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07
  • [試閱]APH獨普-Ein Gebet Sprechen-02

    作者:AIKO、Mi、Dark Wing

    ※本作品為ヘタリア Hetalia Axis Powers衍伸同人,與實際存在的國家、歷史、人物、事件無關。

    ※時代背景約在十五、十六中世紀,古代半架空,角色為人類身分、含宗教背景有,不喜請勿翻閱。











      聽他們的養父敘述,約十九年前……


      那時也正值豐收的季節,黃澄澄的的麥田以及色彩鮮豔的蔬果…等相似的景色帶給人們辛勞後的成果喜悅,隸屬於修道院的葡萄園內同樣也充斥著果實的香甜氣味,代表著可以摘取的誘惑。
      綠葉底下可見圓潤飽滿的綠色果實,在葉與葉縫隙中灑落的陽光下閃爍著鮮豔的光澤,這些耀眼的存在全數都未逃過稚氣紅眸的法眼。
      小男孩看起來約四、五歲,他揹著一只大竹籃,再挑定一個地點之後把竹籃放下,以竹籃為座標中心點開始將半徑2公尺內的成熟葡萄納為己物,靈巧的雙手一手剪刀動作、一手負責接應,兩手合作無間地將一串串葡萄放入竹籃中。很快的,竹籃中裝了滿滿的戰利品。
      「2424,本大爺果然是個天才!」
      小男孩相當自豪地笑著,將採收用的工具也跟著放入籃中後,準備再度移動。看似白皙柔弱的細長手臂其實強而有力,他一個奮然使力、將他收成的戰利品背了起來,以不低於方才來時的速度,奔向另一邊也正在採收中的神職人員身旁。
      男子穿著黑白服裝,留著及肩長髮、再綁成一束垂在一邊肩膀上。比起小男孩的迅速,他的動作雖然俐落卻也相當溫和,每一刀、每一剪都是小心翼翼得摘取果實,即使早已汗流浹背,那溫柔的微笑彷彿永遠都會綻放在他和藹的容貌上。
      「老爹~~老爹你看!本大爺採收了好多葡萄喔!」
      「是嗎?基爾好厲害呢~~」
      男子‧教會的腓/特烈牧師,看著他認養的孩子‧基爾伯特,微笑更是燦爛。
      「ケセセセセ──本大爺果然超級厲害!快點再多稱讚本大爺吧!」
      「可是你好不容易收成下來的葡萄,卻因為你的粗魯而碰撞破裂,這一點你就必須再加強改進囉~~」
      適當地給予讚美,並且適時地給予指正,糖果與鞭子並用,這位牧師確實很會教導(養育)小孩。
      「呃…有、有什麼關係,反正釀起來味道都一樣啦!」
      「可是這樣就釀不出Auslese(註1)了喔~」腓特烈笑了笑,把手上的工具收起來並抹去了頰邊滴下的汗水。(註1:精選酒,挑選成串且較成熟的葡萄所釀造出的高級葡萄酒,此種酒著重於口味和雅致感,其味道也更為豐富。)
      「好了,今天先到這裡吧,等等還有很多事要做,不過榨汁的時後別再偷喝。」
      些微粗糙的大掌輕揉著基爾伯特那澎亂的白髮,父親的手掌非常舒服,小男孩仰起頭,露出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
      「嗯!」
      基爾伯特是教會收養的孩子。再更正確的說,幾年前的冬天,還是小嬰兒的他被腓/特烈牧師發現,他被裝在一個竹籃裡放在教會的門口前。即使竹籃是放置在背風的位置,小嬰兒細嫩雪白的臉頰和小手依然都被凍得紅通通的,腓特烈看了非常心疼,趕緊將他抱進室內。
