言峰綺禮。
      切嗣發覺自己驚訝中,神經變得緊繃,並且開始懊惱自己早該想到,這件古物也算是件聖遺物,那就是聖堂教會的管轄範圍,教會會出馬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言峰綺禮為什麼會在這裡?他不是早離開第八密會,待在冬木教會當負責人不是?為什麼他會出現在歐洲這個地方?
      無論這是否為他的幻聽,希望的話,真不要是本人,這已經遠超過『鄰居』尷尬的問題。被言峰綺禮發現是他的話,衛宮家的日常肯定會產生巨大異變。
      他為了維持這份平靜而付出的努力都會白費。
      (必須絆住他的腳步,一口氣離開。)切嗣加快下樓腳步,並且發動幻術。
      然而教會代行者對於魔術師殺手放出的幻覺錯擾無動於衷,並且直接從樓梯最頂層一躍而下、以最迅速的方式抵達底層。
      (什麼!)切嗣差點脫口喊出這句話。
      普通人哪會在毫無防護的的狀態下直接跳下來?而且著地時的表情看不出一絲痛苦…真是個怪物!
      不過現在也不是驚嘆這個時候了吧?
      「聖遺物留下。」
      明明只差幾公尺就能離開建築物的切嗣不得不停下腳步,這是他第二次聽到對方的聲音。沒錯,這聲音的主人,是言峰綺禮。
      雖然現在背對著他,依然可以感受得到對方的殺氣,只要他移動一下腳步,讓他停止動作的就不再是發言、而是黑鍵了。
      大意的結果,就是使他不得不去面對這最壞的局面。

      已經,無法避免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