      根據他的推斷,他們小鎮上的人不可能會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所以極可能是外地經過的旅人忽然生產又沒有經濟能力養育,才會將這孩子放在教會前。
      腓特烈將這可愛的小嬰兒取名為基爾伯特,好心的鄰居們知道教會多出一名小成員後,開始幫忙四處詢問誰家剛生過小孩、母親是否還留有充沛的母乳?
      基爾伯特就在HETALIA小鎮的婦人們輪流哺乳下健康長大,當然這中間也有得過幾次感冒,腓特烈在細心照料他時也勉勵說這是上帝給予的考驗、生病時才知道健康的重要…等等。
      總而言之,就如大家見證,基爾伯特已經成為一個喜歡打赤腳在田野果園中奔跑、和同年齡女生伊莉莎白打架會輸的野孩子,腓/特烈時常笑著說基爾是上帝送給他的孩子。
      基爾伯特知道他的身世,雖然他也曾經埋怨過拋棄他的父母,但是念頭一轉,他很感謝上帝讓他被腓/特烈牧師收養。雖然修道院的生活清苦,但是他與老爹每天都過得很快樂。
      老爹,就是他的『父親』。
      採收的工作告一段落,一大一小的兩人開始將盛滿葡萄的竹籃一簍簍搬上小馬車,待全部搬上完畢後,兩人也抹了抹汗、坐好在車頭前,沿著自家果園、緩緩移動回修道院,達達的馬蹄聲在這寧靜的鄉間小道上更是顯得清響。
      享受著徐徐微風,基爾伯特忽然想到什麼地興起開口:
      「對了,老爹~~這次教我釀酒好不好!」
      「當然可以,不過從去梗、壓榨,將果汁、果肉、果核和果皮都裝進發酵桶(或罐)中發酵…等,這些操作流程你平時都有幫忙、也相當清楚了,如果現在的你想學到更多相關技術,就必須從書中獲取更多知識。」
      腓/特烈牧師正確地指出基爾伯特如何滿足求知欲,但是對這年紀、喜歡活蹦亂跳、一刻都不願意閒下來的孩童來說,安分地坐在書桌前安靜看書還真是項酷刑。
      所以想當然,基爾伯特這小屁孩現在露出的表情正是代表有多麼不情願(不打算)這麼做。不過腓/特烈沒有因此而扳起面孔,他微笑著繼續說:
      「只要你將書裡全部的知識都吸收進你的小腦袋裡,就能釀出全世界最好喝的葡萄酒囉~~」
      一聽到全世界(=世界第一),赤紅的瞳孔微微擴張,嘴角也跟著上揚起一抹囂張的弧度。
      「真的?ケセセセセ──這一點小難關(唸書)怎麼可能難得倒本大爺?等著瞧吧,老爹!管它是字典還是百科全書,本大爺一定都把他們看完然後釀出全世界第一的葡萄酒!」
      「呵呵~那我就期待著你自己獨立釀出來的葡萄酒了…嗯?」
      「嗯?你怎麼了嗎?老爹……」
      正講得興高采烈的男孩注意到親父在回應的句子中出現的不合時宜的語尾。他們現在的位置依然還在自家果園的邊緣,他看向親父,注意到老爹的視線從駕駛馬車的田野小路上飄向了彼方,他也朝著那視線方向繼續延伸。
      在他們葡萄園裡的其中一株樹旁,躺著一包白色大『包袱』。
      「……那個是什麼?是誰家掉的包裹還是行李嗎?」
      腓/特烈才剛呢喃完一回神,身旁的小傢伙早已經跳下馬車、啪達啪達邁步往前衝。
      「我去看看!」
      「啊!基爾,不要跑這麼快啊。」邊喊著,他先停下馬車,也跟著過去。
      一大一小的身影在葡萄園中逐漸被拉長移動,跑在最前頭者疑惑不解的奔走。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小小基爾心中正被某種莫名好奇心(或者更像是呼喚)驅使,這股莫名感促使著自己心中的聲音越來越澎湃。

      ──前進,相會。

      「基爾,基爾?結果那裡面是什麼?」
      大人不如小孩子那邊的靈活,當腓/特烈抵達的時候,基爾伯特已經將那個包袱打開來看了。
      「……老爹,他長得好可愛、好像壁畫上的小天使喔~」
      背對親父的基爾邊說著,邊轉過身把包袱裡的東西如抱小動物一般抱到腓特烈面前,後者先是相當吃驚,不過馬上便鎮定下來、小心翼翼的從男孩懷中接過來,喃喃說著:
      「我的天啊…這難道又是神的賜與…」
      包袱…正確來說,是用白色圍巾層層包裹起來的……一位小嬰兒。看起來似乎剛出生沒幾個月,柔順的金髮還未長齊、水藍色雙眸的眼角還殘有打呵欠的淚痕、肌膚白皙且滑嫩,小嬰兒不哭也不鬧,只是用他那雙水靈靈的眼睛眨呀眨,好奇地看著兩人和四周,這副可愛的模樣也難怪基爾伯特會把他比喻為小天使了。
    看看小男嬰並無大礙狀況而且還很有精神的亂動,揮舞著小手噫呀噫呀著,對於自己孤身一人面對未知事物,一點也沒流露著害怕與恐懼,反而在腓特烈的逗弄下咯咯笑了。
    「哇啊…他、他在笑耶!小嬰兒都是這樣笑的嗎?好怪的臉喔~哈哈哈哈!」
      「那是因為小嬰兒出生還不太會控制臉部表情,所以還不會像我們一樣的笑。」
      基爾伯特第一次近看小嬰兒,對於嬰兒的反應充滿了好奇、不斷猛盯著瞧。
      「誒~為什麼會這樣啊~好奇怪!」
      「一點也不怪喔,基爾小時候也曾經這樣呢~讓老爹我也搞不清楚你究竟是在哭還是在笑呢~~」
      「不會吧!本大爺也這樣醜過嗎!?」
      大吃驚,沒想到帥氣的自己也有這種過往!意思是說每個小孩都有這種時期囉?
      「呵呵~當然的,這是成長的必經過程喔。」腓/特烈溫柔的摸著自家孩子頭頂,思索了一番。「嗯…真糟糕,這孩子似乎才出生沒多久,包裹的衣服是乾淨剛換上的,還特地把孩子放在陰涼處,會是誰家的孩子呢?」
      如果說是棄嬰,和基爾當時情況不同,當時銀髮嬰兒籃中友放置著『請收留養育這孩子』的字條,明白表示出無法與孩子在一起的意思…不過這一次並未看到任何留言字條,如果是真的希望有人能好好照這嬰孩,為什麼不好好表明呢?是不打算放?還是『沒時間』放?看來事情並不單純……
      「…老爹……我們該把這小傢伙怎麼樣?」
      將視線從小寶寶身上移向親父,其實自己也沒比他成長多少的『大』傢伙的小臉上佈滿憂慮、慌張與茫然,從小就調皮搗蛋、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本大爺是無敵最強的基爾伯特,第一次遇到讓他手足無措的對象。
      小男嬰是很可愛,但是撿到他的他們接下來該怎麼辦?總不能把他當成失物、很誠實地放回原處吧?
      「嗯…」腓/特烈也難得露出嚴肅的表情,沉靜、認真地,深思熟慮過後才緩緩開口:
      「這樣吧,依照我們來程沒注意到、回程時才發現這小傢伙來推論,把他放在這裡的人應該還沒有走遠,我們就帶著他到附近去打聽看看消息,或許有人會知道、曾看過有印象些什麼…」
      孩子終歸和父母們生活在一起是最好的…
      「嗯!就這麼辦!那我們趕快行動吧!老爹你要駕駛馬車,這小傢伙由我來抱!」
      看著兒子一副迫不及待、十萬火急的模樣,腓/特烈牧師露出會心的笑容,他在心中感謝上帝:基爾伯特是他引以為傲的兒子。
      「好,我們立即啟程。」
      於是教會一大一小唯二成員就這麼駕著滿車的葡萄直接駛進市中心去探聽消息。
      在沿途田野上遇到許多農夫,他們也試著詢問,可是大家都忙著收割、根本沒注意到有何人物經過,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小男嬰絕對不是小鎮上其中之一戶人家的小孩。
      住在這裡的人們都過著守望相助、和樂融融生活,只要有一戶人家的人倒下、其他戶人家必會伸出援手,所以不可能做出棄嬰這等殘忍事情,再者最重要的原因:因為這行為一定很快就會被眾人給發覺。
      教會人馬還沒走完半個HETALIA小鎮,全鎮的人幾乎都已經知道:腓/特烈牧師又撿到一個小嬰兒。所以載滿葡萄的小馬車還未駛入市中心就已經有許多人不時包圍過來關心。雖然路過進城的旅人大家看過不少,但是要說有抱著嬰兒的過客,大家卻都沒有印象。
      市中心有一座大噴水池,大噴水池的四周和附近街道都是市集的範圍,是HETALIA小鎮人潮最多的地方。腓/特烈牧師將馬車拴在認識的店家後,便開始四處去打聽,基爾伯特則是負責抱著小男嬰坐在水池邊,與親父約定好在那邊等候。
      「基爾伯特,你會不會抱小孩啊?有一大塊布都快滑落到地上了,很危險啊!」
      說這句話的是一位扛著好幾匹布料在肩上、頭髮紮成馬尾、無論衣著、言行、舉止皆相當男性化的清秀孩子。在正搬貨回家的路上發現基爾便過去搭話,想當然他也得知此消息。
      「廢話!本大爺當然會啦!沒有任何事情是難得了本大爺的!只有平時粗魯、不懂得『溫柔』兩個字怎麼寫、就算是女生的你,也不會懂得如何抱小孩的啦!」
      是的,對方是個女‧孩‧子。
      伊莉莎白‧海德薇莉,和基爾伯特算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孽緣),渾身散發出男子氣概,曾經一度認為自己是男生(連基爾也納悶她的父母是怎麼教的?),就連打架也不會輸給正牌男孩子。
      聽到基爾伯特這麼諷刺她,要不是他還抱著小嬰兒,中性女孩真的很想將貨物朝他頭上砸下去。最後伊莉莎白努力忍下來,也用唇舌反擊回去:
      「是啊,是啊…像這種帶小孩的工作還真是適合你啊~」
      「!你在隱喻我是娘娘腔嗎!臭八婆!」
      「這可是你自己承認的,我可什麼都沒說喔~」
      「你說什麼──」
      「啊~~發現普醬了~~」
      「噗哈哈哈哈!他還真的在帶小孩耶!」
      這時又有兩位差不多同年齡孩子靠了過來。
      「法蘭西斯?還有安東尼奧?連你們也知道啦?」
      「基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這城鎮就這麼點大,當你和腓/特烈牧師還在鎮外探聽時就已經有人把消息傳進鎮裡啦~你說,我們會不知道嗎?」
      法蘭西斯‧波諾弗瓦聳一聳肩,順便撥弄下他那柔順的金髮,用一副理所當然的噁心(基爾認為)口吻道。
      「吶吶,小嬰兒可以吃蕃茄嗎?我這裡有很多蕃茄可以盡量吃喔~呵呵~跟羅馬諾一樣好可愛喔~啊,不過羅馬諾當然是最可愛的~~」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是水果攤大嬸的兒子,最喜歡的水果是番茄,平時都會隨身攜帶許多番茄裝在看不見的地方,他現在看小嬰兒的眼神就像在看剛學會走路的羅馬諾一樣。
      基爾伯特、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這三位年齡相近的孩子最時常玩在一起,一起想著如何惡作劇、一起想著如何用計去欺負別的小孩、一起想著如何將戰利品分紅,可以說是大人眼中最難搞的小鬼組合。雖然說總玩在一起,但是感情也沒好到有福共享、有難同當,互相陷害並不稀奇,不過有時又會以自己的方式來伸出手……所以不太能算好友,應該說是…不折不扣的惡友。
      「喔,我的上帝…我真的好想把你那噁爛的表情給巴下去!要抱去抱『你家』的羅馬諾啦!臉再朝小傢伙靠過來我就戳瞎你那變態眼神!」
      「幹嘛這樣~你只是撿到他又不是你家小鬼,我為什麼不能靠近看?哇啊~肥嘟嘟小臉w」
      「好啦…說認真的,你和牧師有打聽到這小嬰兒的父母…相關消息嗎?」
      法蘭西斯首度歛起笑臉來關心。
      在HETALIA小鎮,『棄嬰』可是非常稀少的事件,上一次被拋棄的主角就是基爾伯特,事隔多年,被動這一次成了主動,換基爾伯特發現了這個孩子,難道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沒有,老爹也還沒回來。」基爾的語氣聽起來沉悶許多。
      「幹嘛?這樣就氣餒了?基爾果然很沒用。」伊莉莎白看不下去,故意這麼說。
      「說、說什麼蠢話!誰氣餒了?老爹一定會帶著好消息回來的!」
      「伊莉妳說的是實話,但你的表情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吧?」
      「…對了,你們有去問過尼德蘭或王先生他們嗎?」在看小嬰孩的安東尼奧突然抬起頭、望向頭頂上嘰嘰喳喳的聲音來源,不過逗弄小臉蛋的手的動作沒有停過。
      「尼德蘭?問他幹嘛?」
      「問他爸啦,伯伯常出去應該會知道什麼的。」
      「因為商人遍布廣泛啊,基爾是笨蛋所以不了解吧。」從頭到尾都是肯定句。
      「嗯嗯,這或許可以去問問看…安東,幹得好!以基爾的腦袋是想不到這地步的。」
      「哈哈哈哈~小笨蛋基爾怎麼可能想這麼多~~」
      「…等一下,雖然是正在嚴肅討論的時候,但你們好像一直找機會罵我喔!」
      「嗯?這不是事實嗎?笨蛋。」
      「這次完全連名字都省略了嗎混帳!」
      「啊!牧師回來了~」「啊,真的耶~嗨~~」
      無視那不爽的聲音,安東從遠處便發現朝他們走來的身影,拉著法蘭一起揮手。
      「喂!好好聽我講話!」
      「唉呀…孩子們都聚集在這裡啊。」腓/特烈也注意到這群孩子,走到他們面前。
      「牧師您好~」「牧師好~」「哈哈,牧師好!」
      「老爹,有打聽到什麼嗎?」
      回應這急迫問題的只有一陣無言搖頭。
      「怎麼會……」
      「我去過鎮上所有旅館、餐廳,老闆都跟我說沒見過有抱著小嬰兒的人來住宿或是用餐;也有請尼德蘭的爸爸注意看看最近外來的交易對象,還請警備隊幫忙注意進出城的人,希望會有消息。」
      孩子們想到的方法,深思熟慮的大人當然也曾經考慮過,但是依然沒有任何消息,難道這小男嬰的家人(或是帶他來這裡的人)會人間蒸發?……在這一片寧靜當中,率先打破沉默的是伊莉莎白。
      「……啊,糟糕…我還得必須把布帶回家,不好意思,我必須先離開了…」
      「對耶…時候不早了,該回家了。」「嗯……」
      「你們先回去吧,時間不早了,再不回家,你們的家人是會擔心的喔。」腓/特烈牧師也趁勢答腔。
      「嗯…那我們先回去了。」「牧師再見,基爾,明天見啦~~」「小嬰兒要照顧好啊!」
      「我會啦!不要小看我!」
      打探消息已經幾乎花掉了整個下午的時間,太陽的底部已經觸碰到西方的地平線,孩童們又互相打鬧了幾句便往各自回家的方向散去。目送三個小身影離開之後,腓特烈率先開口:
      「……基爾,你想不想要有個弟弟?」
      「弟弟……」基爾被由老爹嘴裡第一次講出來的辭彙愣住,一時間還未反應過來。腓/特烈也只是笑笑,耐心等待他的回覆。
      基爾伯特與牧師相依為命,對於『兄弟姐妹』的印象是來自於其他家的小孩。當他們玩在一起時,站在遠處看著的他發現到──吃點心時會少一半,偶爾會指使別人,或是整天碎碎唸,又時常會吵架、而且吵不過常用哭鬧來做結束、甚至有一陣子冷戰,但是當有困難、危險時卻又絕對站在你這邊,始終是一家人。
      基爾伯特總是對這情景嗤之以鼻,有兄弟姐妹真是麻煩!一點都不會讓人羨慕……才怪!
      不是說只有老爹不好,但是老爹是鎮上唯一的牧師,時常不定時忙碌,雖然懂事的他知道不可以去時常打擾老爹,卻又非常希望有個人能時時刻刻陪伴他……
      「……老爹,他以後就是本大爺的弟弟?」基爾伯特的發言引起腓/特烈的注意。
      「…以目前仍未找到他家人的情況,收養他是最後的選擇…你會當一個好哥哥吧?」
      「──當然!」
      我終於有個弟弟了!以後就能和老爹、弟弟三個人一起生活!吃點心會少一半那就再一起去找好吃的;會碎碎唸、指使別人那就躲起來嚇他一大跳;至於吵架後會哭鬧…開什麼玩笑,本大爺怎麼可能會吵輸,如果弟弟吵輸話再哄哄他、帶他出去玩就好啦~本大爺真聰明!
      他們是我的家人,為了保護家人,再困難的事情都辦得到,因為──本大爺是最強的!
      「呵呵~我很期待喔~好了,我們先回去吧,很多事要忙得呢。」
      「喔喔!」

      於是小男嬰正式成為教會的第三成員。腓/特烈在翻過許多書籍後,決定命名──

      「路德維希?就是這小傢伙將來的名字?」
      「嗯,Ludwig,希望他未來能成為一個勇敢強壯、遇到困境絕不輕言放棄的傑出戰士。另外你的名字,Gilbert,代表的是閃耀的誓言。」
      「…嘻嘻~閃耀的誓言與傑出的戰士嗎?真是好名字!」重覆一遍自己與弟弟名字的意義後,小哥哥相當滿意地對懷中的小傢伙露齒而笑。「以後請多多指教啦!威~斯~特~」
      「喔?為什麼會如此暱稱你弟弟呢?」腓/特烈好奇問。
      「因為老爹的右手(東)已經由我牽住,所以老爹的左手(西)當然就是牽住威斯特的囉!」
      瞳孔微微擴張,腓特烈感覺到胸口充滿了溫暖,他很是感動,笑容更是溫柔。感謝上帝賜予他兩位可愛窩心的孩子,能夠陪伴著他走過這後半輩子的生活。如此想著,溫暖的大掌分別覆上他一大一小孩子的腦袋,輕輕柔了柔他們的髮絲。
      「……嗯,所以你們都要平安健康的長大喔。」
      「ケセセセセ──老爹你放心啦!我們一定會長成跟小鳥一樣帥的帥哥!對吧?威斯特~~」

      被小男孩舉得高高的小男嬰,第一次露出深深的酒窩。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AIKO/Dark Wing/Mi

    Author:AIKO/Dark Wing/Mi

    5月羞蘿場(?)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 Banner
    ADI
    新刊宣傳banner
    ADI
    PLURK
    記數器
    在線人數:目前有幾隻小鳥
    場外應援
    Banner
    キタユメ。 DIE ANOTHER DAY 200906 無差別 brotheronly OFF RECORD Bee*[為愛吶喊] YotsubaWishes
    最新引用
    餵食專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